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二十七、毒豺、黑熊、蟒蛇胆

作者:柳残阳

战飞羽面色冷森,低哼一声,毫无表情的扫了周围一眼,突地飞身而起,直线向魔林射去。

这是一座广表达百里的魔林,深不见底涯,到处都是参天古木,粗可合围的已是小的,是以,在这魔林中,处处都是隐蔽的好所在,都是设置陷阱的好场所,战飞羽深知其中情形,是以,他衡量利弊,不愿处于明处,为敌所算,采取借力飞行之法,搜索敌踪。

战飞羽飞行的身形,以直线前进,快得如一缕星火,突然间却折向而行,弯弯曲曲,一触右树,瞬至左树,忽前忽后,忽左忽右,倏忽间围树绕行,骤然间腾身而起,踏枝而行。

飘然而落,又如鬼魅般贴身树上,略滞即行。

此种不停的环绕疾射,约有盏茶工夫,忽见他疾然落向地上,双手隐于袖中,环抱胸前,渊停岳峙的立于当地,双目凝视前面不远处,一株大树旁的一排四个黑衣人,沉声道:“四位不该如此!隐蔽偷袭,岂是大丈夫所为?”

那是四个蒙面黑衣人,骷髅帮煞使的特殊服装。四人一式的手持精钢长剑,一字儿排开,目注战飞羽,一瞬不瞬,战飞羽的话声,四人充耳不闻!

长剑缓缓持起,身形倏忽移动,向左右伸展,间隔拉开成扇形,向战飞羽包围,“刷”的一声,四支长剑同时指向战飞羽!

海波不扬,沉默对沉默,战飞羽对长剑相应不理,停立如山,从那凝重的神情,稳立的躯体,散发出一股股,一圈圈,冰寒的煞气,凝重沉雄有如寒极的冰源,将空气都为之凝结,使人感到冷颤!森森寒懔无由兴起。

刷刷!剑势连变!长剑打闪中,纯朴沉雄,如浑金璞玉,光明磊落敦厚踏实,显见造诣至深,一派名门大派气势,毫无诡谲狡诈,轻灵阴冷之处。

凝重的,战飞羽连翻随剑势侧转身躯,化解其攻势于无形,这是一种至高艺业的比斗,绝无矫揉造作,装腔作势,虚与委蛇之可能,一举手一投足,一招一势,在在都生出一种光风霁月,深藏若虚的深厚纯笃而凌厉至极的一招判生死的险恶境界。

双方都感受到一种如山的压力,在中间滋生,业已到了一触即发之势。

四支长剑笔直平举,臂屈胸前,如撑推惊涛骇浪排涌而至的络绎不绝巨瀑,四黑衣人额际已显露出点点汗光,目中亦暴出扑朔迷离的茫然神色。

稍顷,四黑衣人情绪随形势的扦格,相视一眼,突地忽然作色,齐齐狂吼一声,匹练绕空,四条快捷的黑影分腾空际,骤间战飞羽的头顶集聚,四支剑尖一接之间,倏忽滑落,像一支整齐的十字架,各撑持着一条人影,压向战飞羽的脑门。

刷刷!剑势连变!长剑打闪中,纯朴沉雄,如浑金璞玉,光明磊落敦厚踏实,显见造诣至深,一派名门大派气势,毫无诡橘狡诈,轻灵阴冷之处。

凝重的,战飞羽连翻随剑势侧转身躯,化解其攻势于无形,这是一种至高艺业的比斗,绝无矫揉造作,装腔作势,虚与委蛇之可能,一举手一投足,一招一势,在在都生出一种光风霁月,深藏若虚的深厚纯笃而凌厉至极的一招判生死的险恶境界。

猝然暴飞,战飞羽双袖飞展,双袖中的苍白双掌,如粼粼波光,皓洁星月,倏忽划出一道强烈光弧,旋绕十字架一抹。

风平浪静,黑树林中顿时多了四条尸身!

剑折身断,四人无一尚能喘一口气,只是那么一聚一散,就如同被抛落的包裹,被包裹的死狗般,散落枯叶颓枝上,声音毫无。

怜惜地,战飞羽轻轻道:“你们不该来的!”

迈动步伐,突又向前趟进!

前进十丈,密林更形阴沉,战飞羽突地停身仰视,语声冷冷地道:“无耻,武当四剑与苗疆巫婆夫妻,走的走死的死,你我之间事,何不当面解决?战飞羽不会含糊。”

“狗操的,谁又含糊你了!”

一个蜂目豺声,枯瘦淡白的细高条子,突自一棵树后转出,目光炯炯的注视着战飞羽,连连冷哼不绝!

那副长像,那副德性,人目战飞羽已知他就是那江湖中以玩小毒物出名的“毒血豺”马皇。

毒血豺马皇,自幼是个孤儿,被弃置荒山恶岭之中,他凭着他天赋的异禀,以毒物毒草为食,长大了更凭着他的特异禀赋,从野兽飞禽毒蛇的行动中,悟出了各种武功,在一对无子的老猎户指导下,学会了人语,略像人形,最后那对老猎户,还是死在他的毒性下,当他初与江湖上人接触时,毁了不少成名人物,但也被心机深沉的阴毒坏蛋利用过不少次,渐渐他在武林中立住了脚,也懂得了在社会中,需要如何生存。

凭他的体质,他除了嗜食毒虫之外,他并以他全身的毒血。豢养了几只毒虫。这都是奇毒无比的毒物。

一只毒蝙蝠,一只毒晰蝎,一只毒蜂,一只特大的毒蚊,这四只毒物,每日均以他的毒血为食,长期豢养,人虫已心意相通,武林人物伤在他的毒物之下者,已不计其数。

战飞羽望着这以毒物驰名江湖的野毒人,心中亦不禁略生怵惕。

战飞羽冷凛地道:“老毒物!我真没想到在这儿会碰到你,真是可惜得很。”

蜂目一瞪,吼道:“臭小子!可惜什么?”

淡漠地,战飞羽道:“可惜没有早碰到你。”

毒血豺马皇,不屑地吼道:“我现在碰到你,已是够倒霉的了,早碰到你有什么好的,谁知你倒可惜起来了!我也可惜我的伙伴们没能早喝到你的血!”,

战飞羽道:“你碰到我何止是倒霉就算了,比倒霉还厉害呢!”

马皇怒道:“难不成你小子还能将我老人家吃了?”

战飞羽斩绝地道:“你那毒血毒骨毒筋,腥得很,煮上个三千六百日煮不出人味来,就是丢给狗恐怕也没有吃的,可是我虽不吃你,宰你是一定的!”

勃然大怒,毒血豺马皇吼嚎道:“战飞羽!我要你马上死,即刻死在我的前面,跪在我的前面磕完了三百六十个响头再慢慢的死去,我要将你的皮一丝丝的剥下来,一点点的喂我的伙伴,你记着,你就是这样死,一定的,马上。”

古并不波,战飞羽道:“野人就是野人,怎地不开始做啊!讲有什么用?”

这违反了战飞羽的常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甚少主动向人挑战,但对这个毒血人,似是例外,他每一句话都带有挑逗,卑视,极端的不屑,以期激怒对方而动手,他似是存心要置对方于死地,话语中无一丝一毫悲天悯人之味,且充满了火葯味。

毒血豺马皇,吼嚎道:“小子,会的,你马上就会尝到血被吸吮的滋味。”

一种极端细微的声响,倏然进入战飞羽耳中,声甫人耳,突然后颈上一丝极轻微的叮刺,心忽生警,战飞羽快捷无偏的举掌一摸项颈,手上已有一股浓浓的黑紫鲜血浓腥,传入鼻中,战飞羽只觉得一阵恶心!颈项间传来一阵麻痒,战飞羽不由得心内大惊,双目向毒血豺马皇,冷寒的望去。

只见毒血豺马皇,得意的道:“这是刚开始,是探路先锋,小蚊子的一个孙辈,滋味如何?小子!”

“嗡”的一声,一只硕大无朋的蚊子,突然飞至,战飞羽双目紧盯它飞旋的身影,瞬也不瞬,这只特大的蚊子,竟然有拳头那么大,声音响起来,有如牛鸣,“呜,呜”得震耳慾聋,在战飞羽的左右前后飞绕,盘旋。

它像是在伺机攻击敌人,又像是在等待他主人的信号,战飞羽看得出来,它的飞旋的角度,弧度,都是一个绝好的攻击与退守的部位,这是一只懂得攻守的毒物!并不是一种盲目的飞行盘旋的无知之物。

蓦地,战飞羽身形突然飘动,在原地左右前后的摇晃,旋转。

头上的巨蚊,一阵慌乱,似是找不到目标,突然地俯冲而下,叮向战飞羽。

白芒一闪,一股浓浓的腥膻,夹带着二半巨蚊尸体,射向毒血豺马皇。

怒目急瞪,战飞羽道:“马皇,我从未起心杀人,但今天我要告诉你,你绝对逃不出我这一只手掌!”

遽然腾身时两半蚊尸攫于手中,落地后,即放于口中大嚼,嚼得“吱吱”有声,咂咂嘴,意犹未尽,既疼惜又满意,想来疼借巨蚊之死,满意于口味之佳。

毒血豺马皇。瞬然变色的向战飞羽道:“战飞羽,不用发狠,这仅是我俩的第一回合,还不知谁死谁活,马上就分明了!我要让你死得像个人,就不是人!”

战飞羽道:“你本就不是人!”

全身倏颤,毒血豺马皇道:“拿命来!小子,狗娘养的战飞羽!”

“呼”的一声,一只长有二尺的编幅,起自毒血豺的腋下。

“嗡”的一声,一只如公鸡的蜜蜂起自毒血豺的颈后。

“刷”的一声,袖中落下一只碧绿发光的蜥蜴,大如田鼠,碧绿的二只眼睛,紧盯着战飞羽。

“吱吱”一连串异响起自毒血豺马皇的口中。

响声一起,毒蝙蝠飙然斜射,长翅扫向战飞羽额际,毒蜂如鹰隼俯冲般,冲向战飞羽的背脊,蜥蜴四脚一划,怒矢般噬向脚背。

同时毒血豺马皇,推云御气似的狂卷而至,两只手臂,枯干瘦削,点戮向战飞羽的面前。

猝然暴旋,战飞羽紫影晃动,奇异的突然到了毒血豺马皇身后。

毒物毒人,双双失去目标,毒物落于毒人身上的同时,毒血豺突感后心如重锥击,一个踉跄,带着毒物,冲前三步,扶于树上始转过身来,背脊上已被削落一片薄皮,紫黑的毒血,突然外冒,毒蜥蜴长尾一弹伏于其上,“咂咂”有声的吸吮不已。

毒蜂毒编幅同时爬落,各据一方,大事吸吮。

全身暴颤,毒血豺马皇口中“吱吱”急叫,一连串的暗号,飞起了蝙蝠,毒蜂,弹落了蜥蜴。

毒血豺那一双毒目,如夜的寒星,碧绿得如同一对王八绿豆,暗地疾旋,身形捷如狂风卷云,掣雷奔电般飘射战飞羽。

无视上空毒物的攻击,矫若游龙,战飞羽的身形,骤然直射,如影随形般,飘闪腾挪,虎吼连连的紧摄毒血豺马皇的急转炔旋的身形。

刹时间,人形成了一股狂流,旋转回环,如两股急骤的旋风,风驰电掣,如影随形,追风逐电般缠斗一起。

毒血豺双臂毒掌,一晃间连击八十八掌,掌掌腥风四漫,式式狠毒凶辣,动作迅速敏捷,神情威猛凶厉如恶煞,恨不得一拳一掌置战飞羽于死地。

近身的缠斗,顿时半空盘飞的毒物,与伏地伺机的蜥蜴丧失了目标。

长翅展处,蝙蝠明明划向战飞羽,却突地变为自己主人毒血豺马皇,只急得蝙蝠于攻击错误之时,吱吱乱叫,蜥蜴亦同样的咬噬战飞羽后,才发觉是毒血豺马皇。

毒物不攻,战飞羽顿时无后顾之忧,翻飞的双掌,一口气挡住了毒血豺的八十八掌。

蓦然——

苍白的手掌,如一道经天长虹,泻地流光,倏忽间自一个不可能的角度,突然插进了毒血豺马皇的胸际,另一道苍白的光芒,削向左臂。

“哇”的一声凄厉痛号,毒血豺胸前鲜血狂喷,肩胛毒血狂流,满口毒血似怒箭般喷向战飞羽的面门。

紫云暴旋,射向一处树干之后,战飞羽凝神望去。

只见挺立的毒血豺马皇,肩上的毒蜂双翅急展,胸前蝙蝠噗噗长翅,蜥蜴爬贴口面,嘴对嘴的喋喋出声。

“砰”的仰身跌翻,毒血豺马皇伸蹬两下长腿,寂然不动,只有吸吮毒血的三种毒物,展翅急鸣,似对这一顿美食,甚是满意,猛力的吸吮,渐渐的,蜥蜴爬伏不动,毒蜂似已入眠,只有那只硕大的骗幅,却“嗤嗤”有声的吸血后,进而齿骨嚼肉。

战飞羽环抱胸前的双掌,突地遥劈三掌,蝙蝠、毒蜂、蜥蜴,三种毒物,刹时中分为六。

摇摇头,战飞羽望望地下的毒血豺马皇,右手轻抚左肩,一阵剧烈的麻痒,业已过去,他对这毒血豺之毒,犹有余悸,以他不畏剧毒之身,为他击中一掌,划破一层油皮,业已麻痒全臂,伤处犹自肿起二寸,其毒之烈,实是惊心动魄。

安详地,战飞羽迈开大步,向魔林中心走去。

魔林黑压压地,不见天日,即是稀疏的枝干处,亦不能看到天际的星星,何况这是个雪夜,密云遮天,更难知天像,揣度时间,约莫有四更天了。

战飞羽对无耻公子,又有了一种认识,武林中许久不曾露面的魔头,如苗疆苗花娘猴盗弥子渊夫妇,刚死的毒血豺马皇,他都有法役使唆弄,其人确是一个翻云覆雨的人物。

即连那名门正派如武当四剑,竟也为其网罗,逼使为煞使,战飞羽不禁对他的毒计,亦感到钦佩——“卑劣的高明”。

战飞羽停身望望四周,知道自己已到达了魔林的中心,但奇怪的,却不见无耻公子常少岩的影子,以常情而论,此处该是他最为适宜的“决战”之所!

蓦地——

在战飞羽停身的四周,突然出现了十余个紫色身影,每个人手上,都倒持着一支兵刃!

这十余人面貌不同,身材不一,但却有一个共同之处,衣色一致,都是骷髅鬼使的特别标帜,一色的紫色劲装,鬼使与煞使的不同处,即在服式不一,与蒙面不蒙面之分,鬼使是骷髅帮的心腹,煞使是骷髅帮胁迫的武林成名人物,然而,在艺业方面,却分不出高下,一者是黑道枭雄,自愿投效,一者是无心之错,为其胁迫的正派人物。

战飞羽打量打量四周,蓦地向一个脑满肠肥,目光如炬的可憎人物道:“黑山熊康慷,竟然也为骷髅帮效力,这倒新鲜,阁下,是单打独斗,抑是群殴?来吧!别耽搁时间,打发了你们,好同无耻算总帐。”

“哈哈……”

“哈哈……”

“做梦……”

十余人齐齐仰天大笑,战飞羽冷寞的眸瞳,扫射一周,笑声随目光而止。

黑山熊康慷,幸灾乐祸地道:“战飞羽,你他妈的在做梦!你想同我们总座斗技,还差那么一截,告诉你,你不但走不出这座魔林,就算你命长,能出得了这座魔林,也赶不上我们总座,就是赶得上,也只有送死的份!因为,你即使出去也是一个半死的人,你能是我们总座的对手吗?”

神色一怔,战飞羽冷冷地道:“康慷,你是说无耻他不在这儿?他要你们在这儿送命?他却逃走了?”

康慷哈哈道:“送命?谁送谁的命?战飞羽不错,我们是来送你的命的,苗花娘,武当四剑没伤了你,毒血豺的毒可中上你的肩胛,你已是半个活人半边身子了,你瞪大眼睛看看,在场哪一位不能同你斗上一个回合?喏喏!半天鹰半天空雷氏兄弟,九派四鬼,关中七豪,加上我,十四个人招呼不了你吗?总座他还用着逃命吗?笑话!快死的人了。告诉你,总座去你来的地方了,那儿不是还有我们的一个叛徒吗?现在那不知死活的小子恐怕正在活受罪呢?战飞羽,战大侠!你明白了吧!你差得远呢!”

好奇的战飞羽道:“此处尚有一个古怪老人,康慷你见过吗?知道吗?我看无耻不会告诉你,嘿!算了!”

得意的一笑,黑山熊康慷道:“你问别人,可能不知道,你是说那个只有一只人手的干老头子是不?哼!他现在恐怕在他那窝子里挺尸呢?”

心情大放,战飞羽暗暗舒一口气,道:“那么我现在就去看看!”

黑山熊勃然大怒道:“战飞羽,看看!你他妈的没打发我们,就想走吗?有这么容易吗?”

紫云猝翻,鬼影倏展,如一蓬流光,如一团旋风,战飞羽身形,陇然闪射飞绕,或一种狂卷飞行的巨风,苍白的光芒成一缕光弧,划向十余人的立身之处!

惊呼惨号,慌乱如狼奔豕突,刹时间骨腾肉飞,此起彼落!

紫影倏敛,倚着树干,张着大口,胸前一道尺许长的血口子,汩汩流窜鲜血的黑山熊,瞪着一只惊悸的大眼,望着面前潇洒的战飞羽,疑惑地,真以为是在梦中。

就那么一瞬间,白芒倏现,紫影飘闪,一个圆弧,一道光圈过处,就如同阎王拘命使者杀的,十四个人倒下了六对半,只剩他这么一个血流如注,倚树而立的重伤之人,战飞羽,这武林盛传的强者,竟然是快得使人眼花,强得出乎意料,黑山熊嗒然若丧,双目一闭,气喘如牛,停半晌后,始艰苦的道:“战飞羽!你行,你也够狠……”

头一低,肥胖的躯身,就如同一头死猪,躺倒粗树之下。

战飞羽环扫四周一眼,突地展动身形,来至一处由五株组可合围的古树人,枝干虬结,紧密连接而成的一座天然树屋之下!

仰脸望去,树屋有门有窗,天然枝帘晃动中,灯影摇动,隐隐自树屋中传出了喁喁人声。

声甫入耳,战飞羽业已面露喜容,跃身而起,穿帘而入,灯影忽灭倏明。

树屋中一声惊恐的叱声道:“是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