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三十八、醉汉、醒人、神仙愁

作者:柳残阳

“榆柳外”本是座甚为宽敞的栈房,一进大门,即是一座可容百余人的大客厅,柜台就设在通后进的门右,一排高高的桧木红漆柜台后,坐着个冬烘先生型的老头儿,那一副用绒线拴着的水晶镜片后,一双烂眼,红得似一颗烂枣,眼屎涨满眼角,两撇八字胡,一颗秃脑袋,在灯影下摇晃,一身灰布大褂,都已经洗得快变成白色了。

此时,却正自chún角露出了一股极为阴险的笑容,望着店中,那独一无二的一桌客人——业已倒于地上的天下第一名捕郭大公,同他的一对徒媳“青楼双艳”朴氏姐妹,与仆卧桌上的战飞羽,嘿嘿冷笑。

本来,郭大公进门,就已起疑,偌大的一座客栈,竟然没有顾客上门?职业的本能,使他养成了仔细观察去求取答案习惯。

但当他已知道他的老友——榆柳外栈房的主人柳遇春,业已遭受到不大小的麻烦以后,他本已用话点过柳老爹,可是战飞羽的适时制止,与柳老爹的吞吐神情,他强抑住了愤怒的情绪,未即发作,他并未防备这多年的老友所招待的酒菜中,已动了手脚,当他发觉已为*葯所制时,为时已晚,因为他中的蒙葯,乃是武林中下九流所用的最厉害的一种,名叫“开口叫”,意思是只要你着了这种葯,你一生气开口一骂,那就会被迷昏过去。

柜台后的冬烘先生打扮的人,此时见状更是冷笑出声,一挥手,自后门进来了四个人!

首先进来的,是个五十开外的独眼灰衣老者,第二个较他矮了半截,身子只向横里长的短腿老贼,两条手臂特长,差那么一点点,就够到了地上,和肉砧子似的身躯,却穿了一套锦绣短衫,从后面看去,活像个畸形的婴儿,但从面容上,却知道他最少也有五十岁了!

紧跟在后面的两个人,却是同时迈步,挤进来的,因为那扇门,刚好可以容得下他两人的身子,一丝儿不多,也一丝儿不少,那是两个肥头大耳,阔嘴细目,宽肩粗腰,犹如水桶般的一对孪生弟兄,看上去也已是五十开外的人了,两个人的一切也分辨不出来,尤其是那一对下颊下的肥肉同那一对挺得老高的滚圆肚皮,活脱脱似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每人身上都穿着一件又大又宽的红袍,使人看了,格外的刺眼。

烂眼冬烘先生,迈步出得柜台,走到前面向独眼灰衣老者道:“人道郭大公这天下第一名捕的鼻子比狗还灵,眼睛比老鹰还尖,心思比鬼都鬼,手脚比谁都利落,看来是虚有其名,你说是不是?年兄?”

独眼老者道:“他再鬼,能鬼得过金眼佛曹兄吗?柳遇春这老鬼,被你混过了他十余年,尚且不知,何况他郭大公一年只来个一次半次的!”

人向横里长的短胖老头,仰脸道:“我解超是真佩服你曹和老和这一绝招,一呆十余年,就只为了今天,他妈的叫我可受不了!”

嘿嘿一笑,独眼老者道:“假若你旱地刺猬解超能够到任何地方卧底卧得上一炷香的时间,那可是武林的大笑话来!”

一仰脸怒哼道:“我姓解的卧不了底,你独眼龙年春挺能卧,那才是江湖的大滑稽事儿呢?我看谁也别说谁!咱们是半斤八两,差不多少!”

“哈哈……”

突然问,那一对肥得像猪一样的弟兄,相视着大笑起来,双双捧着个肚皮,抖动着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四只眯缝的眼里,都笑得眼泪顺腮流淌。

奇异的望向两人,独眼龙年春挺道:“你哥俩笑什么?”

笑声忽停,抹抹眼泪,细目相对的兄弟两人互望一眼,心意相通的又齐齐望望独眼龙年春挺,转眼再望望旱地刺猬解超,然后胖兄弟二人,突又相视一会儿!

似忍不住心中的得意,蓦地又暴发出笑声!

“哈哈……”

“哈哈……”

本是弯不下去的大肚皮,挺得更高了,腰向后仰得几乎要接触到地面!

烂眼的冬烘先生金眼佛曹和,独眼龙年春挺与旱地刺猬解超,望着这一对活宝弟兄,面面相觑,不知他们笑的原因何在。

久久,胖弟兄二人这才停止笑声,喘息着,两人的四只肥短的手掌,各自上下抚摸着胸口与肚皮顺着气,不时的搽着眼泪!

稍停,其中之一用一种细得如蚊呜,却清晰明白的娘娘腔道:“你金眼佛曹和是出名的智多星,阴谋险诈到了家,你就猜猜看我弟兄俩笑什么?”

金眼佛曹和不悦地烂眼一翻,沉声道:“你们这一对活宝可别拿我开心,这个时候我也没心情同你们瞎胡闹,要说,你们弟兄俩不是都长了一张嘴吗?不想说,就闭上它,去动动那必得活动活动的笨腿笨爪子,去把那老鹰大同姓战的给先制了,我们好办事!”

细目一瞪,双双挺起肚子,迈前一步,气得全身肥肉乱颤,同时伸手指着金眼佛曹和细声细气的怒叱道:“曹和你是在同我弟兄俩说话吗?”

烂眼一翻,金眼佛曹和道:“不是同你俩,我还是同猪在讲话吗?”

挤在一起,戟指着曹和,弟兄俩又是同时开口,同样的话语道:“十余年不见,你姓曹的敢是长硬了翅膀?抑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冷凛地,曹和道:“你怎么说都行,得先把事情做了以后再说!”

双双踏前一步,越过了独眼龙与旱地刺猬,与金眼佛面对面的道:“我们要先说清楚!”

怒声沉喝,金眼佛曹和道:“就凭你肥鹞胖鹰杜翱杜翔弟兄俩还不行!”

肥鹞杜翔,气得脸色泛青,抖颤着说不出话来。

胖鹰杜翱,却细声细气的狠声道:“金眼佛曹和,你凭着什么?”

金眼佛曹和,手一扬,右手中指上的那一个中间环节上,套着一个金光灿灿的“龙头拐”形的戒指,冷冷道:“就凭这个!”

如同泄了气的皮球,撒了尿的水泡,气也没了,脸色也大见缓和,兄弟俩迈着粗壮得似像一般粗的肥腿,走向战飞羽四人!

挤得成缝的四只眼睛中,双双露出一股恶毒的神色,一股怒火似是都要发泄在战飞羽四人身上。

金眼佛曹和手上的那一只“龙头拐”形的戒指,何以有此魔力,能够使胖鹰肥鹞杜氏兄弟,江湖上盛名久著的恶禽双鹰见了都服服帖帖?客栈大厅之内,站着的人,无一不知,无一不晓,只因那“龙头拐”形的戒指,乃是武林中声势赫赫的一方主持人之信物。

站着的人,没有一个敢对此信物不敬的,此物所至之处,代表着物主的亲临,对物不敬即如同对人不敬,在此物主人治下,尚未见有敢不敬的。

此物主人是谁,站着的五人,亦无一不知,而在被*葯迷昏了的四人中,趴伏在桌子上的战飞羽却也知道。

战飞羽双臂前伸,手掌向下,每一掌下,都压住了一只酒杯。

酒杯中,都满满的盛着一杯“柳眼儿媚”,那是属于朴氏姐妹的一只,与战飞羽自己的一只。

左臂微曲,右臂伸直,脸儿向左前方侧伏桌上,左腮贴在桌上,左眼靠近桌面,右眼闭得紧紧的,左眼的睫毛内却闪射着一股精光。

自金眼佛曹和招呼独眼龙四人步入客栈大厅的那一刹的开始,战飞羽的左眼,即不时的自迷缝中半开张的眼睑望着,耳朵听着。

*葯对他失去了效用,屡次从毒中逃生的他,已具有自然的抗解毒葯之功,何况这区区*葯。

虽然,这是*葯中最厉害的“开口叫”,但也同样无效。

当他在金眼佛那只“龙头拐”形的戒指闪射时,他已知道当前五人的来处。

他本是甚为疑惑,何以这五个道不同的人能够聚在一起,合伙干起一宗买卖来!如今他知道这五人是属于这一个组合的份子!

“龙头拐”戒指,是“金家园子”当今的当家人,金老大的表记。

从听到他们交谈后,他对于“金眼佛”曹和的卧底十余年“榆柳外”客栈的原因,却大为费解。

神思飞驰,问题越想越多,但“胖鹰肥鹞”杜翱杜翔兄弟那两条肥腿却不容他再去思索这些问题。

必得即时解决,马上决定的是任“胖鹰肥鹞”杜氏弟兄动手,自己伪装到底呢?抑是先发制人,废了二人,然后再面对三个强硬的敌人呢?

这是一件甚为难以决定,并得有大智慧的决定的时刻,但时间并不充裕,相反的非常急迫。

那两个水桶似的身形,已离他只有五尺了!

当他必须采取决定,间不容发的时候——

蓦地一声低沉的喝声:“且慢!”

那是独眼龙年春挺的声音!

这一声止住了杜氏兄弟肥胖身形的前进。

同时也使战飞羽暗暗的舒了一口大气,毕竟,在这时候,一丝儿时间,都是他需要的。

杜氏弟兄双双停身,凝望向年春挺那只独眼。

独眼龙年春挺的独眼放光,向金眼佛曹和道:“曹兄用的可是开口叫?”

金眼佛对年春挺的断喝,有点诧异,闻声犹自疑惑的望着他,点点头!

独眼龙道:“既然如此,何必多费手脚?四小时以内,我们不解他们的*葯,谅也无事,何不趁此将贵东家请来,让他来解决解决面前的事儿?”

旱地刺猬解超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独眼龙年春挺似与旱地刺猬不太和睦,独眼一瞪道:“不知道就听,你不开口,没有人说你是哑子!”

旱地刺猬解超,头一仰怒吼道:“独眼龙你说话客气点,这儿可没有人听你使唤!你叱五喝六的是对着谁?”

独眼龙年春挺转身面对旱地刺猬解超道:“对你又怎样?秃刺猬?”

旱地刺猬解超,双目倏瞪,一双长臂缓缓提起……

金眼佛曹和,缓缓的道:“两位何必如此?十余年不见,似乎还未除掉年轻时的火气,口舌变得火暴,岂不误了正事?如何回去交待?解兄稍安勿躁,且听年兄有何高见!”

旱地刺猬解超怒哼一声,大步走向杜氏弟兄而去。

年春挺独目中放射出一股煞光,望着旱地刺猬的身影狠瞪一眼,转面向金眼佛道:一曹兄不是说此处主人柳老头与那老鹰犬交谊甚笃吗,我们何不以毒攻毒,就让柳老儿来将他们四人处理掉,岂不省事得多!”

胖鹰杜翱,肥鹞社翔,因“龙头拐”形戒指而受“金眼佛”

曹和指挥,如今听独眼龙年春挺之语,正合己意,退后一步,转身望着沉思的金眼佛曹和,这种心理,这种行动乃是必然的,以他“恶禽双鹰鹞”的武林地位与名声实不愿受人颐指气使,情势所迫,不得不尔,一肚子恶气,正无处出,如今有了台阶,怎不借机而下。

“金眼佛”曹和道:“年兄如此说,那么就将那老儿找来!”

谁去找?金眼佛曹和似是吃定了“恶禽双鹰鹞”杜氏弟兄,一双烂杏似的红眼,望向二人,正慾开口——

适时——

从通后进的门中,晃进了一个踉跄歪斜的身影。

边走口中边哼哼卿卿地唱着:

“柳眼儿媚呀——

那醉眼儿……嗝儿。媚——

悠悠——忽忽——嗝儿,

自在呀又舒——嗝儿服——”

“咦!你是谁?”

醉汉晃晃荡荡,一溜歪斜的差点儿撞到独眼龙年春挺的怀里,这才仰脸问话。

眯缝包斜的眼光,突地一睁,大着舌头,扬臂伸手指向独眼龙年春挺道:“噢!原来是一只眼的哥们,来,喝一喝一杯!”

年春挺独目倏瞪,扬臂伸手一把将醉汉伸来的手腕抓住,怒喝一声,手一带道:“滚你的蛋!”

醉汉被抡得滴溜溜转个半圈,转圈的同时,双臂乱抡,划过独眼龙的胸前,身体却如旋风般转向金眼佛曹和。

双臂飞舞,醉汉模糊的吼叫:“请你喝……喝酒,怎地……动……粗……”

整个身躯旋向金眼佛怀中的醉汉,蓦地被曹和一掌击在飞舞的手上,“啪”的一声,醉汉的手臂嗒然落下。

旋转的身躯差那么一寸,差点撞到金眼佛的胸前,“砰”

的一声声响,金眼佛曹和的另一只手掌,又击在醉汉臂部,一股大力,将醉汉旋转的身躯击得离地寸许,飞也似向横里长臂短腿老者旱地刺猬解超撞去。

旱地刺猬解超,未待醉汉身形欺近,业已斜跨一步,扬掌击向醉汉。

醉汉双臂挥舞,在脚离地面的情况下,突似重心一失。

双脚先后着地一个踉跄,无巧不巧的射过了旱地刺猖解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三十八、醉汉、醒人、神仙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