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二十九、娇啼、莺转、虺蝎心

作者:柳残阳

迎着寒风,战飞羽的心情,就如同积雪般冰冷,如凛风般撕裂,一股“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的愧悔之意,填满胸膛,一股急待发泄的无比暴怒,充满胸中,崎岖的山路,毫未减少他焦急赶路的心情。

一日后,战飞羽滴水未进,业已赶出百里以外蔓延无尽的山林,已望到边际,再转过一处山脚,即将是但但大道,战飞羽毫无欣赏沿途雪景心情,一味的冒着风寒,向前紧赶。

蓦地!

一丝微弱的异响,使战飞羽惊得一怔。

天性使战飞羽勒住了坐骑,侧耳聆听。

就自转角的背面,隐隐传来叱喝声,哀号声,叱喝中,夹杂着叱喝。

自己的麻烦已够多了,管他呢!战飞羽自忖着,一拉缰绳,马蹄又动!

更清晰地,喝叱声中夹带着娇吁的焦急。

暂疑了一下,战飞羽摇摇头,继续前进,似是决意不管闲事。

转角到了,喝叱声更形清晰!

转过转角,不想看也不行,一幕奇景,映入战飞羽眼前,突地使他义愤填膺。

转角过后,是一片漫无边际的墓场。

松柏遒劲的耸立于风寒雪中,荒草露出雪面,枯黄得已毫无生机。

坟地中,刀光剑影,飘转飞射,叱喝连连,人影幢幢,形势又是一面倒。

九个男的,分别围住三个女的,以众凌寡,以强欺弱,以男斗女。

两堆中两个女的髻乱鬓横,竭力的支撑着,忍受着秽语的侮骂,与轻薄的羞辱,张惶失措的举止,与手足无措的样子,直显示对手似乎存心戏弄。

另一堆,一个瘦瘦的美如冠玉的男子,正举着支长剑,指着一个雾髻风鬓业已散乱不整,娇躯正连连后退的女子,啧啧道:“小娘子,怎么样,没辙了吧!同大爷玩玩别的,不比耍刀弄枪更好吗?唔!”

一个踉跄,那美貌女子,突然间滑跌地上,长剑顿时递到咽喉,半仰的身子,起伏不停的胸脯,惊悸中显得楚楚可怜,他面容倏忽一变,娇叱道:“你们骷髅帮今天欺负到我们‘绿女会’的头上,是瞎了眼,就是姑娘今天遭了不幸,你们也活不过明天!”

美冠如玉的男子,剑尖一递,女子一仰身,另一肠肥脑满的男子,笑得打颤,捧着个大肚皮道:“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喂!皮老二,是不?”

啧啧一笑,另一个贼眉鼠眼的男子道:“皮老二可能有这艳福,你胖子与我胡老三差不多,恐怕是要光棍打到底了!只不过今天吗,看来头筹没份将就看来个二水货,总不成问题!”

嘻嘻哈哈声中,仰面跌于地上的女子,业已杏眼怒睁叱道:“无耻的狗贼!”

“啊!”一声惊诧的娇呼,另一堆中的一个女子,业已被其中一个壮汉,伸手拧住胳臂,击落兵刃,反臂抱入怀中。

紫影倏射,如天际流星泻地,冲入仰地女子之处,长剑倏忽飞射空中,惊叱怒吼之中,紧接着三声凄厉惨号,削瘦男子,首当其冲,一个翻滚,跌落坟地边上,狂吐鲜血中,手抚胸际,惊瞪着一双三角眼,颤抖的伸出手来,遥指紫影,期期未语,业已仰首跌翻。

胖汉与贼眉鼠目的汉子,在惊觉到紫影飚至时,业已身首异处,头飞身倒。

紫影继飘,反臂拧人的壮汉甫自俯首嗅闻,只觉后颈一紧,一阵清凉,手臂嗒然放落,扑通跌倒在地。

与他一簇的二人,惊叱中兵刃甫出,蓦感苍白光影来处,兵刃一紧,顿时出手,心口一紧,如中铁锥,哆嗦中身躯如断线风筝,飞向另一堆激战中的同伴。

单刀飞头,长剑削眉,另一堆的同道:生生将二人了结,与唯一支撑最久的女子面对面交击长剑的年轻汉子,突被此一变异吓怔一瞬,敌人长剑业已刺中胸腹,一命了结。

紫影闪落,战飞羽寒目寂寥的望望满地狼藉尸身,向三位姑娘点点头,一声不响,迈步向仁入路中央的树林走去,三位姑娘,相视一眼,脸上都有一种特殊的神色。

突然一声轻俏的娇呼。

“喂!”

娇呼得使人听了心颤,那是一句既温柔,又悦耳的脆腻的声音,这种声音,让任何人听了,都会有一种说不出的脆弱之感,只要你有一丝儿人的“情味”,那么你听了这一声娇呼,会自然的,如同中了邪魔符咒一样的,想望上一眼,看看这迷人的声音的来源,到底是一种何等模样的天生尤物所发出。因为这种声音,会给人一种幻想,幻想着发出这种声音的一定是万物主宰的杰作。

万物主宰一定是将她从头至尾,都安排得匀称而娇美,不管是她一丝发丝,都将是使人沉醉,使人望之茫然,说不出的茫然,茫然中却有那么一个似幻似真的常萦脑际的“纯真美丽”的圣洁影子,这影子的发梢,额际,鼻梁,眉间,眼中与嘴角,甚至身休上的每一分,每一寸都是恰到好处,使你看了永远有种若即若离的神秘感,飘渺在他那四周的那种氤氲之气,衬托出她虚无的美,而这种声音,却似极地的磁源,会粘得你的心紧紧的极想去接近那圣洁的影子,让那种神秘氤氲,虚无包围着你,涵蕴着你,即使或者死其中,亦在所不惜。

战飞羽也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有血有肉的男人,有思想有情感,极端丰富的感情的男人,声音入耳,不期然的心情一颤,身形动,幻想中的圣洁影子,现出脑际。

那虚无的,飘渺的影子,一刹那变成真实,只是与幻想有所不同,真实的是前方左右都有一个形体出现,衣衫虽然不整,可是自有一番特异的丰采,更现出他们应有的奇异力量,使你的特性,也为之引发,有一种莫名的力量,极思冲激而出。

形体似有意无意地在慢慢接近战飞羽,激战后的手汗,似未曾被朔风吹干,又是一声娇俏而磁性的脆呼!“喂……小女子姊妹三人,承蒙大侠援手,尚未拜谢,敢问贵侠尊姓大名,尚祈赐告,以为小女子姊妹三人,日后永记不忘,并禀告令主供长生神位于敝会之中!”

蓦地……

迷蒙中战飞羽眼前,突然现出一人的影子,脑海中有一个阴冷的声音,告诉他:

“此后武林道上,将有无数关口,要你去闯!”

那是无耻公于常少岩的声音,血书的血是丁元一的,激灵灵的一个冷颤,战飞羽如梦初醒,灵光一闪:

“摄魄音。”

“摄魄音”乃是武林一种秘技,是昔年“蛇女”尹韵的绝艺之一,失传江湖已有多年,凡为摄魄音所迷之人自会听音人迷,不管定力如何高强深厚,如在未防备之前,突受“摄魄音”之袭击,就会不知不觉,坠其术中,昔年“蛇女”尹韵,凭此艺业,在江湖上掀起了莫大的风波,毁坏了多少武林成名高手,最后遇少林当时之掌门人,以无上禅功“狮子吼”震伤逃逸,而不知所终。

如今竟然在此三女发现此“神功绝艺”,战飞羽心忖自己有恩于他们三人,竟然以此“神功”对待,看来其中定然有诈。

警惕之心一生,眼前幻影顿时消失,真实的三个“万物主宰的杰作”,在战飞羽的眼中,那丰盈的身体,美艳的容貌,顿时变成了红粉骷髅。

茫然清澈的一股寒光,自双眸中突然扫射三人,凛然的,战飞羽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是武林人之常事,三位不必记在心上,供奉牌位,在下更是不敢当!”

话落,即依旧迈步前行。

绿衣一闪,那支持时间最久,以长剑刺杀对手的女子,似是三人之首,眼中飘射出一瞬急急的微怒暗号,自身却倏忽闪至战飞羽身前。

另两个女子,见状分为左右,齐齐飘至战飞羽身旁。

战飞羽停步抬首!

眼前的女子,此时长剑业已入鞘,鹅蛋脸上飘洒着一缕发丝,斜遮左眉,高挺的瑶鼻,翁动着艳红的樱chún,突得老高,娇俏的身材,摇曳生姿,到底是人间仙子。

左首,是那被撞跌在地的女子,椭圆形的脸儿,尖尖的下额,那些微上翘的右chún角上,一颗如芝麻大的小红痞,更增加她自己美艳至极的面容,几分娇滴,无怪她竟惹得敌人心生染指,那高耸的胸脯,匀停的躯体,简直是一个火山,热得使人炫晕。

右首,是个贵妃型的脸如满月,丰盈适中的艳丽女子,她的艳丽似尤胜过其余之人,三个人一色的绿衣,立于寒流中,飘飘如仙,每个人都虽是发乱杂横,衣衫不整,却更增加她的魅力。

战飞羽与之相离不远,一股兰麝幽香轻轻飘来,中人人慾醉,然而战飞羽“警心”早起,眼前的一切,都已变成虚无,是以入眼人鼻的色与香,并未对他发生什么诱惑之力,相反的更增加了他的“防范”之心。

寂寥而森寒的目光扫视一周,只使得对方三人,自心底生怜,不期然的俯首望地,不敢与之对视。

冷冷地,战飞羽道:“姑娘请让路……”

玉首倏抬,面前鹅蛋脸绿衣女,说道:“小女子绿衣会雷绿玉,与会中姊妹陶绿萼、景绿梅,蒙大侠援手之德,怎能连大侠姓名都不知道,岂不是显得我们姊妹,毫不通人情,也不懂礼数吗?传出江湖,岂不是天大笑话?”

摇摇头,战飞羽道:“没这么严重,姑娘,请让路!”

雷绿玉娇媚的道:“大侠又何以如此吝相赐告尊姓大名?可是尊驾在江湖道上,有见不得人之事吗?”

劝将不如激将,但雷绿玉找错了对象。

战飞羽道:“姑娘怎么说都可以,请让路!”

雷绿玉一怔,蓦地赖道:“那么大侠就闯吧!”

胸脯一挺,颤微微的双峰抖动;走前两步,距离更近,再近两步,那峰头即将碰到战飞羽身上。

眉头一皱,战飞羽道:“姑娘为何如此逼人?”

娇笑,雷绿玉道:“是大侠拒人,哪里是雷绿玉逼人,绿玉怎敢,你是我们的恩人啊!”

战飞羽倏然惊觉,就在这几句话之间,左右的陶绿粤与景绿梅,业已逼近三步,俏无声息的,三人已将他包围了起来,心下略转,蓦地决定,战飞羽轻轻一笑道:“在下告知姑娘姓名,就可以走吗?”战飞羽道:“姑娘之意是……”

雷绿玉眼角一撇道:“大侠何以如此不畅快,连我们女人都不如……”

目光旺盛,战飞羽道:“在下叫……”

叫字余音中,三女均似极为恭敬的侧耳细听。

蓦地……

紫影飘飞,倏忽间,如紫雷奔射,战飞羽诡异的,已转到雷绿玉身后,展动身形,向高处飞奔而去。

雷绿玉焦急的惊叫:“战飞羽你不能走!”

紫雷如电,倏然飘向面前。

云停影现,双目如电,面寒如雾,战飞羽凛声道:“原来雷姑娘是明知故问,战飞羽请教,姑娘有何意图,不妨名言!”

怔怔的神色中,一股愧悔之意掠过粉面,倏地毅然挺胸道:“没有什么意思,请战大侠随同小女子姊妹三人,去个地方……”

点点头,战飞羽道:“可以,只是请雷姑娘讲明原因……”

雷绿玉道:“到了自知,战大侠难道还有不敢去的地方吗?”

古井不波,战飞羽不受挑逗的道:“有!很多……”

大出意外,极有兴趣的,陶绿萼道:“新鲜得很,战大侠在武林中,可说是无往不利,不失为武林霸主,黑白两道的总瓢把子,哪里会是你战大侠不敢去的地方?”

深意地,战飞羽道:“天堂与地狱……”

格格娇笑,三女同声道:“原来战大侠是怕死之徒……”

正容,战飞羽道:“姑娘们不怕死?”

笑声倏停,笑容一敛,三女互望一眼,深深的体会到了对手的厉害,不仅是传闻中武艺之高强,智慧似是更高人一等。

雷绿玉点点头道:“我们乃是江湖中的无名小卒,当然怕死,但是战大侠与我们不同,战大侠乃是当今武林中响当当的人物,岂是怕死之徒?对不!战大侠!”

出人意表,战飞羽道:“姑娘们不是人……”

突然一怔,忽然大怒,齐齐娇叱,三人同声道:“战飞羽,姑娘们是瞧你是个人物,你可莫自认为真的是个人物,可以随便信口雌黄!”

毫不在意,战飞羽道:“那么姑娘们是人了?”

景绿梅,银牙咬得出声,道:“废话!”

突地一笑,战飞羽道:“姑娘是人,难道战某人不是人?”

会过意来,三人齐都玉面飞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二十九、娇啼、莺转、虺蝎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