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十七、魔刺、无相、鬼打墙

作者:柳残阳

满怀信心,涂归道:“大言不惭,稍待你就有好受了,哼!强撑强忍的逞雄,救不了你姓战的命!”

冷冷的,战飞羽道:“涂归,你大自信了,可惜你弄错了对象,时间和实力会给你作证明的!”

满面不屑之容,涂归冷哼一声,立在风雪中,存心与战飞羽耗上了,他不相信他百无一失的魔骨刺会失效,相反的他特具信心,因为他混了数十年江湖,从险恶中不知以“魔骨刺”中的门道治服了多少敌人,每次他都是赢者,如今他怎能凭战飞羽的几句话,而放弃信心?

时间过得虽慢,尤其是在存心等待的人的感觉中,又是永远不停却是特别漫长,时间毕竟是过去了,就在战飞羽那永远冷寞而寂寥的眸瞳闪射中过去了,现场的状况毫无变化,并没有魔骨刺涂归所预期的状况出现。

涂归的心情略现紧长,诧异的望着战飞羽。

战飞羽冷凛而挪揄的道:“时间到了吧,涂归?”

满怀信心,坚毅地,涂归道:“战飞羽,慢得意,一试就知道了!”

突现潇洒地,战飞羽道:“不到黄河心不死,来呀,涂归,你还磨蹭什么?动手啊!”

冷寞地,魔骨刺涂归道:“我会的,战飞羽,我会让你尝尝多管闲事的报应滋味,是什么样子的!”

古并不波的,战飞羽道:“涂归!你这种自说自话,自吹自擂,一厢情愿的说法与架势,我见的听的大多了,只可惜你是老爷庙求子,找错了对象!”

幸灾乐祸,如有所恃,故意压低了嗓子,冰冰的尖尖的涂归哑嗓道:“战飞羽,你现在的滋味如何?不用我说也知道,苦撑强忍,故示镇静,你就能够唬得过去吗?施诈对我没用!你的报应马上就到了!”

讥俏已极,战飞羽道:“战某人不讲,你涂归还以为满不错,满有把握呢?告诉你,涂归,魔骨刺中那点‘软骨瘫功香’的鬼门道,奈何不了我战飞羽!”

心弦猛跳,神色倏变,旋即消失,冷嗖嗖的涂归道:“战飞羽,你唬不了我,我自己的东西,还会不知道效用如何,施诈,说大话不管用,你就认命吧!”

一抹煞光,倏现眉际,战飞羽道:“既然如此,你还等什么,动手啊?”

涂归似如有所待,望望业已停止飘雪的天色,道:“急什么?动手还用得着我动手吗,战飞羽,战大侠,侠名满天下的‘神手无相’战大爷?”

正经的,战飞羽道:“涂归,你可曾被蛇咬过?”

涂归神色一愣,蓦地怒形于色的道:“战飞羽,我不是同你来谈天的,死到临头,你还想在嘴皮子上耍花样,告诉你,那没有用处,救不了你!”

战飞羽,微微一笑,道:“回答我的问话,这正是可以救我的道理。”

神色一缓,似满有兴趣的,涂归道:“看在你是快死的人了,就同你闲话几句,涂某人会被蛇咬吗,你说?”

叹了口气,似遗憾的,战飞羽道:“这就无怪你会如此了!你是不懂这个道理的!”

俨然是一派长者的口吻,看在涂归的眼里,那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又像当猫抓一只耗子时,它是不会马上就把他的猎物吃掉的,它必得要将俘虏侮辱玩弄个够,到最后的一刹那,它才会给它那要命的一口!

涂归看到战飞羽的那种自以为能够逃出他的掌握的情形,正如一只猫抓了耗子,满有兴趣的,语带兴奋,而又显得调侃意味十足的道:“请战大侠不吝赐教?”

奇峰又起,战飞羽道:“人被毒蛇咬了一口的地方,若是再让另一种毒蛇咬上一口,涂大当家的,你猜怎样,嗯?”

目瞪口呆,涂归刹时间将白果眼翻了又翻愣在当地。

人人都知道“以毒攻毒”的道理,他“魔骨刺”涂归怎地不知?愣愣的神色恢复后,白果眼瞟了一下地上的马猴冷高的尸身,与那业已断成三截的多节长鞭!

冷冷的战飞羽道:“你不该在冷高展鞭施毒后,又用你的魔骨刺,涂大当家的对不?因为你们的毒是相克的!”

看到涂归那种愤怒而又尴尬的神色,战飞羽继续道:“你还是有收获的,丁一元不是让你亲手杀了吗?这是你那‘软骨瘫功香’的效力!要不我怎会让你在我眼皮子底下杀人,话又说回来了,那时我确实正受了冷高之毒而无法兼顾,若非缓得一缓逼住毒力,我想刚才那一轮急攻中受伤的将不是你,而是我!”

大声呼叱,涂归道:“战飞羽,你虽拣了一次命,可是现在你也跑不了,你还是乖乖的认命吧!”

沉稳的,战飞羽道:“战某人向来是不信邪,更不怕唬,有种你就来,在未动手前,我还给你知道件你想不到的事情,喏!喏……”

说至此处,笼于袖中的双手,突然双翻,摊向涂归,只见那一双苍白得怕人的手掌的掌沿,隐隐泛着表光,青中透黑,黑中透亮,隐隐似精芒闪动流转,与那苍白的掌心,臂腕之间,成了一种明显的异色!

战飞羽沉声道:“看到吗?涂大当家的,这就是我吸入腹中的两种毒质,现已变成我的掌刃之芒,即时随着我的刃风,施于敌人身上,你既然施毒,当知以毒攻毒之效,可惜你刚才忘记!”

涂归冷哼道:“谢谢你提醒,咱们动起手来,这次不会忘记了。”

轻微的牵一牵嘴角,略现笑意,战飞羽道:“看来你对用毒一道,似欠火候!”

涂归大声道:“较你略高一筹!”

战飞羽道:“正好相反!”

涂归冷哼一声,默不做声。

战飞羽道:“不信是不?战某人向不让人吃亏,更不愿占人便宜,为了公平起见,就向你讲明,莫输了不服?”

涂归怒声道:“不劳费心!”

战飞羽道:“听不听在你,说不说由我,只提醒你一点,二种中和了的毒质,是不能用任何一种原来解葯解的!因为它已成为另一种新的毒质!”

涂归恨声道:“软骨瘫功香,还是有用的,涂某人自信,即使中了你的毒,也能在死前有能力将已散功的人杀死!”

战飞羽撇撇嘴道:“再告诉你个秘密,‘无相神功’可以闭气争斗数十回合,何况……”

涂归怒道:“何况什么?”

战飞羽一笑道:“何况我有自信,在三招之内,定能够将你的魔骨刺毁于无形!”

涂归咳了一口浓痰,吐在雪地上,大声道:“吹牛,你他妈的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笑笑,战飞羽道:“这已经够谦虚了,对你,涂归?”

涂归白果眼一翻,故做俏皮地,柔声道:“你不谦虚怎样,我的战大侠?”

严肃地,庄重地,战飞羽斩绝的道:“半招!”

白果眼顿时充满血丝,尖削的两腮鼓盈不停,吊眉耸立,充血的眼中,似冒出了点点星光,怒射战飞羽,全身黑鹰唳,如豺哮,啸声过处,树枝秃顶上的凝雪积冰,纷纷震落。

啸声久久始停,涂归收回了仰夭的眼神,怒急反笑,点指战飞羽,笑道:“有种,战飞羽,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极端平静,战飞羽道:“包君满意!”

涂归笑容立止,恶毒的望了战飞羽一眼,蓦然大喝一声,道:“鬼打墙!”

呼喝的同时,迅速移动身形,飘退丈许。

战飞羽却川亭岳峙的立于当地,双手业已笼袖,神态潇洒自然至极,双目却紧盯着魔骨刺涂归飘动的身形。

就在涂归喝声甫止,身形倏停之时,战飞羽的两眼锋光,突然闪入了一种异境。

心里不禁为之一紧!

突然——

只见原先那散落雪地的一个个背脊翻裂三条血糟,血渍污迹满地,冰血凝成一体,业已断了气的尸身中有五具却在这一声“鬼打墙”之后,腾身而起!

涂归嘿嘿连声冷笑道:“战飞羽,你的报应到了!”

战飞羽没理涂归,闪眼望向靠右方墙下的那具腾身而起的尸身,只见“尸身”双臂一张,背上卸下了一层皮,露出了一个全身紫衣劲装的中年汉子,浓眉大眼,方面阔嘴,长的一副好容貌,只可惜那右眼下一块闪闪发光的刀疤,直斜裂耳边,破坏了那副美容。

中年汉子似是久卧雪地,身躯僵直,甫起即伸胳膊蹬腿的活动了起来。

左边墙下的一具尸身,却是一个须发俱黄得似个猿猴似的瘦削汉子,尖嘴缩腮,一撇山羊胡子,跷在那突出的上chún上,亦正在活动,厢门处,一左一右,起来的是二个肥胖的老者,两人长得一般无二!

短腿凸肚光脑袋壳,满脸肥肉。

细眉缝眼几乎都陷进肉里,活脱脱似个大老板。

院中,离涂归不远,站起来的,却是一个甚是潇洒的书生打扮的人,若不细看那一双桃花眼,任何人见了,都会认为他是个读书的种子!

地地道道的正人君子!

涂归突于此时道:“战飞羽,看清楚了吗!就让他们五位先尝尝你那新聚的毒滋味如何?”

冷冷地,依旧不屑地,战飞羽道:“涂归,莫心急,我会给你留着的!他们吗?还不要那么费劲!”

院中的书生,突然伸手一扬,一把折扇扯于手中,左手却隐在背后,打眼向四周一望,轻笑一声道:“听到了吗?各位!咱哥五个还有点分量不够呢!”

猿猴似的瘦削汉子,突然伸手一晃,一把小巧锋利的小型长柄斧头扬在空中一划,闪出一道亮光,尖声道:“妈拉巴子的,十几年来,在那冰天雪地里同人熊玩,谁知道一到山下来,碰到的第一块料子,依旧是不知死活的畜生!”

战飞羽冷声道:“熊建新,你不用在那儿猴儿崽子似的熊叫,你马上就会尝到不知死活的真正滋味!”

一声粗豪的大叫,右墙角下,那汉子道:“嗬?嗬?真不含糊,看来你小子可真有两下子,咱哥们的名号,你似都知道呢!”

战飞羽道:“骷髅帮的余孽,骷髅五鬼,的确是恶名昭彰!飞镰鬼农劳成泰,你说可对?”

飞镰鬼农劳成泰,“刷”的一声,一抹乌光,扫向身前五尺,打了个环回,返回手中,他手中握了把精巧的镰刀,喳喳的道:“对!对!你说的对极了!”

神情一愣,又怒呸道:“呸!对个屁,谁恶名昭彰了,你他妈的欠揍!”

这时那庙口的两个胖老者,业已来到书生打扮的人身旁,一左一右夹住书生一站。

右边的一人,眯着那对小眼,向战飞羽道:“看来我们不需要通名道姓了,买卖人最讨厌讨价还价,姓战的,你说咱们是怎么办?”

战飞羽突然一本正经的道:“正好相反,两位却需要通个名姓,不知阁下是毛不拔万贯?还是钱如命万利?”

胖者老一听,细目倏睁,道:“我还以为你都知道了呢?来来让我替你介绍!喏,这位是笔扇鬼儒陈醮平,那位是……”

截住话路,战飞羽道:“我知道,那位是飞斧鬼樵熊建新,贵昆仲是……”

大肚一挺,勾指那已为肥肉挤得只剩两个小孔朝天的鼻子道:“我是万老大!”

战飞羽道:“久仰!久仰!毛不拔的万贯同钱如命万利,人称骷髅五鬼中的鬼商,来吧!”

小眼一瞪,毛不拔万贯道:“来吧!小子你是说我们五个人同上?”

战飞羽气定神闲道:“五鬼同上鬼打墙!”

折扇一张,扇笔鬼儒陈醮平道:“恭敬不如从命,上啊……”

他的话还留着个尾巴,身影如一抹鬼影,快捷无比的疾射,人尚未到,一溜寒光已暴取战飞羽咽喉,那是他背后的那只手上的一支尖细的铁笔。

战飞羽卓立不动,就像没事人儿一样,直等笔尖隔着他喉咙还只有三分远近,他的笼袖双手,齐齐飞扬,左掌似刃般的掌芒,猝映里弹挑,“当”的一声,苍白的煞光击开了对方的铁笔,右手同时,切向压顶而至的执扇右臂,双掌似是一支铁十字,交于额际,伸缩间就如同一把铁钳。鬼儒两招落空,猛然退跃!

这时,肥胖的鬼商二兄弟,业已分自左右,齐齐挥进,毛不拔万贯的双掌,插向战飞羽的右臂,钱如命万利的单拳,击向战飞羽的左肋!

战飞羽交叉十字击退了鬼儒陈酸平的双掌,倏然不泄,左右分袭,在同一个招式里,几乎不分先后的,劈中鬼商兄弟俩的手臂!

大旋身,二双双臂如中利剑般,被切断之时,战飞羽双掌分旋,如同利剑般的白芒倏向外扬,齐齐正正的将颠踣前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七、魔刺、无相、鬼打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