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35章 夙愿以偿

作者:柳残阳

“魔神”戈青衣袖风飘,把这套“玄天七嵌掌”绝技,电掣雷驰似的施展开来。

“铁胆金戈”萧彬,施展出他昔年成名绝技“雷火天遁掌”……以眼前来说,双方旗鼓相当,势均力敌。

眨眼之间,两人照面交上手,已过了五十多回合。

“摩天神龙”向公瑜显然已知道,此刻迎战“铁胆金戈”萧彬的戈青,他真正的身份……

此威猛无比的内家功力,和这套昔年震慑天下武林的“玄天七嵌掌”……使向公瑜几乎是怀疑,自己视线上起了错觉!

眼前戈青所施展的“玄天七嵌掌”,有阴阳参化之机,神鬼莫测高深……“铁胆金戈”萧彬已渐渐感到自己应付吃力。

敢情,此时此刻的“铁胆金戈”萧彬,与戈青这套“玄天七嵌掌”交上手,已知道对方真个名不虚传……但已慾罢不能,成了骑虎之势。

以“魔神”戈青来说,现在主要是在萧彬身上了断一桩公案,似乎并不想遽然要将对方置于死地……

双方又经过二十余回合,“魔神”戈青冷叱一声:

“看!”

“玄大七嵌掌”中“推山填海”一招施出……双手一捉一放,直向萧彬劈来。

“铁胆金戈”萧彬也是北地武林中,一位响当当的成名人物,虽然已知对方“玄大七嵌掌”霸道威猛,万变莫测,却是技高胆大……

一声冷叱:

“来得好!”

身形疾转,闪向对方身后,右掌若印若点,落向戈青命脉。

戈青这招“推山填海”可虚不实,见萧彬闪身进招,立即下盘拿桩屹立,扭身右掌翻腕疾张,再招“海流环环”出手。

一响“嘣”的气体爆裂似的声中,双方一记硬招架上……戈青马步微微晃摆。

“铁胆金戈”萧彬受到对方掌动震弹之力,身形噔噔噔连退三步……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际,戈青第三招“晴空雷殛”出手。

一响“腾”的结实相撞声中,萧彬这副魁伟庞大的身子,弹飞而起,落向两丈外山坡地上。

不待萧彬跃身纵起,戈青身形如电,飘飞而至……一脚踩下对方腰背处,冷然一笑,道:

“萧彬,你不想血溅七尺,横尸就地,你答应老夫一件事……”

萧彬给戈青这一脚踩下,混身骨节格格作声,无异压下千斤之力,再也动弹不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吼声道:

“贼魔头,萧某视死如归,跟你还有什么可谈的……”

戈青踩下萧棚腰背的右脚,略一使劲,一笑,道:

“萧彬,你‘视死如归’,老夫却偏偏要你活下去……”

萧彬给戈青腰背加了几份劲道踩下,饶这一方之雄,这“活罪”却够受了……腰背骨脊,就像根根折断,拆裂似的疼痛……大口咽了下气,道:

“你要萧某答应何事?”

“魔神”戈青冷然道:

“此番你去鲁北晏城‘北冥会’总坛,随身携带老人昔年留在你‘卧龙山庄’的几根老骨头……你不想把命留下,且留下此骨,老夫让你活着离开这里……

“铁胆金戈”萧彬听到这些话,心头不禁暗暗为之一沉……这是自己和“八荒铁蹄会”邓昆,“北冥会”邵震暗中议过的事,贼魔头戈青如何会知道这样清楚?

昔年“魔神”戈青留下的遗骨,此刻就负在“卧龙山庄”总管陈勇背上……

陈勇听到这话,想要脱身逃去,但“摩天神龙”向公瑜等众人,虎视眈眈站在四周围……同时庄主“铁胆金戈”萧彬,还在戈青掌握中。

萧彬心念闪转,虽然百恩不解,但几根枯骨,换下自己这条命,怎么说也划得来……

大声向陈勇道:

“陈勇,你将背上囊袋,交与戈青!”

陈勇移步走进戈青跟前,解下背上袋囊放到地上。

戈青朝地上目注一瞥,道:

“陈勇,你把袋囊打开,让老夫过目一看。”

陈勇打开袋囊,里面果然是一副头骨,和一副躯骨……

此刻看进戈青眼中,不禁暗暗恻然。

戈青收起踩下的右脚,向萧彬道:

“萧彬,你此番栽在老夫之手,老夫已将昔年留在‘卧龙山庄’枯骨收回,你去晏城‘北冥会’总坛也无颜面,不如回‘卧龙山庄’去吧……”

话到此,负起那只盛放枯骨的袋囊,身形闪晃,暴递而起……

刹那间,一颗黑点消失在蓝天白云之下。

“铁胆金戈”萧彬从地上起来,用袖挥去满沾长袍上的尘土。

众人走进跟前……“杯中神游”候乙“阿哈”一笑,指了指,道:

“萧老儿‘魔神’戈道友律己恕人,取走枯骨,留下你这条老命……你回去‘卧龙山庄’,替他供上‘长生牌位,朝夕上香才是。”

“铁胆金戈”萧彬、饶是雄居一方的臣憨大煞,此番挨上戈青一记“闷棍”,听到“杯中神游”侯乙入木三分的挖苦话,已敢怒而不敢言……

朝侯乙怒瞪一眼,挥手示意陈勇,两人骑上牲口狼狈离去。

苹玲翘首眺望刚才“魔神”戈青离去的方向,嘴里在喃喃道:

“鸣峰轻功迅快,该快回来啦……”

“杯中神游”侯乙,哈哈一笑,道:

“孟丫头,你看错方向了……”

话未落,身后一响枯叶飘地之声……孟玲转身看时,石鸣峰背负大小两只袋囊,已翩然飘落于地。

“摩天神龙”向公瑜含笑道:

“峰儿,你刚才在萧彬身上施展的‘连环拐子腿’火候不在为师之下。”

石鸣峰脸一红,道:

“峰儿不敢……”

向婉如睁大了一对澄澈如水的明眸,道:

“峰哥,刚才跟‘铁胆金戈’萧彬交手的,是你?!”

石鸣峰尚未出声,侯乙一笑接口道:

“婉如姑娘,你现在才知道?”

向公瑜指着石鸣峰背上两只袋囊,道:

“峰儿,你把背上两只袋囊,不如放在孟道友驮负‘凌天驭风飞轮’的牲口背上,可以轻松些。”

石鸣峰应声道:

“是的,师父!”

一行人骑上马背,随波取道向北而行。

“杯中神游”侯乙,突然想起道:

“向兄,刚才那话给您说对了……您说咱们旅途中会遇到‘铁胆金戈’萧彬,果然有这等凑巧的事,遇上萧彬这个老小子……”

“一指石鸣峰,又道:

“萧彬老小子遇上咱石兄弟,狠劲凶劲发不出来,跌个‘饿狗吃粪’……石兄弟却了断了他自己的一桩公案……”

后湘君两颗星星似的眸子,游转在她石家哥哥身上……慾语还休,结果轻轻“皓”的笑了声:

“神手星魁”孟廷元,一指官道前端,道:

“前面人车渐渐稠密,该是一处镇甸了?!”

向公瑜一点头,接口道:

“不错,炊烟袅袅,冒升而起,看来真是一处热闹的市集镇甸……”

众人来到镇上,找来一家“顺来居”酒店,牲口拴上木桩,走进店堂……

店伙殷殷张罗,不多时端上吃喝酒菜……向公瑜含笑问道:

“店家,不知贵地如何称呼?”

店伙一听知道是外地来的客人,哈腰一礼,道:

“回客官,小地方叫‘寒山铺’……位置在鲁西偏向北端。”

侯乙见店伙迟下,接口道:

“向兄,此去离‘平昌集’的‘凌岳山庄’算来已不多远了!”

向公瑜点点头,道:

“不错,我等此去‘凌岳山庄’不会晚了时间!”

眼前虽然正是吃喝用膳时分,但这家“顺来居”酒店客人不多,只占了五六成座头。

“摩大神龙”向公瑜桌座众人,正在吃喝谈着时,店门一暗,进来两位客人,店伙殷殷接待之下,坐下他们邻近横边一张桌座。

石鸣峰侧脸一瞥,这两人看来都是四十出头,一个颀长,一个粗壮……酒菜端上,两人边吃边谈……

那粗壮的中年人,似乎憋不住一口气,道:

“那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他们不是三岁娃儿,识不得路……”

颀长的接口道:

“曲兄,有道是‘礼多人不怪’……以你‘野村山狼’曲哥,和区区‘飞蛟’陶之春在‘北冥会’中身份,前来迎迓,这份量不能说不重……”

这边桌座上的“杯中神游”候乙,人醉耳朵尖,听到邻桌提到“北冥会”三字,一声轻“哦”,立即暗中注意起来。

那个身腿粗壮的“野村山狼”曲哥,道:

“陶兄,地点不会错?!”

“飞蛟”陶之春道:

“据掌门人邵爷说来,那位‘八荒铁蹄会’邓爷,赴‘卧龙山庄’寿宴后,回去晋中,此番取道鲁北来晏城,还是必经之路……”

所谓“隔墙有耳”,这边桌座上除了“杯中神游”侯乙外,其他众人也都注意起来。

曲哥一口酒送进嘴里。两眼直直的又问道:。

“时间早晚呢?”

“飞蛟”陶之春一笑,道:

“曲兄,别慌,咱们不会耽留很久……”

微微一顿,又道:

“当初掌门人邵爷,跟他们二位约定时间是端午节……

端午就将来临,不但‘八荒铁蹄会’那位邓爷,说不定咱们也会碰上‘卧龙山庄’的萧爷……”

曲哥抑低了声音,道:

“陶兄,这就怪了……一样是掌门人邵爷座上嘉宾,怎么迎了邓爷,不迎萧爷?”

陶之春一笑,道:

“其实说穿了就一点也不怪……邓爷乃是‘八荒铁蹄会’掌门,北地江湖拥有一股实力,那位‘铁胆金戈’萧爷,只是‘卧龙山庄’一位庄主而已……”

曲哥点点头,道:

“不错,掌门人大爷,对那位‘八荒铁蹄会’邓爷,不能不巴结一番……”

“飞蛟”陶之春道:

“这不是“巴结’……‘水帮鱼,鱼帮水,彼此都有用到的地方……”

笑了笑,又道:

“换一句话说,有针对‘魔神’戈青,和江南武林的一件事,发生在晋中云中山华阳峰的‘八荒铁蹄会’总坛,邓昆派人迎接的,不会是‘卧龙山庄’庄主萧爷,那是咱们掌门人邵爷……”

这些话传来石鸣峰等这张桌座上,一字不漏,尽人众入耳里。

一边是“有心”,一边是“无意”……陶之春和曲哥两人在谈话,不会怀疑到暗中有人在注意,当然,这两人也不会去留意别张桌座的谈话。

向公瑜抑低声音,道:

“不错,这里‘寒山铺’位于鲁西偏北……‘赤雷啸虹’邓昆闽山西,经河北来山东会经过这里……”

“杯中神游”侯乙,轻轻吼了声,道:

“入娘的,能剪除一个,就少撑一个,免得咱们去‘北冥会’总坛多费一番手脚……”

邻桌的曲哥又在道:

“陶兄,咱们二人找来这里,邓爷那边不知是否知道?”

“飞蛟”陶之春道:

“掌门人邵爷,已有‘响铃扎箭书’跟‘八荒铁蹄会’中人联络,说是‘北冥会’派出高手在‘寒山铺’最大一家客栈‘大盛院’恭候……”

“神手星魁”孟廷元,轻轻念出“大盛院客栈”五字,朝桌座众人回顾一匝。

“飞蛟”陶之春,和“野村山狼”曲哥二人酒醉饭饱,付过帐后离去。

“摩大神龙”向公瑜,把店伙叫近跟前,问道:

“店家,咱们这一行列,人数不少,贵处‘寒山铺’镇上,可有宽敞、高雅的客栈?”

店伙哈腰一礼,道:

“回这位大爷,‘寒山铺’镇西街那家‘大盛院’客栈,倒是十分宽敞……”

“杯中神游”侯乙,见店伙提到“大盛院”客栈这名字,接上一句问道:

“店家,咱们一伙有九匹牲口,七个人……这家‘大盛院’能不能住下去?”

店伙含笑道:

“大爷,那家‘大盛院’客栈,除了一间客房外,尚有南院、北院、东厢、西厢,整座院落出租的……有蓬车骡马,大户人家的旅客,都能接待下,别说大爷们只有七位客人。”

“杯中神游”侯乙,知道这一问,已问对了,含笑道谢了声。

店伙退下,石鸣峰道:

“师父,我等数人今晚就往宿在‘寒山铺’镇西街的‘大盛院’客栈……”

向公瑜尚未回答,侯乙已接上道:

“石兄弟,不只是今夜,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 夙愿以偿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