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魔之仇》

第09章 风尘知己

作者:柳残阳

一阵哭中带叫喊的声音,从廊沿尽头随着脚步声向这边传来:

“醉伯伯,醉伯伯,快起来……爹遭人害啦……”

这边客房里的石鸣峰,己披上衣衫起床,但他并没有开出门去。

一阵浑浊,似是睡梦中醒来的声音,道:

“什……什么……湘儿……”

“杯中神游”侯乙下了门闩,拉开房门,湘君一个踉跄扑了进去,哭着道:

“醉伯伯,爹遭人戳破‘究尾穴’罩门,功破气散,容貌都毁了……”

“杯中神游”候乙,眼皮眨动,两眼直瞪,急巴巴问道:

“湘……湘儿,是……是谁在……在你爹身上下的毒手?”

湘君流泪道:

“湘儿进爹房,看到爹晕倒在外面书房地上……湘儿叫醒爹,扶进里面床上,他只说‘罩门’被人戳破,功破气散……叫醉伯伯和石家哥快去……”

隔壁客房传来湘君和侯乙的声音,石鸣峰突然想到一件事上,把藏在床底下的囊袋,往里端推了下。

这列精舍有四五间客房,候乙不知石鸣峰睡那里,踏出房门,大声道:

“石兄弟,你睡那里,还未睡醒?”

石鸣峰吐出一缕由酣睡中惊醒之声,接着才把客房门拉了开来……湘君冲前一步,道:

“石家哥哥,爹昨夜给人害了……”

石鸣峰一声惊“哦”,一脸惊诧之色,问道:

“是谁加害后前辈?”

湘君手背轻抹泪眼,道:

“爹现在躺卧床上,叫醉伯伯和你,快去……”

“杯中神游”侯乙吼了声,道:

“这人胆子可真不小,居然来‘七海盟’总坛‘铁旗山庄’下手……是谁?”

石鸣峰接口道:

“侯前辈,我等快去……要问过后前辈才知道。”

两人随同湘君,来后希平卧房……

“杯中神游”候乙,看到靠坐在床头的“翠竹临风”后希平,不禁蓦然一震……

若不是对方身上的衣衫,和湘君轻幽的唤出一声“爹”,侯乙再也不会相信,床上这一个脸上皱纹重叠,满是鸡皮疙瘩,两眼枯萎无神的老头儿,会是“翠竹临风”后希平。

后希平和湘君父女两人,住“铁旗山庄”内宅。“七海盟”总坛弟子,没有重要之事,不轻易来内宅,是以总坛诸人,还不知道发生这桩变故。

“杯中神游”侯乙,看到这一幕景况,已失去平时游戏三昧,玩世不恭的神态,呐呐问道:

“后……后兄,这是怎么回事?是……是那个嫌自己命长,打不死的龟孙,敢来这里找碴子?”

床上的“翠竹临风”后希平,惨然一笑,简短的回答道:

“‘魔神’戈青……”

“杯中神游”侯乙,听到“魔神”戈青这四个字,猛吸了口冷气,喃喃道:

“果然是他……”

这个“他”字甫出嘴chún,不期然中朝旁边的石鸣峰注视了眼。

后希平低弱的又道:

“不错,戈青那套‘玄天七嵌掌’,威猛、激厉更在昔年之上……”

“杯中神游”侯乙听到此话,醉眼圆瞪,直勾勾的又朝石鸣峰瞪了眼。

石鸣峰出奇的冷静,抿上两片薄薄的嘴chún,并元丝毫异样的神情流露出来。

床上的后希平,突然想到一件事上,喃喃跟自己在说:

“昨夜‘魔神’戈青,作不速之客找来这里,并未将我后希平置于死地,可能是为了此事……”

话到这里,向石鸣峰这边,道:

“鸣峰,昨晚老夫取出给你看的‘魔神’戈青‘肢骨’,你去看看,是否尚在外面书房柜橱中?”

石鸣峰应了声,出去外面……传来拉开柜橱门之声,接着又进卧房,道:

“后前辈,柜橱中并无‘肢骨’!”

“杯中神游”侯乙,哼了声,道:

“这还用说……”

“翠竹临风”后希平微微怔了下……似乎无法会意过来,抬脸望了他一眼。

敢情“杯中神游”侯乙此时,乃暗示在石鸣峰身上……

后希平叫石呜峰去探看柜橱“肢骨”,何异“废话”一句。

“杯中神游”侯乙,是位嗜酒成性,玩世不恭的风尘侠隐,此番陪石鸣峰来湘东幕阜山“铁旗山庄”,原是居心仁厚,一份菩萨心肠……

他己猜得此年轻人的底细来历,也知道十年前“魔神”戈青,与“翠竹临风”后希平之间的恩怨过节……

希望由于自己渗入其问,能将干戈化为玉帛,消除“铁旗山庄”一场变故。

年轻人难免对儿女之情,有所憧憬,是以将后湘君也牵进其间。

由于后湘君的一缕情愫,或许能改变了石鸣峰来“铁旗山庄”的初衷。

但这个心理“成熟”远超过他眼前年岁的石鸣峰,却并不由于儿女之情,打消了来“铁旗山庄”的目的。

依然有这一幕可怕的变故,出现在这个“杯中神游”侯乙眼前……

算得上不幸中的大幸的是,他并未将“翠竹临风”后希平置于死地……为了要了断昔年鲁中徂徕山“断臂”的公案,只是戳破后希平“太乙混元功”罩门,使其毁容,并取走昔年砍下的肢骨。

靠坐床上的后希平,轻轻叹了一口气,目光注向石鸣峰,道:

“鸣峰,老夫有一件事、不知你能否答应下来……”

石鸣峰脸上虽然带着关怀的神情,但并不很浓,躬身问道:

“不知后前辈所指何事?”

后希平喟然道:

“‘魔神’戈青虽然手下留情,不将老夫置于死地,但毁了老夫脸形容貌,武林中从此‘翠竹临风,四字消失,使老夫无颜再见世人……——

微微一顿,又道:

“鸣峰,老夫所指乃此事……你留下‘铁旗山庄’,代老夫执‘七海盟’掌门人之职。”

“杯中神游”侯乙,听到后面那几句话,不由吓了一跳,心里暗暗嘀咕:

“后老头儿,‘生病找鬼来治病’,那是你嫌自己命长了!”

心念打转,两眼愣愣朝石鸣峰看来。

石鸣峰沉思了下,道:

“后前辈,‘七海盟’在江南武林中,乃是极负声誉的门派,鸣峰初离师门,同时年岁尚轻,不敢执此一重任。”

这几句话,石鸣峰说得有条有理,未见有牵强——或是令人有任何怀疑之处。

后希平听来缓缓一点头,把话题转了过来,向女儿道:

“湘儿,你请‘七海盟’掌令,‘擒龙手’曹功铭来爹这里!”

湘君点头应了声,手绢抹去眼角泪渍,疾步出卧房而去。

后希平黯然又道:

“想不到‘魔神’戈青,昨夜在老夫身上下此一手,使老夫功破气散,容貌全毁……”

话到这里,两眉紧紧一蹙,喃喃自语:

“奇怪,老魔头戈青,如何知道老夫研练‘太乙混元功’‘罩门’穴道所在?”

敢情,武家研练一套秘门绝技的内家功力,其最脆弱的“罩门”穴道所在,绝不轻易示人。

坐在床边的“杯中神游”侯乙,显然也是一位内家高手,此刻后希平说出此话,他听来亦暗暗惊奇不已,却也找不出该说的话来。

石鸣峰听到此话,脸上微微发热……但,尽量让自己沉静下来。

房门处一暗,湘君陪同一位,个子削瘦颀长,年有六十左右的老者进来……此人即是“七海盟”中,地位仅次于掌门人“翠竹临风”后希平的“掌令”“擒龙手”曹功铭。

湘君在路上已将这次变故的情形,告诉了这位“七海盟”掌令曹功铭。

曹功铭进来卧房,看到靠坐床头的掌门人“翠竹临风”后希平时,一凛、一震……过份惊骇之下,一时说不出话来。

后希平了解“掌令”曹功铭此刻的心情,惨然一笑,道:

“功铭,别感到大意外,‘瓦罐井边破,英雄阵上亡’……

“魔神’戈青昨夜还是手下留情,仅毁了老夫‘太乙混元功’而留下老夫这条命……”

“擒龙手”曹功铭,找不出回答的话,躬腰施过一礼,道:

“是,掌门人。”

“杯中神游”侯乙、曹功铭早已相识……后希平把石鸣峰引见介绍过后,又道:

“功铭,此后‘七海盟’中大小事情,就得多多要偏劳你了……”

“擒龙手”曹功铭抑制不下心头的怒火,答非所问的道:

“掌门人,卑职谕令‘七海盟’中弟子,追杀老魔头戈青……”

“翠竹临风”后希平接口道:

“功铭,眼前‘七海盟’中弟子,无法挡住‘魔神’戈青,这桩公案且等他日再说……‘七海盟’总坛固若金汤,有天堑之险,昨夜‘魔神’戈青,却是来去自如……”

“杯中神游”侯乙,听到下面那两句话,有所感触的轻轻吁吐了口气……

自己昨晚若非烂醉如泥,睡得像死猪一般,说不定可以阻止这场变故的发生。

后希平向“擒龙手”曹功铭,接着在道:

“‘七海盟’中事务,除了有必要的,转知老夫外,都由你去处理……”

曹功铭目注后湘君一瞥,躬身道:

“回掌门人,湘君姑娘……”

后希平轻轻叹了回气,道:

“湘儿年岁尚轻,江湖阅历不够,你不妨以‘父执’身份,就把有关‘七海盟’的情形告诉她一些……”

“擒龙手”曹功铭,哈腰道:

“卑职不敢!”

后希平道:

“功铭,老夫创设‘七海盟’,你我相处数十年,不啻老哥老弟……不必推辞了!”

“擒龙手”曹功铭,这才一点头,道:

“卑职不敢有负掌门人所托!”

后希平又道:

“功铭,你去总坛,将老夫所说的话,转知‘七海盟’中弟子。”

“擒龙手”曹功铭一声应诺,退出卧房而去。

石鸣峰见曹功铭离去,就即向后希平道:

“后前辈,晚辈鸣峰准备告辞……”

后希平殊感意外地怔了怔,尚未出声……湘君轻声幽幽的道:

“石家哥哥,你要走啦?”

后希平接口道:

“鸣峰,为何不在‘铁旗山庄’多耽留些时日,匆匆就要离去?”

石鸣峰道:

“后前辈遭此变故,需要静心息养,不便打扰……晚辈此去江湖,顺便探听‘魔神’戈青下落……”

后希平若有所思中,沉吟不语。

湘君轻轻接上道:

“石家哥哥,你在‘铁旗山庄’爹不能陪你,咱湘君可以陪你……”

这句轻软的话听进石鸣峰耳里,撩起一丝感触,微微一笑,道:

“后家妹子,来日方长……”

话到这里,找不出接下该说的话,慾语还休,顿了下来。

“杯中神游”侯乙道:

“后兄,这位石兄弟说的也有道理,你需要静心养神,不便打扰,咱醉老头儿也得告辞啦!”

“翠竹临风”后希平,一声轻叹,缓缓点头,道:

“也好……‘天下没有不散的酒筵’,只是早晚而已

目注石鸣峰,又道:

“鸣峰,你回鲁西巨野,替老夫向你师父‘摩天神龙’向道友,代为问候!”

石鸣峰躬腰一礼,道:

“是,后前辈,鸣峰记得。”

石鸣峰回来客房,取出床底下囊袋,搭上肩背。

湘君翩然而至,殷殷相送……

“杯中神游”侯乙,衔尾落后两步,一抬脸看到这一双年轻男女时,心底深处,暗暗感慨不已。

来到“铁旗山庄”外面庄院大门,湘君站住脚步,两颗秋水瞳神凝视石鸣峰,轻轻道:

“石家哥哥,咱不送你了……别忘了‘铁旗山庄’有你一个后家妹子。”

石鸣峰接触到湘君投来的视线,听到她说出这些话,吐出一缕只有自己听到的叹息声……点点头,道:

“后家妹子,你回屋里去吧!”

湘君站着没有移动脚步。

石鸣峰朝湘君目注一眼,才转过身往前面走去。

“杯中神游”侯乙衔尾跟在后面,嘴里大声嚷叫道:

“石兄弟,你别跑得那么快!”

石鸣峰缓下脚步,道:

“侯前辈不知去往何处……我等也得分道扬镳了!”

“杯中神游”侯乙,朝他注视一眼,道:

“石兄弟,可别拒人千里之外,老哥哥与你结伴同行,有何不可?”

石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风尘知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魔之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