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二十四、阴险、诡橘、幻无耻

作者:柳残阳

店东正在收拾破碎的桌椅,门口出现了二人,就如同鬼魅般悄无声息!

一个是位身躯肥硕的胖头陀,长发披肩,额上一道雪光灿灿的暗箍,箍下压着两道浓得似刷子似的长黑眉毛,铜铃眼,蒜头鼻,一张大嘴,怕不一口可以吞下两个馒头,络腮胡子,倒是剃得精光,粗粗的胡根,露出了暴突的青块,根根见肉,两条肥腿,明明高大粗壮,也因身体的肥胖,而显得粗短。

另一个乃是一个清秀的道人,高高的道髻,一身蓝色道袍,五络长髯看来真是飘飘如仙,只可惜那一股游动不定的眼光,却破坏了他这一身仙气。

头陀的腰中,鼓囊囊的一支黄绫包袱,圆圆的,显然是盛装着一对奇形兵刃,看来像是铜钱。

清秀道人,却只见肩头马尾飘垂,“拂尘”可能正是他的护身法宝。

铜铃眼瞪视店中的每一处角落,就如同搜贼的官差,头陀丝毫都不漏,看得非常的仔细!当他看到了那具犹自躺卧地上的。‘一刀绝命”谢八块的尸身时,不由得回顾身侧的清秀道人一眼!

清秀道人面无表情,但却自双目中流露出一种狡黠至极的流光。

头陀蓦的开口,假装斯文的,粗哑的道:“店家……”

声尚未完,店家蓦然震惊,扭身望向二人,不由得自心底里发毛!心中一犯嘀咕,暗忖,这是哪辈子的霉运,怎么今天来的都是些凶神恶煞般的人物!

想归想,人却尽快的笑脸相迎着道:“啊!大师父,有何吩咐……”

头陀一指尸身道:“此人是何人所杀?”

店东陪笑道:“不瞒大师父,我不知道杀人的姓名,不过我知道他们后山去了!”

清秀道人突道:“去后山干什么?”

店东道:“是和另两人去的!”

眉头一皱,清秀道人道:“没头没脑的,你从头讲讲看!”

店东于是将所知的断断续续讲了!

铜铃眼一瞪,头陀道:“你听到其中一人是姓战的吗?”

店东点点头!

铜铃眼精光倏射,望向老道道:“老道,看来机会到了!”

老道摇头道:“你说此人并不是那姓战的杀的是吗?那是谁?他姓什么?什么长相?”

店东道:“就是那位年轻客官,听说是姓什么来……啊!好像姓丁?”

“姓丁?年轻人?是谁?”

陀头与老道,同时叫了起来!

适时,门口又现二人!

赫然竟是那“武林二怪”“治死人”华驼与“气死鬼”钟魁。

头陀一见二人,蓦的嘿嘿连声冷笑。

气死鬼钟魁,打眼看了二人一眼,突的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呸的一声,道:“嘿嘿,晦气,晦气!”

头陀冷哼一声道:“耍嘴皮子的王八羔子,不用来那一套,没有用处的,十来年了,我们冤家路窄,划个道儿吧!”

华驼子看了头陀与老道一眼,驼峰一耸,向气死鬼钟魁,做了个没奈何的表情,两手一摊,双肩一耸。

嘿!那副德性,直看得店家想笑,却也不敢,因为他那动作,浩脱脱像极了乌龟缩颈!

老道清一清喉咙,斯文的道:“华驼子,缩头乌龟像也解决不了问题,不用做出那种滑稽的熊像,今天我们是不了不散,怎么样,可有异议?”

冷冷一哼,钟魁道:“登徒老道你不用急,等会总叫你满意就是了,看那块臭料,似乎是和你们同道的,放在这里,你们不感兔死狐悲吗?你不去给他念念经超渡超渡?”

头陀接道:“不用啦,等一会儿,连你二位一起吧!”

摇摇头钟魁道:“你身上的疤十多年来大概是不痛了,所以又使你发痒,想再增加点记号是不?假头陀?”

铜铃眼倏放毒光,狠恶的道:“妈拉巴子的姓钟的卖嘴皮子的混蛋王八羔子,我操你奶奶,老子正要你赔偿十年前的那一家伙,你不用穷嘟嚷!今天要不叫你去阎王爷那儿报到,老子就不姓佟!”

钟魁悠闲的道:“狗走遍天下吃屎,十年后还不是老样,我老人家不过想省点力气,你把那小子的臭皮囊处理了,就省得我多一件事,你既不愿,那么说不得我老人家就多费一次手脚,多挖个坑罢了!”

老道突的一瞪流光眼道:“姓钟的,你是光说不练吗?”

华驼子此时开口道:“你们这两块料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想怎么样,哪方面进步了,你们就拣那有出息的,有便宜可赚的挑吧!”

骂咧咧的,余怒未息的头陀道:“来来来,姓钟的,让佟老子先超渡超渡你!”

流光眼一耀,老道说道:“好家伙你慢点,我还有句活要问!”

又冷冷的向华驼子道:“一清听说此处有战飞羽的尸首,看一刀绝命谢八块的样子,恐怕是传言错了,臭驼子,战飞羽可是你救的?谢老八是姓战的杀的吗?”

挺一挺驼峰,华驼子昂声道:“不错,除了我这治死人,没人能从阎王爷那儿夺他的命回来,是不是他杀了谢老八,这就得问你了!”

老道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华驼道:“你先来这里都不知道吗?那你问我,我不问你问谁?你说!”

老道哑口无言,稍停道:“有个姓丁的年轻人……”

话尚未完气死鬼钟魁接道:“谢老八死在姓丁的年轻人手上,那可是不冤,就凭他吗?两个还差不多!”

头陀“呸”的一声,吐了口黄痰,大声道:“什么东西,两个还差不多,你叫那小子出来,让俺老子宰给你看!”

冷哼一声,华驼道:“佟子豪,你记着,只要你还能够活着,你到丁家堡去指名找丁元一,就会如愿,记住啊!”

头陀佟子豪道:“那么就收拾了你俩,再去丁家堡也不迟,丁家堡没什么可以威吓老子的,哼!”

“呛嘟嘟”一声铜震,一对黄灿灿的铜钹,分握手中,佟子豪面向钟魁道:“姓钟的,还是我们两个捉对厮,放马过来吧!”

钟魁笑笑道:“十余年你难道就没有一点长进,佟子豪,还是以前一样的火烧燎毛的毛躁脾气,手上还是那么一对破铜钱,你想想还配在我老人家面前逞能么?”

一派教训的口吻,气死鬼钟魁的那副劲儿,直看得头陀一愣一愣的,旋即回味过来了他话中的含意,蓦的大怒,佟子豪吼道:“钟魁,你他奶奶的少在你佟老子面前占便宜,你要是怕老子动家伙,说!你想怎么样?只要你说得出来,点得出名堂,佟老子十八般武艺,没有不奉陪的”,说啊!姓钟的,你他妈的是哑巴?”

钟魁高大的身形突然一挺,似是长高了不少,威严的道:“就凭你这副臭嘴,你也该得点教训,来吧;既然你没什么出息,还是老样子,你就玩一套给我老人家看!”

“呛”的一声,双钹合并扣拢,唰的一声放于囊中,怒形于色,道:“不用钹,佟老子也照样招呼你!”

踏前一步,肥厚粗短的双掌合拢,猛然翻转,一股排山倒海的疾风,击向钟魁!

脚蹬身旋,倏然暴退五尺,掌风挟怒浪排空之势,将店中桌椅,连连击翻,齐齐挤落一边,空出好大的一块空场,佟子豪须发俱张,怒瞪钟魁道:“狗娘养的,你是属老鼠的?见人就逃?”

怒叱一声,钟魁道:“佟子豪,你要为你那张臭嘴,付出无比的代价,记住了,我要打落你满嘴的狗牙,割断你的长舌,让你现世现报到凄惨的苦痛,求生不可,求死不能。”

佟子豪络腮胡戟张,吼道:“那要看你的能力,还要看看你有没有种!”

威凛的,钟魁道:“过来,让出那边的位置,给他们,到这里来试试活报应的现世报灵不灵?”

腾身而起,旋风般暴卷而至。

佟子豪腿短人肥,动作却如疾风迅雷,捷速无比,双掌如猎猎朔风,急湍巨瀑,挟着无比的威力,击向钟魁。

身形猝旋,掌起如洪涛巨浪,幻影迷蒙,烟鬟雾鬓中,两道粼粼波光,倏忽隐现,疾迎迅拒,“砰砰”声中,一连串劲的挤压,使空气压缩成一道道罡风,四散飞扬。

短肥双掌如积电流光,源源涌激,漫漫劲气,滔滔不绝,泄泻而至,将对手圈人汪洋大海般的拳风掌影之中,佟子豪挟威煞至极的怒气,展尽绝招,向钟魁招呼。

汹涌激荡的掌风拳影中,两道如银河倒泻的掌刃拳劲,划起阵阵涟漪,形成圈圈光弧,时而如悬崖绝壁的盘旋曲折的羊肠小径,迂回在狂激汹涌怒涛般劲风气流之上,时而如乡村晨间的袅袅炊烟,细丝慢挑的如山洞深泉,一湾小溪,穿行如层峦叠蟑之中,内蕴穿石裂钢的无比锋利之劲,突破佟子豪的罡烈!

一刚一柔,一高一短,一肥一胖,我拳你掌的盘旋幻影,成了一团急转的涡流,旋泄,回转,汹涌澎湃,如万顷琉璃,回环不停。

眨眼间,已是百余招了,看来千招之内是分不出胜败的!这是一场真正的龙争虎斗。

登徒老道,蓦地向华驼道:“臭驼子,莫辜负了他二人让地方的好意,来吧!”

懒洋洋的道:“划个道儿吧!”

登徒老道一清,蓦地就地而坐,道:“贫道绝不占你的便宜,我们就尽力而上……”

华驼一笑,对面坐下,道:“不占便宜是嘴上,你登徒道采阴补阳,内力特盛,在武林中谁个不知,你又找对了对手。”

四双铁掌,缓缓提起,慢慢接近,微微一触,粘在一起,瞬间二人由双目精光闪闪,转为双目赤红,满面红光,双双陷入力拼数十年内功的胶着纠缠之中。

华驼驼峰颤动。

老道高髻巍巍!

微赤的面容,一丝丝褪落,由赤而黄,由黄而白,由白而青,双双施展功力,在另一对斗至三百四合之时,此一对业已进入拼尽余力的陷阱!

华驼子只感到原是旗鼓相当的均势,对手那股怒涛排壑源源而来,滔滔不绝的汹涌内力,渐变为凝聚成钢锥般的坚实涓涓细流向自己突穿而至。

内力回环,急将浑厚雄实的怒涛卷浪般的内力,转向丝丝细流,与之纠结对抗,阻挠穿凿。

汗水染浸二人重衣,汗流脸颊颈项,热腾腾的雾气,自二人头上冒起,渐渐消失!

微微的气喘,短促的缓吐,颤抖的掌臂,两人的努力便已到了分际!

蓦的,一条玄色的身形,出现在店门。

那是一个华服的公子,鹰鼻三角眼,苍白而俊秀的面孔,啊,店东躲在暗处,看直了眼,来人不是同两个客官至后山去了吗?怎又转来?

赫然是那无耻公子常少岩!

鹰鼻一耸,三角眼中射出两道流光,扫视店中澈斗的两对一眼,蓦的冷哼一声,迈步走向激斗内力的一对之处轻悄悄得毫无声息,如鬼魅的一旋之间,业已到了华驼子身后,提起一只如玉般白晳的手掌,压向华驼的顶门。

蓦然!

“嘿”的一声吼!

华驼子的驼峰倏然后仰,撞向华服公子的腿。

变起仓促,华服公子摔臂旋身而退!侥幸他应变迅捷,双腿迎面骨被驼峰接触到那么一丝丝,已是如被锤击般的生疼。

紧接着一般劲疾的拳风,暴卷而至,其势之雄,其劲之速,直如巨浪逐波,一泻而至,华服公子不得不拧身旋闪,忍痛飞跃!

“砰”的一声,劲风将丈许外的店墙,撞开了斗大的一个洞穴。

这是华驼在遭到暗袭前的惊兆后,猛凝全身功力,挤着力竭而死的威胁,冒最大的危险,力拒对手内力,一弹倏离,脱开纠缠,借余势后仰,以驼峰撞击暗袭之故,同时仰身卸却所有力量,躺卧在地,并躲过了登徒老道因其突然推拒,而逆击的两人合流劲力因失去目标而直向前击的威力!

华驼经此一来,人似虚脱般的卧地不起,刹时昏死过去,七窍中亦流出因强抑回旋内力,致伤内腑的紫色淤血血块!

内力尽出,登徒老道一清虚脱前,睁眼望着华服公子投出一瞥怨毒至极的煞光,仰身翻跌在地,昏死过去。

华驼的怒嘿,店墙的撞击声,惊动了激斗中的两人,钟魁瞥目之下,突然大吼一声,一线光芒,倏然而起,绕旋一团,一声凄厉的惨嚎,一只断臂落地,头陀佟子豪,蓦的一个踉跄!

闪晃间,钟魁手握钢锥,扑向华服公子。

大吼如雷,佟子豪冲刺奔跃,恍同鹰翔,双目赤红如火,翻滚的二支钢钹,夹着凛凛的劲风,雕射钟魁!

一道黄光平削钟魁后脑,反手一锥,钟魁利落地挑翻,铜钹腾空,穿屋而去!

另一道回旋已至铜钹,丝丝削向肩头,钟魁晃身一滞,左肩连皮带肉被削落一片,咬紧牙根,无视血流如注的左肩,依然向华服公子冲去!

一声怒吼,夹着无比快速的冲力,腾冲而至,佟子豪一只粗短的手掌,插进一心打击华服公子的钟魁右背,冲跌三步,突然拧身,一锥砸中佟子豪的脑袋,脑浆迸流一地,背部那佟子豪仅剩的独掌,带着一块鲜血淋漓的肉骨,跌落尘埃!

回旋的身躯踉跄跌翻,手中的钢锥,飚然射向华服公子,怒声如雷,钟魁艰难的向上爬撑,口中骂道:“无耻的禽兽,偷袭的败类,竟……”

语声在力尽中停止,人亦“噗”的一声,静止地上,背脊,肩膀两处重伤,钟魁昏晕不起。

华服公子冷寞的望望店中,轻步走向华驼!缓缓举起手掌,口中冷冷的道:“治死人,看你能不能治你自己!”

“刷”的一条身形,蓦自店房后门射入,身甫落地即如飚风狂卷般,疾射华服!

眨眼间,一缕灵蛇般挟带无与伦比威力的劲疾指风,点向华服公子抬起的臂腕!

一声急怒的叱喝道:“无耻之徒!丁元一毙了你!”

华服公子蓦然缩手旋身,暴退五步,目注翼护华驼身前的丁元一道:“丁元一,你敢对我无礼!”

丁元一怒目如鹰,怒叱道:“乘人之危的无耻匹夫,你算什么东西?小爷不但如此,还要宰了你!”

华服公子嘿嘿一笑道:“有种,你敢对本座讲这种话,那就证明你确是活得不耐烦了,我倒要看你小子怎么个死法!”

丁元一怒声道:“莫以为你穿了无耻那身衣服,就可以瞒过小爷,现在,真正的无耻公子,怕不已到阎王那儿报到,你还在那儿充什么壳子?”

“刷”的一声,金笔执于手中,庄容的道:“让小爷剥了你的皮,看看你到底是什么变的狗杂碎!”

冷寞的,华服公子道:“丁元一,我要你受尽了最残酷的刑法以后再死,以偿报对我无礼之罪……”

恶毒的,丁元一道:“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无耻的家伙!哼!”

哼声中,右手上那支金笔的尖端,已在颤抖之下,毫无征兆的点到了华服公子的眉心,稳立如山,华服公子双掌倏翻,乌光暴射,手点丁元一腕脉,乌光折扇轻点金笔歪在一边!丁元一没有移动,挫腕之下,金笔猛扬倏压,倏插华服公子咽喉。

乌光缭绕,漫空幻影,像四散飘移的蝙蝠一样,聚向丁兀一。

猝然拔升而起,丁元一金笔幻为千百道金黄流光,在一片破空的锐响中,急泻而至,如万顷波光,粼粼打闪,华服公子的身形,也随着这涌合纷射……光芒翻飞射腾,他的身体就好像飒浆在笔尖的四方,而那乌光折扇,却如影随形,穿隙蹈空,点削丁元一。

一抡快攻稍歇,金笔一滞又起,幻散回旋的金芒,已暴飞而起,光华密集的一圈又一圈的罩向敌人周围。

丁元一的金笔,陡然挥舞成一圈又一圈的连环套锁,上下串连的弧光,在空气中激荡排涌,笔尖飞颤如惊涛骇浪,点点同急湍巨瀑一泻而至的流星电射,齐集向华服公子的身影。乌光折扇如川流不息的波光,逐囊飒洒,挥活得如同朔风猎猎,旋射如银河倒泻,快捷得无与伦比的一一破解了腾飞的金光巨浪,突化一线,腾跃而起!

满空密布的金光乌影中,丁元一突失敌踪,蓦感劲风巨力压顶而至,倏然间,一声暴喝!“元弟速退!”

只觉身躯被人一旋,如穿云流星般,斜飘而起,耳闻“呛,呛!”连声中,脚落实地,店中那华服公子已与战飞羽对面兀立!

只听战飞羽冷冷的道:“我以为你会来后山替你那替身解危的,谁知贼性不改,永远做那欺软怕硬女人活儿!无耻之尤,真没弱了你寡情无义的无耻招牌!”

华服公子竟然是真正的无耻公子常少岩,笑一笑,目凝战飞羽道:“世上要找个了解我的人,恐怕你战飞羽将是第一个,我还真可惜不能与你交一交朋友知己呢!”

战飞羽怒哼一声,回头对丁元一道:“元弟去把后山那个冒牌货抓来这儿,快去快来!”

丁元一闻言,飞身掠去!

战飞羽道:“把你的绝活抖搂抖搂吧!无耻之徒,小心你的左胸靠近心房旁边的那块即将被我掌指插进去的地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