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三十三、玉锁、援捕、结待解

作者:柳残阳

原来,他只是受了内伤,被点了定时穴道,按理,他早该醒了!

他的突然挣扎而起,使其余的人大惑不解,但战飞羽却不作此想。

当他挣扎着爬起,手抚胸际,狠毒的向四周五人望了一眼,狞厉的向战飞羽道:“阁下所赐,金某人永记不忘,只要我今天能脱过那老鹰大的追踪,那么从现在起,我金家园子同你没完!”

冷凛地,战飞羽道:“你没有机会了,金不换,不要说你负了严重的内伤,你逃不出天下名捕的手法,就是你是个毫无伤创的人,也没有一顶点儿的希望,这只怪你在穴道自解之时,贪图听我们的谈话耽搁了时间,你那时走的话,还有点希望,现在吗?晚了……”

金不换狠厉的道:“我就是落在第一名捕之手,我也不愿在此地守着你这个心黑手辣,毫无江湖道义的沽名钓誉之徒……”

冷凛地,战飞羽道:“金不换,你金家园子的威势,唬不倒我战某人,狠话也没有用,只是你说话得放清楚点,我哪一处地方是毫无道义,沽名钓誉?说不明白,你就留在此地!”

心情一紧,色厉内在的嘶叫,金不换道:“你有道义,你不沽名钓誉,你要我怀中‘玉美人’干什么?”

一语惊醒梦中人!

战飞羽要“玉美人”作什么?

千里盗东方俊人的马猴脸拉得长长,眼中露出了特异的光彩,是询问,是惊异,是迷惑,似三者都包涵在内。

朴氏姐妹,青楼双艳的两对妙目,也紧紧的瞪视着战飞羽,不啻告诉他,他俩甚是同意这句问话,极端的想知道其中的真正目的。

快刀妙手,有天下第一炔刀之称的南宫秋,业已手抚刀把,似乎是战飞羽的答话不对,即将动手拼命!

这种架式,这种阵仗,根本唬不住战飞羽!

只见他沉稳地坐在桌前,神态自若的望了众人一眼,伸手端起酒杯,就待啜饮——

蓦地!

长刀打闪,快刀妙手南宫秋刀刃如芒般翻滚,刀尖已指到战飞羽胸前尺许。

马猴脸更长,千里盗东方俊人冷冷地道:“战飞羽,我们极想听听你的理由!”

古并不波,眼皮子连抬都不抬,战飞羽冷冷的道:“我若是不说呢?”

怒声如雷,快刀妙手南宫秋道:“那就莫怪我们联手对付你!”

神色依旧,战飞羽冷凛至极地道:“战某人不受威胁!”

长刀疾症刺,如电蛇打闪,倏忽刺向战飞羽前胸。

丁铃铃长声串鸣,五彩缤纷,黄白相映,“锁鞭”腾空,密织如网,罩向战飞羽头顶。

左手猝翻,一蓬酒箭,细密劲疾,发向快刀妙手南宫秋,酒箭与长刀相擦,“赫赫”不绝,一股大力震传自剑身,忙不迭的疾翻长刀,护住全身,滴滴酒箭,丁丁连声中如击玉磬,如敲金铃,长刀光影相击,勉强撑了过去,南宫秋刀停人惊,注目长衣下摆,点点麻洞,惊栗自生。

缤纷五彩中,一抹苍白的光影,疾射迎拒,“砰”的一声,缤纷倏止,“锁鞭”笔直。

战飞羽二指捏着顶尖一只锁子与千里盗东方俊人扯直锁鞭,冷哼声中,右臂倏甩下压,“咔嚓”声中,锁鞭丁铃落地,东方俊人蓦地后退一步。

战飞羽二指执着那顶头上锁子,冷冷地道:“扯旗儿道上的阎王令,战某人收下作个纪念!”

轻悄的,藏于怀中。

怒吼如雷,厉叱相连,长刀与锁鞭,蓦又闪射腾跃。

突然——

一声娇叱,起自朴少姑口中道:“慢着!”

光影倏隐,缤纷立止,南宫秋与东方人俊,双双望向朴少姑!

媚笑一声,朴少姑道:“二位老爷子,战大侠还没有说出他要‘玉美人’的原因呢!何必就先冲突起来了,这岂不是意气相争,师出无名?”

一招之间,鞭毁人退,以南宫秋与东方俊人二人在江湖中经验,怎不知战飞羽实是名不虚传,地地道道的配称为“武林豪雄,一方霸主”,就凭那一手,“神手无相”在武林中人人敬畏,证明绝非无因,他们怎不想停手,只是不好意思,如今有人给找个台阶落槛,他们岂有不知好歹之理!

然而面子上,可不能不故作姿态!

双双不约而同的收起兵刃怒哼一声,退后一旁。

玉锁公子金不换,突地怒哼道:“他有什么理由说?难道不是见财起意,想据为己有!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呸!”

冷凛,斩钉截铁地,战飞羽道:“金不换,你记着你今天所讲的这些不是人讲的话,战某人不打落水狗,但我要警告你,下次再遇到,你小心你那张臭嘴,我要将他给削平,让他不再信口雌黄,你记住了!一定的!绝不食言,我发誓!”

发誓,是武林人最重视的语言,那股寒凛的目光,那种自然散布的酷厉气氛,震得内伤很重的金不换,差点晕倒跌地,下意识的摸摸那三角眼下的嘴chún那薄薄的两片皮,就好像是已不在原位,业已冰冷,抖颤!

一股寒气,自心底涌生,金不换这武林中的公子哥儿,此时才后悔贪图一时之快,所惹下的后果,不堪想象的后果。

他愧悔自己,怎么利令智昏的让鬼迷住了心窍,怎么单单挑上了武林煞星,人王,说一不二的武林大豪,他已意识到,除非这辈子他不再在武林中行走,永远躲避着他,否则,一旦有那么一天,他们再相遇时,那情景,那状况,似乎现在都已经呈现在眼前,一个没了嘴chún,像是一个破了一个洞的布口袋似的尊容。

颤栗,寒栗,在这大热天里,汗在他身上出现,他似乎是患了摆子,内冷外热,嘴chún青紫!

战飞羽不理他!

其余的人的视线,却集中在战飞羽身上,他在这竹棚下变成了孤独的,寂寞的“寡人”。

摇摇头,略微清醒一下脑子,内腑的伤痛,使他更觉悲惨!然而他还有希望——回到金家园子,那儿才是他的天堂,他在那儿,可以横行,可以任意,永无顾忌,那才是他的王国,江湖,这儿毕竟不是金家园子!

回去!回去!心底在嘶叫,他听着那种无力又无助的嘶叫,慢慢又激起了他的潜力,艰困的,一步步,向前挣扎,目标是那竹棚酒店门口!但,他每走一步,都似要费尽全身所有的力量,他的伤实在不轻,每一步,似一天,一月,一年那么长才能完成这么一段短距离的目标。

金不换的行动,无人注意。

青楼双艳朴氏姐妹,此时却双双走到战飞羽桌前,娇笑连连,朴少姑道:“战爷,你就将理由说说吧,唔!”

冷漠地,战飞羽道:“姑娘要我说什么理由?”

朴幼妮媚笑道:“哈!战爷,您又来啦!您可是真的贵人多忘事?”

战飞羽道:“我忘了什么?”

娇嗔,嘴一突,朴幼妮一扭身嗅道:“您到底要玉美人做什么吗?”

双目一瞪,战飞羽诧道:“姑娘,我几时说过,我要那玉美人了!”

神情一怔,朴氏姐妹,面面相觑!

南宫秋却怒哼道:“不要,你趟这浑水干吗?东西到了手上,说不要,你道我们是三个小孩?”

战飞羽道:“你是说那玉美人在我手上?”

冷然的,南宫秋道:“不在你手上,难道还在我手上?”

战飞羽凝重的道:“不错,在我手上是有一件东西,可惜不是那玉美人,你相信吗?”

南宫秋冷笑道:“鬼才相信鬼话!”

战飞羽蓦地向东方俊人道:“你怎么说,阁下!”

沉思有顷,东方俊人道:“我只是疑惑,你既然口口声声说不要玉美人,又何以要拦住我?”

战飞羽道:“我是为你着想,理由刚才已说过了!”

东方俊人接道:“只是你要我把怀中之物拿出来?这不算要呢?这是一件,再就是你怎知那东西在我身上?”

这话一出,南宫秋与朴氏姐妹倏然双目一亮,盯向千里盗东方俊人!

东方俊人未待战飞羽开口,即道:“你们三位不用摆出那副架式来,要想抢,恐怕还不那么容易如愿,刚才讲过了,打不过可绝对有信心跑得,更有把握一对一的情况下,捞点本回来,群殴吗?那就要比比脚程了,何况我既然承认东西在我手,这种状况之下,我不会再要了,谁要,那得看谁能够有本事把握保有他,而自信不为天下第一名捕追踪才成。”

南宫秋道:“我自信有资格保有它!你即不要,拿来吧!”

东方俊人马猴脸露出无比的诧异,厉声道:“凭你,哼!

不是我老人家骂你,凭良心讲,你我二人,虽未见过真,但你也会育这种感想,我强不到你哪里,你也胜不到我哪里,我老人家没自信的,恐怕阁下也无能为力,我倒很佩服你这份大言不惭的胆气!”

怒目一瞪,南宫秋反击道:“我南宫某人,绝不会心存逃避,更不会人还没见,就打定了主意‘溜’!南宫某人就是同那天下第一名捕面对面的拼个死活,也绝不会有那种‘鬼’主意,那种没有骨头的窝囊想法。”

马脸拉长,大吼道:“南宫秋,你少在我老人家面前,疯言疯语,你能同第一名捕拼命,难道我老人家不能,哼!”

适时,棚门口暗影一闪,一条高大魁伟的身影,迈步踏入,那一步如龙行,如虎踞,沉稳得似一座山,压向地面。

蓦然——

“哥儿,你不能走,你走了这台戏就唱不成了!”

低沉恢宏的嗓门,出自那魁伟身影之口,他是对那艰困的,一步步挨命般挣扎到门口的玉锁公子金不换说的。

话声甫落,双手疾展,好似雨打沙窝,刹时间点了玉锁公子金不换的十处大穴,将他定在当地。

恢宏的声音又起:“哥儿身负如此严重内伤,竟不知调养,岂不是对自己过不去!就请在此地休养休养,呆会我们好赶路!”

拍拍手,似是在那金不换的身上,沾上了灰尘般要将它们拍落。

然后扭转身,面向战飞羽这个方向,微微一笑。

那是国字脸,满面红光,浓眉如戟,鼻阔chún厚,一双如隼般锐利的眼,放射出双道晶光,一身粗布白衫,五络长髯飘洒胸前,花白的衬托出一股威严的神韵。

恢宏的声音,在两道锐利如隼的晶光扫射全棚一眼之后,凝注在千里盗东方俊人面上道:“东方兄有意与老朽拼命?”

东方俊人硬挺的道:“阁下何人?与老人家我称兄道弟?”

笑笑,转眼望向南宫秋道:“南宫兄亦有此意吗?”

南宫秋道:“与天下第一名捕郭大公对对手,乃武林梦寐以求的登龙术,只可惜老朽无此机缘,看来今日定能如愿以偿!”

东方俊人接道:“原来阁下就是第一名捕郭大公,郭老捕头,东方俊人真是三生有幸!”

悻悻然的,东方俊人自怀中掏出了一个饰匣,与那南宫秋给朴氏姐妹的一模一样!扬了扬道:“你所寻之物在此,只要你能将东方俊人打发了,此物就是阁下所有,怎么样?大捕头?”

郭大公点点头,恢宏的声音:“东方兄虽不认识老朽,老朽却曾见过东方兄二面,只可惜那时是在黑夜,东方兄走得又急,兄弟又有公事在身,无暇与东方兄攀交!”

马脸一红,东方俊人道:“怎么,大捕头见过我,还好,还好!”

这两句还好之中,所包含的意思,在场之人,可没有一个体会不出来的,那是庆幸,又是解嘲,一个扯旗儿的同捕快碰面而不交手,那是多么的微妙?奇巧!

双手一拍,郭大公道:“两位既然都有意与老朽比划比划,老朽可不便推拒,只是老朽自知无法接得下二位联手,亦知道两位不屑群殴,那么就由老朽来陪两位各自玩上一趟,一者对公事可以交待,再者也印证印证,煞煞两位的手痒,只不知哪位先来?”

名捕岂是仅靠武功胜人,那不卑不亢的话语,那技巧的安排,扣得这两位老江湖死死的,不干也得干,想走又不行,武林人物对于名的爱惜,有时是比性命还重要的,郭大公可深深的体会到这点,更知如何利用。

“飕”的一声,黄影一闪,落入战飞羽手中,东方俊人道:“姓战的,我让你保存了,我老人家输了,此物请给那老鹰犬!”

丁铃铃“锁鞭”出手,马猴脸凝霜,东方俊人沉稳而冷凛的道:“有道是笨鸟先飞,扯旗儿的先上!”

拍拍手,郭大公道:“为公的多数是近身搏击,没有趁手的兵刃,就此陪东方兄玩玩!”

长鞭打闪,彩云飞舞,光影暴射,透穿气流,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呼啸!

光彩流灿,交织纵横,妖烧盘旋,穿走腾掠,如狂风骤雨,如云蒸霞蔚,如银河倒泻,如朔风猎猎!

这是千里盗东方俊人的绝活,压箱底的工夫!

郭大公猝然斜移,身形移动的同时,一溜乌影,飞射暴飞,左袖如鞭,透穿五彩缤纷的光影,盘折缠绕,刹时间两股劲力,纠缠一起,袖白如雪,鞭光如霞,直如两条盘龙,不停的劲催伏下盘旋!

倏然暴射,郭大公的另一只长袖,闪向千里盗东方俊人的面门,那白长袖下,一双快捷的手掌,似灵蛇般在长袖的掩映之下,蓦然点中东方俊人执鞭的右腕。

左掌飘抖,将闪向面门的长袖击提得高飞折翻,东方俊人同时蓦觉右腕一麻,“锁鞭”脱手而飞。

丁铃铃声中,灰影倏扬,长啸声中,穿窗而出,千里盗东方俊人,连成名的兵刃都不要了,啸声缭绕隐隐远去,拍拍手,郭大公道:“这老偷儿的腿,实在太长了!”

双目晶光陡盛,继续道:“南宫兄号称天下第一快刀,老朽侥幸,曾蒙江湖朋友戏呼第一捕手,来,来,咱哥儿印证印证!”

神情凝重,南宫秋道:“第一名捕名不虚传,南宫秋有chún!”

僭字在舌尖上打颤的刹那,银色的光芒,冷电流蛇一般映闪入眼,激起漫空飘忽的晶莹幻光,流金砾石,如森林银光,徘云御气般罩落。

一身白衫宛如一身的雪,倏旋向右,郭大公在连串刀影流射中,再弹跃而起,双掌连击,汹涌的掌劲,如排山倒海,如狂卷怒涛,如巨浪倒灌,如泰山压顶,挤压向如涟漪光闪,圈圈扩展的凝映刀光弧网中的南宫秋。

怒叱连连,蓦然刃挺光敛,一抹寒光,倏然冲天而起,刺向半空的郭大公飘闪身影。

鲤挺,豹子翻身,暴然下落,蓦然贴地翻滚,刀光如慧星扫射,倏忽射落翻滚的人影!

猝然飞旋,贴地翻滚的身影,突似翩翩穿帘的rǔ燕,双剪一绞,双腿分处,上踢面门是虚,下踢手腕是实,“砰”的一声暗响,一溜白光,直射竹棚棚顶,赫声中,尽没入柄,长刀隐入竹棚之上。

怔了!人影飘闪停位后,南宫秋老脸赤红,赦然的一抱拳,道:“承让!”

扭头向棚外走去!

郭大公望望那失意的背影,蹒跚的消失于酷热的毒太阳底下,不禁摇摇头,收回目光,返身向战飞羽道:“老弟别来无恙?恐是无报答了!”

目显晶光,不以为意道:“老爷子,许久不见,难道没有别的好说吗?”

哈哈大笑,畅意的道:“好!好!战老弟,老朽从今再不提就是了!”

战飞羽微露笑意,这才道:“如此战飞羽才敢攀老爷子这份交情!”

“参见师父!”

“青楼双艳”朴氏姐妹,蓦地双双矮了半截,脸上流漾出一片钦敬诚挚,哪里还有半点妖媚?齐齐向郭大公拜了下去!

战飞羽怔得张口望着郭大公。

第一名捕笑道:“你不知道吗,他俩是我的徒媳!”

扭头道:“起来!起来,见过战飞羽战大侠后把金家公子,带上车去吧!给他服点葯!”

浅浅一礼,朴幼妮道:“请战大侠包涵小女子无礼!”

战飞羽抱拳道:“倒要请姑娘海涵才是,战飞羽才是真正的无礼!”

郭大公哈哈大笑道:“自己人,就别客气了,你们先走,我同战大侠随后就来!”

朴氏姐妹,告退后,战飞羽蓦地诧异地道:“老爷子,什么重要之事,竟然隐瞒不说,还要——”

郭大公摇摇手,截道:“我们路上谈吧!老朽正有事情你帮忙!我郭大公这块招牌,或许就此……”

战飞羽蓦地豪迈地道:“走啊!老爷子,天下哪有解不开的死结,除非他不是人干的,只要是人干出来的,没什么大不了,我们也是人!”

郭大公目中晶光陡亮,豪情顿起,一老一少,也不知是哪位扔下了一锭纹银,抓起桌上的黄绫包裹,相偕走向棚外,投入烈日之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