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33章 飞轮驭凤

作者:柳残阳

“翠竹临凤”后希平话到此,目光投向石鸣峰这边朝来。

石鸣峰接触到后希平投来视线,脸上微微一热,躬身回答道:

“后伯父,后家妹妹留在这里,您老人家不必操心。”

后希平有所感触的又道:

“鸣峰,‘七海盟’发扬光大,日后就在你身上……等你自己事情有个妥善交待,你和湘君回来‘铁旗山庄’,到时详细再谈。”

“翠竹临风”后希平并非第一次向石鸣峰谈到此事,前番石鸣峰赴“铁旗山庄”,后希平曾有提到过,但被石鸣峰婉转所拒。

但,上次情形跟前番已完全不一样……

谜底揭开,恩怨了断,化于戈为玉帛……骄年玉貌的湘君姑娘,摆脱了姑娘家的拘泥、矜持,路途遥远,由她爹陪同,来鲁西巨野“长川集”向公瑜府邸,向石鸣峰表露了一份心意。

此刻,石鸣峰听到后希平此话,没有作任何迟疑,应声道:

“是的,后伯父。”

这句话简短的回答,听进“翠竹临风”后希平耳里,含笑微微一点头。

旁边的湘君姑娘,嘴角噙着一抹甜甜的笑意,朝石鸣峰这边看来。

“摩天神龙”向公瑜,乃是经过不少场面的人物……后希平留下爱女湘君,自己克日回去湘原“铁旗山庄”,他不便多问,也不能挽留。

“翠竹临风”后希平在向府逗留两天,向“杯中神游”侯乙,和向公瑜老夫妇两人告辞……

石鸣峰陪同湘君姑娘,送了她父亲一段路……后希平一番殷殷嘱咐过后,才分别离去。

向公瑜府邸来了一位面如锅底,黑里透光,双料身肥,年有六十出头的老者……

那是石鸣峰、“杯中神游”候乙两人,在豫鲁交境“双河弯”头“东兴客店”所认识的“金爪驼龙”郝永。

郝永一脚踏进向府大厅,看到石鸣峰和侯乙两人,还不及向主人招呼,哈哈笑道:

“您二位比俺家早一步来这里!”

“摩天神龙”向公瑜,请郝永坐下后,含笑道:

“郝道友,您去了晋南一次?!”

“金爪驼龙’郝永道:

“就是为了‘北冥会’总坛前,盖起那座‘飞虹凌霄楼’的事,俺家找个人去问问……”

向公瑜听来诧异,接口问道:

“郝道友,您此番晋南之行,跟鲁北‘北冥会’筑起的‘飞虹凌霄楼’有关?!”

“金爪驼龙”郝永道:

“北地江湖传闻,‘北冥会’邵震老小子盖起的‘飞虹凌霄楼’,诡秘离奇,有天堑之险……俺去晋南‘白杨桥’找的那个‘天罗手’官森,他对那座‘飞虹凌霄楼,知道一此……”

向公瑜脸色一怔,接上问道:

“那位官道友如何说?”

郝永屈怨不迭,道:

“操他奶奶的,‘上庙不见土地’,俺扑了一个空,官森这小子去陕西访友了……”

向公瑜一声轻“哦”,又发怔了下。

郝永接着道:

“向道友,不慌,不慌……俺已在‘天罗手’官森家里留下口讯,他回来家后,请他来这里鲁西‘长川集’向府一次……”

石鸣峰问道:

“郝老丈,鲁北‘北冥会’总坛前盖起的‘飞虹凌霄楼’,有天堑之险?!”

郝永点点头,道:

“不错,详细情形俺家还不清楚……不过从‘北冥会’中弟子传闻,邵震老小子盖起这座‘鬼楼’,是用来对付‘魔神’戈道友的……”

“摩天神龙”向公瑜听到这话,忍不住转脸朝爱徒石鸣峰多看了一眼。

提到“魔神”戈青,“金爪驼龙”郝永想了起来,又道:

“向道友,上次现身江南武林的‘魔神’戈青,神龙见首不见尾……江湖上到处有他的传闻,俺家郝永就是找不到他的影子!”

“摩天神龙”向公瑜微微一笑,道:

“不必再去寻访,这位‘魔神’戈青自会来到鲁地,去对付‘摘星攀月’邵震等那伙人……”

这位“金爪驼龙”郝永,发现过去向公瑜邀自己去江南武林寻访“魔神”戈青下落,但此刻却又说“魔神”戈青自己会来鲁地……

这个大个子郝永,听来感到奇怪,两颗眼珠瞪得直直的问道:

“向道友,你又如何知道?”

“杯中神游”侯乙,“阿哈”一笑,接口道:

“郝兄,您别问向道友如何知道,以后您见到‘魔神’戈青,自然也会知道!”

“金爪驼龙”郝永,眼皮连连眨动,听得无法理会过来。

“摩天神龙”向公瑜含笑道:

“郝道友,这位侯兄说得不错,以后您见到“魔神”戈青,自然会知道。”

敢情“金爪驼龙”郝永,虽然这个粗线条的浑人,但打滚江湖也有数十年,眼前听到两人前后说出这些话,知道题外尚有文章,就不再追问下去……向府逗留一宿,第二天郝永取道回去鲁北平原。

厅上众人正在谈着时,一名护院匆匆进来,向向公瑜哈腰一礼,道:

“回向爷,上次您交待下来,‘枫林集’镇上探听‘九指人屠’简亮落脚之处,小的已经探听出来……”

大厅上石鸣峰、侯乙两人听这名庄丁护院说出这些话,立即注意起来。

“摩天神龙”向公瑜道:

“你说,吴标,那个‘九指人屠’简亮,住‘枫林集’的何处?”

吴标道:

“回向爷,那个简亮在‘枫林集’镇上有两个落脚地方……他家住‘枫林集’镇西街第三条横巷,末尾一家……”

微微一顿,又道:

“在‘枫林集’镇大街上,还开了一家取名‘明轩园’的菜馆……”

“杯中神游”侯乙问道:

“吴标,‘明轩园’菜馆在‘枫林集,镇上的那一端?”

吴标道:

“回侯爷,那家菜馆在镇街东端尽头处。”

吴标说过这些话后,躬身迟下。

“杯中神游”侯乙道:

“向兄,现在已知道简亮落脚之处,咱醉老头儿和石兄弟赴‘枫林集’镇上一行,看看这王八小子在‘北冥会’中,是轮到老几的角色?!”

向公瑜一笑,道:

“侯道友,在向某看来谈不上‘老几”,那是喽罗,爪牙而已……”

旁边婉如接口道:

“爹,咱和后姊姊,跟峰哥、侯前辈一起去?!”

向公瑜阻止,道:

“婉丫头,这不是上庙会凑热闹,你等去则甚?”

石鸣峰和侯乙两人,离“长川集”,越过巨野县县城,来到北郊的“枫林集”镇上,果然,大街小巷要比“长川集”热闹得多。

石鸣峰朝大街上回顾一望,道、

“侯前辈,我等找去‘九指人屠’简亮住处,‘师出无名’没有任何借口……现在白天可能会在‘明轩园’那家菜馆里,我等不妨先暗中注意,那个简亮是何等样的人物?!”

“杯中神游”侯乙道:

“石兄弟说来也有道理,现在已是晌午时分,咱们找去‘明轩园’那家菜馆看看,也照顾他们一次生意。”

两人走来东街尽头“明轩园”菜馆,跨进店堂,看到柜台里端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这中年人个子削瘦,身穿长袍……一张上宽下尖三角形的脸庞。

两人进来店堂,店伙上前张罗,带他们来到一张空桌座坐下。

“杯中神游”侯乙向这名店伙点了酒菜后,含笑问道:

“店家,柜台上那位,是你们这里掌柜的?”

店伙见这位老客人问得有点古怪,却又不能没有一个回答,点点头,道:

“不错,是这里‘明轩园”菜馆掌柜的简爷。”

不多时,酒菜端上,两人吃喝起……这家“明轩园”店堂宽敞,现在正是午膳时间,来这里的客人,已占了八九成的座头。

石鸣峰朝店门口柜台处投过一瞥,道:

“侯前辈,刚才那个店伙说,柜台上中年人姓‘简’,可能就是‘九指人屠’简亮了?!”

侯乙“嘿”了声,道:

“错不了……这小子有‘人屠’这样一个血淋淋的称号,却沉着气做买卖,没有一点打滚在江湖上的味道,看来还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两人边吃边谈着时,传来脆生生一响“咦”,桌边一暗,站下一个俏丽的人儿,吐出一缕珠滚玉盘似的声音,道:

“醉伯伯,您和鸣峰怎么也会来这里?”

两人微微一怔,侧首看去……

“杯中神游”侯乙,“阿哈”笑了声道:

“孟丫头,是你……这话该是醉伯伯问你的,你不在湖北‘剑虹山庄’替你老爹作伴,老远来到这里山东‘枫林集’则甚?!”

孟玲没有接下回答,转过身,挥手招呼道:

“爹,鸣峰和醉伯伯都在这里呢!”

“神手星魁”孟廷元,背上负着一只沉甸甸硕大无比的囊袋进来……把囊袋取到地上,喘了一口气,才含笑道:

“真巧,咱父女二人,会在这里遇到你们两位!”

石鸣峰吩咐店伙添了两张椅子,两副杯筷,又要了些酒菜……

父女俩坐下,侯乙朝地上那只大囊袋望了眼,道:

“孟兄,您这只大囊袋,可要比咱醉老头儿背上那只大葫芦重多啦!”

“神手星魁”孟廷元,笑了笑,道:

“这些年来,孟某背负大包东西,大街小巷设摊作买卖,已不觉得累了……”

石鸣峰困惑问道:

“孟伯父,囊袋里面是什么东西,路途遥远,从湖北经过河南,来到这里山东?”

孟玲“唁”的笑了声,接口回答道:

“鸣峰,囊袋里是爹替你想出的新鲜玩意儿,用来对付北地江湖那些坏蛋的。”

“杯中神游”侯乙,听到孟玲这些话,这才想起端午节前十日,鲁北“平昌集”“凌岳山庄”之事,他们父女两人是赴会途过北地。

石鸣峰也想到这上面,接口问道:

“孟玲,‘剑虹山庄’庄主‘铁掌开碑’丁兆钧等数位呢?”

“神手星魁”孟廷元道:

“我等生怕沿途引起人家瞩目注意,是以分道成数拨而行。”

孟玲脆生生一笑,问道:

“醉伯伯,你还没有告诉咱孟玲,您和呜峰怎么也会来这里‘枫林集’镇上?”

“杯中神游”侯乙大口酒送进嘴里,醉眼一眯,道:

“这里‘枫林集’是巨野城的北郊,巨野城南郊‘长川集’是咱石兄弟师父‘摩天神龙’向公瑜的老家……孟丫头,你说,咱们老哥小弟怎会来这里的?!”

孟玲给侯乙转弯抹角的说出这些话,一时还无法会意过来。

孟廷元含笑道:

“石少侠,您和侯道友目前逗留在令师户摩天神龙,向道友府邸?!”

石鸣峰点点头,道:

“是的,孟伯父……”

侯乙朝向柜台那边投过一瞥,抑低了声音,道:

“石兄弟,慎防‘隔墙有耳’,有话咱们离开这里‘明轩园”菜馆后再谈。”

孟廷元父女两人。虽然此刻无法会意侯乙话中含意,但也就低头吃喝,不谈其他话了。

众人午膳过后,石鸣峰挥手叫来店伙,付了酒菜帐,侧脸向孟廷元一笑,道:

“孟伯父,这只囊袋,由鸣峰代劳便了!”

孟廷元想要阻止时,石鸣峰挥臂轻轻一举,已把这只沉甸甸的囊袋负到背上。

看进孟玲眼里、心坎里甜甜的,朝向石鸣峰“咭咭”一笑。

四人出来“明轩园”菜馆,这在镇街上,孟廷元不由问道:

“侯道友,刚才您‘隔墙有耳’四字怎讲?”

“杯中神游’,侯乙,就将自己和石鸣峰去“明轩园”菜馆的经过,告诉了他们父女俩,又道:

“柜台上那个身穿长袍,三角脸形的中年人,就是‘九指人屠’简亮。”

孟玲接近石鸣峰身边,轻轻问道:

“鸣峰,背上重不重?”

石鸣峰含笑道:

“孟伯父背了这只囊袋,自湖北经过河南,来到这里山东……鸣峰怎敢嫌它沉重?”

鸣峰虽然含笑说出这话,但听进孟玲耳里,却是暗暗感动。

四人越过巨野城来到“长川集”向公瑜府邸……进入大厅,石鸣峰放下背上囊袋,将“神手星魁”孟廷元父女两人,替众人引见一番……

“摩天神龙”向公瑜哈哈笑道:

“‘神手星魁’孟道友,您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章 飞轮驭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