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三十五、瞎卖、瞎买、兽挡路

作者:柳残阳

战飞羽神态依旧,道:“怎么要抢?”

大吼,黑瞎子勾雄道:“别说的那么难听,我们这是索债!”

缓缓地,战飞羽目注雪里红狻猊查冰道:“查冰!在未动手之前!我奉劝你还是三思而行,战飞羽与你毫无纠葛,你硬来找我的碴儿,可要估量估量,战飞羽近年来,心情一直不舒坦,动起手来,很少拿得稳轻重,拿捏稳火候,不要认为人多,就想以众凌寡,那是你打错了算盘,你现在还有时间掂量!考虑考虑吧!”

尖叫,黄毛猿邵吉道:“考虑?有什么值得考虑,你自视倒怪高,其实摆平你还不容易得同老鹰捉小鸡一样!”

淡漠地,战飞羽道:“查冰,你要是听你这两块废料把兄弟的话,可真就后悔来不及!奇怪老狐狸怎没跟来,相好的,你没有萧谐在旁是不行的。”

查冰大怒:“战飞羽,老子不是在听你教训来,你少摆你那份臭宗师的架子,你在关内是人王,是个霸王,在我们长白十义眼中,不过是个人物罢了!你有什么本领尽管施,口上说说,当不了事的,我有什么后悔的,我后悔动手动晚了,才有你说嘴的时间!”

战飞羽道:“现在时间也不晚!”

念念声中,长白三兽各自亮出了兵刃!

蓦地——

久久在旁仁立无语,冷眼旁视的天下第一名捕郭大公开腔道:“刚刚战大侠请老朽做个见证,不知长白朋友同意不同意?”

黑瞎子勾雄道:“有也可没有也可,你有兴趣,就在旁边数个数也可以,摆平了他,你们走你们的,要不,你现在离开此地,也绝没有人拦阻!”

郭大公沉声道:“只是老朽职责所在,必得先说几句话,奉劝各位!”

黄毛猿邵吉道:“去你的,哪有时间听你啰嗦?老家伙,你一旁凉快去,这儿没你的事!”

倏然猛睁双目,熠熠精光,注视黄毛猿道:“邵吉你同老夫说这种话,还不够资格!”

突地长笑,尖锐刺耳的声音,激荡得青纱帐沙沙作响,笑停,邵吉也斜着眼道:“老小子,老不死的,你说说看,要什么样的资格才够格同你说这种话?我说了又怎样?你能咬掉我个鸟。”

郭大公长髯飘拂,显得见气急得很,怒声道:“邵吉,在武林中,敢向我郭大公如此讲话的,委实不多!你不是问我怎么样吗?不怎,么样,老朽今日破例,抛开官差不计,我们较上一较,对上一对,要你知道多言无益的道理!”

郭大公,天下第一名捕的名字,听在长白三兽耳中,不啻是丧魂钟,这倒不一定是因为郭大公的艺业太强,实在的却是他的那种身份,却使武林人物人人忌讳,避之而犹恐不及的,哪里还敢去招惹?如今长白三兽,竟然在无意中惹上了这位煞星,心里那份懊恼,可就甭提了!

还好,郭大公声言抛弃身份,平等相对,邵吉紧抓话把道:“你说话可算数?”

郭大公冷笑一声:“邵吉,你不用怕,郭某人在这世上还没有失信的记录,你有本事尽管施展,放开手脚,老朽绝不让你失望就是了!不过,在事前我必须奉告三位,强抢豪夺是犯罪的,不管事后成败,你们三人将是我必定缉归交官的对象!要想停手,现在还来得及!”

心中懊恼,口中硬朗,那红狻猊查冰道:“姓郭的,是好汉你就莫仗官府势力,让我们弟兄们领教领教你天下第一名捕的手法!”

扫视三人一眼,郭大公突道:“好!老朽今日破例答应你!免得你眼中无人,真以为自己是天下无敌了!”

坚毅而酷厉的,战飞羽道:“老爷子,那还用得您劳动?

这凡是我的,您若有兴趣,不妨到车后去,打发那三个畜类!”

郭大公口中喊“好”,马上腾身而起!如一只大鹏翔空,射落轿车车顶,五络髯因激荡而飘指,挺立车顶的魁伟身形,赤红脸,国字脸,精光双眸,直如天神下降,同射向青纱帐近口处,趟进的三人,道:“三位可是长白名家,不知有何贵干?”

行业性的习惯话语,使来自冰天雪地的诸位有些意外,那位高头大马,面如重枣,虎背熊腰,目带邪异的汉子,似在三人中,排行为长,闻言后,怔得一怔,突地宏声道:“老家伙,干脆点讲,我们是来找战飞羽的,与你没什么关系,最好是躲开点!”

人不可貌像,看他那样子,当该谈吐不俗才是,谁知一开口就毫无礼貌,给人一个“草莽粗鲁”的印象。

郭大公冷冷道:“没那么简单,查冰要动手抢劫,就首先过不了老头这一关!你们找战飞羽,当是一个目的,那就别啰嗦,报个名,要我老人家听听,好登犯人录。”

五短身材,头如芭斗,眼睛细小与鼻子挤在一起,人中特长的家伙,小眼一瞪道:“你是鹰爪孙?”

毫不在意的,郭大公道:“武林朋友是这么称呼我郭大公的!”

尖尖的脑袋,似长在竹竿上的死眉死眼的家伙,尖脑袋晃悠悠的,诧声道:“咦!你就是那个什么天下第一名捕,善于追踪,与武林人物为敌的郭大公?”

郭大公道:“与武林人为敌这个罪名可不小,我郭大公承受不起,只是若有人犯在我手上,那就不客气,那倒是真的!”

三个人互望了一眼,似是大出意外,竟在这个节骨眼的时候,碰上了这么位令人讨厌的人物!

这时——

雪里红狻猊吼道:“战飞羽你是自己献出来,还是非要我弟兄动手不可?”

冷冷的声音,似经冰缝里挤出,战飞羽道:“废话!”

黄毛猿邵吉尖叫:“啰嗦个鸟,宰了他万事解决!”

黑瞎子勾雄道:“不行,宰了他怎”么找到藏宝图,要留活口,还怕他不乖乖的献出来吗?”

雪里红狻猊道:“就是这样!”

战飞羽冰凝如刺的道:“商议好死法了吗?该动手了!”

尖声吼叫,邵吉道:“战飞羽,看到你那副熊样子,听到你那种叫声,老子就恶心,你等不及了,是不,让老子打发你上路。”

唰的一声,一支三节棒,如蛇信吞吐般,点向战飞羽眉际!

怒哼一声,战飞羽狠厉地道:“我说过,你是第一个!”

个字的语尾,尚在热空气中打转,游荡,战飞羽双臂倏然暴转,一道白色的苍青微泛的光弧,疾然流射。

音响猝出,光弧暴卷,自一个特异的,望之甚不可能的角度里,光弧一闪而没,身形倏然而止。

同时,一声凄厉如猿啼的嘶嚎,在三节棒飞上半空,落入青纱帐的“刺刺”声中,邵吉踉跄的跌向青纱帐边缘,一屁股蹲地不起,倔强着身子,右臂下垂,左手托在右肩肿处,黄脸上落下豆大的汗珠,双目中痛楚的惊悸的神色,望着战飞羽,就如同遇到了鬼。

废了,整个右臂脑离了躯体,邵吉知道,他这一生,再也休想有两只臂膀使用,就是最有名的接骨师父,也毫无办法使他的右臂复原,原因是右臂中的筋,在“砰”的一声暗响中,和痛彻心肺的滋味里,告诉他断了,恶毒的,狠厉的神色中,邵吉忍疼大骂道:“战飞羽,你这个狠毒的,不是人养的坏蛋,老子与你何仇,你竟下如此重手!你这个没有人情味的东西!畜牲不如狗养的!”

凝立如山,战飞羽道:“邵吉闭住你那臭嘴,要不我就给你划上一道口子!”

激灵灵一个寒颤,邵吉狠毒的注视着,却再也不敢开口,黑瞎子勾雄,“雪里红”查冰,双双大吼,腾身上前,两把闪闪的长刀,一见齐袭向战飞羽。

勾雄吼道:“王八羔子的战飞羽,你狠,老子剥你的皮!”

长刀如两条匹练,映日闪烁,一左一右,左臂如天际长虹,右刀如天星扫地,凌厉狠辣如饿虎扑羊,饥鹰攫兔,悍然挺刺,狠厉斜劈,交互而至。

猝然暴旋,战飞羽双袖展扬,身形如陀螺般,滴溜溜闪过刀光圈射,疾至二人身后,白芒倏射,双掌如刃斩向二人颈际。

蓦然大斜身,冰上狻猊查冰,上身斜低的同时,长刀回旋,倒把翻手刺扫战飞羽下盘。

勾雄门板似的身躯侧闪,双手执刀,回身猛扫,刀光旋斩战飞羽腰际。

刀光刹时间如天罗地网般,配合得绵密无隙,战飞羽在圈映中,左撑右拒,掌刀似出没海涛的蛟龙,诡谲快捷,身影如鬼魅,飘荡倏忽。

由刀刃的寒光所交织成的线条,倏然凝映穿舞,宛如烟火银花爆开之后的华灿景色——二条人影,二支长刀在空中飞掣流闪,芒射光腾,却被阻于那突起的白芒闪带着青光的层层双掌掌刃里。

强劲的长刀刃尖,破空透点,猝然对准战飞羽的眉心暴射而至,狠辣沉猛,无可言喻。

这是在那掌刃突失,雪里红狻猊险险被掌刃击中颈项的危境中,挺腿弹向青纱帐边躲闪的同时,黑瞎子勾雄趁隙暴袭的结果。

刃尖距着那眉心只那么一了点儿的距离,战飞羽的身形宛如失去了重量,仿佛柳絮般轻飘飘的,随着长刀刃尖的来势飘然荡出,长刀刃尖急进中,永远就着不上力。

黑瞎子勾雄暗中吃惊,却越发暴怒,更急骤的挺进。

战飞羽的身形在挺进的刀刃逼进下后退,刹时已离轿车不远!

蓦然,战飞羽突然挺立不动,头一偏,长刀刃尖贴耳疾刺而过。

门板似的身躯,疾劲前冲,战飞羽右手猝翻,一抹光矢,陡然划过勾雄胸前,左掌倏出,就那么准,那么狠,那么有力,在砰然声中,奇妙的勾雄那庞大的身躯,不向后退,倏忽如抛球般,被抛向半空丈余左右。

战飞羽飘忽间,迎向那甫自青纱帐边疾向前进的雪里红狻猊查冰,双双戛然停步,对面而立。

宛如一只饿鹰被射勾雄的躯体自天空落下,落点指向轿车前的双马右侧。

轿车前辕车夫,长鞭蓦地长扬。

“叭!”一声清脆的鞭响,缰绳猛勒,右轿马突然前蹄高举,人立而起,希幸幸一声长呜!

这时,黑瞎子勾雄门板似的躯体,恰好堕落,只见右轿马人立高举的前蹄,双双先后蹬踢,膨膨两声,齐齐踢中黑瞎子勾雄的前胸!

骨碌碌一阵翻滚,黑瞎子被踢得前滚五尺,“砰”然落地,四仰八叉的躺跌路边,胸前一道长约尺许的边痕创伤,汩汩处冒鲜红血渍,脸容扭曲,时臂抽搐圈缩,已是一命呜呼。

右轿马前脚落地尤是奋蹄扬鬃,希聿聿长鸣。

郭大公身形如大鹏展翅,射落尘埃,戟指为首之赤脸汉子道:“长白十兽中,有一个赤面虎仇冲,想必就是阁下,闻说阁下排名第二,自成一个系统,与雪里红狻猊各领一帮,那不用说,这两位定是大野猪洪棠与长颈鹿裴增了。”

赤面虎仇冲道:“不愧人称天下第一名捕,老匹夫你好眼力!”

怒形于色,郭大公道:“仇冲,到了中原来,该先学点礼貌,莫丢你长白的脸!”

长颈鹿裴僧果叫道:“老小子!礼貌多少钱一斤?”

大野猪洪棠,双眼更形挤眨,粗声道:“有礼貌犯法是不是你就不抓了……”

郭大公怒嘿一声,沉声道:“野蛮……”

赤面虎仇冲接道:“识想点你走你的路,我过我的桥!咱们谁也别招惹谁……”

蓦地,长颈鹿脑袋一晃,死眉死眼的尖吼:“他妈的战飞羽那小子,狠上了,老六完啦!老小子别挡路!滚开!”

颈长,腿长,迈步一跨,业已到子郭大公面前,长臂一伸,向郭大公拨去!

一溜蓝汪汪的寒电,倏然暴射郭大公左肋,来势之快无可言喻,仅见光芒突现,业已贴上衣襟。

郭大公右手猝翻,准狠无匹,身形暴旋,双掌如光流穿飞,灰芒凝练,似星辰迸射,一只右掌,突然自一个不可能的角度里,插向长颈鹿裴增的腹部!

大野猪洪棠双目中宛似喷着火焰,眼看着那一只怪异的右掌就要插进长颈鹿的腹腔,怒吼一怕,合身撞向郭大公而去。

真如一头野猪般,快得不可思议,晃眼问,与纠缠的两人即将撞在一起!

大野猪一身横练,在十兽中较勾雄尤为扎实,郭大公身为名捕,对江湖人物的武功路道,即或未曾会面亦熟记在胸,对于大野猪的这招看似无赖,实际上却是看家本领的绝活,可不愿硬挡,即或能将长颈鹿一掌击毙当场,而自己也得承受大野猪洪棠这千斤力道的撞击。

毫不思索的猝然暴旋,改插为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三十五、瞎卖、瞎买、兽挡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