《千魔之仇》

第31章 义薄云天

作者:柳残阳

“杯中神游”侯乙,望着虞瑛的后影消失在林荫深处,转过脸,道:

“石兄弟,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可能‘玉面蜘蛛’虞瑛,不会理会过来……”

石鸣峰微感诡然,道:

“侯前辈,她听不懂?!”

侯乙一笑,道:

“虞瑛又不是三岁五岁的小娃儿,话虽然听懂,但理会不出其中的含意……石兄弟,你可别忘了,你有两个身份!

一个是‘白玉龙’石鸣峰,一个是‘魔神’戈青……赣北‘紫花岩’掌毙‘八荒铁蹄会”高手,‘碧云寺’法明老和尚的不是‘白玉龙’石鸣峰,那是‘魔神’戈青……”

朝石鸣峰目注一瞥,又道:

“‘玉面蜘蛛’虞瑛认识的是‘白玉龙’石鸣峰,并非是‘魔神’戈青。”

石鸣峰慨然道:

“侯前辈,您说的也有道理——但是不会永远是个‘谜’,早晚会扬于天下武林,‘玉面蜘蛛虞瑛也早晚会知道这件事!”

“杯中神游”侯乙,缓缓一点头,道:

“不错,你师父‘魔天神龙’向公瑜,正在寻访‘魔神’戈青的行踪下落……向老头儿再也不会想到,此番再度现身江南武林的戈青,竟是他宝贝徒儿你石兄弟所扮妆的……”

微微一顿,又道:

“有关这件事的底细内委,要让向老头儿知道一个清楚明白。”

石鸣峰微微一皱眉,道:

“侯前辈,师父向公瑜知道此事后,对鸣峰会不会有所责怪?”

“杯中神游”侯乙,一掀鼻子,道:

“责怪个屁,你跟‘魔神’戈青渊源,早在向老头儿之前,‘魔神’戈道友在鲁南宁阳城西部山腰,替你父母亲报仇,救下你人海遗子留在身边,他将一身内家功力灌输于你,自己终于在‘卧龙山庄’遭‘铁胆金戈’萧彬所害……”

此刻侯乙所说的,都是石鸣峰告诉他的一页昔年悲苦,沉痛的回忆——石鸣峰再度听到从别人嘴里说出自己往年的经过,忍不住叹了口气。

侯乙又道:

“戈道友在“卧龙山庄’临危前,向你指出鄂北桐柏山白云岭‘凤尾谷’、‘龙涎香雾’之事——才使你会有今日睥睨江湖,冠绝天下武林的内家造诣……”

石鸣峰接口道:

“但鸣峰把这件事,在师父他老人家跟前隐瞒了十多年……”

“杯中神游”侯乙道:

“石兄弟,如果向老头儿深切了解其中的利害、得失,相信他不但不会责怪你,还得佩服你这年轻人机智深沉之处……”

一顿,又道。

“如果向老头儿知道早年你与‘魔神’戈青,这一段渊源,可能所有的演变,已不是眼前如此情况。”

“杯中神游”侯乙,含蓄的说出这些话,听进石鸣峰耳里,暗暗感触不己。

敢情昔年“魔神”戈青,乃是天下武林,黑白两道,群起追踪扑杀的一个人物……当时曾有一条不成理的条文,谁取得“魔神”戈青首级,公认其为天下武林第一之尊。

当时石鸣峰尚是一个七龄幼童,却是颖慧懂事,在向公瑜跟前,说自出道一个父母被杀,失估的孤儿。向公瑜见这孩子骨格消长,资质禀异,才把石鸣峰收列作自己徒儿。

如果当年“摩天神龙”向公瑜,已知道这孩子的身世来历……乃是天下武林追踪扑杀的“魔神”戈青传人……

可能向公瑜对当年的峰儿,又有另外一种看法。

也就是刚才侯乙所说……所有演变,已非是眼前如此情况。

“杯中神游”候乙,抬脸朝天色望了眼,道:

“石兄弟,咱们走吧!”

两人出来树林,取道往鲁西巨野方向而来……

石鸣峰回来鲁西巨野“长川集”,使“摩天神龙”向公瑜一家,带来了不少欢乐……

向公瑜府邪,并非石鸣峰的“家”,“摩天神龙”向公瑜老夫妇俩,也并非是石鸣峰生身父母,但石鸣峰的归来,却像是浪迹天下的游子,回到了自己温馨的家园。

石鸣峰跪地拜见师父师母,又跟世杰、婉如兄妹俩见过礼后,指着“杯中神游”候乙,向“摩天神龙”向公瑜和师母马玉姑道:

“师父、娘,这位侯前辈待峰儿替您二位老人家,引见一番……”

向公瑜哈哈笑道:

“峰儿,不必引见……”

转向“杯中神游”侯乙这边,又道:

“这位兄台贵姓‘侯’,身穿吕纯阳八卦道袍,背负一只大葫芦,老夫若非错眼,兄弟该是游戏三昧,玩世不恭,酒中称仙的”杯中神游,侯乙侯道友了?”

侯乙醉眼一眯,咧嘴一笑,道:

“向老头儿,照此说来,咱们神交已久啦?!”

“摩天神龙”向公瑜,缓缓点头,道:

“不错,今日候道友莅临舍闲,实是出于老夫意料之外……”

接着,替老夫人马玉姑引见一番,世杰、婉如兄妹二人,以晚辈之礼,上前见过侯乙。

宾主坐下后,向公瑜含笑又道:

“江湖传闻,侯道友萍踪闲鹤,子然一身,云游江湖各地……此番如何与小徒峰儿,连袂来到舍闲?”

“杯中神游”侯乙,一笑道:

“向道友,您这后问得好……咱醉老头儿原是孤魂野鬼,单挡一人,浪迹江湖各地……”

一指旁边石鸣峰,又道:

“不意遇到这位石兄弟,也是有‘缘’,咱们‘老哥小弟’结成忘年之交……此番他回鲁西巨野觐见师父,咱醉老头儿可也‘义不容辞’,陪他这一趟了。”

“摩天神龙”向公瑜,从上几句话中听来,已知峰儿跟这位酒中立乾坤的风尘侠隐,侯乙已有深厚的友谊。

石鸣峰接口道:

“师父,峰儿与候前辈在鄂豫交境的‘双河湾’镇甸遇到一位北地武林有‘金爪驼龙,之称的郝永郝老丈……”

向公瑜听到这里,立即问道:

“峰儿,那位郝道友跟你和侯道友,可曾说些什么?”

“杯中神游”侯乙,解下背上那只大葫芦,一口酒送进嘴里,“阿哈”一笑,接口道:

“郝永这个大个子,跟咱醉老头一见如故,堪称酒逢知己……两只酒杯碰在一起,就元话不谈啦……”

侯乙这副放浪不羁,口不遮拦的神态,看进老夫人马玉姑眼里,不以为乐……

昔年马玉姑有“瑶池玉姑”之称,也是武林中一位巾帼女杰,随着丈夫“摩天神龙”向公瑜踪游各地,见过不少形形式式的江湖中人物……是以对侯这副神态,也不啻说是武林中人的一种性格而已。

但看迸大厅上世杰、婉如兄妹二人眼中,这两个年轻人看得暗暗诡异不已。

侯乙又道:

“咱听那个大个子郝永说,他是‘受人之托,忠人于事’,替你向老头儿去江南武林找人的!”

“摩天神龙”向公瑜,脸色凝重,缓缓点头,慾语还休的顿了顿,问道:

“侯道友,那位‘金爪驼能’郝永,可曾说出去江南寻访何人?”

“杯中神游”候乙目注旁边石鸣峰一瞥,才道:

“据大个子郝永说来,他是受你向道友之托,去江南武林,寻访再次现身江泅阑‘魔神’戈青的行踪下落……”

向公瑜接口道:

“不知郝永可曾访着‘魔神’戈道友的行踪下落?你等在‘双河湾’遇到,如何不见他来到巨野”长川集’?”

侯乙又朝沉默不语的石鸣峰望了眼,道:

“咱醉老头儿和石兄弟,在鄂豫交境的‘双河湾’遇到那个郝永……郝永并未访着‘魔神’戈青行踪下落,他往晋南一行,南返碑鲁地……”

话到这里,目注向公瑜问道:

“向道友,你要寻访‘魔神’戈青下落?”

向公瑜缓缓一点头,道:

“不错……不止老夫向公瑜一人,北地武林侠义门中人物,都希望‘魔神’戈青,再次露脸北地江湖……”

“杯中神游”侯乙,见向公瑜话到这里,向旁边石鸣峰道:

“石兄弟,下面的话,可以由你自己接下说了……‘摩天神龙’向公瑜贤伉俪二位,何异是你生身父母,这件事可不能瞒过他们两人!”

向家老夫妇俩听来出奇,却又无法会意过来。

石鸣峰从座椅站起,跪下向公瑜老夫妇脚前,垂着脸,道:

“师父、娘,恕峰儿不孝……”

马玉姑诧然惊了下,道:

“峰儿,你有话只管跟你师父、跟你娘说好了,干嘛跪倒地上……你在外面闯出天大的事,由你师父和你娘去挡就是……”

向公瑜倏然想到一件事上,向石鸣峰接口道:

“峰儿,敢情你此去江南武林,曾遇到‘魔神’戈青,跟他老人家发生了不愉快之事,是以这位戈道友不愿值北地武林?”

石鸣峰跪在地上,低下头,道:

“师父、娘,再次露脸江南武林的‘魔神’戈青,是峰儿所扮妆……”

马玉姑听到跪在地上的峰儿,说出这些话,听是听进耳里,却怀疑自己听错,怔了怔,道:

“孩子,你……你说什么?”

“摩天神龙”向公瑜,视线由跪地的石鸣峰,移向“杯中神游”侯乙这边……

侯乙嘴角噙着一缕笑意,微微一点头,替代了给向公瑜的回答。

向公瑜接触到侯乙这缕笑意,心里暗暗起了一阵震荡……这是一桩不可思议,无法想像的事,出现江南武林的“魔神”戈青,竟是自己爱徒峰儿所扮妆。

以“杯中神游”侯乙在武林中的声誉、地位,不可能空穴来风,作如此的表示。

向公瑜心念再转,向跪在地上的石鸣峰问道:

“峰儿,你说你扮成‘魔神’戈青形相,出现江南武林……江湖盛传,横行湘鄂等地的‘七爪修罗’闵堪,块肉分尸,丧命以‘魔神’戈青的‘玄天七嵌掌’之下,那是你?……”

石鸣峰点点头,道:

“是的,师父,是峰儿将其代诛掌下。”

向公瑜两条灰白色的浓眉连连转动,又问道:

“赣北‘章田镇’西郊,‘八荒铁蹄会’中高手,‘碧云寺’主持法明老和尚,丧命戈青‘玄天七嵌掌’下,这也是你……?”

石鸣峰道:

“不错,师父,也是峰儿将他除去的……”

马玉姑听来震惊之余,却又渗人了一份浓浓的善境……这个自己所疼爱的峰儿,居然怀有这等技艺,做出这等震撼江湖之事……

一手把石鸣峰提起,马玉姑道:

“峰儿,别跪在地上,有话坐下讲!”

石鸣峰坐下椅子,还是把脸垂的低低的。

向公瑜浓眉一皱,问道:

“峰儿,武林传闻,‘玄天七嵌掌’乃是昔年‘魔神’戈青一门震摄江湖的绝学,你从何处学来?”

石鸣峰肃礼,恭顺的道:

“是昔年恩师戈青所传……”

向公瑜愕然震怯,一指,问道:

“峰儿,你口称‘魔神’戈青‘恩师’,你和戈青是何种渊源?”

石鸣峰就将昔年宁阳城西郊山腰,父母亲遭“芒山七雄”加害后,直到“魔神”戈青“卧龙山庄”断颈的那段经过情形,说了出来……

双目微沉,又道:

“恩师替峰儿父母亲报仇,将峰儿收列作传人……鲁中徂徕山他老人家遭南北四大高手围袭,毁体断肢……恩师将其一身内家功力,灌输在峰儿身上,以致他老人家在‘卧龙山庄’遭“铁胆金戈’萧彬所害……”

话到这里已泣不成声……

向公瑜突然想到一件事上……

不错,当年收列峰儿作弟子时,这孩子在一家饭馆门外,用手轻轻一摔,把一醉汉摔出数丈外,当时自己暗暗震惊,原来峰儿已与“魔神”戈青,已有了这样一段渊源。

石鸣峰将昔年恩师“魔神”戈青留下遗物,和鄂北桐柏山白云岭“凤尾谷”,顺得“龙涎香雾”的那段经过,也告诉了师父和师母。

老夫人马玉姑问道:

“峰儿,你去年离家,就是为了去鄂北桐柏山,顺去“龙涎香雾”之事?”

“是的,娘……当初恩师戈青所指的时月,就在那时候,所以峰儿不得不离开您老人家。”

“杯中神游”侯乙“阿哈”一笑,道:

“向道友,你要寻访此处再度现身的‘魔神’戈青,现在已在你眼前,就是你身边的爱徒峰儿……”

“摩大神龙”向公瑜,喟然道:

“峰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 义薄云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