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一○○、武林、盛传、生死约

作者:柳残阳

游云庄的秘室中,江可贞与玉冷翠相对而坐,面现欢容的正看着手上的一卷鸽信。

喜滋滋的,江可贞道:“大妹子!好啦!虽然武林集上,我们全军覆没,可是八极庄中,我们可又伏兵突起,这一着棋,恐怕任何人也没想到会狠到这种地步!”

诧异的,但却喜形于色,玉冷翠道:“姑奶奶,究竟是什么狠棋啊!看你喜成这个样子,竟然说的那么厉害,却又叫人不懂!”

收起鸽信,江可贞带激动的道:“大妹子你当然不懂啦!我可也是出乎意料啊!”

玉冷翠道:“这就奇了,到底是什么事?”

江可贞道:“你可知道这是谁来的传票?”

玉冷翠摇摇头。

江可贞道:“这是八极庄易天虹来的。”

奇诧至极,惊问,玉冷翠道:“易天虹,他不是?……”

笑笑,摆摆手,江可贞道:“那不是事实,易天虹是我埋伏的一个狠着,如今发挥了力量,知道吗?八极庄里凡是战飞羽的朋友,现在都已变成了他的阶下囚!”

高兴的,玉冷翠道:“你是说,战飞羽的一伙,已一网成擒?”

汪可贞笑道:“大妹子!你比我还祈求的大,易天虹能做到这一个地步,已使我出乎意料了,我怎么敢再奢望他把战飞羽的朋友统统一网打尽?”

玉冷翠道:“姑奶奶,到底是什么情形?”

江可贞道:“易天虹用了一种无色无味的*葯,将八极庄中战飞羽的朋友,一网成擒,囚了起来,他是趁战飞羽出庄以后做的,因为战飞羽不会中毒,他恐怕战飞羽在场就不能成功,所以选了这么个时机!”

玉冷翠道:“那么战飞羽呢?”

江可贞道:“他没有提……”

沉吟后,玉冷翠道:“姑奶奶,你对易天虹,有多少把握?”

诧异的,江可贞道:“怎么大妹子,有什么可疑之处吗?”

点点头,玉冷翠道:“姑奶奶,战飞羽去哪里,易天虹为什么不讲,这是一疑!八极庄中有多少位战飞羽的朋友?易天虹如何能一一迷住他们?这是二疑,无色无味的*葯,是哪里来的?本庄的?易天虹自己的?以前他用过吗?这是三疑,凡有‘*葯’,无论放于何物中,均不难被有经验的江湖入觉察出来,因为葯入水则混,人物则黏,以战飞羽那些老江湖的朋友,竟然都着了迷?这是四疑。‘*葯’迷人,葯力不可能同一,竟然没有轻重之分?而无一得免?这是五疑!何况,这消息来得太巧……”

江可贞急口接道:“大妹子,你对我这么一讲,也觉得有问题,可是易天虹他前几次的消息,都很正确,而且,他也不是个甘心雌伏的人,何况他对本庄该有信心?”

玉冷翠道:“信心?什么信心?”

江可贞道:“我们兄妹,曾与他有约,游云庄成功之日,也是他神龙成功之时。”

玉冷翠道:“姑奶奶既然这么说,我可就不方便再说了!”

江可贞道:“大妹子!你还有什么话?可要尽情的说出来,你该知道,我对你是真心真意,丝毫没有假的!”

感动的,玉冷翠道:“姑奶奶,你别忘了,我们如今的对手是战飞羽同神机客陈大成啊?何况还有一些老的成了精的人物?”

沉重的,江可贞道:“如此一说,大妹子,我可也真没把握了,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玉冷翠道:“追问!”

江可贞道:“追问?”

玉冷翠道:“是的,追问易天虹,战飞羽哪儿去了?陈大成人呢,他准备如何处置俘虏的人?”

江可贞道:“好!我就办!只是我们究竟应该做何打算?我突地觉得我们好像与江湖脱节了,就如同瞎子一样,没有以前的那么消息灵通,对江湖了若指掌了!”

玉冷翠道:“这就是我们的基础,并不稳固的原因,一遇阻碍,一切管道都随之不通!”

江可贞道:“这是什么原因呢?”

玉冷翠道:“这是因为我们采取的单线通讯的关系,武林集,八极庄,天汉镖局一垮,我们的消息,即行断绝,假若我们将江湖中的任何一处据点,都授予他们直接向庄中通消息的权利,那么就不会如此受蹩了!”

江可贞道:“真是一言提醒梦中人,可是现在太晚了啊!”

玉冷翠道:“不晚!假若能够有各处优点的地址,我们还是可以来得及的!”

江可贞道:“大妹子,你的意思是——”

玉冷翠道:“如归院的每一个人,都是江湖中的生面孔,让他们出去一趟,不会引起江湖人的怀疑,自可很快的与各处据点重新建立起通信的关系!”

江可贞道:“大妹子,那么就拜托你,此事由你负责。”

玉冷翠摇摇头道:“不行,不能这样!”

江可贞道:“为什么?”

玉冷翠道:“这样岂不是重蹈覆辙?”

江可贞道:“那大妹子的意思是要如何做?”

玉冷翠道:“把如归院的人,同时也分归属左右两院主,如此一来,他们得到的消息,就不止是一线传递了!最少可以向庄主同左右后三院,四线同传!”

江可贞道:“好吧!大妹子,我们就从现在开始,我把各地的伏线名册,给你一份,就由你去办这件事,可是希望越秘密越好!”

玉冷翠道:“那是必然的,我会个别交代,个别给他们任务的。这要由公家多出点路费了。”

江可贞道:“那还有问题吗?一切你做主了,要他们支就是!”

玉冷翠道:“以我估计,三天就会办好,五天就会有首次的消息传来。”

江可贞道:“希望五天后,我们能得到真正的江湖消息,莫再同现在一“样的,形同瞎子。”

玉冷翠道:“但愿能如我们之愿,也不负所托!”

江可贞道:“我有信心,预祝你我成功!”

五天后——

游云庄首先传来了一项令任何人听了都感到气愤,而又吃惊的消息。

气愤敌人的恶毒。

吃惊消息的扎手。

浑沌老人江可元,招集了五院院主同修堂堂主的紧急会议。

凝重的,沉雄的声音,散播在迎宾阁中。

江可无道:“消息传来,说江湖上业已传遍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神手无相战飞羽单挑游云庄浑沌老人江可元,并请各大门派,立庄各堡,武林隐逸,有兴趣的话,来为二人做一次最最公平的公证,地点在游云庄,时间在一月之内!所以,要想做见证人,请在一月内来游云庄!”

气愤的,江可贞尖吼道:“天杀的战飞羽,这消息已传出了十天了,若非我们最近……”

玉冷翠一打眼色,接口道:“这恐怕不是战飞羽的主意,一定是神机客陈大成搞的。”

铁勺子朱添财道:“他娘的,管他什么神手无相战飞羽,神机客陈大成,干脆我们就大队人马开去,宰他个痛快算了,他奶奶的,把他们一个个剖腹掏心炒来吃就截了?”

冬烘先生道:“说的倒是不错,我们到哪儿去找战飞羽?”

铁勺子吼道:“他妈的跑了和尚跑不了庙,问问夏婷,战飞羽的老巢在哪儿,我们就去给他掀了!不行吗?”

江可贞道:“朱院主的话,听来像气话,可也是个办法!”

嘿嘿两声,朱添财道:“俺老朱是粗中有细呢!”

玉冷翠道:“不要往自己脸上贴金,夏婷就是知道战飞羽的老巢,假若他老巢中里没有什么人,没有什么值得抄的,又该怎么办?”

音韵魔菇接口道:“听说战飞羽同代执役中的那位十敷岩的叶媚,已有婚约,我们要干,就将目标指向十敷岩,未尝不可!”

铁勺子一拍手道:“照啊?这不是有了目标了吗?还有什么犹豫的,干脆就请庄主发令吧!俺老朱同前院兄弟,愿打头阵,做先锋建个头功!”

武痴丁南突地慢悠悠的道:“恐怕来不及了!”

一盆冷水浇头,众人齐齐转面望向丁南。

慢条斯理的,丁南道:“刚刚接到了一个最新的消息,武林中各门派业已派出了‘见证’的人,齐向我们庄上而来,恐怕此时,已有人到了我们的一线!”

话声刚落,阁外传来了值日的声音:“禀庄主,一线天传来消息,少林监院长老了然僧,率领少林四大罗汉拜庄!”

浑沌老人,狠狠的一跺脚道:“这么快?来人是客,不管如何,我们总得接待,先准备他们的住处要紧!”

玉冷翠道:“如归院业已人去楼空,就让他们住在我那儿吧!”

一皱眉头,江可元道:“如归院脂粉气太重了,适合他们出家人吗?”

修堂堂主金错刀危烽烟道:“我看修堂里似是可以接待他们!”

江可贞道:“就是这样吧!出家人由修堂接待,在家的就让他们住如归院!这事就请危堂主,玉院主即时去准备一下,既然少林来了,其余门派,恐怕也不会不来凑这个热闹。”

玉冷翠同危烽烟出阁而去。

铁勺子朱添财道:“怎么!我们就在这里等啊?这多憋气,庄主,由我们前院去一趟十敷岩,捣他个稀糊烂出口气怎么样?”

武痴丁南道:“假若战飞羽挑战庄主的消息,未曾传遍武林,此事倒是可行,现在去十敷岩,恐怕不起作用了!”

铁勺子吼道:“为什么没作用?难道他们会飞上天去不成?”

武痴丁南笑道:“差不多吧!虽非飞上天去,可也到了云中!”

浑沌老人江可元点点头道:“丁院主讲的不错!战飞羽约斗我的消息,若果得到十敷岩,那叶媚还不急急的来我们游云庄吗?我看此事确实不能实行!”

泄气的,铁勺子对冬烘先生道:“冬烘,出个主意啊!平日我最尊重你,也是听你的,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你要再不拿个主意出来,我就要从门缝里看你了……”

冬烘先生苦笑道:“兄弟,不瞒你说,在如今的情况下,除了应战以外,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好想。倒是如何应战,那倒是可以预先计划一下。”

江可贞道:“单挑,是武林中最为简单的一种决斗方式,也是最不能动心机的,安院主可是有好的安排?”

手掠八字胡,小眼一眯着道:“用最简单的方法!”

江可利道:“最简单的方法?那是什么?”

每个人都诧异的,急待的,望向安澜。

冬烘先生安澜,嘴一翘道:“找碴!”

笑了,江可贞道:“安院主的意思是说,在战飞羽来后,我们可以运用‘找碴’的方式,一个个先来单挑战飞羽?”

安澜点点头。

江可亨道:“这岂不车轮战?”

安澜道:“不错,骨子里是车轮战,表面上却不能说不让人找碴啊!”

浑沌老人江可元道:“这不太好吧?”

江可贞急道:“大哥,你不要存什么英雄思想,和敌人交手,应该只求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

浑沌老人摇摇头道:“我知你们是好意、我也不是存什么英雄思想,我同战飞羽未交过手,尚不知鹿死谁手,可是你们别忘了,这次他找了好多见证来啊!”

不错,车轮战用在平时,是有利的,假若在见证人面前运用车轮战,相信有人会出面阻止,每个人都懂江可元的意思,每个人都向安澜望去一眼询问的眼色。

安澜道:“能够在同时连续的找碴,当然最好,可说是达到了我们消耗战飞羽体力,与功力的目的,就是有人阻止,至必济也同以先行探出他的武功招术,杀手来,也对庄主有利而无害,尤其是对个老弟,更该有启发!”

江可贞道:“安院主说的不错,我们到时候,就如此办,对敌人,对想致我们死命的敌人,没什么道义可讲!”

铁勺子朱添财,大肚子一挺道:“有道是笨鸟先飞,俺老弟第一个向战飞羽找碴!”

江可利道:“我要报一指之仇!”

江可亨道:“我这次不会放过他!”

这时危烽烟进来道:“二庄主是说对战飞羽吗?请让我先手如何?”

玉冷翠走进门来,却道:“刚刚接到得来的消息,武当之剑,已到山外!”

浑沌老人道:“别的事先放在后面,少林的人来时,我们得去接一接才行!”

恰于此时,传来值日的禀报道:“少林来人,已到密林边即将进入树海!”

浑饨老人道:“少林寺,一向执武林牛耳,我们不宜失礼,各位同我一起去迎接他们!”

同迎接危烽烟时一样,江可元在石洞中,等待看少林寺的来人,只是人数少了一点,只有他浑沌老人兄弟三人同主院院主、修堂堂主。

船声在瀑布声中隐隐传来。

刹是,入口处登上了飞云道长,紧接看上来来了少林五僧。

为首的,乃是一枝枯瘦而干瘪的老和尚,身后的四僧却恰恰都是壮硕的高个儿。

浑沌老人一见,哈哈笑道:“游云庄何幸,今日竟蒙高僧造访,江可元在此恭迎了然大师!”

枯瘦干瘪的老僧,正是少林监院枯佛了然,闻声低眉合掌,向迈步迎来的浑沌老人道:“了然奉掌门之命,前来应约,来的匆促,尚请庄主原谅打扰之罪。”

江可元宏声道:“岂敢,岂敢!大佛师驾莅临敝庆乃是敝庄荣幸,哪里说得上打扰,请都请不来呢!”

说罢抱拳一揖道:“容老朽为大师介绍敝庄迎接之人!”

回首即将安澜、危烽烟、玉冷翠与丁南夫妇介绍一遍,最后又介绍了他的两位弟弟,这才向了然僧请教道:“大师同来的四位是——”

了然忙道:“乃是敝寺罗汉堂的四位师弟,了痴、了绝、了尘、了俗,来来见过庄主同各位院主。”

四僧同时合掌为礼!

浑沌老人江可元一摆手道:“此非谈话之处,大师请。”

了然合掌道:“庄主请!”

浑沌老人笑道:“老朽带路。”

话落人已转身先行。

了然五僧鱼贯随后,来至迎宾阁中。

一行人,鱼贯进入庄中,来至迎宾阁中。

分宾主坐定后。

浑沌老人江可元道:“请问大师,此来敝庄想象为了江湖传闻之事?”

了然合掌道:“正是。十五天前,敝寺方丈,突接一封投书,敦请本寺在月满之日前,来贵庄作一见证,老衲奉了掌门之命,同四位师弟,前来打扰庄主。”

江可元道:“大师说,贵寺方丈,是在十五日之前接到投书?但不知是何人所下?”

了然诧异的道:“善哉,善哉!投书具名,乃是庄主同战大侠神手无相战飞羽,怎地——”

江可元接道:“原来如此,实不相瞒大师,此事乃战飞羽一人所为,老朽并未同意!”

了然突道:“庄主之意是说不接受挑战、那么老衲告辞!”

江可元道:“大师旦请坐,老朽说未同意指投书之事,挑战之事,老朽即使不同意,恐怕也不可能!”

了然诧异的道:“庄主之意,此事乃战大侠,无事生非?”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