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十三、明德、尚义、真武士

作者:柳残阳

戈凉的脸庞上呈现着一抹古怪的表情,他像是也感染到了战飞羽内心里的那分沉重,轻轻的透了口气,他沉缓的道:“在这等情景之下,你所接二连三遭逢到的,也真叫不幸

战飞羽苦涩的一笑:“凑得大不是时候,是么?好在我心里倒还平静。”

望了战飞羽一眼,戈凉道:“你很沉得住气,有你这样内在修为的人,现下业已不多了……”

战飞羽平静的道:“主要是因为我面对这一切的艰险,心中坦然,——我是为了堂堂正正的理由才造成了此般险恶的局面,除此并无私怨,所以我没有什么大大的不安。”

戈凉的神色动了动,但他却未曾再接着说下去。

这时,对方有人开口了,声调里带着浓重的鼻音,浑沉得几乎没有平厌——是那个体形肥大,有如一头巨猿般的圆颅老者:“那是戈凉么?”

笑笑,戈凉道:“是我,却想不到在这里会遇见‘五兽王’各位,我先向‘白猿王’邵一山邵老哥见过礼了。”

那圆颅老者,正是“黑风洞”“五兽王”之首——“白猿王”邵一山,他不似笑的打了个冷哈哈,目光又凶狠的投注到战飞羽身上:“你这小子,大约就是战飞羽了?”

战飞羽凝重的道:“好眼力,邵一山。”

粗暴的笑声扬起,有如虎啸,那四方脸,额纹形成“王”字的黑肤巨汉狂野的道:“战飞羽,你不要耍俏皮,把面前的对象先看看清楚!”

战飞羽冷峻的道:“不需看,我知道你就是‘黑虎王’杜昌,这个名字对我来说,并没有多大的意义,否则,我也就不会来砸你们的脚背了!”

那豹子头仁兄嘿嘿冷笑,半眯着眼道:“你可真叫嚣张,姓战的,我却最看不惯嚣张的人,等一歇,我‘人豹王’孟逸帆倒要第一个掂掂你的分量,看你凭什么卖狂!”

战飞羽无动于衷的道:“不管是‘白猿王’邵一山、‘黑虎王’杜昌、还是你‘人豹王’孟逸帆、甚至加上你们老四‘巨灵王’林冠、老五‘刁狼王’胡进——合你们‘五兽王’所有能耐,或许可以夺我生命,但是,你们却永远无法令我屈服!”

那猩猩一样的“巨灵王”林冠咆哮起来:“你是什么东西?三根筋吊着个脑袋,不够我一巴掌捣的,却也敢在这里扬武耀威,大言不惭?我一指点死你!”

“刁狼王”胡进的长嘴一咧,露出森森黄牙来,他阴恻恻的道:“看你离死不远了,口气倒还相当的硬,姓战的,‘五兽王’何需一拥而上?你岂有这么高的身价?随你挑拣我哥儿五个中的任何一个,就足足能将你摆成三十六个不同的样子!”

战飞羽冷笑道:“这只是你的想法,胡进,‘五兽王’在‘黑风洞’里可以关着洞门起道号,来到外面,你们只能唬唬那刚出道的雏儿,我战飞羽岂是吃这一套的?”

这时,“玉狮”杨雍激动的嚷叫起来:“五位老爷子,你们可是亲耳听到了,这姓战的就是这么个狂妄法,前些日他不但伤了我,更扬言不把五位老爷子放在眼里,我气不过和他一斗再斗,他却一次又一次的下手毒辣,连给‘五兽王’的半寸余地也不留,五位爷,杨雍学艺不精,甘愿战死,但杨雍却不能任由这厮侮辱五位老爷子的名声!”

“巨灵王”林冠大大吼:“目中无人的混帐东西,我要叫他死无葬身之地!”

“刁狼王”胡进冷森的道:“放心,他逃不掉!”

脸色没有一点变化的“白猿王”邵一山,沉浑的开了口:“战飞羽,你伤了我‘五兽王’的座前大长旗,又口口声声诽谤我‘五兽王’的名节,蔑视‘五兽’的声誉,这是我们所无法忍受的,此际,你便要为你的狂妄、嚣张付出代价!”

战飞羽徐缓的道:“我并未曾诽谤或蔑视你们,我只是不耻杨雍的‘狐假虎威’,不受你们‘五兽王’声势的压迫,我认为我没有错,如果五位以为这就是诽谤,这就是蔑视,我也无话可说,只有任凭各位划下道来了!”

“黑虎王”杜昌怒喝道:“不说杨雍怎么回报,就只你眼前的这种态度,业已构成了对‘五兽王’的不敬,仅此一端,便足够定下你的死罪而有余!”

战飞羽眼中光芒如火,他冷峻的道:“杜昌,我保持自己的风范,对你们客气,你们不要以为能上了天,我战飞羽岂会含糊你们?说穿了,‘五兽王’不过是江湖上的一群袅盗之属,登不了大雅之堂,我要敬你们,你们配么?定我的罪,则更为狂人悻言,不值一哂!”

杜昌暴跳如雷,厉烈的大叫:“好个不知死活的野生杂种,你是吃了狼心豹子胆啦,居然敢对我们如此说话?他奶奶的,看我今天会不会把你在放的这些狗屁再塞回你的嘴里!”

战飞羽夷然不惧的道:“你试试看,杜昌。”

那边,杨雍趁机煽火:“二爷,这小子不见棺材泪不落,他除了认识武力之外,根本就不知其他,和他多说,也全是自饶,他看不起‘五兽王’,五位爷就叫他尝尝厉害!”

杜昌全身骨节突然暴响,像要吃人似的大吼:“滚过来,战飞羽,我要活劈了你!”

“刁狼王”胡进阴沉的道:“老二,让我来收拾这狗娘养的!”

“巨灵王”林冠叫道:“不用,我一个人便游刃有余,对付这种下三流的角色,还犯得上劳师动众?”

冷凄凄的,“人豹王”孟逸帆道:“各位都退后一步,这个头功,便由我领了。”

突然,“白猿王”邵一山沉沉的道:“慢着,还有一桩事情未了……”

他的四个把兄弟俱不由一怔,“黑虎王”杜昌气吼吼的道:“大哥,管他什么事情未了,我们先把姓战的分了尸再说!”

邵一山没有答理杜昌的叱喝,他面对着戈凉,严肃的道:“戈凉,你为什么也在这里?”

沉默了许久的戈凉微微笑了笑,道:“恕我出言无状——邵老哥,这里是你家里的一亩三分地么,只准你来,不应我到?各位既能在此扬武耀威,我亦自然当仁不让!”

邵一山神色倏变,但他对戈凉似有几分顾忌,尽量忍隐着未曾发作,呼吸却在无形中粗重了几分,他不悦的道:“话不是这样说,戈凉,我的意思是你忽然来此,有甚目的?”

戈凉淡淡的道:“我与战飞羽有点过节,正好在这里截住他,要向他讨个公道。”

邵一山大笑出声,态度又转为友善:“这么说来,我们该是殊途同归,一个心思了?好,好得很,你我正可联合一致,将这姓战的狂徒废在当场!”

杨雍也接口道:“难得有戈老大相助一臂,姓战的此番断无幸理了!”

戈凉慢条斯理的道:“各位且莫高兴得太早,依各位的意思,是想怎么找姓战的了断这桩梁子法?”

邵一山道:“这还需要斟酌么?就在此地摆平了他,岂不一了百了?”

摇摇头,戈凉道:“我却不以为然。”

有些狐疑的望着戈凉,邵一山道:“你的意思是……”

戈凉气定神闲的道:“战飞羽重创在身,各位可知道?”

邵一山谨慎的道:“那叫梁宏川的人在先前业已向我们说过。”

杜昌接口道:“这不正好?”

带着不屑意味的冷笑一声,戈凉道:“相反的,这样不好!”

邵一山警惕的道:“为什么?”

戈凉凛然的道:“因为战飞羽重创在身,体力衰竭,难以发挥其正常功能,在他这种艰困情势之下,以吾等之健全状态与其较斗,显然不大公平,有失武士道义,违背江湖传规,胜败俱为卑劣行为,所以,我说这样不好!”

杜昌又气又怒又尴尬的道:“你,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犬凉生硬的道:“意思已经表达过了——我不赞成在战飞羽眼前重伤情况下乘人于危!”

邵一山大吼:“戈凉,你到底是站在哪一边?”

戈凉悍然的道:“哪一边也不站,我站在我的良心、我的武士尊严这一边!”

“巨灵王”林冠厉声道:“姓戈的,你是想帮着姓战的找我‘五兽王’的岔了?”

戈凉强硬的道:“如果你这样以为,我也决不勉强,更不解释!”

“人豹王”盂逸帆怪叫道:“便加上你,就以为能叫我们含糊?”

戈凉重重的道:“莫非各位以为凭‘五兽王’的招牌就能叫我姓戈的含糊?”

“黑虎王”杜昌粗声道:“戈凉,你江湖跑了这么些年,莫非反倒跑回头了?哪有如此敌友不分,含混恩仇的道理?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戈凉严峻的道:“半点也不可笑,如果照你们这样罔论道义的尊严胡干一气,这才是天大的笑话,天大的羞辱加上天大的失本失份!”

三个“天大”,说得“五兽玉”俱不由面面相觊,好半晌没反上一句话来!

邵一山憋住了气,悻悻的道:“那么,你就这么算了?”

戈凉冷漠的道:“我并没有说‘就这么算了’!”

邵一山又是愤怒,又是无奈的道:“既是不算,你到底要怎么办?”

戈凉干脆的道:“等战飞羽的伤治好,彼此在公平的原则下逐一决战!”

呆了呆,邵一山惊道:“这……这简直是愚蠢,是疯狂!”

刚烈的一笑,戈凉道:“或者是愚蠢,或者是疯狂,但至少无愧于我的人格,无愧于我的自尊,胜我胜的光彩,败也败得甘心,却不要这等于剽窃而来的成功!”

邵一山膛目结舌了俄顷,又十分恼怒的道:“如果我们不答应?”

戈凉的语声阴寒如冰:“那么,你们就在逼我去做我所不愿做的事了!”

杜昌吼道:“说得明白点!”

深陷的眸瞳在火把的光芒反映下,仿佛闪动着血漓漓的赤辉,戈凉一字一字,清晰有力的道:“我明确的告诉各位,如果你们必要在战飞羽眼前的伤痛险恶情况下加害于他,就是迫我站在他的一边阻止各位这样的狂悻妄行!”

邵一山厉烈的道:“戈凉,你居然如此敌友不分,为虎作伥?”

冷冷的,戈凉道:“大家把话说清楚,各位与我,只是昔年见过两面,无恩无怨,非敌非友,我为的是一点武林道义,护的是一点人性尊严,我同战飞羽更无交往,反而正有纠葛未了,我没有替他卖命的理由,但是,我却不能容许列位这种卑劣恶行在我眼皮底下发生,休说是各位,我的亲兄弟也一样不行!”

邵一山满头自发蓬竖,他凶暴的吼道:“你是存心与‘五兽王,作对了?”

戈凉酷厉的道:“设若各位定要乘人之危——不错!”

杜昌叫道:“姓戈的,你唬不住我们!”

哼了哼,戈凉道:“这话实在幼稚,莫非列位便唬得住我?”

“巨灵王”林冠高喊道:“大哥,我们连姓戈的一起放倒!”

戈凉大喝如雷:“不上来动手的就是杂种!”

陡然间,林冠跃起九尺,一团黑云般猛的压向了戈凉!

戈凉的动作更快,只见他一道流光般暴闪而上,两人的身形石火一现,交相擦过,戈凉一连串十个跟头落回原地,林冠却几乎是摔跌下来的,他踉踉跄跄出了好几步,方才勉强站稳。

火把的映照下,这位“巨灵王”的脖头上赫然浮现了五道紫红的指痕!

“他奶奶的!”

杜昌狂吼一声,往上便扑,但是,他身形甫动,已被一侧的“白猿王”邵一山猛力拉住,往回带了这位“黑虎王”两个旋转!瞑目切齿的杜昌大喊道:“姓戈的欺人大甚,我们莫非就干瞪着眼受气?”

邵一山沉浑的道:“你不用管,由我来作主!”

杜昌跺脚道:“大哥……”

勃然大怒,邵一山吼道:“住嘴,你想造反么?”

“刁狼王”胡进与“人豹王”孟逸帆两人,急忙上前来将杜昌拉扯了下去,一面好言好语的劝解着他们这位性烈如虎的二阿哥……

面对戈凉,邵一山僵冷的道:“姓戈的,你的手段也未免太狠了点吧?一动上手便施用‘恶鬼爪’!”

戈凉阴沉的道:“谁先出手?我有权用我自认得体的方式自卫!”

邵一山咬牙道:“你到底想怎么做法——对战飞羽?”

戈凉道:“用我方才所说的法子!”

圆大的鼻孔倏张,脸上粗糙的肌肉紧绷,邵一山呼吸急迫的道:“你非要这样不可?”

戈凉蓄聚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三、明德、尚义、真武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