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二十八、树屋、祥如、茅屋渗

作者:柳残阳

魔林天然树屋中,灯光倏暗又明,突然传出了一声恨怒惊栗的呼叫道:“是你……”

哈哈,战飞羽道:“不错,是我,想不到吧,无厌郎中,假头假脑袋,吓不昏战飞羽,同样的毒物邪人亦奈何不了我战飞羽!”

无厌郎中微微一声冷笑,掉头不语!

这是座六棵巨树连续而成的天然屋树,二棵一排,向后延伸,中间两棵处,自然的将树屋隔成了前后两间,树帘隐约间,屋里似乎有人躺卧,外间除了无厌郎中外,尚有二人,却是那被骷髅帮用做钓饵,引来战飞羽的华驼与钟魁。

战飞羽人屋后,顿时引起了与无厌郎中之间的紧张气氛,一旁的华驼,却适时接口道:“战老弟,你来得正好,我们正有一事,难以解决,你对此亦非外人,何不坐下来。”

钟魁接道:“臭驼子,你讲了些什么,就这样没头没脑的谁能听得懂?说你糊涂,你偏偏以为聪明,不会讲话,就坐在一边风凉,你不讲话,别人不会说你是哑巴驼小子的!”

华驼瞪他一眼,强忍着未发作,钟魁根本不理他那个碴儿,转向战飞羽道:“战老弟,坐下休息,别这样剑拔弩张的,弄得人浑身发毛,喏喏喏,若非这郎中,对于替屋子里那位独臂老兄解除新中奇毒的方法着了迷,我同驼子,早已成了无耻的刀下之鬼,若非他力争要我二人同他共研解毒之方,他立刻可就不是假头假脑了……”

战飞羽一听到此处,突地抱拳向无厌郎中道:“不知者不罪,战飞羽在此谢罪!”

战飞羽勇于认错光明磊落行为,顿使无厌郎中手足无措,尴尬的不知如何应付,一时之间脸上似乎转不过来,钟魁适时哈哈一笑道:“本来,话已讲明,我们谈正经的,臭驼于,你将你同郎中会见经过讲讲给战老弟听吧!”

华驼子双眉一耸,驼峰一凸,扭头道:“有个能说会道的辩士,还用得着我这个笨嘴笨舌的再啰嗦了吗?你就谈吧!”

钟魁突地一笑道:“噢!怎么拿矫啊!这屋子里可不是你一个人懂得医道,撇什么清,摆什么臭架子!你那一套唬一唬我可以,在郎中面前嘛,我看高明不到哪里去……”

战飞羽一看气死鬼钟魁的老毛病已犯了,刚由他调和了的气氛,又有点火葯味儿,赶紧笑笑道:“请问华前辈,到底情况如何?何不告诉在下,以释心中之疑。”

钟魁怒哼一声,自顾自的生闷气去了,华驼子不好违逆战飞羽之意,轻咳一声道:“我们与战老弟等分手,走到第二天,碰到了无耻,请我我们到了这里……”

钟魁轻哼一声,怒道:“那种谈法,早三天我姓钟的不剥他层皮也定要削他块肉下来!”

看来是不甚礼貌,华驼子不置可否的继续道:“来此以后,无厌一见是我们就与无耻起了争执,无耻要坚持杀我俩来诱你前来,无厌则坚持要研究此处主人独臂老兄的解毒之法,需我们共同工作,二人争执不下,最后无厌就以假头拦你,效用一样,并见说你能使此处主人中毒而不能解,有朝一日你被人暗中下了此毒又将如何?打动无耻之心,这才将我们送来此处……”

战飞羽道:“不知解毒之方可已研究成功与否?”

钟魁接道:“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方子倒是有了,奈葯引难求何!”

华驼于不屑的道:“就你说得文绘绘的,也不怕拽下大腿来!”

笑笑,战飞羽道:“此中门道,略知一二,何不说来听听!”

华驼子向无厌道:“郎中,你说吧,方子是你想出来的,老朽可不便掠美。”

无厌道:“若非华驼子一句以毒攻毒,我也想不出此方来,普通的几样毒物,如同宫尿、蝎子尾、蜈蚣嘴、毒蜂针,我随身尚有,只是葯引实在难求……”

说至此处,战飞羽心付,丁元一已将他身上的零碎,搜括殆尽,谁知他还有,看来无厌实在不愧计谋深沉之士,正是“狡兔犹有三窟”,何况此一江湖人物?

战飞羽这种想法,钟魁天性嘴巴刻毒,接道:“你不是让元兄将瓶瓶罐罐,搜了个光吗?怎地还有?”这真是俗语说的“哪壶不开提哪壶”!

战飞羽只是暗叫糟糕,华驼子却已怒哼出声!

钟魁话出口,已知不妥,尴尬的望着无厌郎中,满面歉意。

无厌郎中反而洒脱的道:“钟老兄!俗语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这种人行走江湖,树敌又多,能不为自己余留条后路?”

钟魁点点头!

无厌郎中继续道:“若果那苗疆巫婆子苗花娘在此就好了,看来是没什么希望,他豢养的千年蟒蛇胆,正是此葯最佳的葯材,有了此物,就不需‘鹤顶红’做葯引了。”

战飞羽一听,微微一笑道:“苗花娘的蟒蛇胆,为我取在此处,既然郎中有用,就请拿去!”

掏出怀中玉瓶,扔给无厌,无厌接于手中,拔开瓶盖一闻,点点头,沉思有顷,突地抬头道:“战飞羽,我无厌郎中,出名的贪得无厌,蟒蛇胆既到我手,本不该再还你,看在你对我信任的份上,我破例用多少,算多少,不多取一分,但话说在前头,你我之间那一刀之赐,还是要算的!此事完毕,我们,我们约期再算!”

战飞羽正容道:“是非分明,正是江湖行径,战飞羽记下了!”

无厌向华驼道:“我们开始吧!”

华驼点点头!

许久,室内传出微弱的呻吟,一阵腥臭之气,弥漫林屋,稍顷,室内走出一个目光炯炯的独臂老人。矍铄清瘦的面容细高的身材,白发苍苍,一派隐者气象,一见战飞羽,面露喜容道:“少友何时来此,这几位可都是贵友?”

战飞羽恭敬的道:“飞羽来此不久,前辈可好了,这几位亦是飞羽忘年之交!”

老人与众人点个头,当他听说无厌的名字之后,疑惑的道:“恕老朽放肆,昔日江湖道上有一老魔,自称无极老人的,可是令师!”

无厌怵然震惊的道:“前辈认识家师?”

独臂老人道:“令师可还健壮,我们人岂止认识而已!”

无厌诧异的道:“家师自我入门之日起,即患半身不遂之症,医葯罔效,奇怪的是他又懂得医理,却不诊治,我要为他诊断,他又拒绝,这中间前辈既与家师素识,可知其因?”

独臂老人,目露精光,缓缓道:“阁下可是带艺投师?”

无厌郎中,惊异的道:“前辈怎知在下是带艺投师?”

独臂老人道:“阁下可知令师之名讳?”

无厌摇摇头,独臂老人沉思有顷,目注无厌郎中,沉重地道:“不是老朽说坏说,阁下对令师恐怕尚不及我知道的多,就是我对令师,亦只是片段的了解,所知亦不算多,我能知道你就是他的徒弟,乃是从你医道上判断而出,另外我知道中了暗算,为人下毒之后,即知此人亦系令师之徒,令师有一特异之处,即用毒绝不留解葯,毒用一次,绝不再用第二次,是以我知道中毒之后,即不再寻求解救之道,但我却又知道暗中下毒之人,即在半年前来此魔林中的一个年轻华服公子。亦即你师兄弟之一,自称无耻公子,想来不是他的真名!”

战飞羽一旁接口道:“他是无耻公子常少岩,江湖中名声狼藉的败类!”

无名老人请众人环坐,道:“他来时即声言是奉令师之命而来,当年我与令师曾约斗三次,不分胜负,最后一次,他毁我一臂,我却点他一穴,使其残废终身,他曾与我约定,有朝一日,他要训练出一个徒弟,将我置于死地!”

战飞羽不以为意的道:“无耻是代师赴约吗?以他之艺业与前辈相较,岂不是以卵击石,自不量力?”

独臂老人摇摇头道:“他来时,即递一柬帖予我,柬中是一式武功招式,即可破我指法,当我展视柬帖研究其中所载图形与说明后,就说出那一招根本不能破我指法!就在我要告诉他时,突然见他面露诡笑,对我说,柬中招式是伪,柬上有毒是真,招式虽不能破我指法,柬毒却可置我死命,此人说完,最后放言说,今后武林,将是他‘无极门’的天下,我因他叫无耻,你叫无厌而推知你们可能是师兄弟,而无极老兄,医道甚精,与你这医道似可关联,故而问你一句,不想果然言中,但我可以告诉你一句话,无极有一特性,即不信任任何入,你为他诊病,他怎敢放心让你施为?他收你为徒,恐怕是另有原因,你今日救了我,更是大出他的意外!”

无厌郎中俯首沉思,似对老人之言,有所领悟,久久始抬头问道:“前辈与家师何以……”

独臂老人接道:“五十年前,江湖中有一无行公子魏无忌,为祸江湖,你可能听说,那就是令师,他名称无极老人,其实就是无忌老人,那时老朽在江湖中,有个匪号叫无影……”

=“啊!无影君?老前辈复姓皇甫单名一个字鉴?”

无厌瞪大眼睛,望着面前这清癯的独臂老人,从轮廓上尚能看出老人年轻时,定是个俊秀已极的人物。

笑笑,独臂老人道:“五十年了!岁月不饶人,魏无忌如今竟然还有雄心壮志,老朽倒是早已看破红尘隐居此处已三十年,其他的事不说,你们该知道了!”

华驼道:“无影大战无行,乃是江湖中的神话般传说,不想今日得见前辈,倒是驼子想不到的。”

无影君皇甫鉴道:“治死人华驼,气死鬼钟魁,号称武林中二怪,你那份医业,我奇怪怎地未被无极老人看中!’”

华驼子笑笑道:“那恐怕是我的幸运,也是他的幸运!”

独臂老兄道:“此话怎讲?”

华驼子道:“我幸运他没有看中我,多活了几年,他也幸运没看中我,也多活几年,否则我一剂葯下去,岂不是治死他?”

哈哈大笑,独臂老人道:“看来无极老兄还不信任任何人的特性,倒是救了他一命!”

话题转到江湖近情,独臂老人似对“骷髅帮”的死灰复燃,甚为注意,他屡次都想询问无厌郎中,似是难以启口,突地无厌讲出了使他惊异的话,使他久久不能答复,只听无厌道:“无厌闯荡江湖数十年,今才深悟昨日之非,前辈此处甚为清静,可否容我栖一枝之身?”

无影神君皇甫鉴的炯炯双目,注视无厌良久,始道:“阁下号称无厌,想来贪慾甚重,佛家讲求彻悟,看来此言不虚,套句老话,老朽岂无容人之量,何况阁下对老朽有救命之恩?”

无厌似是真的大彻大悟般,笑笑不置可否!

无影神君突对华驼子道:“你俩功力一散,我看是‘寒翁失马,焉知非福’,不过二位假若还有留恋昔日功力之心的话,那就在此住上一段时间吧!”

华驼子与钟魁,相视一眼,齐声道:“那就谢谢前辈之赐了!”

无影君道:“先别谢,我可没说有把握恢复你们的功力,不过以你与无厌二人的医道,再补以我所知的一门武功,试试总是无害的。”

战飞羽道:“听说无耻已去我居停的猎户之处,我这就赶去看看状况,前辈!告辞了!”

无影君道:“时已不早了,想你们也饿了,你尝尝我那陈年松子酒,以及腊味,再走吧……”

战飞羽闻言,似甚熟悉的进入里面,抱出了一大罐,放于中央,并将五六块风腌腊味,分于四人!

华驼子似是甚为喜爱杯中物,迫不及待的猛喝一口酒,连称“好酒,好酒”!就将手中腊味向口中塞去!

突地无厌郎中道:“且慢!”

华驼子道:“怎么?无厌,你自己的不够别想要我这一份!”

无厌笑笑道:“我贪得无厌虽然不错,但对你那块腊肉,可不敢稍存觊觎之心,记得在进入此处之时,无耻曾来这所屋子转了一转,防人之心不可无,对他我知之甚详,你不妨试试看,手上之物,可有毒无毒?”

华驼子闻言,一声不响的自头上拔下一支银钗,向手中腊肉一刺,蓦地面露怒色,恨声道:“此人当真是蛇蝎其心,看来你们师兄弟间,确实离心离德!”

无厌道:“若非如此,我何以留在此处?喂!喂!别丢!

别丢!丢了岂不可惜?有我二人在此,难道会有不能吃的东西?那岂不是天大笑话?”

华驼子手上腊肉出手又即抓回,笑笑道:“可不是!通通拿来,我来清一清吧!”

在欢乐的心情下,树屋中散溢着一股祥和之气,谈笑中,战飞羽带着一股豪情,离开了魔林!

战飞羽踏出魔林之时,业已是红日东升,雪溶风寒的时候,展动身影,急急向来路飞驰!

距离非遥!茅屋业已在望!

战飞羽离茅屋十余丈时,业已觉出情况不对!以常情而论,此时正当猎户晨起整猎具,举炊待发的时候,而五六家人家中,竟然毫无动静,更使战飞羽确定出了纰漏的是那昨夜里曾经发生过威力,将来袭之人一一陷入的猎兽陷阱,此时却已毁坏!

战飞羽推测,只丁元一之力,恐怕不能对付无耻公子的大批人马。

急飞身形,迅即落入岳和茅屋之中,顿时间,战飞羽目中精光陡射,脸寒如霜,露出一股无与伦比的杀气。

屋中央桌椅具已粉碎不堪,厨房门口,躺卧着岳和夫妇的尸身,怀抱着满脸肿胀,口鼻流血的小虎于,一家三人,均已闭过气去。

小虎子满口鲜血,咬牙切齿之状,恨怒之色,犹自显现面上。

屋角处,两名黑衣劲装的尸身,死状相同,面俯地上,看不清面貌,然而两人的背上,均都是三条深达寸许长约有尺余的裂口,翻肉露骨,凝血成块,这伤痕,使战飞羽记起了颓但败瓦的破落风雪古庙,当他第一次望到这种伤痕时,并不能确定是何人的杰作,如今他知道:这个是丁元一的独门伤敌手法。

屋中满地都是血滴洒射的痕迹。

蓦地!

“勿动,这是独门手法,由我来!”

战飞羽仰脸望去,只见厨房内,闪出了无厌郎中,凝重的望着地上的岳和夫妇尸身,缓缓道:“看来内伤不轻,不死恐亦残废,请战兄将那孩子抱开施救,他仅受外伤,无甚严重!”

战飞羽身后,传来无影君皇甫鉴的声音道:“小友,此子可是你所提过的小伙子?”

战飞羽点点头!

皇甫鉴道:“那么就将他交给我吧!无影神功无人随,似甚可惜!”

战飞羽蓦地起身,向皇甫鉴一抱拳道:“前辈,飞羽已为此子打下内功基础,本想推荐给你,只是未便启齿,今蒙前辈收录,飞羽先代他谢谢!”

无影君皇甫鉴道:“重伤之下,尚有内含英华,我早已看出根基甚固,倒是我该谢谢你才是!”

战飞羽道:“前辈两人怎来此地?”

此时无厌郎中,业已俯身察看岳和夫妇两人之伤势完毕,闻声接道:“无耻行径,兄弟略知,战兄弟既在此落脚,且曾在此伤过无耻手下,他既声言来此,岂能放过?唯你一人忙不过来,我就约皇甫前辈同来舒活舒活筋骨。”

皇甫鉴此时立即俯身抱起小虎子,将他放在墙角窗下的一张木床之上,伸手将衣襟撕开,突地怒哼一声。

战飞羽急骤的飚射而至,眼光到处,只见小虎于胸前显然一处掌印,紫痕斑斑,显明至极,不由怒道:“无耻之尤,对一孺子竟亦下此重手!”

皇甫鉴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此一掌之功,恐我十年chún舌亦不及其效!”

战飞羽闻声,知其是指小虎子可能因此一掌,而更加勤练武功,是以会意的向皇甫鉴望望,未再开口。

只见无厌郎中,同无影君皇甫鉴,业已分别向岳和夫妇及小虎子施救!

战飞羽轻悄的,将屋中两具蒙面人尸身,拖出屋外,然后在房屋四周,巡视一周,见无任何异状,随即挨门逐户,将其余几家猎户查看一遍,不看尤可,一看之下,大为愤恨。

这几家猎户,竟然在不知不觉中,都中了暗算,为无耻点中死穴死去,十余人中,竟无一活口,直气得战飞羽钢牙磨穿,切齿痛恨!

一脸怒色,进得岳和屋中,恰恰见小虎子在无君皇甫鉴的内功施救下,清醒过来!

虚弱地,小虎子看到战飞羽后,焦的的,嗫嚅道:“爹和娘……”

哽咽未能出声,露出至孝天性,战飞羽轻柔的安慰小虎子道:“小虎子乖,大丈夫岂可流泪?你爹娘没有关系,郎中大夫在救他,这是你的师父!以后你好了,好好练功,将来好去杀坏人!”

小虎子点点头,破涕为笑的向皇甫鉴道:“师父,等小虎子好了,再给您叩头!”

哈哈一笑,欢然的持须,皇甫鉴道:“好!好!你别动!

嗯!”

小虎子点点头,旋即扭头向厨房门口望去。

此时,恰见岳和夫妇,微微睁开眼来,看到屋中情景,蓦地想挣扎坐起,然而身体却虚弱得紧,未能如愿。

战飞羽过去,将岳和扶起,道:“老爷子,你暂且坐息一下,有话慢慢讲!”

岳和却吃力的,指指屋顶道:“那上面……”

战飞羽抬头望去,只见屋梁上,一把雪亮的小刀,插着一块白布,轻轻摇晃,白布上,似是有着血迹,点点滴滴。

战飞羽腾身而起,伸手拔起刀在手,轻悄悄的落在地上,展开布条一看,原是用血写的一封信函,正是无耻给战飞羽的。

信中言明,乃系以丁元一鲜血画就,推知战飞羽能见此血书,当已闯过魔林,但警告战飞羽,今后武林道上,将有无数关口,待他去闯,并约定一月后,在丁家堡与战飞羽决战,未后声言,猎户之死,乃系因猎户茅屋周围,防兽陷阱,太过于毒,竟然伤了他手下,是以用猎户性命抵偿,并预言“丁家堡”一战之后,将是他无极派君临天下的开始。

战飞羽看过,递予无影君皇甫鉴与无厌郎中——过目后,即向无影君抱拳道:“前辈,此处猎户之死,飞羽抱歉良深,意慾趁无耻未曾发动之前,早日赶至丁家堡,通知丁家堡防备其阴谋偷袭,并思慾在约期一月之内,先将丁元一救出敌手,免受掣时之累,故此处之事,拟请前辈偏劳,飞羽就此告辞!”

无影君皇甫鉴,与无厌郎中,互视一眼,均无意见,即道:“小友珍重,此处之事,有我等处理,尽管放心,沿途以小心为上!”

战飞羽目闪激动之色,无言的抱拳一揖,腾身而去,小虎子的呼唤,遥遥传来,似乎更坚定了战飞羽早走之心,不多时,蹄声传来,战飞羽已迎着扑面的寒风,踏着霜雪,怀着一股无比的恨意,远走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