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05章 稀世珍物

作者:柳残阳

石鸣峰身手矫捷至极,在范廷仆倒在地,正慾跃身纵走时,一个箭走上前,已在他背上结结实实一脚踩下。

“穿山虎”成了“偎灶猫”……范廷从嘴里吐出一声怪叫:“嗳唷,我的妈!”

石鸣峰出手就在石火电光之间……范廷手下那些大汉,想要上前抢救已来不及……

看到“震山虎”范廷这副神态,更是瞪得两眼发直,谁也不敢上前一步。

范廷给石呜峰这一脚踩下,就像压下一具千斤铁锤,浑身骨节“格格”直响。

敢情,这位“穿山虎”范廷,才知道这个脸色枯黄的小家伙,身怀之学高不可测,不可能是跟崔平一伙中人。

“硬”的砸了,只有来“软”的……“穿山虎”涎脸求饶,道:“这……这位少侠,咱范廷有眼无珠,得罪了您,该死……大人不记小人之过,您……您高抬贵手,饶了咱范廷一遭。

石鸣峰微微一笑,道:“范廷,区区与你无怨元仇,不想取走你性命……不过你要交出那份秘图,知无不言,言无不详,说出其中来龙去脉。”

石鸣峰这话落,踩在“穿山虎”范廷背上的脚,略一加劲。

范廷一阵拆骨似的剧痛,额上的汗珠,一颗颗直往外流……那敢再吭出一个“不”字……

颤声呐呐道:“少……少侠,那,那一份‘秘图’在……在咱衣袋里……”

石鸣峰俯身探手,从范廷衣袋取出那份“秘图”,同时移开踩在他背上那只脚。

“穿山虎”范廷吁吐了大口气,席地坐起身,哭丧着脸,道。

“这份‘秘图’是‘南岭门’掌门人‘云海飘影’廖恺,化了十年功夫所绘制成的,图中所指,乃是当今武林一项秘密……”

指了指石鸣峰手中那份秘图,又道:“这件事本来不会有人知道的,由于廖恺绘成此图的目的,是加惠在他么徒‘玉哪吒,罗申身上,以至另一个弟子‘云中袅’陶森,由怨恨而叛离师门,是以这桩‘秘图’的事,由陶森的宣扬,揭开于天下武林,江湖中尽人皆知……”

石鸣峰听来困惑、迷惘,无法完全理会过来……但他并不插嘴,细细听着。

范廷又道:“据‘云中袅’陶森在江湖中宣扬,这是一项震撼武林的一桩秘密……”

石鸣峰听到此话,有所感触之下,忍不住轻轻“哦”了声。

范廷不会知道石鸣峰这声轻“哦”的原因,朝他目注一瞥,才接着道:“据说在鄂北桐柏山白云岭‘凤尾谷’,有一座‘龙巢地穴’……”

石鸣峰听到“龙巢地穴”四字,心里称奇之余,暗暗一怔……

当年恩师“魔神”戈青,并未提到过“龙巢地穴”此四字。

范廷又道:“此‘龙巢地穴’,在一定时间之内,喷吐出一种‘龙涎香雾’……”

这个“穿山虎”范廷,对已揭开武林的这桩秘密,似乎知道不少,不厌其详道:“学武之人吸得这股‘龙涎香雾’,使其内家修为,骤然提升到不可思议之境……‘云海飘影’廖恺,所绘制的这份‘秘图’中。详细列出趋往‘凤尾谷’、‘龙巢地穴’的详细路线,和它的位置……还有喷射出这股‘龙涎香雾’的准确时间……没有这份‘秘图’,不容易找着此一地点,同时在时间上,也无法这样凑巧……”

石鸣峰听来,不禁一凛、一奇……

原来昔年恩师“魔神”戈青所说的“龙涎香雾”,其中尚有这等曲折的经过。

石鸣峰朝横卧在地的崔平尸体一瞥,问道:“范朋友,你因何将此人置于死地?”

范廷见这个身怀绝技,脸色枯黄的年轻人,转问到这件事上,不禁暗暗吸了口冷气……

呐呐道:“少……少侠,此崔平是‘玉哪吒’罗申的义弟……咱……咱们已探得详细经过,奉家师‘铁钵叟’鲁冲之谕,来此官道静僻处拦截……崔平至死不肯交出‘秘图’,以致失手造成命案。”

石鸣峰听到此“穿山虎”范廷,说出这些内委经过,心自暗暗思忖:“师父‘摩天神龙,向公瑜七秩寿宴时,‘铁钵叟’鲁冲,亦曾往鲁西巨野祝寿,此老亦是当今武林中前辈人物之一……‘铁钵叟’鲁冲暗中遣派弟子,想染指这份‘秘图’,照此看来,想要夺取这份‘秘图’的前辈高手,不在少数。”

石鸣峰心念游转之间,百思不解……

自己本来认为这件事除了恩师“魔神”戈青外,其他人不会知道,听刚才“穿山虎”范廷说出来龙去脉后,显然已是天下武林,尽人皆知的事。

原来“南岭门”掌门人“云海飘影”廖恺,不但身怀上乘技艺,对文学上,更是博古通今,尤其精于“星象”、“地舆”诸学。

十年前,“云海飘影”廖恺,赴鲁中徂徕山四大高手之会,虽然并未摘下“魔神”戈青四肢之一,但对戈青一身玄奇、超绝的内家修为,已有了怀疑。

“云海飘影”廖恺,回返闽中南平“湖头溪”,“南岭门”总坛,翻阅古书经典后,终于揭开原来令人不可思议的“谜”……

据一册经典中载录,有一种汇集大地灵革的“龙涎香雾”,能剔髓代骨,补气育神,能提升学武之人的内家修为。

“云海飘影”廖恺,发现到这一项秘密后,显然不会轻易放过……

整整化了十年时间,从“堪舆”、“地质”、“星象”、“气温”诸学中,推究出此一“龙涎香雾”的来龙去脉。

“云海飘影”廖恺,找出此“龙涎香雾”的详细地点,喷吐“香雾”的准确时间……就将这些细节,绘制成一幅“图”。

这些内委经过,当然石鸣峰不会知道,但他有自己的想法……

自己吸得“龙涎香雾”,是恩师“魔神”戈青的夙愿,也是他老人家的嘱咐。

以眼前自己身怀之学,必须吸得此“龙涎香雾”后,才能了断恩师这桩公案。

然而事与愿违,“龙涎香雾”已非秘密,已是一桩天下武林尽人皆知的事……在强敌四伺之下,自己如何吸得此“龙涎香雾”?

石鸣峰张开“秘图”看去……

秘图中所指出的情形,要比昔年恩师留下的嘱咐,清晰,详细得多。

“秘图”上不但标明鄂北桐柏山白云岭“凤尾谷”,此“龙巢地穴”的位置,而且更明确指出,此“龙涎香雾”喷吐的准确时间。

算来尚有百日左右。

石鸣峰看过“秘图”,突然纵声一阵”哈哈”大笑,十分轻松的向范廷道:“如此‘秘图,不啻是张废纸,值得令师‘铁钵叟’鲁冲这等重视,区区在下看来十分可笑!”

席地而坐的“穿山虎”范廷,见石呜峰一阵长笑,又说出这些话来,不由暗暗震住……

心自嘀咕道:“你这个小家伙,身怀绝技,却原来是个一窍不通的“草包’……武林中为了这份‘秘图’,己掀起一片风风雨雨……你居然说是一张废纸!”

石鸣峰收起脸上笑容,微微一皱眉,道:“在下与‘南岭门’素有渊源,既是掌门人‘云海飘影’廖前辈亲笔所绘之画,倒也不能等闲视之……”

目注“穿山虎”范廷,问道:“范朋友。你对这份‘秘图’来龙去脉十分清楚,显然你对廖前辈么徒、玉哪吒’罗申所住之处,不会不知道……

烦你指出罗申住处,就由在下将此‘秘图’交与‘玉哪吒’罗申……”

“穿山虎”范廷,原来想要回答一个“不”字,接触到石鸣峰投来宛若利箭寒冰似的视线,不由暗暗猛打了个冷颤……

吞下大口的口水,才点点头,道:“是,是的,少侠……“玉哪吒’罗申他住……住豫东太康城,东……东门大街……”

石鸣峰一笑,道:“范朋友,你等若不甘,不妨另邀高手,向”玉哪吒’罗申索回这份‘秘图’……不过如果仍然像尊驾这流人物,还是免了。”

石鸣峰喜怒无常,措辞尖锐,把这位“穿山虎”范廷,挖苦得入木三分,但始终没有说出自己名号。

“穿山虎”范廷,在江湖上来说,也是一位成名人物,但却慑于对方高不可测的绝技……敢怒而不敢言,只是轻轻“哼”了几声。

石鸣峰话落,一声苍雄长啸,带着这份“秘图”,身形拔起,飘然而去。

人的际遇,变幻莫测……

石鸣峰不期然中,毫无预感中,获得这份“龙涎香雾”的“秘图”。

当初,“魔神”戈青虽然向七龄幼徒留下嘱咐……但当时“魔神”戈青所处的景况,那是死亡之神已在向他招手……

迫急、凶险的情况之下,峰儿虽然牢牢记住师父所嘱咐的话,但跟“云海飘影”廖他所指的“秘图”,却相差了一个距离。

石鸣峰对这份“秘图”,固然不能不拿……但取得这份“秘图”的后果,又将如何呢?

终于想出一个天衣无缝的万全之策。

豫东太康城内东门大街,一座巍峨富丽的府中,住了一位享誉北地武林的杰出人物……“玉哪吒”罗申。

这日,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是个自称“谷守雄”的中年汉子,说是要拜会此间主人“玉哪吒”罗申,有件重要事一谈。

“玉哪吒”罗申,年纪四十多岁,乃是“南岭门”掌门“云海飘影”廖恺,最宠爱的弟子……

北地江湖上,少有人不知“玉哪吒”罗申此一名号……

是以有不速之客之访,罗申不以为奇,吩咐肃客请入里面。

罗申见来访此人,年有三十余岁,虽然身穿疾服劲装,却是脸色枯黄,似乎带病在身……未见有昂然惊人之貌。

“玉哪吒”罗申向来人打量一眼后,已知道这位不速之客,来此用意何在……

寒暄既毕,“玉哪吒”罗申不等此谷守雄话题接下,淡然一笑,道:“谷壮士谅是路过此地,如不嫌弃,就请舍间用膳,到时罗某自当奉上盘缠。”

在“玉哪吒”罗申来说,经常遇到这等类似的情形……

一般江湖流浪汉,落魄武士,以慕名拜访为借口,但结果是讨扰了一些银子离去。

谷守雄听到这些话,一阵哈哈朗笑,道:“罗英雄真有昔年‘孟尝君’之风……区区谷某萍踪江湖,却从未在素昧生平之前,乞讨沾光……谷某此番前来,尽然一个‘义’字而已!”“谷守雄这响朗声长笑,却把饮誉一方的“玉哪吒”罗申,暗暗惊住……

这响笑声、虽然声浪并不很高,却是轰然震耳,历久不散……绝非有极上乘浑厚的内家修为,等闲之流无法做到。

“玉哪吒”罗申顿时满脸通红,暗暗嘀咕不已:“今儿该是自己走了眼,这个看来毫不起眼的汉子,竟是内家造诣极深的高手。”

罗申急急吩咐家人,摆上酒筵,带着歉意解释的神情,道:“罗某疏礼之处,犹希谷英雄勿见怪,水酒一杯,聊表寸意,我等慢慢谈来就是。”

谷守雄一笑,道:“罗英雄何有疏礼之处,只是谷某仪容欠整,以致误会而已。”

如此一来,这位“玉哪吒”罗申,相信对方是位藏锋不露的“侠隐”之流……

虽然谷守雄出言调侃,“玉哪吒”罗申只有红着脸唯唯应诺。

酒菜摆上,罗申肃客人座……

宾主酒过三巡,谷守雄从袋囊取出一扎比书函稍厚的纸包。

一手递过纸包:问道:“此纸包是否罗兄之物?”

罗申接过纸包,打开看去,脸色骤变,愣了一阵于,才问道:“此乃家师精研十载,所绘成的一份秘图,如何会到谷兄手里?”

谷守雄一笑问道:“何以见得是尊师之物?”

“玉哪吒”罗申道:“年前小弟从闽中南平‘南岭门’总坛回豫时,家师“云海飘影’廖恺,曾将此图出示小弟观阅……”

指着桌上那份“秘图”,又道:“当时尚有一二小节尚未完成,要等一年过后,家师会请罗某一位结义兄弟崔平,专程将此份‘秘图’送来小弟这里……”

撩起浓浓的感触,又道:“为了这份‘秘图’,家师兄‘云中枭’陶森,愤而叛离师门,将此‘秘图’之事宣扬江湖,以致武林人物纷纷企图掠夺……”

谷守雄一声轻“哦”,朝他目注看来。

罗申又道:“小弟为了此事,寝食不安,十分耽心……由于家师此图完成后,接下就将”闭门坐禅’五年……”

罗申话到这里,困惑问道:“谷英雄,此份‘秘图’您是从何而来,莫非受家师之托送来此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稀世珍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