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08章 功破气散

作者:柳残阳

“翠竹临风”后希平吩咐庄丁摆上筵席,接待老少两位嘉宾……又从酒窖取出一罐陈年佳酿。

不待庄丁动手,“杯中神游”侯乙看到酒罐捧来,忙不迭亲自揭开酒罐泥封……

鼻子冲着揭开的罐盖,猛吸了口气……在这口吸进肚里的气中,还辨了辨味道,才转过脸一笑,道:

“不错,老冬烘,好酒……还未曾喝进嘴,闻到这股酒味,肚子里酒虫已在闹翻天了!”

“翠竹临风”后希平含笑道:

“这还会有错……你醉兄专程来此,老夫不敢稍有怠慢!”

酒菜端上,宾主围桌坐下,“杯中神游”侯乙,“咕嘟!

咕嘟!”三大杯酒送进嘴里,醉眼一眨,道:

“老冬烘,你也该小心慎神一些才是……”

后希平接口问道:

“何来‘小心慎神’?”

“杯中神游”侯乙道:

“‘魔神’戈青十年销声匿迹,再次露脸江湖……”

后希平哈哈一笑,道:

“醉兄,你相信有这回事?”

侯乙醉眼一瞪,道:

“岂止相信,咱醉老头儿两次亲眼目睹……”

“翠竹临风”后希平,一声轻“哦!”

“杯中神游”侯乙把鄂北桐柏山白云岭“凤尾谷”的那段经过说了出来……接着道:

“‘魔神’戈青二次吸得‘龙巢地穴’中‘龙涎香雾’……由于内家功力骤增,其轻功身法之疾,远在以轻功称着武林的‘缩地神影’凌羽之上……”

“后希平问道:

“第二次见面又在何处?”

“杯中神游”侯乙,不期然中投向旁边石鸣峰一瞥,才道:

“鄂南岳口东门外‘九如湾’‘剑虹山庄’……”

侯乙把当时“魔神”戈青,施展“玄天七嵌掌”,掌毙“七爪修罗”闵堪的那段经过,也不厌其详的说了一番……

又道:

“穷酸,十年前鲁中徂徕山寒鸦岭‘卧云谷’的那回事,可能你认为事过境迁,便置于脑后,但‘魔神’戈青是否轻易干休?”

“翠竹临风”后希平,哈哈一笑,道:

“醉兄,你目睹两次,是否相信……?”

侯乙大口酒送进嘴里,衣袖一抹嘴边酒渍,吼了声,道:

“老冬烘,咱醉老头儿两次亲眼目睹,哪能再不相信……”

后希平目注一瞥,道:

“你相信是‘魔神’戈青本人?”

“杯中神游”侯乙一声“这个……”把话顿了下来。

后希平又道:

“人非树木花草,四肢已断其三,岂能重又长了出来……‘魔神’戈青不但四肢已断其三,六阳魁首的脑袋,也被北地武林‘铁胆金戈’萧彬所摘下……又岂能死而复生……”

侯乙直直地朝后希平望了眼,才道:

“穷酸,咱醉老头儿可不是加油加酱,来个危言耸听,‘魔神’在岳口东门外‘九如湾’‘剑虹山庄’所施的那套‘玄天七嵌掌’,确是十分了得,照面交手几下就将‘七爪修罗,闵堪,来个尸分八块……”

后希平冷然一笑,道:

“醉兄,‘魔神’戈青早已魂归地府,说不定已转生投胎,做了第二辈子人……此番露脸江湖的,那是老魔头的弟子传人所扮装……”

端起杯子喝了口酒,又道:

“‘铁旗山庄,固若金汤,有天堑之险,岂能轻易容人闯入,十里周围内有‘响铃箭’布置……刚才你醉兄与鸣峰,尚未抵达‘铁旗山庄’庄院大门,老夫已知道两位来此……”

“杯中神游”侯乙,找不出接下该说的话,大口酒猛向嘴里灌下。

静静听着的石鸣峰,接口道:

“后前辈,十年前你断下‘魔神’戈青左臂……这件事你现在想来,认为如何?”

“翠竹临风”后希平,朗声哈哈一笑,道:

“鸣峰,老夫做啸江湖数十年,谈到大快人心,得意之事,非此莫属……”

“杯中神游”侯乙,醉眼圆睁,看了看后希平,又朝石鸣峰看来……

石鸣峰嘴角含着一缕笑意,显得十分感到兴趣似的,听着一件值得他注意的事。

眼前他们所谈的话,丝毫并未使这位湘君所注意……

她想插嘴,却又插不进去……两颗星星似的眸子,不时地朝石鸣峰这边,悄悄看来。

后希平喝了口酒,接着道:

“‘魔神’戈青,杀人盈数三千,朗朗乾坤笼下一片惨雾愁云,使江湖罹上腥风血雨的浩劫……我等忝列武林侠义门中,岂容这等魔头逍遥法外!”

后希平说出这些话,“杯中神游”侯乙两眼直勾勾又朝石鸣峰看来……

石鸣峰似乎有此同感,点点头,道:

“后前辈说的不错,身怀艺技,荡魔除姦,乃是侠义门中份内之事!”

“杯中神游”侯乙,把石鸣峰的这几句话听进耳里,心头不禁暗暗一怔……

难道完全不是那回事,咱醉老头儿人醉,连心也已醉啦?

这位石兄弟回答老冬烘这几句话,干净利落,一点没有拖泥带水……

他跟“魔神”戈青,根本搭不上边际的两回事?

“杯中神游”侯乙百思不解……“咕嘟!咕嘟!”大口酒送进嘴里。

湘君姑娘看得有趣,脆生生“咭”地一笑,道:

“醉伯伯,你肚子真有这么大,藏得下那么多的酒?”

侯乙醉眼一眯,道:

“湘姑娘,这你就不知道啦……酒进你醉怕怕肚子里,能化作气,放一个响屁,这股气全没有啦!”

湘君脸上一红一热,把头低了下来。

后希平视线投向侯乙这边,道:

“醉兄,此番你陪同鸣峰来此,就在‘铁旗山庄’多逗留几天……”

“杯中神游”侯乙道:

“老冬烘,‘铁旗山庄’藏有这么好的佳酿美酒,没有把这些酒喝个尽兴,就是你撵咱醉老头儿,咱还会赖着不走的。”

湘君姑娘脸一红,轻轻一笑,道:

“石家哥哥,你在咱们这里‘铁旗山庄’,多逗留几天才是……”

石鸣峰含笑道:

“多谢后家妹子,只是鸣峰来这里‘铁旗山庄’,要打扰你们了?”

“翠竹临风”后希平,不见外的道:

“鸣峰,‘魔天神龙,向道友将你抚养大,你以师门为家……这里‘铁旗山庄’,你也不妨视作自己的家,只要你喜欢,就在老夫这里一直住下去……”

湘君见爹向石鸣峰说出这些话,没由来地“噗”地脆笑了一声。

石鸣峰欠身一礼,道:

“谢谢后前辈的盛意!”

“杯中神游”侯乙,大口的酒直往嘴里送,没有开腔,但他一面喝酒,一面却在想一件事……

鄂南“剑虹山庄”内“魔神”戈青夜战“七爪修罗”闵堪的那回事……

凭自己浪迹江湖数十年的见闻、阅历,难道这次走了眼?

谈话中的石鸣峰,移转到一个话题上,问道:

“后前辈,十年前,你在鲁中徂徕山斩下‘魔神’戈青的一条左臂,至今还留在‘铁旗山庄’?”

“翠竹临风”后希平听来不由微微一愕……

于此刻谈话的气氛中,问到这件事上,不但扯得太远,而且问得也太突然!

但,倏然再一想,酒中聊谈,本来就没有一个固定的主题。

眼前这年轻人问出此话,应是钦慕自己这份,‘英雄”的事迹。

后希平微微一笑,道:

“不错,昔年老夫斩下‘魔神’戈青的那条左臂,将其晒成骷骨后,还留在‘铁旗山庄’……”

石鸣峰接问道:

“从人体砍下的一条肢臂,留下何用?”

“翠竹临凤”后希平哈哈一笑,看了看女儿,才向石鸣峰这边,道:

“鸣峰,这话你问对了……老夫将从‘魔神’戈青身上斩下的左臂,晒成肢骨,保存下来,那是日后留给后裔子孙作为警惕……”

一顿,又道:

“老夫要让后裔子孙知道,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他最后的收场……落得一个尸体不全,肢骨遍散天下各地。”

石鸣峰轻轻“嗯”了声,替代了给“翠竹临风”后希平的回答。

后希平又道:

“一个人不能作恶多端,坏事做绝,不然要给天下人唾弃,即使身怀绝技,也落不到一个善终。”

石鸣峰若有所思而沉默下来……

他当然不会接受,眼前“翠竹临风”后希平对恩师“魔神”戈青,如此的批判。

石鸣峰心念所沉思的,那是对“翠竹临风”后希平的公案,要作如何一个交待。

他们在说着时,“杯中神游”侯乙,嘴里在喃喃嘀咕的道: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几杯灌下肚,咱醉老头儿要梦见周公了……”

湘君银铃似的“咭”的一笑,道:

“爹,醉伯伯醉啦!”

“翠竹临风”后希平抬脸朝这边看来,含笑问道:

“醉兄,你可是醉了?”

“杯中神游”侯乙醉眼一瞪,道:

“谁说咱醉了……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樽……樽里酒未尽,两腿……腿软……软荡荡……”

后希平哈哈大笑道:

“不错,醉兄千杯不醉……但既是‘两腿软荡荡”,待老夫叫人扶你去后面客房休息,明儿再喝吧……”

“杯中神游”侯乙,嘴里还在嚅嚅嘀咕,已听不出在说些什么。

后希平吩咐两名庄丁,把侯乙从座椅搀起,扶向后面客房休息。

席上后希平,石鸣峰,和湘君姑娘三人……后希平虽然酒未曾喝下很多,此刻因为有石鸣峰在座,却似酒中逢知己,兴趣不浅,天南地北,话不中辍。

石鸣峰似乎想到一件事上,指着刚才两名庄丁,扶侯乙走向大厅通往里端处那扇侧门,问道:

“后前辈,刚才两位扶侯前辈去何处休息?”

石鸣峰问出此话,在一般听来,那是没有见过世面的才会问出这稚嫩的话……

“铁旗山庄”占地辽阔,廊字衔接,来此地的嘉宾,当然有接待安息的客房。

但眼前“翠竹临风”后希平,听石鸣峰问出此话,却没有作这样想法……鸣峰年岁尚轻,踪游江湖,才离师门不久,显然对外面情形不甚清楚。

他含笑不厌其详的道:

“老夫吩咐庄丁,扶你侯前辈去后面客房休息……‘铁旗山庄’接待来宾的客房,分有数种,后面一列精舍,贴近老夫起居卧房,乃是老夫接待武林知己同道,江湖好友所用的……”

石鸣峰似乎很注意后希平所说的那些话,是以接口问道:

“后前辈,待会鸣峰何处安寝?”

湘君听来有趣,“噗嗤”一笑,道:

“石家哥哥,爹不会让你睡去外面客房的……你和醉伯伯都住后面那列精舍。”

后希平含笑点头,道:

“不错,鸣峰,就是刚才湘儿说的……那列精舍贴近老夫起居卧房,待会可通宵夜饮……”

几杯酒下肚,老兴更炽……后希平毫不保留的又道:

“你我眼前名份未定,不妨先来忘年相交……”

湘君听到从爹嘴里说出“名份未定”此话,姑娘家心眼乖巧,已听出弦外之音……朝对座的石鸣峰注视了眼,脸蛋一阵红热起来。

石鸣峰听到后面的那两句话,没有作更多的表示,只是微微一笑。

“翠竹临风”后希平,看到石鸣峰那付跟他年岁极不相称,沉着的神情,不由微微一愕……

这个大男孩子,谈到女儿之事上,居然没有一些异样的神情,是这等沉得住气!

但后希平这份诧异的心情,由于他眼前的几份酒意,亦随着消失……

没有更进一步,对石鸣峰有所猜疑,而去找这个原因。

湘君脸红红的,轻轻道:

“爹,时间不早了,你和石家哥哥,都可以去休息啦!”

后希平点点头,道:

“是的,湘儿,你先去睡吧……爹陪你石家哥哥去后面客房……”

湘君从座椅站起,向对座的石鸣峰嫣然一笑,像只花蝴蝶似的翩然走向大厅通里间的那扇门。

后希平望着女儿离去的后影,侧过脸含笑道:

“鸣峰,你也可以休息了,待老夫陪你去后面客房!”

石鸣峰站起身,道:

“是的,后前辈……”

两人离开前面大厅,穿庭绕廊,走向进深后面……

“铁旗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功破气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