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十六、雪林、颓垣、血浴骨

作者:柳残阳

布满乌云的灰暗天空中,飘洒着鹅绒般的雪花,给大地上的万物,披上了一袭冷冽冽的日袍!

风雪中的景色,白得惊心,白得阴森,白得狰狞。

尤其是那雪林边上,风雪附贴着虬枝结干,白秃秃的枝极,斜插天际,活像一群穿着孝袍子的恶鬼,挥舞着干巴巴的瘦弱胳臂,作状跳祭舞。

严冬,这个大地的煞神,役使着凛冽的寒风与怒雪,风助雪势,雪助风威,向大地肆虐。

严冬的天气,使人自然的兴起荒凉与凄清,落寞与怔仲,森寒阴冷得人从心底里感到凄戚!

山岭下,雪林旁,蜿蜒的大道上,一骑骏马,踏着碎玉织成的地毯,逆着刺骨的风雪,奋蹄扬鬃的昂然前冲。

马是千匹中挑一的神驹,马上紫色风擎中,裹着那张脸色特异的苍白,身形格外匀亭,瘦削挺拔的战飞羽。

他全身都宛似散发着一种无形的冰寒气息,这气息与森寒刺骨的风雪,凝聚结合成一体,散射着一股无与伦比的凛冽,予人一种战栗与窒息的感觉。

那双冷寞而寂寥的眸瞳中,显示出一种无需言喻的生硬与酷厉,瘦削的身形,使那风氅显得格外的蓬松,但那宽阔的肩膀,撑持着风擎,在风雪中鼓荡,却强烈的透出一种极端惊人的森寒英气。

疾行的马儿,蓦然停蹄。

停在山岭下的雪林旁。

战飞羽挺身控缰,扭头望向雪林地面。

血,一滴滴鲜红的血!

血成一线,从雪林边拖洒而出,一直延伸到大路,顺着大路,蜿蜒没入远方。

血滴,断断续续的,那断了的地方,雪面隐隐显露出杂乱的脚迹!

脚印被雪盖住,但依旧能够看出,尤其在江湖经验老到的战飞羽眼中,是一丝儿都漏不掉的!

他那双冷寞而森寒的双目,盯视着雪地上的好一线点点血丝,与杂乱的脚印,陷于沉思中。

显然,那杂乱的脚印,是属于三个人的,血由一人身上流出,是前逃,断续的地方,是被迫者追及后,打斗所践踏。

无异的,他敢确定,这是追逐的局面。

马儿喷鼻的咻声,与奔驰后的喘息声,听在战飞羽耳中,似无反应。

那奋蹄扬鬃,刨雪的双蹄,看在战飞羽眼中,却使他那股冷寞的森寒,变得爱怜。

那双苍白的,瘦长的手掌,轻柔的,抚摸着那落满雪花的光亮鬃毛!

马儿似慾扬蹄——

蓦然!

一抹细弱的呻吟,自林中随风雪传来。

那是个重伤人即将咽气前的呻吟,听在战飞羽耳中后,只见他双腿一夹,本慾扬蹄的马儿立停不动!

柔声的,轻拍马头,战飞羽道:“小龙,好好照顾自己!我去看看!”

话落,一抹紫影,已闪进雪林,身法之快,有如一团掠空的劲疾紫电,眨眼无踪!

马儿轻灵的隐入林中!

战飞羽瘦长的身躯,裹在蓬松的紫擎中,犹似一座千年古钟,挺立在雪林中央的空地边缘。

林中是处颓垣残瓦的古刹。

战飞羽就站在残败的古刹门前。

点点血迹,自那只剩下半扇木门的古刹中穿出,较路上的那一缕血迹更多,浓浓的,大大的,一滩,一滩散落古刹门刚。

又是一声呻吟,声音出自散落血迹的尽头,一棵高大粗壮的树脚下,一团蜷缩的身影。

呻吟声听在战飞羽的耳中,使他不由得起了一阵懊丧,他懊悔他来迟了。

因为他听得出来,那是一声断命的呻吟,一个人在最后离开人世的出气声。

人影闪进战飞羽眼中,更使他确定了自己没有听错,那人已是由生变死,到另一个世界去了。

那是个劲装汉子,全身血渍污漫,整身身体躺在血泊里,俯首向地面,脊背上翻着三条血肉模糊的紫肉,附近地上紫红透亮,是结成冰凌的血雪,围着那尸身一圈,那本是白色衣袍的身上,此时也成了紫红,只间隔的尚露着那么几处血肉里的白点。

若非战飞羽的眼光利锐,还以为他本来就穿紫袍!

战飞羽看得出,虽然那人背上有血肉模糊的尺余长三道刃伤血口子,业已露出了骨头,但可并不是致命伤。

他知道,使这人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最主要原因,乃是他流在身体周围的血,太多了。

血是人生命的源泉,一条大江大河,没有了最初的源头,也会干涸的。

战飞羽苍白的脸上,那种特异的苍白,露出了一种森寒的凛冽。

他那寒毒的目光,射向角落,半扇古刹门隙,瞳眸中的寒毒之光,如利箭似的,看穿了那破门内的挡眼屏风,直射向厅里深处。

紫毫动了,战飞羽稳重的就像一座山,一步步的,慢腾腾的,大步迈进。

进入山门,转过破屏,入眼的是散落地上的十数具尸身,每一具尸身都俯卧在地上,脊背上翻着三条血淋淋的刃伤,每一具尸体,都围绕着一滩凝成冰凌的紫血!

每一具尸身的衣着、伤痕、死状,都与山门外那具尸体一模一样,除了肥瘦高矮外,就如同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一般。

古刹正殿,还有那么一隅之地,没有露天,但,风雪却依然可以吹漫。

战飞羽那寒于天星的双目,扫视古刹一周后,目光落在那唯一尚未被风雪侵凌的地方,那已颓废的神像座下的黑洞。

战飞羽迈步向前,身形停在殿前最后一层的石阶上,任由风雪无情的飘落,久久没有任何举动。

风雪呼呼,这是仅有的声响。

蓦然!

风雪声中的一种特异的声响,惊动了战飞羽!

挺身凝神!

寒星般的眸瞳,凝视神座的黑洞,双手习惯的笼在袖中,环抱胸前。

雪地上,在那错落的尸身中央,同时射落了三条身影,三条疾劲的身影。

落地时,中间身影,突现踉跄!

两旁身影,一左一右,电光石火般的同时出手,将那中间身影扶正。

中间身影,乃是一个两眼无神,全身软瘫的年轻人,自那全身渍痕斑斑,血污狼藉中,犹能看出是一个极端俊俏的人物。

人显然是负伤后,被制住穴道。

左右挟持他的,是两个凶神恶煞般的大汉。

右边大汉的额头上,长了一个肉瘤,铜钱般大小,乌光油亮,活脱似长了三只眼,加上蒜头鼻子血盆口,和着一脸的横肉,凑成了副使人看了一眼就生恶心的熊样子。

左边一人,虽然生长高大,却天生长了个小脑袋瓜子,尖头缩腮,配上个塌鼻巨嘴,极像是个马猴。

三十来岁,都是一色的紫衣劲装。

肉瘤汉子,躬身肃容向背对着他的战飞羽方待开口,突然一股阴冷的声音道:“朋友,进来啊!”

肉瘤汉子闻声,蓦然长身而起,诧异满面的向马猴似的汉子望了一眼,马猴汉子,更似满头雾水的摇摇头,适时,阴冷的声音又起道:“你们两个来的正好,将那个废料劈了,招待招待台阶上的这位朋友!”

恍然大悟!

肉瘤猛然跳动,愤急形于面上,肉瘤突然放出一股血红之光,双眸似火的瞪着战飞羽,沉声喝道:“朋友,你是何人?”

“……”

半晌沉默,突地马猴道:“管他是谁,先劈了这废料再招呼他!”

蓦然间,紫影飘动,似一股疾风。

在肉瘤与马猴汉子尚未采取行动的刹寻那……

紫云暴卷,二人惊得一怔,紫色暴风卷去了两人中间的挟持物!

紫色的鬼魅,紫色的旋风。两人凛然愣立当地,瞬间,似脱魂般的惊呼:“神手无相战飞羽!”

出手迅捷,沉着潇洒,如同无事人般的,将那血污狼藉,满身斑渍的年轻人物,拍开穴道。

感激的望望战飞羽,无言的退后,年轻人倔强的挺立当地,风雪中闭目凝神,别有一股沉雄之气!

肉瘤汉子,愤怒的吼道:“战飞羽,你他妈的横插一手,你……充哪门子的英雄,懂不懂江湖规矩?”

马猴汉子,一开口就像是见了母猴的那副熊样子,咧着个血盆口,几乎将两边的腮膀撕成两半,咧咧嘴道:“真想不到竟然是你,好啊!既然碰上了,就让我们哥儿两个称量称量你的份量,是不是如传说中的那样重,那样棘手!”

沉默,一股凛凛的沉默。

愤怒的沉叹,肉瘤子道:“你算是他妈的哪棵葱,到处充能!”

双臂抱胸,双手笼袖,战飞羽那森寒的双眸,点漆似的,射出两道寒光,注视着二人,使他们自心底里生出一股寒意。

称强的,马猴脸汉子道:“来啊,战飞羽!你难道怕了?”

语声像冰缝里蹦出来的,战飞羽道:“怕?就凭你马猴冷高,同三眼虎暴冲的名号?”

三眼虎暴冲粗声道:“怎么,还不够?”

极端的不屑,战飞羽轻蔑的道:“岂只不够!根本就是——”

马猴冷高道:“怎样!”

冷峭至极的寒声脆于炒豆,战飞羽道:“不配!”

暴跳如雷,三眼虎暴冲唰的一声,一支似剑非剑,似刀非刀的两刃扁锋,似刺非刺的家伙亮了出来,猛然冲向战飞羽。

突然伸手,马猴冷高,一把拉住身旁的三眼虎暴冲,姦邪的咧开大嘴,笑向战飞羽道:“姓战的,你我双方根本就不知彼此深浅,你说这种狠话,有啥用?”

战飞羽深沉的望了二人一眼,又似有意地望了望身后那挺立雪中,闭目调神的年轻人,这动作无异告诉二人,不配的原因,已由那年轻人的脱出他们掌握,而有现场的证明,任何人都该懂得他这一眼的意思!

三眼虎暴冲,暴躁的脾性一发,又待前扑,阴阴的马猴冷高,却依然拦住了他,皮笑肉不笑的,冷然的道:“姓战的,你的本事好,武功强,不错,你的名头大,声望隆,是个人王我们也晓得,可是你错了!我们不招惹你,你反来招惹我们,你可知道,我们倒不是不想招惹你,只是有些不方便,何况,你招惹我们,横手插这档子事,可就并不是只限于我们两人!”

战飞羽的一双寒目,射向了马猴冷高,在他的心目中,对于这冷高,又有另一种看法,三眼虎暴冲暴躁,更奇怪的是殿中发令之人,竟也任由冷高处事,而再也未见指示。

是以战飞羽不由得在心中暗暗下了个决定。

深沉冷冰的,战飞羽望着三眼虎暴冲道:“暴冲,你俩就是不配!”

这种不把冷高放在眼中的捧彼抑此,使一贯在暴冲面前称老大的冷高脸色突变,呛地一声,一支多节长鞭,拿在手中,“叭”的向空中顺式一甩,叱道:“试试就知道,战飞羽!”

战飞羽心中微哼,暗自道:“好名之徒,总有弱点。”

依然神色不变挺立当地,意极不屑。

三眼虎暴冲,蓦然大吼一声,全身扑击,亮晃晃的刃尖,在风雪飘飞中,划开了一道雪线,己递到了战飞羽面前三寸。

鞭影翻飞,“叭叭”连声中,似蛇信吞吐,袭向战飞羽背后脊梁。

翻动的鞭影,显出了这支特制的多节长鞭与普通软鞭的不同之处,那一节节如“白果”似的鞭身,在空中闪动时,形成了特异的弧度,使鞭影成了种长蛇状,那节节“白果”中,响起了多种“吱吱”啸声,进入耳中,底是难听之极!

战飞羽微哼,紫影闪动,笼入袖中的双手,在身影像魂魅般地闪转中,突然如同电蛇绕绕,切向扑至的三眼虎暴冲的手臂,同时间,“啊”的一声,刺耳嘶吼,三眼虎暴冲,身形歪斜,踉跄跌出。

一股血渍,由左肋下,一道如刃般的尺许长裂口中沁出,三眼虎暴冲,痛得吼叫连连,偌大的风雪中,竟然刹时间,汗珠自额头渗出。

鞭影中,另一只苍白的手掌,紧紧抓住鞭梢,就如同魔手倏现,无影无形般一把握住,长鞭笔直“砰”的一声,尺许长的鞭梢,生生截断。

奋力后挣的马猴冷高,人突然被闪得向后打了两个踉跄,待他施力稳住身躯时,一抹乌光,射向脚下,一阵彻骨的刺疼,起自左脚掌背,马脸上豆大的汗珠,滚滚外流,合著风雪,生冷得有如针刺刀划在脸上。

急急俯身,只见自己那被战飞羽截断的鞭梢,正软瘫的歪在脚上,五寸许长插进他的脚背之中。

战飞羽以截断的鞭梢,钉伤马猴冷高,这种一招伤敌的气势,直惊得冷高自心底生寒,咬咬牙,一把将鞭梢拔出,恶狠狠的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六、雪林、颓垣、血浴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