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07章 用心良苦

作者:柳残阳

“铁掌开碑”丁兆钧骤然色变,环顾左右一瞥,道:

“不错,‘七爪修罗’闵堪已找来此地,‘义’字所在,生死置于度外,我等就合力将此魔獠剪除!”

丁兆钩邀来助阵的“杯中神游”侯乙等六、七人,纷纷出堂厅来到外面庭院。

眼前谁也不会注意到……

就在这匆忙,零乱之际,石鸣峰肩背搭着一只囊袋,芥末随同众人走向庭院,却向静僻一角处,身形如电,闪晃而逝。

众人出来庭院,又有“嘿嘿嘿”阴沉沉冷笑声起,一株古松后面走出一个老者……

老者体态削瘦颀长,两眼闪转,炯炯如电,身穿一袭对襟及膝长褂,看来年纪有七十左右。

老者朝大厅出来众人,睥睨回顾一匝,冷然道:

“你等插手管上老夫‘七爪修罗’闵堪闲事,那是‘老寿星上架’嫌自己命长!老夫五招之内,一个个将你等打入阎王路……”

“杯中神游”候乙,一紧背上大葫芦,走近跟前,指了指,道:

“人娘的,你这个臭蛋,半个身子已埋下棺材,还要糟蹋人家清白女子……操你祖奶奶,你抢夺掠劫来的金银财宝,两腿一直时你还能带去幽冥地府?”

“七爪修罗”闵堪,“嘿嘿嘿”笑道:

“不错,老夫早有所闻,背负大葫芦——你是江湖上有‘杯中神游,之称的侯乙……今晚遇上老夫,该是你酒鬼超渡归天的时候……”

话未中落,出自风火高墙墙顶,有“哈哈哈”一阵激厉长笑声传来……

星月光亮下,墙顶站着一个鬓发灰白,古铜色脸肤穿一袭没有上扣的对襟大褂,拦腰束上一,条布带,裤脚束口纳入袜筒,足登一双布鞋。

“杯中神游”候乙,看到墙顶这一老人现身,不由猛吸了口冷气……

心自暗暗叫道:

“我的妈唷,这下坏了,这两个魔头果然伉瀣一气,联手并肩……‘七爪修罗’闵堪尚未打发掉,‘魔神’戈青也踩入这淌混水……”

“杯中神游”侯乙心念闪转,暗暗叫苦,但情形演变,却并非是他想像中那回事……

墙顶,“魔神”戈青笑声落,朗声开腔道:

“‘杯中神游’侯道友,请暂且退下,今夜老夫‘魔神’戈青,前来一会‘七爪修罗’闵堪……”

话到此,一声苍雄长啸,宛若一头硕大无比巨禽,自庭院风火高墙,翩然而下。

这份轻功功力、身法,落进“七爪修罗”闵堪眼中,一声轻“哦”,跌退两步。

闵堪心念一转,冷冷一笑,道:

“‘魔神’戈青,‘狗抓耗子’——何必多管人家闲事,你在江湖上的声誉,未必见得比咱‘七爪修罗’闵堪好到那里……”

指着戈青又道:

“你杀人盈数三千,天下武林,南北高手,谁都要将你置于死地……”

“魔神”戈青,傲然一笑道:

“不错,老夫杀人盈数三千,但丧命老夫之手的,都是罪有应得,死有余辜之徒!”

站在庭院边沿,作壁上观的“杯中神游”侯乙听到此话,缓缓一点头,悄声向旁边“铁掌开碑”丁兆钧道:

“丁庄主,‘魔神’戈青刚才说的,并非言过其实,他昔年杀人盈野,但并未错杀一人。”

“七爪修罗”闵堪,嘿嘿一笑,道:

“‘魔神’戈青,在老夫面前不必摆出这套道貌岸然模样来……咱们不妨联手并肩,把这些自誉侠义门中的人,一个个开刀……嘿,找来娘儿,乐个痛快,金银财宝,一人一半……”

“魔神”戈青,一声冷叱:

“住口……你‘七爪修罗’闵堪这等行径,正是在老夫戈青掌毙之列!”

“七爪修罗”闵堪,“嘿嘿嘿”一阵狂笑,指了指,道:

“戈青,少冒大气,这是咱闵堪抬举你,才先礼后兵……

难道咱‘七爪修罗’闵堪,真会败于你手……”

这个“手”字才始出口,掌挟劲风,一式“横身打虎”,直向“魔神”戈青华盖穴劈进。

戈青见他掌风十分沉猛,不作硬接硬架,霍地一个转身,用“铁门闩”手法封他右臂。

“七爪修罗”闵堪,抽招易式,大吼一声,“曲弓射虎”,一横身,左手向后一甩,直向“魔神”戈青小腹摧上。

戈青见对方变招迅快,倏即往后闪退半步,双手一式“金蛟剪”,向下一截。

“七爪修罗”闵堪,踏前一步,易手为招,一式“双龙戏珠”,疾向对方双眼点去……

下面一个“谭腿”连续飞起,踢向“魔神”戈青下盘阴囊。

“魔神”戈青上下被攻,一声苍雄长啸,劲提丹田之气!

于是——

使个“卧虎当门”,面门往后一挪,避开对方铁指之袭……

下盘两脚连续飞起……左边一脚,跟闵堪一脚顶个正着,两人鞋底同时合在一起,个个运用内家真力,用力一撑……

“腾……腾……”两响结实相撞声起……双方衣袂带起一股劲风,身形同时腾退五尺。

行家交上手,便知有没有……

“七爪修罗”闵堪,知道今夜遇上扎手人物……果然,“魔神”戈青绝非等闲之流所能比拟。

闵堪一声怒吼,一套“五雷天心掌”施展出来……狂风骤雨似的向“魔神”戈青标进。

“魔神”戈青“哈哈哈”一阵朗声长笑……“玄大七嵌掌”出手……

这套“玄大七嵌掌”,手脚、马步,完全取形于稀禽异兽……龙蟠、虎踞、鹰翩、兔滚、犀奔、鹿伏、猿行、鹤步……飘游如风,吞吐若电。

壁上观的“杯中神游”侯乙,微微点头,轻轻推下了旁边的“铁掌开碑”丁兆钩,道:

“丁庄主,此刻‘魔神’戈青,用来跟‘七爪修罗’闵堪照面交手的,就是他昔年威震天下武林的‘玄天七嵌掌’绝学!”

丁兆钧目注庭院中打斗场面,听到侯乙说出此话,有所感触的道:

“侯道友,现在老夫看到戈青这套掌法,咱‘铁掌开碑’称号中‘铁掌’两字,不知该轮到老几呢?”

侯乙一笑,道:

“本来嘛,丁庄主……山外有高山,人外有能人……

“魔神,戈青,又岂是沽名钓誉之徒?

另外一边壁上观的“铁翅金雕”江豪,突然想了起来,旋首回顾一匝,嘴里喃喃道:

“这位‘石鸣峰’石少侠,说是来‘剑虹山庄’助阵、现在却不知去了哪里?”

“剑虹山庄”包括庄主“铁掌开碑”丁兆钧在内的所有人,本来有一场生死相搏的厮杀场面,由于“魔神”戈青挺身挡下,免去了场血溅七尺的浩劫。

此刻,“魔神”戈青出手“玄天七嵌掌”绝学,这些人除了称赞,激赏之外,似乎已忘了这原是自己身上一场与死亡相搏的场面。

“魔神”戈青一声苍雄长啸声起,招走“玄天七嵌掌”

中一式“推山填海”……

掌劲宛如焦雷临空而下!

“七爪修罗”闵堪,错身一侧,却给掌风余劲扫着,拿桩不住,蹬蹬蹬往后跌退。

“魔神”戈青再声冷叱:“着!”

“玄天七嵌掌”中“海流环环”一招接上……

一响似乎不是出自人嘴的嘶吼声,散发出来……“七爪修罗”闵堪,结结实实顶上一掌……

身形像断线纸鸢,飞起三丈,凌空裂成八块,血雨飞溅而下!

壁上观的丁兆钧,瞪直眼道:

“这是什么掌,竟有这等骇人的威劲?”

“杯中神游”侯乙接口道:

“丁庄主,若非‘魔神’戈青这股掌劲,这只臭蛋就砸不碎!”

“七爪修罗”闵堪,血溅“剑虹山庄”庭院,“魔神”戈青一声激厉长啸,身形荡空激射,自风火高墙电射而去。

众人走来庭院看时,狼藉在地的“七爪修罗”闵堪一块块血尸,已不像人的尸体,那是像从屠夫刀口切下的猪肉。

“铁掌开碑”丁兆钧,轻轻吁了口气,道:

“侯道友,若不是‘魔神’戈青挡下这一阵,倒在地上的血尸,说不定已轮到咱丁兆钩了!”

“杯中神游”侯乙皱皱眉,道:

“一块块的血尸,看来叫人呕心……丁庄主,快咐庄丁挖口深坑,移去外面掩埋掉!”

“铁掌开碑”丁兆钧吩咐庄了们,正在处理“七爪修罗”闵堪善后之事时,庭院拱门处一暗,进来二个人……

正是石鸣峰。

“铁翅金雕”江豪困惑问道:

“石少侠,你刚才去了何处?”

石鸣峰一指风火高墙外,道:

“石某生恐不止‘七爪修罗’闵堪一人来此,尚有随同的伙伴……去外面巡看一匝……”

星月的光亮下,“杯中神游”侯乙两颗醉眼,直朝石呜峰脸上打转……

最后沉不住气,指了指问道:

“石老弟,你左边脸上红红的那一滴是什么……不像是‘朱砂红痕’,好像是血呢?”

侯乙这一说,众人朝石鸣峰左边脸颊上看去,果然有一块豆粒大的血渍。

石鸣峰取出手帕,拭去脸上血渍,含笑道:

“刚才外面树上一头乌鸦,冲着石某一阵‘呱呱”直叫,石某就赏它一颗细石……这该是乌鸦身上所流下的血了!”

“铁翅金雕”江豪想到刚才庭院那一幕上,向石鸣峰道:

“石少侠,你出去外面巡看,却错过了庭院中演出的一出精彩好戏……”

老庄主丁兆钩接口道:

“此番‘七爪修罗”闵堪来犯‘剑虹山庄’,虽尚未知鹿死谁手,但‘魔神’戈青这份侠胆义肠,解人于危的情操,令人感佩……”

石鸣峰顺着对方口气,问道:

“丁庄主,‘魔神’戈青也来了这里‘剑虹山庄’?”

丁兆钧点点头,道:

“不错……‘魔神’戈青突然露脸‘剑虹山庄’、掌毙‘七爪修罗’闵堪后,又翩然离去?”

“杯中神游”侯乙道:

“江湖上往往‘以讹传讹’,但事实上并不尽然……

“魔神’戈青出现庭院风火高墙时,咱醉老头儿认为跟“七爪修罗’闵堪,已串连一气……”

一笑,又道:

“但事实并非如此,这位‘魔神’戈道友出手‘玄天七嵌掌’,将‘七爪修罗’闵堪尸分八块而替江湖除了一个大害!”

石鸣峰听到“戈道友”这声称呼,心头感触之余,两眼感到一阵润湿,朝“杯中神游”侯乙这边,悄悄望了眼

心自暗暗祝祷:

“恩师,您瞑目九泉,峰儿要向天下武林,换过他们对您老人家偏激仇视的看法,虽然您已西逝归去,你的声誉将如朝阳东升——而渐渐发扬光天。”

众人回进大厅,经方才一番折腾,众人睡意消失,就在大厅上聊谈起来……

“铁掌开碑”丁兆钧问道:

“侯道友,‘魔神’戈青有无列入墙门的弟子?”

“杯中神游”候乙听丁兆钩问出此话,就把当初在桐柏山白云岭,“云海飘影”廖恺衣钵传人“玉哪吒”罗申所说的那段经过,告诉了他。

沉思了下,道:

“‘魔神,戈青使出‘瞒天过海’之策,在那份‘秘图,上动了手脚,再次吸得‘龙涎香雾’,从这情形看来,可能有墙门弟子。”

敢情,眼前除非从石鸣峰自己嘴里说出来,不然,这是个任何人所不知道的“秘密”……

但,任何一项“秘密”,可能在某种情况之下,会有揭开的时候。

众人在堂厅谈着时,似乎没有轻过多久,已是晨曦初曙的黎明时分。

“杯中神游”侯乙,解下背上大葫芦,向嘴里“咕嘟”灌下一口酒,衣袖抹了抹嘴边酒渍,“啊哈”笑了声,道: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七爪修罗’闵堪给‘魔神’戈青除掉……丁庄主,咱醉老头儿助拳不成,也该走啦……”

“铁掌开碑”丁兆钩尚未接下回答,侯乙冲着石鸣峰一笑,又道:

“石老弟,你原来也是助拳来的,那臭蛋昨夜给戈道友砸烂了,我看你也不会留在‘剑虹山庄’啦。”

石鸣峰欠身一礼,道:

“是的,侯前辈,鸣峰也准备向丁庄主告辞离去。”

候乙醉眼一眨,问道:

“你去哪里?”

石鸣峰见“杯中神游”侯乙,紧接着追问下去,沉思了下,才道:

“鸣峰慾住湘东幕阜山‘铁旗山庄,‘七海盟’总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用心良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