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一○二、江湖、规则、处生死

作者:柳残阳

“叮叮”二声,笔套与笔尖同时击中飞刀。

飞刀被斜斜的击上半空。

然而就在笔套笔尖,同时击中居中飞刀的时刻,左右的两支飞刀,蓦然折撞一起,与“叮叮”两声同时间相撞,似鬼魅般的,一支突向矮身的安澜左眼疾射而至。

安澜一侧身,人似懒驴打滚,闪滚向左方。

身子一挺,方待双笔着地,挺身而起之时,突地另一支飞刀,悄没声息,犹似流星赶月般直插向安澜的右腰眼。

一声闷沉,安澜的瘦小身躯,“叭”的一声,跌在板上,抬眼看了看神仙愁,噫然低首,倒地死去。

神仙愁至安澜尸身附近,将飞刀招手接下,俯身起出致死安澜的飞刀,步回左方。

一伤一逃一死,游云庄的方面,齐齐站起了四人!

居中的是浑沌老人江可元,左首是江可亨,右首是江可利,江可利右边,站起的是金错刀危烽烟。

危烽烟道:“庄主,稍安勿躁,让我先来!”

无可奈何,点点头,江可元道:“危兄小心!”

危烽烟迈步而出,边走边道:“知道!”

江可亨同江可利亦同时迈步道:“我们去为危兄掠阵!”

危烽烟回头笑笑,略候一会,三人并排,江可亨居中向台上走去。

戈凉一看,道:“干脆点,飞羽,我们去一对一如何?”

一旁的铁捕凌子影道:“我凑个数吧!”

战飞羽道:“可以!走吧!”

战飞羽三人到了场中,戈凉道:“不知哪位愿意陪我玩玩?”

江可亨道:“阁下是鬼刺客戈凉?”

戈凉道:“不错!您是哪位庄主?老二?老三?”

江可亨道:“二庄主,你戈凉要硬出头?”

戈凉道:“说实话,早晚我总得出来的,因为战飞羽雇了我专门来找你的,要不要知道价钱?”

江可亨怒道:“戈凉,你不要因为您的虚名,而对老夫逞口舌之利!你得付出代价的。”

戈凉道:“不错!我可能要付出代价,在江湖混没人敢说不出代价,我只是和别人不同,要人先出点代价而已。不过,这次不同,我不要代价,而反要准备付出代价。”

江可亨怒道:“利口的匹夫!我要你向老夫磕头告饶,付出你的狗命,才解老夫的恨。”

戈凉悠悠地道:“行!行!只是要看看你的本事。”

踏前一步,江可亨道:“来吧!戈凉,试试老夫的手段。”

戈凉笑笑道:“我得先告诉你,老庄主!动上手我可不留性,更重要的是,我不太习惯江湖规矩,一上手就知道向死命处招呼。你得小心啊!”

江可亨怒叱道:“嘿!不用狂吠……”

话尚未落,戈凉已如狂飚魅影,倏忽问飘前,闪旋如风,快同鬼影,一溜寒电,直射江可亨的面前。

暴旋侧闪,江可亨双臂倏扬,穿射向闪跃的鬼影。

戈凉脚底就像安装着强力的弹簧,沾地即跃,一柄宽只两指,长仅尺许的莹莹短剑,业已深深透进了江可亨那巨大的头颅的骨壳。

悍不畏死的江可亨,在剑已入头时,双手亦狠狠的击中了戈凉,戈凉那流星般的身影,倏忽飘返左方看台,一屁股坐了下去,“咔嚓”声中,椅子被坐垮地上,人也“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一抹嘴,猛然挺身而起。

突地,后面递过来一掌,轻柔的按在肩上,道:“坐下,刺客老兄,你不能再动,先吃点葯,顺顺气如何?”

戈凉感激地,仰头吞一葯丸,仰首道:“你什么时候来的?少英?”

曲少英道:“在钟老爷子吓走朱胖子的时候。”

战飞羽此时,突地向江可利道:“是你吗,江可利?”

危烽烟接口道:“不!战飞羽,是我!”

战飞羽冷哼道:“三绝招已够瞧了,危大牢主,你还有脸吗?夺人之妻,寄身于人,本是人上,为了女人,宁居人下,有资格在这几挺尸?”

怒眦慾裂,危烽烟大吼:“战飞羽,你是个小人,是个毫无人味的小人,禽兽,恶鬼!”

轻描淡写,战飞羽道:“那是你自己描述自己吗?大牢主?”

猛然踏步,“呛”地一声,金错刀出鞘!

一指战飞羽道:“姓战的,你有本事,不妨全摆出来,我……”

微微一笑,战飞羽道:“不用了!我不需全摆就已经够瞧的了。”

铁捕凌子影突地道:“危烽烟,你的资格只要我来陪陪你就够了。”

江可利道:“小子,你也不够格!”

凌子影一摆头道:“那我定是够格同你玩玩了,老庄主?”

江可利道:“你还差得远——”

远字尚未完,凌子影已刀出鞘,招出手,一式怒龙出洞,戳向江可利,口中喝道:“试试如何?”

江可利略一转身,一抹蓝光,闪向凌子影的右侧腰眼,口中吼道:“偷袭,小子,你找错了人!”

刀风呼呼,一连七刀,削砍剁刺,绵绵如春雨,刺刺似冬风,凌子影的攻势,连连不绝,口中不停的道:“当然,专门干偷袭的人面前,文武两道,我都甘拜下风,只是实干上了,还可奉陪你老庄主几招。”

蓝影光闪,刀风呼呼,一刹时,两人已对了三十九招,攻势如长江大河,狠辣如恶虎斗饿狮。

战飞羽向金错刀危烽烟道:“阁下,你可以退回去,换江可元来吧,否则替人顶扛,没什么好处。”

危烽烟怒道:“战飞羽,毁我武林地牢,伤我危烽烟,致令我如丧家之犬,这种仇恨,难道就算了?”

战飞羽道:“我不找你,已够宽大,我不杀你已够慈悲,那只是因你恶迹不彰,恶行不著,念你尚未成气候,为害不大,才放你一马,你实在该知足才对,聪明的话,你该找个地方,带着爱妻,好好的去过一辈子!”

危烽烟道:“战飞羽,我是人,我是一个有血有肉,知道脸面为何物的武林人,你想,我会算了吗?”

战飞羽道:“不算又怎样?”

危烽烟道:“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冷哼一声,战飞羽道:“危烽烟,人该知自量。”

危烽烟怒目而视,疾厉的道:“我自量有能力宰了你解恨!”

古井不波,战飞羽道:“你也自量你能坐上游云庄主!”

神色倏变,危烽烟叱道:“战飞羽,你胡说些什么?”

战飞羽道:“我说些什么,你心里明白,只是还不知道你是在做梦罢了!”

惊异,震懔,危烽烟道:“战飞羽,我必得杀了你!”

战飞羽双手笼袖,安详自得的道:“行,不过得凭你的本事,即使你能杀我,也不见得能达到愿望,当上游云庄主。但我事先告诉你,你必须要好好的思量过,这次同我动上手,我绝不会同上次一样,给你留个后路,也不会再存慈悲之心,若不丧命,定也残废,所以我替你想,还是退回去,让江可元出面,等我同他分出胜败,那时你趁机控制江可贞,就有希望当上游云庄庄主了!”

危烽烟道:“战飞羽,你是个利口匹夫,挑拨小人,捏造是非的无耻之徒,我实在为你羞耻。”

战飞羽道:“明人面前不说假话,你自己做的事,何用我来此他说出?”

气极而吼,危烽烟道:“战飞羽,你这个匹夫,接招!”

金错刀,斑斑痕迹变成了缕缕青光,成直线的削向战飞羽的大好头颅。

战飞羽袍飞身掠,双掌倏隐倏现,却都是从各个古怪的角度攻出,伸缩似电,劈斩拆拿之间,千变万化,令人防不胜防。

两个人影忽来忽去,忽分忽聚,刹时纵掠,瞬息交会,“金错刀”舞动,犹如山云滚啸,而掌刃穿飞,凌厉流旋,更加无孔不入。

猝然,战飞羽,一飞冲天,连串跟斗,又再翻落,掌影随着他身形的转翻四散纵横,破空有声。

危烽烟猛然后退,在他后退的同时,“金诸刀”力扫九牛般狂悍的飞削过来,一团乌影,快速的飞向了战飞羽的头顶。

变化之快,是无可言喻的——战飞羽全身急泻,随着敌人这力可裂碑的一刀,飘起半空,闪电般在刀尖上打了一转,右掌向下在刹那间分向九十九个不同的刀向斩出。

金错刀急旋,危烽烟急切问快截那九十九掌。

战飞羽倏然头下脚上倒翻冲刺,他暗嵌三角钢于尖靴,在身形一折,弯弓似的踢向危烽烟的金错刀刀背,抖手三十六掌打向危烽烟急旋的身形。

冷光一抹,擦战飞羽的背脊,痛楚开始于渗凉滋味,使他身形急俯,一刀险些划开了他的脊梁,紫袍分裂,飘飘飞闪。

他头也不回,一掌有挥,一掌却由下往上,打向先行挥出的一掌,于是——

空气中“啵”的一声抖颤,一股如矢的尖锐力道,斜削向后激射。

惨号立起,本是看似胜利的危烽烟,歪邪后退,他左腰上,血洞如掌,手中的金错刀落地。

战飞羽身形倒旋倏忽飚至重伤的危烽烟跟前!

低声道:“大牢主,庄主恐怕当不成了,我得在你临死前告诉你,你在游云庄的一切作为,都是白费心机,因为你找错了对象——她就是告诉我一切的人了。”

抬起无力的头,露出诧异的眼神,危烽烟似是“嗤之以鼻”的望向战飞羽。

轻轻地,战飞羽道:“她是玉冷翠!你可以走了吧!瞑目了吧!”

话落,那危烽烟,惊震,愤恨,右手血糊漓淋的自右腰抬向头顶,“叭”的一声,脑浆四溅,人同一堆软糊糊的烂泥,摊在地上。

战飞羽忖道:一条汉子,自始至终,都败在女人的手上,连死也是死在女人手上,我不过是恰逢其会罢了,可是他终于没明白过!

回首望去——

顺手慾将背后的破袍掩扎了起来。

凌子影,臂背臂腿,都挂了彩,几乎成了个血人。

江可利,头手腰脚,也出了血,似是一块反皮肉。

凌子影,咬牙切齿。

江可利,气喘吁吁。

凌于影,怒目而视,切齿道:“老家伙!滋味如何?”

凸现狞容,江可利道:“小子!你好受吗?”

凌子影道:“你他娘的连口气都顺不过来了,会好受个鸟。”

江可利道:“小子,你也不会活着回去的。”

微微踏上半步,凌子影道:“把压箱底的工夫拿出来,老家伙,能不能保命,要看你的造化了!”

切齿怒目,江可利道:“小子,我不活劈了你,我就不姓江!”

凌子影脚出轻滑——只那么轻轻的一滑,人已魅影般移到了江可利的右边,不分先后,他的右刀左掌,同时切到了对方颈边。

江可利大喝一声,抛肩斜身,抡起一逆圆弧,右臂猛扫,然而,光影一闪:他扫抡的右臂,却已被凌子影的左手,倒斗荡开。

旋风也似的往外扑出,江可利的面颊口,又洒起了一溜血水——半寸长的口子,清晰的挂在左颊。

人在旋转中,猝然倒翻,江可利双臂暴挥,双脚环出,凌子影却在电光石火间的闪晃中,带起成串的人影围来。

像是突然失去了重量,在两条身影倏然聚合的刹那,凌子影的身影,蓦然倒弹,后跃二丈有余,身子一个踉跄,极其勉强的收势站住。

他那冷狠深沉的玉面上,泛起了一片灰森森的铁青之色。

然而嘴角上却露出一抹苦笑。

“噗”的一声,江可利在凌子影倒跃而出时,一双眼,狠瞪着对方。

在凌子影站住后,他突地倒了下去,胸腹间赫然插着凌子影那把青青刚刀。

曲少英,将凌子影自郭大公的搀扶下接到后面。

江可元沉痛的,一步步,踏上台中。

战飞羽冷凛的站起中央,缓缓道:“先派人将贵兄弟抬回去再来!”

一挥手,江可元没有讲话,只狠毒的怒瞪着战飞羽。

游云庄中顿时飞出几人,将江可利与危烽烟尸身抬了回去。

五六尺的距离,面对面的站好,神手无相战飞羽同浑沌老人江可元,真正的赴约生死斗。

生死斗存亡,两个人都凝重庄肃之极点。

浑沌老人江可元,盛名在外,数十年来,是江湖人物的一个谜,“生死约”一出,各大门派都派人来赴盛会,在武林中的地位,可想而知。

战飞羽,战无不胜,狠辣英烈之名,武林中无出其右,宵小闻之丧胆,正道人物也听之头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一○二、江湖、规则、处生死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