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32章 前因后果

作者:柳残阳

“杯中神游”侯乙,两条疏硬朗朗的眉毛,微微一蹙,道:

“喻作‘负荆请罪’也并不尽然,您向道友跟‘翠竹临风’后希平称得上‘莫逆之交’,咱醉老头儿跟这个穷酸老冬烘也有数十年交情,咱们陪同鸣峰前往湘原‘铁旗山庄’,那该是‘探访故友’了!”

“摩天神龙”向公瑜微微一点头,问道:

“我等见到后希平后,又如何?”

侯乙道:

“‘察言观色,先看动静……再来个试探动向……”

醉眼一翻,眼皮眨动了下,又道:

“如果老冬烘余怒未熄,咬牙切齿沮咒‘魔神’戈青,我等加以观劝解释……不妨告诉他,‘恩、仇’两字系于一念之间,若无种下‘前因’,不会收之‘后果’……”

石鸣峰听到二老这些话,怀着沉重的心情,向师父向公瑜道:

“当初峰儿若非侯前辈话中劝阻,想到昔年恩师戈青断肢之痛,峰儿要将后希平置于死地……但迄今想来,为了了断恩师公案,将后前辈功破气散,已耿耿于心,愧咎不已。

“摩天神龙”向公瑜道:

“峰儿,你现在有如此想法,相信与后希平之间的思仇过节,不难消除。”

“杯中神游”候乙道、

“向道友,时不宜迟,接下就是鲁北‘凌岳山庄,之会,咱们不必再找黄道吉日,就即可以取道往湘原‘七海盟’总坛啦……”

老夫人马玉姑道:

“侯道友,您才始仆仆风尘陪伴峰儿回返师门,早晚也差不了数天,不如在舍闲休息几天再启程……”

向公瑜接口道:

“不错,老夫也正是此意……候道友,留下舍闲休息几天再说。”

“杯中神游”侯乙,经向公瑜夫妇俩这样说后,听来也有道理,就即向石鸣峰道:

“石兄弟,咱老哥小弟二人,闲着也是闲着,明天咱们就往‘枫林集’一行……”

“摩天神龙”向公瑜,已听出候乙话中含意,接口道:

“侯道友,刚才老夫所说‘九指人屠’简亮此人,其实么魔小丑,不足一谈……您既然要一探此人动静,待老夫找得此人‘枫林集’落脚之处,您再陪伴峰儿‘枫林集’一行如何……”

“杯中神游”侯乙,就在向公瑜的府邸,逗留下来……

“摩天神龙”向公瑜,陪着这位风尘侠隐,江湖奇人,“杯中神游”侯乙酒中聊谈。

侯乙虽然举樽在手,跟向公瑜天南地北,无所不谈,但暗中却也注意到向府的情形……

向公瑜的儿子世杰,似乎是个“内向”的年轻人,偶尔对人微微一笑外,平时很少说话。

倒是向公瑜的掌上明珠那位婉如姑娘,绽出一张甜甜的笑靥,跟呜峰捉双成对的粘在一起。

“杯中神游”侯乙,已知道这师兄妹两人,青梅竹马,自幼一起长大,已有很好的感情。

侯乙突然想到另外一个人身上……

那是“洛水芙蓉”尹屏的传人,“神手星魁”孟廷元的女儿,目前陪伴爹,是留在鄂南“剑虹山庄”的“玉枝金雀”孟玲。

石兄弟虽然怀有一身上乘绝技,不到一年期间,已脾脱杠湖,震慑武林,但是年轻人对这微妙的儿女之情,是否也是从容自如?

这是“杯中神游”侯乙,逗留在向公瑜府邪的第三天……

“摩大神龙”向公瑜虽然平时少有喝酒的嗜好,但对这位神交已久的“杯中神游”侯乙,不敢稍有怠慢,投其所好,举酒相邀。

厅上,宾主酒中聊着,鸣峰和婉如两人,虽然膳事已毕,也陪坐边上。

外面门房老家人向贵,匆匆进来大厅,向“摩天神龙”向公瑜哈腰一礼,道:

“向爷,外面有两位客人求见……”

“摩天神龙”向公瑜,虽然并未“封剑退隐”,但跟外面却已少有交往……微微一怔,问道:

“向贵,找来向府的二人是谁?”

向贵躬身道:

“回向爷,是父女二人……那位老人家自称‘七海盟’掌门‘翠竹临风’后希平,还有,他那位千金是湘君姑娘

向贵断断续续说出这些话,不但向公瑜怔愕,旁边侯乙一双醉眼亦直瞪出来。

这里众人正要往湘原“铁旗山庄’,与“翠竹临风”后希平一聚。

后希平却带了女儿湘君长途跋涉,仆仆风云,找来鲁西巨野“长川集”的向府。

那不但意外,几乎令人不可思议……称号“七海盟”的“翠竹临凤”后希平,会不速之客找来。

“摩天神龙”向公瑜心念闪转,立即吩咐向贵,道:

“打开里外三道大门,亮起两边廊道十六只红灯笼,主人出来迎进!”

老家人向贵,弯腰一声:

“喳!”

转身踉踉跄跄,飞奔出大厅而去。

向府里外三道大门,外面大门,迎进嘉宾,经常启合,贯通大厅的中间,和里问两扇大门,那是婚嫁大礼,或是新逢过年才开启的。

向公瑜对向贵上陈吩咐过,却又不禁问“杯中神游”侯乙道:

“侯兄,‘翠竹临风’后希平,带了女儿不速之客找来向府,不知用意何在?”

侯乙眨眨眼皮,道:

“还是咱醉老头儿过去说的那句话,咱们‘察眼观色’,再来个‘见机行事’……”

一付惘然之色,又道:

“穷酸老冬烘若是对石兄弟起了怀疑,来个兴师问罪,把女儿湘君一起带来,这又是怎么回事?!”

里外三道大门,一阵“轧轧轧”声中打开,廊道两边红灯笼亮起……

站在大厅门槛,抬头直直看去,那是一条“直线”,可以望见远处向府那扇外边大门。

“摩天神龙”向公瑜,率领一双子女,“杯中神游”侯乙,和石鸣峰等,从厅门鱼贯而出,走向外边大门。

来到大门石阶处,向公瑜举目一瞥的短暂间,他几乎怀疑对方摸错门,找错人了……

一个弯腰驼背,满脸皱纹的老者,旁边却是个清丽娟秀,艳光四射的年轻姑娘。

就在这一个眨眼间,向公瑜从这个弯腰驼背,满脸皱纹的老者脸上,已捕捉到过去“翠竹临风”后希平的脸相轮廓……

哈哈一笑,抱拳一礼,道:

“后兄莅临舍间,向公瑜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翠竹临风”后希平,称号“七海盟”,乃是一方之雄,显然对江湖中,上下层次的礼节十分清楚……

目前,“摩天神龙”向公瑜以上等隆重之礼来迎客,使后希平感到有点突然而意外……

哈哈一笑,后希平施过一礼,道:

“向兄以如此大礼相迎,后某消受不起……

吩咐旁边女儿湘君,上前见过向公瑜……湘君姑娘裣衽施礼,道:

“湘君见过向伯父……”

向公瑜连声:

“不敢,不敢……”

接着会一对子女,以晚辈之礼,上前见面后希平。

“杯中神游”侯乙,“阿哈”一笑道:

“后兄入‘铁旗山庄’一别,咱醉老头儿在向兄府邪又跟你碰面啦……”

后希平正要接下回答时,石鸣峰以晚辈之礼,已往前来施礼……

后希平一指旁边女儿湘君,含笑道:

“石少侠,湘儿要见见你这位石家哥哥,老夫知道你师门为家,就陪同她来这里了!”

湘君轻轻一笑,道:

“石家哥哥,湘君怕您不在向伯父府邸,爹说您一定会在……

果然见到您啦!”

石鸣峰为了要了断昔年恩师“魔神”戈青公案,将后希平功破气散,为了毁容……

此刻,看到后湘君这份心意,路途迢迢,由她父亲陪伴来鲁西探望自己,心头愧咎之余,感到十分意外。

宾主来到大厅,老夫人马玉姑来到厅上,跟后希平双方施札问候。

后希平把刚才在向府大门那句话,又说了出来……这次不是对石鸣峰,而是含笑向厅上众人道:

“湘儿要见见这位石家哥哥,老夫不放心她单独一人走在江湖,就陪同她来这里了!”

眼前厅上众人,除了后家父女两人外,已都知道有关石鸣峰的身世、底细……

也就是说,“翠竹临风”后希平功破气散,毁容毁誉(后希平有“翠竹临风”之美誉,由于研练‘太乙混元功’使他驻颜有术),却遭害这年轻人石鸣峰手里。

“摩天神龙”向公瑜老夫妇俩,感慨万千之余,无以对答。

“杯中神游”侯乙,一双醉眼连连眨动……慾语还休,想要张出嘴说话,又硬生生压下肚里。

婉如姑娘一双澄澈如水的明眸,看了看后希平旁边的后湘君,又看了看石鸣峰……

无法把眼前所看到的事情,将它分析开来,使她感到不可想象。

不过由于目标是个年轻的姑娘家,向婉如已捕捉到一个答案……

这位湘君姑娘,已深深爱上峰哥……爱的深度不在自己之下。

“翠竹临风”后希平,发觉自己说出这话后,厅上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回响……那一道道令人无法捉摸的视线,朝自己父女俩这边看来。

当然,这个过程不会持续得很久……“杯中神游”侯乙,找到一个话题上,带着一份关怀的口气,问道:

“后兄,这些时候来,您身体如何?”

后希平听到“这些时候来”此话,已理会出对方话中的含意……

喟然道:

“往者已逝……身体虽然比不上往昔,但老夫也不想再追忆过去诸事……”

微微一顿,又道:

“‘恩仇’两字撇开一边,一切期望就在湘儿这孩子身上,但愿她有一个美好的将来……老夫陪同她来探望她石家哥哥,也是这个原因!”

后希平的话声,不但并不宏亮,而且轻弱中还带着疲惫的音调……

但,这些话听进石鸣峰耳里,心头激起一股莫大的震荡……

他已可以听出,话中所指的是什么!

石鸣峰沉默着,垂着脸,不愿抬起头来!

但在一股无法抗御的力量之下,禁不住缓缓抬起头,投过一瞥……

就在这短暂问,两颗并不生疏,星星般明亮的眸子,正朝这边看来……

石鸣峰接触到这两道目光,似乎目光中还孕含着,细微轻软的声音是在向自己倾吐些什么……

无以对答,无法对答……石鸣峰自己视线,缓缓移向别处,又把头低了下来。

眼前的石鸣峰,已不像是个叱咤风云,震慑天下武林的侠儿……

在后湘君投来的视线之下,已无“招架之力”……在湘君姑娘身上的愧咎,使他“招架无力”。

年轻姑娘家对这类事上,反应最是敏锐,何况也有自己牵连在内……向婉如已察觉到。

向婉如并不放视的看了看后湘君,又朝旁边石鸣峰看来,接着轻轻唤了声:

“峰哥!”

石鸣峰没有回答,还是低着头,垂着脸。

“摩天神龙”向公瑜,侧脸一瞥……

一个是掌上明珠的女儿,一个是自己视作未来子婿的爱徒。

朗声一笑,向公瑜道:

“后兄,如此说来,当初‘魔神’戈青夜袭‘铁旗山庄’之事,您已不耿耿于心?!”

“翠竹临风”后希平微微一点头,道:

“只是后某想来,有可疑之处……”

向公瑜目注问道:

“但不知‘疑’在何处?”

后希平道:

“人之躯体,并非花草树木,断去肢体,岂能重长出来……

那晚袭击老夫的看来并非‘魔神’戈青,可能另有其人……”

“杯中神游”侯乙,眼皮一翻,醉眼一瞪,问道:

“后兄,您说是谁?”

“翠竹临风”后希平道:

“昔年鲁中徂徕山之役,‘魔神’戈青背上负着一个黑脸幼童……那晚袭击老夫之人,可能是昔年此童儿所扮妆的……也是‘魔神’戈青的传人……”

并无令人可笑之处,“杯中神游”侯乙“阿哈”一笑,问道:

“后兄,您要找着此人拼命?!”

后希平道:

“人海茫茫,何处去找此人?!”

慨然又道:

“‘恩、仇’两字,系于一念之间,老夫昔年不断戈青之臂,今日不会遭人功破气散,毁容毁誉……昔年之‘因’,落得今日之‘果’!”

“杯中神游”候乙,心头不禁暗暗一沉……这穷酸老冬烘所说的跟自己一模一样,不谋而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 前因后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