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04章 秘图出现

作者:柳残阳

“摩天神龙”向公瑜,见爱徒峰儿击败武林后起之秀,似乎未尽全力,绰有余刃……故石鸣峰带着请示的神情,视线投向这边时,向公瑜含笑微微点头。

石呜峰刚才朗声出口,整个三楼筵席中,竟鸦雀无声,并无一点反应。

眼前此一情形,显然并非是石鸣峰施展这套“浮波掣影十二招”剑术,将南北武林高手震慑住……

三楼桌座上嘉宾,其中绝大多数是与“摩天神龙”向公瑜同一辈份,也就是以石鸣峰来说,多数是上一辈的前辈人物。

当然,这些前辈人物,不会不顾自己身份、地位,而跟石鸣峰照面印证武功。

至于跟石鸣峰同辈的杰出之流,由刚才晏家兄弟与石呜峰,以二挑一,照面印证,不但没有占得便宜,还险些丧命剑下,是以谁也不愿去讨这场没趣。

石鸣峰看到此一情景,不由剑眉微蹙……

心念闪转……邀将不如激将!

劲起紫府,气纳丹田,石鸣峰提起昔年恩师“魔神”戈青扎下的这股内家真力……朗然“哈哈”一阵长笑。

笑声音浪过处,穿山裂石,浑雄至极……饶是在座众人俱是有头有面武林成名人物,却给这阵音浪,震得两耳“嗡嗡”直响。

寿宴主座上的“摩天神龙”向公瑜,夫人“瑶池玉姑”马玉瑞,亦不禁感到愕然震住……老夫妇俩,不得不怀疑眼前的事实……

峰儿自幼身边长大,怎会孕有这股浑厚无比的内家功力?

石鸣峰笑声落,微微颔首,道:

“在座诸位前辈,武林同道,如不愿与石鸣峰剑上见个高下,石某改用一双肉掌就是!”

话落到此,石呜峰视线移转,剑眉一挑,星眸如电,利箭寒冰似的朝向靠窗槛一桌,那位衣着文巾儒衫的书生看去。

石鸣峰这副神情,落进“摩天神龙”向公瑜眼里,满腹困惑,诧异之余,却又不禁暗暗叫苦……

这孩子怎么如此任性,放肆?

素昧生平,不可能跟那位武林同道,会有任何夙仇私恨,峰儿何以用这副神色相待?

万一真招惹了那位武林同道,岂不在自己寿宴上,落下一个不愉快的场面。

奈何,谁又知道伤心人别有怀抱!

石鸣峰这副神态,果然激起窗前桌座,那位书生的反应。

哈哈哈一阵轻盈长笑,那位文巾懦衫的书生,飘然离座。

石鸣峰见自己“激将”成功,捺下心头悲愤怒火,抱剑一挥,十分沉静的道:

“这位世兄,‘掌’、‘剑’两则,不知那一则与兄台印证一番?”

书生尚未回答,“摩天神龙”向公瑜从主座站起,叱声道:

“峰儿不得无礼,这一位乃是‘七海盟’掌门人,‘翠竹临风’后希平前辈,岂能以‘兄弟’相称?”

石鸣峰又何尝不知……

奈何剜心之痛,沥血之仇,此番见到仇人,先折辱他一番。

“翠竹临风”后希平,又是一阵朗声长笑,不介意的道:

“童言无忌,向老英雄休得责怪。”

“翠竹临风”后希平,虽然嘴上如此说,但心里亦何尝不是暗暗奇怪……

“摩天神龙”向公瑜,跟自己交往不浅,是以这次才会从鄂东幕阜山“铁旗山庄”,来此鲁西巨野,、专程赴他的寿宴。

同时从向公瑜那份神情看来,绝不像是纵徒惹事……

但他这个与自己素昧生平的弟子,对自己又因何如此的仇视?

石鸣峰想到昔年鲁中祖袜山寒鸦岭“卧云谷”,惨绝人衰,血淋淋的一幕,仇火焚胸,已甩开任何的顾忌……冷然道:

“尊驾要舆石某,在剑掌上那一项见个高下?”

“翠竹临风”后希平,脸上仍然带着一缕笑意,缓缓颔首道:

“小友剑法高妙,老夫就以‘汉霄鸣雷剑’剑法五招之内见个高下就是。”

以“翠竹临风”后希平,“七海盟”中一代掌门人的身份,对石鸣峰说出此话,并不过分。

但石鸣峰并不给他这个面子,冷冷“哼”了一声,傲然道:

“好大口气……”

接着一声:

“有僭!”

倏然剑光连闪,“唰!唰!唰!”劲风破空声中,振时抡腕,剑身荡舞,幻起一片光雾彩虹,直向“翠竹临风”后希平斩来。

一声轻“哦”,后希平斜退两步。

石鸣峰右手抡剑之际,同时施展这些午来瞒过师父“摩天神龙”向公瑜,暗中苦练的一门绝学……“玄天七嵌掌”。

昔年在鲁南向城“卧龙山庄”,石鸣峰虽然与恩师“魔神”戈青,仅仅相聚三个月时间,戈青已把一身所学倾囊相传。

这套“玄天七嵌掌”,亦是当初“魔神’’戈青所传的绝学。

石鸣峰面对着昔年加害恩师的仇人,下手不留情,威猛激厉招式,连连施出……

长剑走处,银虹凌芒夭矫翩舞……掌风呼呼,其势宛若雷驰。

以眼前“翠竹临风”后希平来说,乃是当今武林“七海盟”一代掌门人,且跟“摩天神龙”向公瑜有深交,此番专程前来暖寿祝贺……

而石鸣峰系伺公瑜人室弟子,舞剑印证武技,乃是酒中助兴而已……

对石鸣峰这份仇视神态,后希平虽然百思不解,但对一个后生晚辈,显然不会使出厉招重手……

可是此刻情形,却并非是“翠竹临风”后希平所想象中那回事……

石鸣峰连连施展凌厉凶招,那里是像印证武技,那分明是积忿仇杀,要将自己置于死地。

“翠竹临风”后希平,再是修养有素,此刻心头亦不禁激起一股怒火来……

一声薄叱,“汉霄鸣雷剑”剑法,精革凌厉招数,亦自施展出来……

剑花绦绕,剑气如虹……长剑走处,涌起粼粼银波,直向石鸣峰逼近拢来。

一响“砰”的金铁交击之声,星火飞溅,双方剑脊一记硬招架上。

“翠竹临风”后希平执剑的腕时虎口,震得一阵酸麻发热。

石鸣峰身形拿桩不住,蹬蹬蹬给震退五尺。

剑眉一转,星眸笼威,石鸣峰钢牙一挫,霍地身形拔起……

劲提丹田之气,力贯执剑腕时……剑身划出一道白练,以游电奔雷之势,向“翠竹临风”后希平卷来。

“峰儿不得无礼!”

“摩天神龙”向公瑜,舌绽春雷,一声怒叱……石鸣峰向后希平疾驰而至的长剑,给师父一掌震落当地。

敢情,石鸣峰此疾若迅雷的一剑,未必就能将武艺盖世的“翠竹临风”后希平置于死地。

但石鸣峰手中长剑,何以会给师父”摩天神龙”向公瑜轻易震落地上?

石鸣峰是个资质禀异,颖慧绝世的年轻人……

虽然昔年一幕血淋淋的惨剧,积压在心头,但不能替这位对自己视若己出的师父,惹上扎手不愉快的事!

今儿是“摩大神龙”向公瑜七秩寿诞。

“翠竹临风”后希平,乃是江南武林“七海盟”的掌门人。

“翠竹临风”后希平,自湘东幕阜山专程来鲁西巨野给向公瑜暖寿祝贺。

在南北武林共聚一堂之际,如若石鸣峰出手伤了后希平,或是闹翻了脸,对“摩天神龙”向公瑜,是个很不容易处理的难堪场面。

此刻,南北武林高手的心目中,石鸣峰是“寿星公”

“摩天神龙”向公瑜的爱徒,人室弟子。

是以,石鸣峰手中长剑,给师父向公瑜,轻易敲落地上。

石鸣峰在师父“摩天神龙”向公瑜七秩寿宴上,以“浮波掣影十二招”剑法,与一代武林前辈,“七海盟”掌门人,“翠竹临风”后希平的一套“汉霄鸣雷剑”,演出惊险凌厉场面……

这一幕,不但在场南北高手,观之相顾失色,连他师父向公瑜,也感到十分意外。

至于“翠竹临风”后希平,诧异、困惑之余,更是感到百思不解……

后希平止宿客店,第二大早晨起来,昨日“摩天神龙”向公瑜寿宴中一幕,又浮现起脑海里……

石鸣峰所施展的一招一式,似乎都孕含着一股浑厚无比的内家功力!

后希平心中称奇不已,这真是一桩不可思议的事……

以石鸣峰来说,仅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年轻人,他的来历是“摩天神龙”向公瑜的弟子。

后希平跟向公瑜原是深交,显然向公瑜身怀之学,知道得很清楚。

后希平想到昨天寿宴中,印证武技时,石鸣峰连连向自己递出凌厉狠毒的招式……

石鸣峰是向公瑜的徒儿,显然不会跟自己有夙仇新恨的过节。

唯一所能解释的,此年轻人想在师父寿宴中,在南北武林高手前,一显自己身手!

“翠竹临风”后希平,正在沉思之际,传来“笃笃笃”

轻敲客房门的声音。

后希平微微一怔:

“是谁在敲房门?”

客房门开处,进来的原来是“摩大神龙”向公瑜的徒儿石鸣峰。

石鸣峰进来客房后,对后希平执礼甚恭,同时当面致歉昨天失礼、失态之处。

后希平哈哈哈一阵朗爽大笑,道:

“贤侄,不必这等多礼,印证武技,难免就有失手错礼之处……何罪之有?”

石鸣峰躬身一礼,又道:

“晚辈奉家师之谕来此,请后前辈移趾府邪,与家师小饮一聚!”

“翠竹临风”后希平,看到眼前这个丰神朗隽、英姿轩昂的年轻人,不由惺惺相惜,有了“爱才”之感。

后希平内家造诣精湛,驻颜不衰,是以有“翠竹临风”之称。

但昔年武林中,后希平已由武林同道,誉作“潘安、宋玉”的美男子,曾博得不少当时巾帼女杰的倾慕青睐。

今日后希平看到这样一个玉树临风的年轻人,自然联想起自己昔年一幕幕的艳迹韵事。

后希平牵过石鸣峰手,关怀地问道:

“贤侄,你叫什么名字,家居何处?”

石鸣峰脸上,勉强展出一丝笑意来……用了简短的口气,道:

“晚辈石鸣峰,自幼师父扶养长大!

后希平对这个英姿翩翩,身怀绝技的年轻人,似乎对他有了更多的注意……

昨天寿宴上,那不愉快的一幕,已忘得干干净净,不住地殷殷动问……一边整装,一边又道:

“贤侄,日后你踪游江湖,如有机缘,不妨来老夫湘东幕阜山之麓‘铁旗山庄’一游……”

一顿,又道:

“老夫一脉单传,身边只有一个女儿,看来年岁倒与贤侄相差无几……”

话到这里,言不尽传,一阵“哈哈”朗笑。

石鸣峰陪同后希平、来到师父府邸……

“摩天神龙”向公瑜,生怕昨天寿宴中印证武技之事,引起后希平的见怪,是以才吩咐峰儿前去邀酌,以示陪礼。

现在看到后希平满脸春风,挚着爱徒而来,倒是有些出乎意料。

酒筵中,宾主相谈甚洽……后希平不但对峰儿并未有责怪之处,而且对这孩子连连夸奖……

“摩天神龙”向公瑜对后希平此一情形,除了感到诧异,意外之外,找不出其他原因。

“摩天神龙”向公瑜寿宴过去,留在赴寿宴嘉宾的回忆中的是……“摩天神龙”向公瑜,有一个堪称“人中之龙”的徒儿“石鸣峰”。

石鸣峰尚未游侠江湖,但他的声誉,由于赴宴的南北武林中人流传,已传闻到江湖每一角落。

“翠竹临风”后希平,不久也回湘东幕阜山“铁旗山庄”……

临行时,向石鸣峰殷殷嘱咐……往幕阜山“铁旗山庄”一聚。

“摩天神龙”向公瑜,由于爱徒峰儿在那次寿宴中,南北武林高手济济一堂之际,使“浮波掣影十二招”剑法,大放异彩,感到无比的安慰。

但伤心人别有怀抱……

昔年缕心刻骨,惨绝人寰的一幕,已深深烙在石鸣峰心头,何曾一时一刻忘记过?

由于年岁的添增,对事物亦有了深切的了解……更是内燃起他心胸的悲愤。

在夜深人静,石鸣峰子然一人时,他不知多少次的轻轻自语:

“恩师,您老人家瞑目九泉,峰儿会完成您的愿望,了断这桩公案!”

时间在石鸣峰身边悄悄过去,心头也跟着渐渐沉重起来……

昔年恩师所指的时日,快将来到,自己必须离开鲁西巨野一次。

眼前的石鸣峰,已是神采奕奕,气宇轩昂的年轻人……

但随着时日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秘图出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