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二十二、rǔ虎、初啼、一刀绝

作者:柳残阳

店家急得脸红脖子粗得说不出话来,“一刀绝命”谢八块却极似欣赏这个调调儿,无动于衷的瞪眼望着。这种情形,看在店中喝酒的客人们的眼中,可就惹起了不愤,尤其是那些土生土长的庄稼人,满脑子的守望相助与不受外乡人欺负的想法,甚是牢固,当时就有三个身壮的汉子,怒目瞪向“一刀绝命”谢八块,不约而同“呼”的一声站了起来,齐齐拢向前去。

会家子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三人都是些老实农民,根本就毫无一点武功根基,如今竟然要惹“一刀绝命”谢八块,这不啻是以卵击石,是以丁元一一见,就待起来。

突然——

一支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战飞羽的话声:“何不在旁看看再说?”

丁元一诧异的望着战飞羽,他心里又大是奇怪,何以战飞羽竟愿这些无辜的人去碰钉子!

笑笑,战飞羽道:“暗地里帮忙,较明处要便利得多!”

丁元一恍然大悟的笑笑,心想:“这就是江湖阅历、武林经验!”

心安理得地,悠然地,丁元一坐了下去,顺手抓起一杯酒,一仰而尽,双目射出了一种跃跃慾试的神色,飞扬的神采,现于那俊秀的面上。

点点头,战飞羽递来赞许与鼓励的目光!

提足功力,正心诚意的丁元一准备功夫做好,目不斜视的盯着“一刀绝命”谢八块的动作。

“嗤”的一声轻得再也不能轻的笑声,眸瞳中闪烁着得意的光彩,那光彩让丁元一看到后,脸色不由一红,因为他自战飞羽的目光中,知道自己又犯了大忌,哪有暗中帮忙,反而紧盯别人不放的?这不是同明目张胆一样的吗?一连串的丁元一得了两次经验。

微微的赦然一笑,放松了外表的紧张,提高了警觉,用眼睛的余光,包斜着那面的举动,丁元一学乖了!

战飞羽笑了,满意的笑着!

三个壮汉,怒形于色,其中一人对“一刀绝命”谢八块道:“你这人怎么不讲理?可别认为我们丁家洼好欺负,好吃!”

“一刀绝命”谢八块小眼一眯,嘿嘿一笑,挑逗的望着三个站在自己面前,气势汹汹的汉子,道:“嘿,看不出来你们丁家洼还真有能人!欺负不得是不?你三个想怎样?是想动手吗?看你们那份——熊架式!”

本来还是笑着讲的,讲到后来,已经是声色俱厉了,那腮上的一团团肥肉,变成了一条条横楞子,嘿,叫人看了有多恶劣就多恶劣!

三个壮汉怔了一怔,色厉内荏的同声道:“不想怎样,想请您看明白点,丁家洼不受欺负!”

冷冽冽的笑声长长的,“一刀绝命”谢八块,肥胖胖的身驱,压得座下凳子,吱吱乱响,全身肥肉乱颤。

“哗啦,嘎吱!”凳子碎了,碎得成了寸长木屑。

好笑不止,身躯不变,“一刀绝命”谢八块,原式原样的,仍然长笑。

三个壮汉怔在当地,脸上神色煞青!

全店房的人,都似傻了,一个个你望我,我望你,静得除了那谢八块的好笑声外,什么声音也没有了!

“扑通!”

“哗啦!”

“一刀绝命”谢八块肥硕的身躯,突然跌下,压在碎木凳上,就像是一块断碑,碎裂满地。

好笑声止!

瞬间沉静,静得奇突!

突然爆发了,满堂的笑声——“哈……”

笑声并不长久!

肥硕的身躯,猛然立起,动作干净利落,毫无一点点一丝丝拖泥带水的味道,紫红的肥脸上,那一对小眼睛的眸瞳,放射出二股狼毒犀利的煞光,扫射向哄笑的客人,笑声止住了,笑容也跟着收敛,那是一种突然感受到生命威胁的心悸静止,即连那三个壮汉,也被这种从未见过的煞光所窒慑,窒慑得全身发毛,刚刚的那一股“抱不平”的勇气,突然散得无影无踪,悄然向后退缩了。

店东更是在这种威懔的情形下,全身宛如筛糠,哆哆嗦嗦地瞪着一双惊悸万分的目光,不知所措。

“好威风!”

轻悄柔和得几乎没有人听到的一句话声,带着极度的讥诮,偏偏那“一刀绝命”谢八块,却是字字入耳,清清晰晰的,只是困惑的是他摸不清楚声音的来源,捉不住方向,就如同这句话是客店中,任何一个角落的一个人发出来似的,他的脸色变得难看极了!

一个人假若受了暗笑,侮辱,面上的表情,定然是愤怒已极,在愤怒中若受到一种心灵上无比的惊吓,那脸色突然由红变紫,由紫转青,青中还定然泛白,这种过程在一个人的脸上现出,也不过是瞬间的功夫,可是你若能仔细的观察,你会觉得这是世界上最最丑恶的转变。

这转变使你觉得恶心!恶心得吐都吐不出来!

“一刀绝命”谢八块就是这个样子!

骑在马上,上不上,下不下的是不可能的,他怒瞪着全客房的双眸中,带着那股惊悸的神色,强装硬汉,色厉内在的喝道:“是哪位相好的,来找我谢某人寻开心?有种就出来!莫在暗里使坏水,充汉子!”

鸦雀无声!

怒嚎一声,谢八块挺一挺那滚圆的肚皮,沙哑的道:“见不得人的东西,你不出来,就莫怪老于不客气了!”

人说着话,臂部扬起,抓向那哆嗦不停的店家!

猛然一声清亮的怒喝:

“住手!”

丁元一在战飞羽的眼神中,知道时候到了,不能再在暗中戏弄,是以一长身立起,怒喝一声,大步走向“一刀绝命”谢八块!

扬起的手掌迅即放下,转身面对着丁元一望去的谢八块,先是一阵惊愕,惊愕这暗中之人的形色如常,继而将一腔怒火,化为怨毒的一阵连续的阴冷至极的笑声。

笑声一停,望着立身不远的丁元一道:“暗中偷袭的,就是你这小子?”

丁元一俊俏的面庞上,没什么表情,但那一对丹凤眼却露出了一股极轻视的神色,这种神色是“一刀绝命”谢八块这种老江湖所极端不能接受的,就是拼了老命不要,也不能接受的神色!

“一刀绝命”谢八块怒火中烧,狠厉的道:“小子,你是活得不耐烦了,竟敢在老虎头上拔须!你也不打听打听,是你自己卸下你一支手臂,还是要我动手给你一刀!”

轻视的神色不变,齿缝中冒出了声音,丁元一道:“吹大气!”

暴喝如雷,一刀绝命谢八块道:“你先尝尝滋味!”

他肥短粗壮的手掌,蓦地如一场旋风似的飞向丁元一的胸腹!

轻轻一点,细嫩的手指,如出洞毒蛇,迅捷的吻向肥短粗壮手掌的腕脉!

神速、轻灵、诡橘的一指,如天际灵蛇!

谢八块掌出突然,收回迅速,双目惊诧的望向丁元一,半晌始道:“灵蛇指,你是丁家堡的人?你叫丁元一?”

丁元一轻声道:“不及一刀绝命谢大当家的名头十一。”

神情突显据做,大刺刺的,谢八块道:“你既知我名,为何竟敢破坏我的好事?”

丁元一一笑道:“看不惯!”

大出意料,谢八块道:“你小子敢是吃了熊心豹胆,难道不怕帮规制裁?”

冷蔑地,丁元一道:“什么帮规可以挟制丁家堡的人?哼!”

声色俱厉,谢八块道:“果然你已叛帮,好!你莫怪我谢某人心黑手辣!”

“呛!”的一声,腰中掖的两把屠刀,抽之执在手中,口中犹不断地道:“谢某人代帮中执法,让你尝尝一刀绝命的滋味!”

丁元一道:“慢着!”

谢八块:“怎么?怕了吗?可以,一边候着,我处理完了此处之事,我们再一起算帐!”

丁元一不屑的轻哼道:“看你脑满肠肥的样子,就不是块料子,值得怕吗?丁家堡的人又怕过谁来?哼!”

怒声如雷,谢八块道:“你小子是……”

摇摇手止住谢八块话声,丁元一道:“急什么?你一刀绝命的滋味如何,丁元一甚是想尝一尝,只是此处不便,店后山坡宽敞,那里如何?”

谢八块道:“你既选好了风水,那还等什么?走啊!小子……”

诚心挑逗、调理,丁元一道:“条件讲好了再去不迟!”

诧异中怒声道:“一刀绝命的人还有条件?”

丁元一道:“一刀绝不了命怎办?”

谢八块一怔,旋即大笑道:“没有的事,我谢某人还没碰到过!”

丁元一正色道:“今天就让你碰到!”

谢八块道:“你?”

丁元一点点头,笃定的神色自双目中露出。

怒形于色,双目喷赤,暴喝道:“那就试试!”

电蛇缭绕,精芒暴闪,那个试字在谢八块的舌尖上跳动,才只露了个头,双手屠刀已如雨洒大地,罩向丁元一,一刀出手,宛如千刀万刀,奇门诡谲。

在那流射交织的一刀光芒喷洒而下的一刹,丁元一的身于,业已闪动,在连串闪动中,一支金光闪闪的金笔,直飞而出,倏然猝旋,身形如飞,在刀光挥跃中,笔影快捷无比,如风啸浪涌,堵截上了那排空而至的刀芒热流,急逼敌人!

回身似电,谢八块一刀连绵,在蓝汪汪的光华流灿之下,手中刀左右交移,双刀齐出,快捷无比,匹练般异彩飞扬里,谢八块倾力卖命,全神贯注,“一刀”是不能绝命的了!大吼一声,谢八块猛力螺旋,吼喝连连,将心一横,双刀齐出,顾不得“一刀绝命”的规矩,由四面八方卷舞而上。

首当其冲地,不是丁元一,而是那身前的桌椅板凳,克嗤声中,业已被削得四散飞撤,店中食客业已有数人被破桌败椅的木屑击中,沾上了大不大小的残碴,刀光剑影惊走了一众客人。

店中只剩下了萎缩柜台中的店东兼小二,与击斗中的二人,在那角落里,还有神态不变,直似一场龙争虎斗的场面,就未曾发生过,犹自从容不迫,自斟自酌的战飞羽一人。

他竟连正眼都不看争斗中的两人,似笃定的泰山。

场地在桌倒凳垮木屑飞洒下扩大,双方的接触快不可言,同样的变化也快不可言,谢八块强悍如一头猛狮,宛似一头饿虎,屠刀突似光芒流射中穿出指向丁元一咽喉,丁元一接战经验终嫌较嫩,陡然间不得不斜退以避。

敌人一退,谢八块精神陡振,身形如飞,刀光如练,一片光影怪风呼啸中,丁元一只见对方身影猝现,将心一横,金笔倏扬,贴地急进,自下穿射而上,如一支腾空的云龙,猛将一圈银光匹练,扰得七零八落,四散飞闪,刹时停转。

“奶奶的,小兔崽子!”

猛叫着,一刀绝命谢八块随身转,以无比凌厉之势,削劈对方,竭力扑近!

丁元一面容冷酷至极,双目怒光如火,单足独立,飞也似的举笔横截!

“呛呛!”声连串爆出一缕缕火光,丁元一被一刀绝命谢八块这倾全力的一击,撞击得横跌出去!

大声一喝,谢八块欢然而叫:“小子,你尝尝‘一刀绝命’的滋味!”

刀如魅倏现,又一个快得不可思议任何人也想不到的角度里,突穿而至丁元一的咽喉!

就只差那么一寸——

丁元一的面孔自刀尖下斜斜歪向一边,还未等到刀尖变势削颈,突然如乌龟缩颈,在一刹那之间,沉落一尺,脱离险境,动作之快奇诡谲,使得谢八块,神情一怔,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丁元一这一式动作,仅仅在那一眨眼之时,明明已是将丧命刀下之人,竟然躲了开去!

就在他一怔神之际,脑中尚留有一点点思虑的刹那,蓦感小腹一阵巨痛!

头晃动身微曲,金笔似怒龙出海,齐根插进了一刀绝命谢八块的小腹,丁元一的动作,既干净又利落。

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出自一刀绝命谢八块之口中,血光涌现,金笔倏然闪烁,隐入囊中,丁元一已跃落一旁,挺立当地!

当时的谢八块,却在痛嚎中,双刀齐齐跌落尘埃,他自己却痛得跳越五尺,一交跌落地上!

“好!”

战飞羽的一声喝彩,脱口而出!

笑笑,丁元一稳稳当当的走向那柜台中瑟缩的店东!

手中突然拿出一块银两,约莫有二十五两,扔于柜台,向那边颤巍巍站起,青白色的面孔,惊吓得神魂略定,脸露感激之容的望着自己的店东道:“这银子赔偿桌椅的损失!我知你是趁冬闲之时,为过路客立足留点心意,现在既然被恶人看上,恐怕我们走后,你也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二十二、rǔ虎、初啼、一刀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