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二十三、执法、索命、毒不断

作者:柳残阳

“不错,单朋友,正是战飞羽当面。”

轻柔的,惯有的那股冷凛的语声与淡漠的态度,战飞羽望了单丹一眼,答上了话。

低低的,丁元一道:“战大哥,你说他就是无耻公子常少岩?”

战飞羽点点头,鼓励的道:“老弟,我们等着啦!只是你的对手,得换个人了!可是也不差呢!”

心中似是吃了定心丸,移动一下身形,丁元一一面对上“索命独爪”单丹,轻声道:“战大哥,但愿我能不辱使命!”

笑得好自然,战飞羽的笑容,是难得见到的,在那笑容里有一份无比的镇定,使丁元一意气飞扬,心下大定,斗志信心,刹时提高不少。

无耻公子常少岩道:“兵不厌诈,战飞羽你懂吗?江湖上的道理是强者生存,没什么暗算不暗算,你遭暗算,只该怪你自己防备不严,警觉不高,智慧大差,你又怪得谁来?”

点点头,战飞羽道:“高论,高论,江湖既然如阁下所说,是毫无道义规矩可言,那么冥冥之中似也只有一个主宰,使邪不胜正,我已等你三天了,怎样?”

“索命独爪”单丹怒声道:“战飞羽,你在江湖上是个人物,可是在我骷髅帮的眼中,可算不了什么,来!让我来称称你有多重,有多沉!”

冷冷地,战飞羽道:“单丹,你的分量不用称,我就知道,你够不够我这位了老弟来称量还是个问题!你就一边风凉去吧!”

是可忍,孰不可忍,双目一瞪,就待前扑,“索命独爪”单丹的身形被无耻公子常少岩所拦,只听常少岩道:“等等单丹,我还有话讲!”

转面向战飞羽道:“你在这儿等了我三天了?”

战飞羽点点头!

无耻公子道:“你是在我走后,被那臭驼子所救?”

战飞羽无言默认。

无耻公子道:“那臭驼子呢?他可也在此处?”

战飞羽摇摇头,冷冷地道:“阁下,你不配审问我,还是划下道来,解决你我之间的事吧!你就是知道华驼的消息,对你也没有用处!”

无耻公子道:“有没有用,那是我的事,你是不敢告诉我,怕我找他报复是不?”

战飞羽道:“常少岩,你该有自知之明,就凭华驼子怕你报复?就凭他来迎着你们追击丁元一的人马那份豪气,是怕你们报复吗?你们的人马奈何得了他吗?哼!”

无耻公子冷哼道:“战飞羽你答不答复问题,都无所谓,但你以为华驼子能逃过我的人马是真正凭着他自己的本领吗?哼!没想到你战飞羽也不过是空有虚名,不诚不实之徒!”

眉梢一扬,战飞羽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一点倒是刚刚跟你阁下学来的,现蒸现卖有何不可?只要有利可图就行!”

无耻公子道:“你战飞羽,战大侠,仁义救主,也兴这一套吗?”

冷慎地,战飞羽道:“这要看对什么人!”

不以为件,无耻公子道:“恐怕是怕我宰了那臭驼子的原因吧!”

战飞羽道:“你的废话还有吗?”

丁元一突地接声道:“谁怕你报复?你今天能不能有报复的机会,你该明白,就让你做个明白鬼有何不可,我华叔返回丁家堡去了,哼!”

无耻公子,鹰目放毒,怨叱道:“丁元一你死定了,我要你死在我的手中,因为你的大不敬!”

嘴角微微一撇,丁元一道:“现在就试试如何?”

手一摆,战飞羽道:“此处乃人家朴实农民所开之方便店面,想你常公子也不愿再增别人麻烦,落个鸟名,后山有的是地方,怎么样,敢去吗?”

怒哼一声,无耻公子道:“杀你战飞羽,是我现在的第一号目标,任何重大事情,都可放下不管,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是要你如何死的问题!”

古井不波的,战飞羽道:“怎么死我倒不在乎,我被你列为第一号目标,倒感万分荣宠,只是这原因吗,倒想请教请教?”

眼珠子一转,无耻公子道:“你真想知道?”

战飞羽一拉丁元一,腾身而起,穿向后门,迅速走去,空中传来语声道:“想告诉我就来后山,否则趁此逃命!”

怒叱一声,“索命独爪”单丹道:“放屁!”

无耻公子常少岩眉头一皱,轻声道:“单兄,沉稳点,战飞羽并非易与,莫上了他激怒诱使你浮躁的当!”

话落,人已展动身形,与单丹同时向后山走去,隐隐尚传来他的话声道:“我们见机行事……”

丛生杂树的平坦山坡上,五六丈方圆,尽够施展,杂树在武林人物眼中,不过是大自然的毡毯,与平地并无甚分别。

战飞羽同丁元一,站在背山的一面。

无耻公子与索命独爪二人相对,身甫站定,战飞羽肃容的道:“阁下可以将原因告诉我了!”

而无表情的索命独爪单丹,似是想通了,毫无任何表情,木愣愣的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无耻公子道:“说实在的,本帮有心请阁下加入,共襄武林盛举,然而在未成功之前,为了达到目的,做事的一些手段,定然不能赢得阁下的同意,换句话说,阁下是会成为本帮的一项重大阻力的,是以我们在衡量情况之下,阁下就列为本帮的对手,只要阁下与本帮有一次遭遇,那我们即将永不放手,在没有放倒阁下之前。”

笑笑,战飞羽道:“阁下既未曾和本人接触过,又何能知道我是贵帮的阻力?”

无耻公子道:“以阁下平日所作所为,本帮不会不知道的,而本帮在初期的举动,正是阁下平日所认为不可行之于武林的,那么本帮又何必去自找没趣?何况阁下如神龙,行踪不定,亦不好登门拜访!”

战飞羽庄容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也是本人行道以来所信守的一个原则,对贵帮无甚妨碍吧,何况贵帮对我亦没有开过条件谈谈,似是太过武断,对战某人了解似嫌不够!阁下以为如何?”

摇摇头,无耻公子道:“阁下以为如此,本帮可不是这个想法,阁下愿意担任本帮的第二号人物吗?”

战飞羽道:“战某人一生从未听过谁的指使!”

无耻公子道:“是了,如此情形之下,本帮尚有任何可使阁下满意,而不为敌呢?”

战飞羽道:“不做武林背义之事,不行无义之举,本人即不会与贵帮为敌!”

无耻公子道:“战飞羽,你的所谓背义,无义的标准是什么?”

战飞羽道:“公道自在人心,武林人所公认的所共同遵守的,也就是我战某人的标准,你懂么?”

无耻公子道:“那么你欺凌寡妇,掳劫人子为质,并吞藏宝地图,也算是‘义’了?”

战飞羽正气慎然的道:“道听途说,不知底细之事,阁下最好弄清楚了再说,战某人向来行事,只有一点,只要无愧我心,仰不愧天俯不作人,外人如何讲说,那是他们的事,战飞羽并不在乎它!”

无耻公子冷哼一声道:“反也是你的理,正也是你的理,江湖规矩似乎是你立的,你所行所为似乎就没有一点错处,战飞羽你大自恃了,不知天下之大,奇人异能之士多的很,江湖可并不是让你一个人横行的!”

冷寞的,战飞羽道:“常少岩,战飞羽行道江湖多年来,可也从未听人说过我横行霸道的,奇能异士确也会过不少,你这句话倒是实在得很,我并未在江湖上横行,只是有些想在江湖上不按规矩,横行霸道的人,碰到我后就横行不了,霸道不起来罢了,假若你是说我在这方面横行的话,那么今天我照样还想在你身上横行一次,让你尝尝暗算人的现世报是什么滋味?”

面无表情的“索命独爪”单丹怒吼道:“战飞羽,你充哪门子的狗熊,先让我来宰你!”

迈前一步,列开架式,一派如临大敌之姿态,战飞羽连眼望都不望他一眼,冷冷地道:“单丹,我不是告诉过你吗?你够不够我这个丁老弟做靶子还成问题,想到我面前动爪子,还隔着一道关口,明白点告诉你,想称量称量我可以,问问那位克星,让不让你过关!”

怒叱一声,似旋风般的欺进,扬臂向战飞羽飞下,在近接尺许之时,右臂衣袖中,突现乌黑铁爪,罩向战飞羽头顶!

战飞羽神态依然,冷寞而寂寥的眸瞳,依然不理会这突然暴袭,反而凝视着无耻公子常少岩!

旋风似的攻势中,突然匹练似的金光,“呛”然声中,乌黑铁爪,被震得周旋,战飞羽与单丹中间,了元一如鬼魅般插了进来,迎着单丹微微一笑,手中金笔,竖立面门前,双目自笔侧,注视着“索命独爪”单丹,chún角微撇道:“阁下怎地亏于职守,对于这个贵帮的叛徒,不来执法,反倒去招惹外人?这岂不是叛帮的行为?”

神色倏变,“索命独爪”单丹,恶狠狠的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既然想早死,那你就先拿命来,嘿!”

“嘿”字的语尾尚在他口腔里打转,乌光闪闪的铁爪,早已抓向丁元一右肋!

手法快捷诡异,伸缩之间,犹似灵蛇吞吐,尤其是他那支铁爪,却不似肉掌,受先天生理限制,不能反转扬弯,相反地,铁爪根本就无所谓方向,前后左右上下任一方向,任一角度,均可折转抖洒,而爪指之间,亦是大异天生掌指,可以任意变换间隔,变换方向,同时攻打几个不同的部位。

丁元一突受此种特异“兵刃”的攻袭,实是措手不及,被逼得俯身扬笔,硬碰硬接,同时出腿,扫向对方下盘,应变之快,亦使敌人大出意外,不得不硬生生的向后退步!

甫退即进,丁元一尚未直起的身形上空,业已压下了乌黑的指爪!

单足为轴,贴地飞旋,丁元一如陀螺般地闪于单丹身侧,挺身前金笔如怒龙出海,一溜金光,点向敌人后臂,翻身再起,虚招变实,金光打闪,如天际暴射金星,罩射单丹全身三十几处大穴。

单丹一击不中,下盘差点着了道儿,身躯电转,腿部突然转先,乌光迎击时,金光倏施,紧跟着身形甫一转正,即被金光缠绕,陷于重围,不由得心中大怒,双臂倏扬,右臂假手,吞吐伸缩,迎击金笔,左掌如钩,刹时间击出了暴雨般的七七四十九掌!

掌掌狠辣,式式恶毒,金笔如金蛇飞旋,乌爪如粼粼波光,旋绕成两团交射的光弧,光弧下的两条身形,跳踯追逐,正似正月十五日的走马灯,与光弧成一个方向,变成了一种特殊组合的威力!“嗤!”声轻响!

光影中裂帛声起,随着丁元一的轻哼,紧接着“呛呛”两声,光弧倏横了一声痛哼!

“索命独爪”真成了独爪,跌落尘埃!

单丹踉跄地冲前两步,挺身立定,毫无表情的面孔上,那对眸瞳中闪出了恶毒的光芒,紧盯着那肩头长约尺许的深及寸许的一条翻卷伤口,血渍业已变黑犹自淌流的丁元一道:“小子,你不久人世了,我这一支假手换你一条狗命,不算赔本,你要报仇,二十年后,老子还照样等你!”

“嗤”的一声,自肩撕掉衣袖,擦一擦黑色血渍,丁元一精神抖擞的,双目喷出一股毒厉的煞光,冷凛至极的,向索命独爪单丹道:“单丹,不用二十年,我现在照样是一条好汉,所以我现在就要报复,丢掉了你那支狗爪子,去掉了你那支狗爪子,你可还有兵刃?没有兵刃,似乎是大不公平呢!”

黑色血渍擦去,那裂口中竟然不再有鲜血流出,这是单丹有毒的独爪伤人后,从未有过的情形,尤其是丁元一那种精光射闪的目光,告诉他毒对这面前的敌人,似乎是毫无影响,单丹由迷惑而惊凛了!

江湖人物不到灯油烧尽,是不死心的,邪门人物更有种不信邪的邪门,单丹并不例外,惊凛于内,在外表上,却依然像一条好汉,冷哼一声,断然的道:“有兵刃没兵刃,都是一样宰你这条半死的猪仔,小子你就用不着客气,来送死吧,我这次要让你尝尝被断臂而死的滋味,向来也没人尝过的,你就占个先!”

丁元一精芒倏射,金笔一晃,插入身下,拍拍双手,不屑的道:“单丹,我不会让你吃亏的,丁家堡的公平,是江湖上任何人都有口皆碑的,你好好的准备好,我现在要让你尝尝丁家堡的绝活了!”

无耻公子笑道:“丁元一让我来掂掂你丁家堡的绝活如何?”

冷哼一声,战飞羽接口道:“狗走遍天下都是吃屎的,无耻公子永远是无耻,两个伤者捉对儿,是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二十三、执法、索命、毒不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