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06章 魔神之影

作者:柳残阳

“碧波神蛟”浦铮,有条不紊道:

“鄂北桐柏山一带老夫曾经去过多次,那里附近情形有点熟悉……白云岭东麓,有个叫‘玉田坪’的镇甸,我等个个取此秘图八份中的一份,在‘龙涎香雾’喷射前三大,同在‘玉田坪”镇大街,有一家‘和顺客栈’会聚,将此八块‘秘图’拼凑起来,然后……”

浦铮话尚未说个清楚,“铁钵叟”鲁冲接口道:

“浦道友此一办法,虽然不能说十全十美,倒也算得公平,咱们就这么办。”

其余众人,都已胸有成竹,见浦铮说到这里,都已同意下来。

浦铮待要继续说下去时,“云山樵夫”贾政,已接上道:

“罗老弟,你将‘秘图’平摊桌上,待老夫将它分成八块!”

“玉哪吒”罗申,虽然心里极不愿意,但强敌压境,师父“云海飘影”廖恺又不在身边,如果强争其理,不但占不到便宜,还会落得一场羞辱。

不过在另外一情形下,却替自己暗暗高兴……

这份“秘图”自谷守雄送到自己手里,已有三天,“秘图”上细节都已仔细看过,其中十有六七,都已熟记在心。

“玉哪吒”罗申听贾政说这话后,就将“秘图”平摊桌上……

“云山樵夫”贾政,抡时振腕在离隔“秘图”凌空五寸处,掌风扫过一匝……“噗噗噗”几声幼细轻响,尺来多见方的“秘图”,十分均匀的裂成八块,桌面上丝毫未见留下裂痕。

在场众人俱是当代高手之列,看“云山樵夫”贾政施展这手孕含内家功力的“玉絮掌”,不轻不重,把“秘图”

切成八块,都不禁微微色变。

其实,‘碧波神蛟”浦铮;尚未说完自己的建议,但这些人却是“断章取义”,中途截了下来……

想要继续说下去时,“秘图”被切成八块,个个取走一块,人也纷纷离去,桌上已剩下残图一块。

浦铮看到这一幕情景,心自暗暗感慨不已。

“自己本想化干戈为玉帛,这些老家伙虚负‘武林前辈’之誉,却为‘龙涎香雾’所惑!”

鄂北桐柏山白云岭之麓“玉田坪”,是处纯朴、冷寂的镇甸,这天前后来了数位武林中的人物,个个趋向镇街一家“和顺客栈”。

他们就是二十多天前,在豫东太康城“玉哪吒”罗申府邪,相约来此的“铁钵叟”鲁冲,“云山樵夫”贾政,“缩地神影”凌羽,“杯中神游”侯乙,“碧波神蛟,’浦铮,“赤雷啸虹”邓昆,和“摘星攀月”邵震等七位武林前辈。

就在众人约定的最后一天,“玉哪吒”罗申也赶来“玉田坪”镇上的“和顺客栈”。

众人将劈分八块的“秘图”凑合起来……“杯中神游”侯乙道:

“现在尚剩三大时间,就在这三天之内,我等不妨找着上桐柏山白云岭‘风尾谷’的路径……”

“铁钵叟”鲁冲道:

“侯道友说得有理,我等先找到上白云岭‘凤尾谷,的山径。”

众人细细看过拼上的“秘图”,研判一番后,已找出上“凤尾谷”的山路,个个把八分之一的残图,又收了起来。

这班人都是武林中顶尖儿高手……

“玉哪吒”罗申,虽然在八人中,轮辈份晚了一辈,但他是当今“南岭门”掌门“云海飘影”廖恺的衣钵传人,一身轻功亦已抵达炉火纯青之境!

八人出“玉田坪”镇郊,在人迹稀绝之处,身形荡空激射,扶遥暴递!

轻烟数缕,宛若冷电闪射,划空而过,眨眼之间,已抵达万山重岭之中。

一声苍雄浑厚长啸,“缩地神影”凌羽身形,扶遥羽化而升……

这付臃肿肥硕的身躯,宛若一头硕大无比的巨禽,首先攀登矗立摩云的重山顶巅。

“缩地神影”凌羽,纵目看去,西北方向重峰叠翠,气势雄伟……有了这一发现,心自暗暗思忖:

“依照‘秘图’所指方向,凤尾谷‘龙巢地穴’,可能就在那奇峰矗立,重山叠峦之处了!”

心念闪转,又是一阵激厉长啸,向那起伏若波的峰岭,疾扑而去。

其余众人,不甘落后,衔尾急上。

众人在连绵起伏的峰岭之间,纵跃腾飞了一个夜晚,并未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晨曦初曙,东方鱼白时分,八人来到一处群峰兜抱的幽谷深壑……

这里形势更是雄险峻伟……绝峰凌霄,崖壁如削,松涛绕耳,山瀑雷鸣……

人迹罕至,万径断绝。

错非眼前众人俱是身怀上乘轻功人物,若是换了等闲之流,再也不会来此群山环抱的幽谷深处。

突然,一阵怪响,迎着山风袅袅传来……似枭鸣,若鹤唳。

众人驻足抬头看去,只见一抹黑影,冷电闪射似的从众人上头凌空一掠而过。

饶是眼前众人,个个眼神充沛,但谁也无法看清楚……

此凌空掠过的是何物?

“铁钵叟”鲁冲一声轻“哦”,愕然道:

“这头飞禽,飞得好快!”

眼前这位年近百龄,踪游四海五岳,遍历异迹奇闻的“老江湖”,对刚才所看到的那一幕,只能用“飞禽”两字来解释。

“杯中神游”侯乙,解下背负大葫芦喝了口酒,见众人坐下山岩大石,又抬头看了看蓝天白云……喃喃跟自己在道:

“看来不像是飞禽……”

话未落,“嘿”的一响冷笑声起……“云山樵夫”贾政道:

“醉老头儿,你说不是飞禽,那该是一条疾飞中的身影……那是瞧得起咱们这里几个人,故意来炫耀一番了!”

此弦外之音,其含意似乎是:“不是飞禽,还会是什么?”

众人在这处深谷歇足下来……就在众人争论之际,“缩地神影”凌羽,坐在一块大石上,心念游转时,也想到刚才那声怪响,和那抹奇异的怪形上……

“缩地神影”凌羽,一身轻功称绝武林……但在他的研判中,刚才划空飞过的,不像是头飞禽,自己轻功举世元双,也不可能像此凌空飞过的身形。

众人歇过一阵子后,继续施展轻功,犹若电掣惊虹,向前面疾驰而去。

经有半个时辰,眼前景物骤然一变……

两座摩云矗立的峰岭,挡住去路,一条羊肠山径,绕着峰腰,向低谷神展迤逦而下。

众人将八块图再次拼凑起来……

不错,从“秘图”上的方向、位置看来,谷底就是白云岭的“凤尾谷”……也就是喷射“龙涎香雾”的“龙巢地穴”所在。

一算“龙涎香雾”喷吐时刻,正是今天的日正当空午时……就将来到。

众人不约而同几声激厉长啸,身形荡空激射,相继疾驰而下。

来到谷底,又是一番景象……苍松凝翠,奇花葳蕤,谷尾尽处,传来“淙淙”水流之声。

众人缓缓环顾看去,三五丈外,有口丈来方圆的地穴。

这些武林高手,为“龙涎香雾”所惑,“利”之所在,不但忘了“谦让”两字,还争先恐后奔向地穴,不惜亡命一搏!

就在这时候,那阵怪啸声又起……听来似是破空而下的划风锐响……

空中一抹黑影,急压而下……疾如凌空闪电!

众人给这阵啸声惊住,尚未看清楚是怎么回事时,谷沿树顶,传来一阵“哈哈哈!哈哈哈!”,激厉浑厚,听来震得两耳嗡嗡直响的笑声!

众人给这阵笑声,惊得跌退数尺……

抬头看去,一棵苍翠浓荫的古松顶上,迎风摆摇,神情悠闲,站着一个老人。

老人鬓发灰白,古铜色脸肤,一袭没有上扣的对襟大褂,拦腰束上一条布带,裤脚束口纳入袜筒,足登一双布鞋。

老人长笑声落,傲然道:

“仙家补品,怀德者居之……你等自誉武林侠义门中人物,却是争先恐后,亡命争夺,想吸得‘龙巢地穴’中“龙涎香雾’……此岂是你等芸芸众生之流,轻易所能取得?”

“赤雷啸虹”邓昆,两眼圆睁,惊愕不已,道:

“你……你是‘魔神’戈……戈青?”

老人昂然颔首道:

“不错,老夫正是‘魔神’戈青……‘赤雷啸虹’邓昆,十年过去,你倒还记得?”

“赤雷啸虹”邓昆听到从“魔神”戈青嘴里,说出“十年过去”四字,暗暗吸了口冷气,指了指,问道:

“‘魔……魔神’戈青,十……十年前,鲁中徂徕山寒鸦岭‘卧云谷”断去的一臂二腿,如……如何又会长在你身上?”

“魔神”戈青哈哈朗笑,道:

“昔年老夫系人逾数三千,但从未错杀一人,‘魔神’戈青,岂是你等欺世盗名之徒,所能加害?”

一双利箭寒冰似的眸神,朝谷底众人回顾一匝,又道:

“十年前断肢毁体之仇,不出三载,老大自会了断这桩公案!”

“铁钵叟”鲁冲,大声问道:

“‘魔神,戈青,三十年前你已吸得‘龙涎香雾’,三十年后今天,你想二次吸取‘龙涎香雾’?”

“魔神”戈青傲然朗笑,道:

“仙家补品‘龙涎香雾’,岂是你等这些蠢材所能取得……早在十天前,老夫业己吸取……”

“云山樵夫”贾政听到此话,大声接:=道:

“‘魔神’戈青,你乱朱成碧,信口雌黄……‘秘图’明明载列,今日午正时分,是‘龙涎香雾’喷吐时分,你又如何会在十天前吸得?”

“魔神”戈青大笑道:

“老夫略使手脚,要你等来回空忙一场,徒劳无功……

老夫用‘大力金刚指’将图中所注时日‘十’字,划成‘廿’,就在老夫吸得‘龙涎香雾’时,你等尚在大做春梦呢!”

众人听到此话,不禁又信又疑,暗暗愕然。

“玉哪吒”罗申,突然想到一件事上……

上次那个素昧生平的不速之客“谷守雄”,专程将这份“秘图”,送来豫东太康城东门大街自己府邸。

现在据“魔神”戈青如此说来,显然事出有因,那是一套“瞒天过海”的手法。

“玉哪吒”罗申,心念闪转之下,问道:

“‘魔神’戈青,你可识得‘谷守雄’此人?”

按理来说,“魔神”戈青与“玉哪吒”罗申,并未照面见过……

此刻,“魔神”戈青唤出他的名号,朗声笑道:

“‘玉哪吒’罗申,你问老夫此话,老夫倒要反问你……

“南岭门’掌门人‘云海飘影’廖恺,是否识得你罗申此人?”

“玉哪吒”罗申听到此活,心头为之一窒……

“魔神”戈青此弦外之音,分明是指“谷守雄”是他弟子门人。

“魔神”戈青,朝谷底众人回顾一匝,又道:

“此处‘龙巢地穴’之‘龙涎香雾’,早在十日前,已由老夫吸得,你等不必再枉费心机……言尽于此,恩仇日后再作了断!”

话落,身形扶遥暴递而起,就在眨眼之间,已成一颗黑点,消失在山天尽处。

眼前这伙人中间,“赤雷啸虹”邓昆,和“摘星攀月”

邵震二人,震惊不安之余,却又百思不解,暗暗困惑不已……

十年前,两人亲手断去“魔神”戈青左腿、右腿……

人非花草树木,身上断去肢体,岂能去而复生?

“铁钵叟”鲁冲向“玉哪吒”罗申问道:

“罗老弟,你刚才在老魔头戈青跟前,提到‘谷守雄’此人,又是怎么回事?”

鲁冲现在向罗申问出此话,其实上半截经过,他应该知道……

自己徒儿“穿山虎”范廷为了拦夺这份“秘图”,将“玉哪吒”罗申结义兄弟崔平置于死地。

罗申见“铁钵叟”鲁冲问出此话,也就并不隐瞒,把不速之客“谷守雄”,专程送回“秘图”的前后经过,告诉了众人……接着道:

“刚才听‘魔神’戈青说来,那谷守雄显然是老魔头弟子,我等中了他”瞒天过海’之计!”

其中“云山樵夫”贾政,嘴里连连叫着“奇怪……奇怪……”,心中暗暗嘀咕不已:

“这是一桩亲眼目睹的事,十年前,鲁西向城‘卧龙山庄’,庄主‘铁胆金戈’萧彬,把‘魔神’戈青颈上脑袋割下,放在桌上……

萧彬斩下戈青首级,为了要炫耀一番,还邀集武林同道,设下“庆功宴”。

当时自己也是赴宴宾客之一,亲眼看到桌上“魔神”戈青的首级。

“难道‘卧龙山庄’萧老头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魔神之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