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四、煞汉、凶笔、英雄胆

作者:柳残阳

古铜色的面容上浮起了一抹不含丝毫笑意的笑,那人的神韵之间有着一股子掩隐不住的据做之气,他眸瞳深处宛似在闪映着血赤的光彩,徐徐的,他道:“你的意思是说,叫我少管闲事?”

战飞羽平静的道:“我正是这个意思。”

表情深沉如水,那人冷漠的道:“今晚总算也碰上一个敢如此对我说话的人了,多少年来,我已经没有体验过被人顶撞的滋味,你,令我又重新感触到了一些什么。”

战飞羽萧索的道:“不要把你自己抬得太高了,在我眼里,你并没有像你形容的那样高不可攀!”

怪客僵硬的脸孔紧了紧,突然又古怪的放松了,他道:“你真有勇气。”

战飞羽道:“这句话,用在你身上更为合适!”

那人冷冷的看了看蜷卧在地上*挛不已的夏婷一眼,道:“过去向这位饱受凌辱的姑娘叩头谢罪,然后,自断一臂,我可以饶过你的性命。”

战飞羽摇摇头,道:“你的模样不似白痴,却说出这样的痴话来,实在令我除了惊讶以外就只剩对你这等幼稚行径的怜悯了……”

对方的形态依然冷硬如电,语气中含有极大的威慑意味:“你不照我的指示去做?你对生命已经失去眷恋了么?”

战飞羽渐渐挺起了胸膛,他道:“我怕是你对生命已经失去眷恋了……以你现下的荒谬姿态来说。”

那人黑色的飘带拂起,幽冷的道:“不管你是谁,你已令我不能容忍你!”

战飞羽昂然道:“相信我们彼此具有同感!”

微抽衫袖,这人道:“你将后悔于你的言行,你立即便知道,自断一臂的薄惩较诸你目前所要遭到的灾难已是最轻微的了!”

战飞羽道:“如果我是你、我会首先考虑到自己本身是否已在灾难之中。”

怪客冷清的一笑,道:“凭你,尚无以陷我于这等境地。”

战飞羽道:“记住了,烦恼皆因强出头。”

那人缓缓的道:“这是告诫那些饭桶之属的警语,对我‘煞汉’闻瑞星而言,根本不置一笑。”

战飞羽凝视对方,道:“你就是闻瑞星?黑道上的专门独脚劫镖的‘煞汉’?”

闻瑞星道:“这是我一向包揽的买卖,你还算有点见识。”

战飞羽道:“闻瑞星,你若一定要抱这不该抱的不平,我就担心以后这行生意难以叫你包揽了,一个栽过跟头的人,他的威望将会远逊于没有栽过跟头之前的水准!”

闻瑞星眉角一挑,道:“你能有这个把握?”

战飞羽稳重的道:“至少,你不可能在这件事上沾光彩乃是确然的!”

闻瑞星道:“那么,你证明给我看?”

战飞羽尖锐的道:“如你必须要我证明的话!”

双手伸展,闻瑞星道:“来,我让你先出手。”

看着对方摆出这个极度轻藐的架子,战飞羽却毫不温怒,他明白,这个人已叫他自己的强烈优越感蒙蔽了,他不知道他面对的人是谁,他只一厢情愿的迷信着那遥不可期的胜利,或许他的确很强,但战飞羽却肯定眼前的敌人将会悔恨于自己的草率……

闻瑞星微带挪揄的道:“有本事欺凌一个女子,就该有种面对阻止你这卑劣行径的男人,莫非你的胆量真个只有这么一点?”

战飞羽凛烈的道:“闻瑞星,你已经不知道你自己是什么人了!”

闻瑞星两臂交环,不屑的道:“收拾你,我想还勉强能行!”

战飞羽的出手只是那么一挥,他的掌势宛若一蓬莲瓣的飞扬,当他的掌势现形的一刹,他的左手已到敌人的面门之前!

暴退三步,闻瑞星大回身,一溜冷电激射战飞羽咽喉——那是一柄锐利闪亮的白钢“判官笔”。

双手环出,战飞羽在眨眼间翻掌斜掠,一片劲气四溢,他的掌沿已自两个怪异的角度削劈闻瑞星。

点笔弹空,闻瑞星狂笑一声:“战飞羽,是你!”

半声不响,战飞羽身形暴起,掌影有如漫天刀刃,纵横交织着卷去。

陡然间,闻瑞星的“判官笔”飞舞出千百条芒矢,像炸碎了一团琉璃般溅散出参差不齐却严密无隙的晶莹泪光,而战飞羽早已移后丈远。

双方的接触与攻拒全于电光石火般的急促,一沾即走,稍走又来,但是,只这短暂的试探,他们都已发觉,彼此业已遭到了强悍的对手!

“判官笔”在闻瑞星的手上转了转,映出一圈淡淡的光华,他注视着战飞羽,表情似笑非笑:“怪不得口气那等狂妄,战飞羽,想不到竟和你‘印’上手!”

卓立不动,战飞羽道:“是你找上门来的。”

闻瑞星道:“我奇怪——凭你的身份,怎会来欺凌一个弱质女子?”

战飞羽沉沉的道:“自有理由。”

闻瑞星道:“总是不妥,你该明白,这是不公平的,你在自贬身价!”

战飞羽寒着脸道:“各人有各人的私隐,你不清楚,还是少管闲事为妙,闻瑞星,如果你要退出,此刻仍来得及!”

闻瑞星笑笑,道:“我若现在退出,岂非明示天下人,我怕了你?”

战飞羽道:“我并不以为是如此。”

闻瑞星道:“别人却不是你。”

战飞羽森酷的道:“这样说,你是一定要坚持下去了?”

闻瑞星道:“半途而废,不是姓闻的一贯作风。”

战飞羽点点头道:“随你吧。”

闻瑞星目光扫过仍在那里发愣的倪世鸿与夏婷两人,当他收回视线的同时,“判官笔”一弹点向战飞羽的眉心中间。

战飞羽挺立如山,右掌蓦起“当”的震开来自眉心前的“判官笔”笔端,左掌“嗖”声抛出,掌影还在凝形,却又劈至敌人胸侧。

“判官笔”上下挑打,闻瑞星动作如电!

仿佛鬼影虚无,战飞羽猝然来到闻瑞星背后,掌刃幻成九十九片,狂罩猛泻,锐利至极!

闻瑞星头也不回,笔尖倏返,划过九十九道光影,又准又快的迎向那九十九掌!

于是掌沿与笔尖交击,“噗”“噗”闷声串连不绝,明明双方招式已用老,战飞羽却像突然多出一只手来似的,猛古丁自冥冥中又有一掌飞斩闻瑞星!

凌空旋滚,闻瑞星避得奇快,但是,却仍在毫发之差里,“嗖”的一声被那虚幻之掌削掉了束发的黑飘带三寸有余!

举笔指天,闻瑞星面容紧绷,青筋浮现,牙齿深深陷入下chún,死死盯着战飞羽不动!

战飞羽并没有继续趁时追杀。

阴沉的,闻瑞星道:“好一招,‘幽幻见手’?”

战飞羽淡漠的道:“你也躲得够快。”

神色大变,闻瑞星愤怒的道:“战飞羽,你以为我怕了?”

战飞羽喟了一声道:“莫非你还要继续下去?”

闻瑞星怨毒的道:“我不是懦夫!”

战飞羽道:“你应该有点风度,有点气量,有点高手的姿态!”

闻瑞星大声道:“说得好,我只有和你拼战到底才能不失你讲的这些!”

战飞羽厉严的道:“你如珍惜羽毛,正该借此而退——我已给你警告,再缠下去,你的后果就不仅是自取其辱而已了,闻瑞星,胜负之分,并不只限于生死!”

闻瑞星强悍的道:“在我来说,非要分出生死,不足以显示强弱!”

战飞羽严肃的道:“我们无怨无仇,只为了你不明就里,伸手拦下这桩不该拦的闲事,难道说,你就要用生命来赌气?”

闻瑞星重重的道:“正是。”

战飞羽道:“太也不值!”

闻瑞星厉声道:“我认为该做的,我做我的,战飞羽,为了我的名誉同气节,我必须要与你分个胜负,虽冒死而不惜。”

战飞羽道:“这不但不值,简直无聊,闻瑞星,江湖上的日子,你算是白混了!”

阴沉的望着战飞羽,闻瑞星道:“设若我方才胜你一招,你将比我的态度更顽强!”

战飞羽缓缓的道:“你如已经胜我一招,你便不会罢手,你必将我置之死地方休——闻瑞星,我熟知你这一类的人,你们喜好用鲜血来炫耀你们的事迹!”

闻瑞星目光如焰,火辣的道:“姓战的,你更高明不到哪里!”

战飞羽沉重的道:“我再说一次——闻瑞星,不要无理取闹,为了这件事,不值你豁命,不值你流血,甚至不值你回顾,你如此夹缠不清,非但幼稚,更且愚昧了!”

闻瑞星断然道:“我高兴!”

双眉轻皱,战飞羽道:“多年的威名创立不易,何苦轻而抛舍!”

闻瑞星粗暴的道:“不要给我来这一套,你方才侥幸胜我一招,再战却未必仍有此等运道,谁躺下了方能算输,你还是多替你自己估量着点吧!”

战飞羽道:“什么人叫‘执迷不悟’,那就是你了!”

往前逼近一步,闻瑞星恶毒的道:“把式不是净用口练的,战飞羽,我会用我的生命来湔雪先前那一招之耻!”

挺立着,战飞羽道:“你是个十足的愚夫!”

“判官笔”的钢杆贴上了闻瑞星的面颊,他的瞳孔映着钢杆的微微闪光,更显得冷森与酷厉了,他咬着牙道:“战飞羽,这一次,你永远不会再有那样侥幸的机会……”

战飞羽双手笼袍,镇定的道:“福祸无门,唯人自招,闻瑞星,你再斟酌。”

闻瑞星咄咄相逼:“不必了,我意已决,你担待着吧!”

战飞羽无声的叹了口气:“有些人,是真正愚昧的无可救葯的……”

这一次,是闻瑞星抢先动手——他的“判管笔”蓦地洒起一点寒星,抖向战飞羽的咽喉,身形斜出两步,笔尖又划到对方肋侧。

战飞羽袍袖齐飞,掌蕴无形,“叮当”两响,业已分毫不差的磕开了闻瑞星的攻势,当铁笔震起,他诡异的旋闪,人已来到闻瑞星的左后方。

于是,劲气如啸中,他的一双手似已囊括了天地。在那纵横流曳的力道闪滚穿走,闻瑞星笔炫光弧,飞翻掠舞,刹时只见人隐入芒彩之中,随着那抹组成幻异光彩的图案变化不休。

战飞羽乃是江湖上,盛名煊赫的高手,尤其他的掌中功夫,更已到达登峰造极的境界,在道上闯荡了十五余年,会尽了天下奇才,但是,如今他也不能够不承认,这“煞汉”闻瑞星乃是一个罕见劲敌!

而闻瑞星的惊恐忧虑却更在他的对手战飞羽之上,他在他所容身的圈子里,自来没有遭遇过敌手,他是他那个世界里的主,他也一直认为他是至高无上的了,当他明白对方是谁的时候,他虽然讶异,却并不畏惧他以一贯的自信与自傲来观察战飞羽,眼前,他已知道他是错了,他才晓得他所活动的王国里居然如此贫乏同低能,在江湖上立名传威,那考验不是一时的,乃是无休止的。

战飞羽的双掌,时隐时现,千变万化,或在狂猛的罡力中浮沉,或在一刹那间似如现自虚无,总之,一直是那么快,那么奇,那么神鬼莫测。

闻瑞星开始喘息了——双方的攻拒极速极快,六十招一瞬而去,但闻瑞星的感觉却是如此艰辛冗长,他像独立抗拒着浩荡的浪涛,支撑着倾压的山岳,每一寸的空隙全充斥着万钧的挤迫,每一寸的肌肉都在承担着超越负荷的张力,他拼命抵挡,也非常痛苦。

又四十招。

战飞羽的紫袍飞扬,迎着电刺前胸的笔尖暴进。

大喝一声,闻瑞星挺笔猛戮——

战飞羽的右手猝抓笔端,却一闪而没,闻瑞星急切间移笔三寸,却蓦而在黑暗里陷入了战飞羽突然出现的左手五指中!

一刹里,闻瑞星知道自己上当了!

没有任何时间供他犹豫,因为战飞羽右手已斜斩至他颈项。

高手的反应到底与众不同——闻瑞星和战飞羽拉扯他业已陷入敌手的兵器,他猛力送笔脱手,同一时间,双腕各翻,两溜金茫石火般奔射战飞羽!

倒仰身战飞羽“呼”的背脊贴地,两只“金龙梭”几乎擦着他的鼻尖掠过,奇快无比。

战飞羽这一仰身,目光倒瞥,却赫然发现夏婷倪世鸿相互搀扶着往黑暗的山野中奔去!

双脚撑地,他怒矢般飞射而出。

但闻瑞星却像豁了命,身形凌空横翻,双手暴挥,又是两只“金龙梭”有如流星的曳尾般笔直飞来。

这“金龙梭”长有尺许,粗逾铜钱,非但分量沉重,雕盘龙身的梭杆前端更是尖锐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四、煞汉、凶笔、英雄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