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三十、因祸、得福、魔骷髅

作者:柳残阳

一辆双套轿车,在一个清秀的车夫,娇叱呼喝之下,逆着凛冽的寒风,顺着大道奔驰!那是一辆华丽的轿车,红呢车帘,封闭得严丝合缝的密不透风,车两旁的透明车窗,亦为窗帘遮住,车后的蓬糖下,坐着一个美如天仙的女子,看那身打扮,并不像下人的样子,但却坐在车后,黄色的车蓬,红色的轿帘,红黄相映,奔驰于白雪铺的大道上,格外显眼,流苏缨络飘垂,更增豪华。

轿车中传出了格格娇笑,直似银铃,笑意中夹杂了无限的得意。

蓦地!

笑声倏停!

一个娇俏的声音道:“二妹,我们到了哪儿了?”

赶车的开口道:“玉姐,已经一半路了,这儿是那大柳树!”

嗬!赶车的是个姑娘改扮的,轿车左边的窗帘,斜开一道细缝,露出了半个娇容,望望车外,一放手,放下车帘,回首道:“玉蛆,这次前去,想来那常公子,不会再刁难大会姐了吧!”

车中之人,正是绿女会三女,战飞羽闭目盘膝坐于车中央,三女环伺而坐,开口的,正是陶绿萼。

喟然一声长叹,幽幽的,凄凄的,娇俏的,雷绿玉突现一股怒容道:“自从那妖女入会以来,我们绿女会似是交上了霉运,不到半年,虽说是她传了我们每一个人一套失传的绝学,可是也招来了两个劲敌,先是骷髅帮,如今又招惹上了武林中最难惹,也不该惹的神手无相战飞羽!”

景绿梅道:“玉姐既如此说,我也就毫不隐瞒了,半年来,我实在看不惯,此次事了,我要离开会中,只要有妖女在一天,我就不回来!”

陶绿萼道:“梅妹,你到哪里去呢?”

景绿梅道:“江湖之大,何处不能容身,大不了嫁个人,老死林泉,亦不失一条安逸之路。”

雷绿玉面现竖毅之容,果决地道:“我看远到不了那步田地,此次回去,你们看我的眼色行事,只要能使大会姐先脱了自由之身,我舍死也要使那常公子受点教训,来个以毒攻毒!”

诧异地,陶绿萼道:“玉姐,怎么个以毒攻毒法?”

望了望闭目静坐的战飞羽一眼,雷绿玉手一指战飞羽道:“你们不感觉到他们以诡计对付战大侠,有违良心,亦与我绿女会往昔行径大相径庭?”

陶绿粤、景绿梅,同意地点点头!

雷绿玉继续道:“常公子以毒逼使大会姐下令,动员我们绿女会十使之多,纷纷出动,与他们骷髅帮众配合,不惜牺牲九条性命,以我们女人天赋的武器——眼泪,来暗算战飞羽是为了什么?战飞羽说要去救一个人,这个人是谁?常公子两天前到我们会中,带来了一个年轻人,他又是谁?火急的逼迫诱擒战飞羽,你们不觉得这中间,有些门道?”

恍然大悟,陶绿粤道:“玉姐是说,战大侠要救的人,是常公子带来的人,而常公子与战大侠有过节,是借我们之手,来……”

景绿梅接口道:“我知道了,玉姐到时候,想将战大侠的被制穴道解开,让他们二人来个拼杀……”

雷绿玉点点头,忧急的道:“先决条件是如何使常公子先解了大会姐之毒!”

忧容满面,极不乐观的,陶绿萼道:“我看没有希望,想想看,那常公子外表虽然温文尔雅,可是心地似极阴险,数次来会,我总觉着他有一种使人说不出来的讨厌、狡诈、深沉,外表与内心,截然不同,他岂能未得到所要的人而先解大会姐之毒?我看,就是将战大侠送到他手上,大会姐之毒,能否解了,也是个问题,弄不好,他为了控制我们,会反脸不认帐的……”

雷绿玉道:“所以说我才要舍命也要让他受点教训!”

景绿梅道:“玉姐的意思是说,你要在一切落空之时,解开战大侠穴道?”

陶绿萼道:“玉姐,我们何不现在就解开战大侠穴道,将详情与他说明,求他同我们前去?”

苦笑一声,雷绿玉道:“我们以诡计骗战大侠中了我们的暗算,我们再以实情相求,你认为他会相信吗?”

景绿梅、陶绿萼都互相摇头苦笑,沉默无言。

雷绿玉长叹一声,在辘辘的车声中,显得格外凄凉,悲苦……

雷绿玉眼里闪过一抹震惊,倏然瞪大了眼,抬头望向闭目盘坐的战飞羽!

注目久久,再无异样,疑惑得摇摇头!

陶绿萼见状,道:“玉姐,你怎么啦!”

雷绿玉道:“没什么,可能是我眼花了。”

景绿梅惊道:“什么?眼花?玉姐,你是在说笑吧!你才多大年纪,就会眼花,那不要笑掉人的大牙。”

陶绿萼关切的道:“玉姐,你看到了什么!”

雷绿玉道:“我看到了——啊!你!”

刹时间,神色大变,只见她啊声出口,“你”字刚刚挤出齿缝,即迅捷的伸手点向战飞羽身前大穴,同时,陶绿粤与景绿梅,亦看出了异样。

原来那闭目盘坐,被点了穴道,按理讲既不能讲也不能听,更不能动的战飞羽,突然在那苍白的面容上,无端微微牵动,露出了一抹微笑,是一种讥俏的微笑,也是一种祥和的微笑,任何人望到,都会懂得其中含意。

但这种微笑,看在绿女会的三女眼中,却不啻追命符,哪得不惊,哪得不急!

雷绿玉那只粉妆玉琢的白玉纤手,差那么一丝儿,就点中了战飞羽的胸前大穴,忽然间,白光一闪,苍白的细嫩的手掌,倏然扣住她的玉腕,娇躯一颤,花容顿时失色,沮丧的垂下头去,脸上闪射一股莫可奈何的神色!

那是既不愿意,又不尽然的神色!

不是有一句“半推半就”的话吗?雷绿玉这时的表情,正是如此,既不想被擒,又有无所谓的感觉,故而,战飞羽手一搭上玉腕,她本能的略微一挣,即不再动弹了。

陶绿萼与景绿梅惊得一怔,突见战飞羽擒住雷绿玉,本能的娇叱一声双双出手。

战飞羽眸瞳中寒光陡射,只震得陶景二女,急凛凛打了个寒战,伸出的手,前进不得后退不得的停在半空,望见雷绿玉的神色,二女双双收臂仁立,怅然若失的低首不语。

雷绿玉幽幽的道:“战大侠神功的是了得,大出小女子意料之外。”

微微一笑,战飞羽道:“不敢当姑娘夸奖,这是姑娘,对战某人不甚了解之故,若姑娘知道‘神手无相’的‘无相’神功之威力,或许不会如此对待战某人……”

雷绿玉道:“战大侠如今要怎样处置我们姊妹?”

手腕突感一松,战飞羽双手习惯的笼于袖中!

雷绿玉诧异的道:“战大侠你……”

战飞羽诚实的道:“姑娘,战飞羽有话请教,请以诚相告如何?”

雷绿玉点点头道:“战大侠问吧!……”

战飞羽道:“贵会大会主所中之毒,可是无耻公子常少岩所为?病状如何?”

雷绿玉诧异的道:“战大侠早已自解穴道,都听到了?”

战飞羽点点头道:“我已告诉姑娘,姑娘对无相神功了解不多,在车行一刻钟之时,战飞羽己能活动自如……”

雷绿玉道:“战大侠那时如何不对我们姊妹下手!”

战飞羽道:“好奇心而已……”

陶绿萼嚎啼道:“好奇心救了我们一命,岂非天意!”

战飞羽道:“姑娘尚未答我的问话……”

雷绿玉沉思道:“看来战大侠猜对了,那常公子名叫少岩,所下之毒系一种慢性奇毒,大会主全身无力,日日加重……”

战飞羽道:“如此,则贵会大会主将在半年之内,离开人世,据在下所知,目前尚无此种解葯!”

绿女会三女,同声惊呼道:“什么?你这话可有根据?”

战飞羽沉声道:“此事说来话长,既然无事,我们慢慢谈吧!”

战飞羽将无影君中毒之事,讲了一遍,雷绿玉蓦地起身跪倒,向战飞羽道:“可否请战大侠指引一条明路,容小女子去‘魔林’一趟,求取解葯,以救敝会大会姐!”

战飞羽道:“姑娘请起,既然贵会亦系被无耻胁迫,则与战某人同仇敌忾的同路人,此处即为解葯,行前,无厌郎中仅留少许,其余均赠我保存,真未想到,贵会是第一个使用此葯的人。”

雷绿玉感激的接过葯九,小心的存入袋中,抬首道:“只不知战大侠,意慾何往?”

笑笑,战飞羽道:“我的目的即是救那无耻所掳之人,正愁找不到无耻踪迹,我们何不将计就计?”

雷绿玉道:“只是委屈战大侠,而且我等实在汗颜……”

战飞羽豪情的道:“姑娘不需自责太甚,若非如此,战飞羽真不知道要走多少冤枉路,只不知现距目的地尚有多远?”

雷绿玉娇声呼道:“二妹,还有多远?”

车前乔装之女道:“还有二十里,现在是恶狗林!”

蓦地——

唏哩哩数声高嘶,车身突然不动,停了下来!

一阵娇叱,车前乔装之女,勒住惊跳而起的骏马,怒叱道:“何方朋友,突出挡路,还不让开!”

雷绿玉问道:“什么事?”

人说着话,已揭起窗帘向外望去。

“咦!”另一面的陶绿萼在探望之后,突地惊咦出声,接着道:“是骷髅帮?”

雷绿玉道:“看来他们是要劫车,四面站有十几人!”

此时车外的车夫,突道:“玉姐,是骷髅帮的!”

雷绿玉道:“我知道了,你问问看,他们是什么意思!”

一个沉雄的声音,起自车前道:“贵会大会主传令,请将战飞羽交我带回!”

雷绿玉道:“要解葯,珊妹!”

珊妹闻声,娇叱道:“拿来!”

沉雄的声音道:“什么?”

珊妹冷然道:“解葯!”

哈哈声中,沉声又起道:“看你那娇模样的脆声甜嗔的样子,就不像是个赶车的,我说小娘子,解葯早给你们大会主了,你又要解葯干什么?我没有解葯,倒有另一种葯,你要不要……”

“哈哈……”

“哈哈……”

“无耻!”雷绿玉轻叱一声,蓦地穿出车帘,立于车旁,向四周一扫,只见车左车右,各有十四个骷髅帮众,车前多了两个,共有一十六人,为首二人,一个是她认得,骷髅帮的厉公子,他身穿华服,优闲的,微笑着,望着马车,那双桃花眼中,露出了一股贪婪之色!

他身旁一个魁伟的汉子,浓眉大眼,一脸横肉,正自啧啧笑道:“怎么样,小娘子?”

一眼看到雷绿玉,突地转口道:“噢!这个真的比那个假的可差多了!”

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那魁伟的汉子蓦地向雷绿玉道:“小娘子,在下乃骷髅帮新任刑堂堂主司徒云涌,奉贵会会主之命,跟随敝帮的朱公子来接‘战飞羽大侠’的大驾!”

“那是无义公子朱大德,姑娘小心他的暗袭!”战飞羽轻声嘱咐!

“知道了!”雷绿玉机智的回话,答复了车内外的双方,接着道:“贵帮既然来接‘战飞羽’,但解葯呢!”

无义公子朱大德桃花眼一翻,突现冷凛之容道:“小娘子,我没时间同你啰嗦,干脆点,你是痛痛快快的交人,还是要我自己动手!”

雷绿玉面色生寒道:“怎么,想用强!”

“告诉他你己解了我的穴道!”战飞羽轻声传话。

无义公子道:“必要时,你也跑不了,看看周围的状况吧!”

雷绿玉道:“朱公子,你以为我没看到?没想到?我交出战飞羽你能放过我们姊妹吗?哼!”

哈哈声中,无义公子朱大德道:“聪明,聪明,既然如此,小娘子是想怎样?”

雷绿玉道:“你何不同战大侠当面谈谈!”

蓦地一震,神色速变。

雷绿玉道:“朱公子,想不到吧!你能无义,难到还想不到我们也可以照方抓葯?捉战飞羽时,死的是你们骷髅帮的人,我们可没损失,将话讲明白,你想想,战大侠是同我们站在一边呢,还是同你们站在一边?怎么样,是不是要见见战飞羽大侠本人!”

无义公子朱大德,突地附耳向司徒云涌,叽咕几句,然后道:“小娘子,莫得意,我们就耗着吧!”

“以我判断,姑娘大可同他耗上,他是否遣人走了?若是,那么等一会无耻公子常少岩会同你们大会主一起来,假若到了那时候,姑娘可以与他们谈条件,只要你能接近你大会主一分钟,即可答应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三十、因祸、得福、魔骷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