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四十、双锁、双手、锁霹雳

作者:柳残阳

“青楼双艳”朴少姑朴幼妮姊妹二人,寄身“青楼”另有目的,是以虽身处污泥之中,却未染污浊之垢,虽然艳名四播,却是“玫瑰有刺”,是以“狠辣”之名,亦远扬武林。

武林登徒子受其姐妹二人惩罚尝过苦头的真大有人在,因为逐渐减少了上门造访之人,姐妹二人“目的”未达,在此情形之下,适逢到风尘知己——天下第一名捕郭大公的衣钵传人——江湖中业已创名立万,严然已成为第二名捕的“铁捕凌子影”,乃双双委身下嫁。

“青楼双艳”下嫁凌子影,除因男女相悦,许为知己而外,心上人的职务,能够帮助他二人达成寄身“青楼”的目的亦是一太原因。

是以二人相随郭大公师徒,经常出外办案。

但是二人头次随郭大公外出,竟然是相当不利,先是追踪金不换,若非战飞羽,差点连“玉美人”失去,后在榆柳寨外,遭人自身侧将金不换劫走,如今则又受到了“余眼佛”曹和的暗算,迷倒店中,若非刘五解葯,后果岂堪想。

是以姐妹二人,一肚子的怒气,均指向了“金眼佛”曹和。

曹和因一隐就是十五年于榆柳寨,对于面前的姐妹二人,知之甚少,又且犯了武林大忌,出口即是双关的污秽话语。触发了朴氏姐妹的无比杀机。

武林中有些忌讳,是无形的心理警惕,行走江湖的出家人,妇女,与残疾人,任何人遇到他们,均存三分戒心,因为此等人若无出入头地的绝活,是甚少敢在江湖中活动的。

金眼佛曹和,一则是见到已接连惨死两个高手气得心浮气躁,二者对朴氏姐妹,知之甚少,而又欺其年轻,是以气恼之下,口不择言,惹祸而不自知。

“青楼双艳”的如花面容上,再也见不到媚笑连连和轻薄桃达的举止,有的是一层寒霜,一抹肃杀,四只晶光寒冽的眸瞳,凝注金眼佛曹和,那是一种咬牙切齿,疾言厉色,怒发冲冠,犹为狠厉恶毒的目光,使人看了不但是倒抽一口冷气,毛发悚然,而且无形之中一种震撼,使人感到心悸胆怯。

金眼佛那双烂眼里的那种惊悸神色,是少有的,看在“榆柳寨”客栈掌柜的“神仙愁”柳遇春眼中,那真是大惑不解,他不了解,那一双姐妹花,从后背看去,慢腾腾凝重举止的神态,何以会使“金眼佛”曹和显出了这种无比心悸的神色。

战飞羽虽有同感,但却未形之于神色之间。

最感奇怪,是“盗君子”刘次锋,他与“青楼双艳”已相处不少时日,但这却是他首次看到双艳对敌时,使敌人发生如此的反应,出乎人意料的反应。

压力越大,反抗力越大,“金眼佛”曹和在心悸之余,蓦然暴发潜在的本能,厉吼一声,激烈的道:“臭婊子,臭娘们,你们这个样子,老子就怕了!”

这正是“色厉内荏”的话声,越怕越说不怕。

毫无反响,朴氏姐妹那凝重的步履依旧,慢腾腾的,沉沉的,一步走不到三寸,四只眼神中的寒冽更盛,盯视着金眼佛的眸瞳一瞬不瞬,那寒冽光芒,犹似是四道毒蛇的蛇信,业已伸到曹和的双目之中,使他感到除惊悸外尚有一股麻痹之感,丝毫无力反抗,虽然他的心里极度的想挣脱这种似魔鬼般的毒视。

然而,即或是他用尽力量,大吼臭骂,根本不能够挣扎摆脱那股奇异的目光,所加诸他心灵上的束缚。

蓦然——

“金眼佛”曹和心中,升起一股无比的震惊。

他忆起了敌方那种无形的厉害,那是武林失传已久,只有传闻而却震惊武林的一种秘功——迷眼锁神。

“迷眼锁神”传自“侠姑”宓小小,在江湖中业已失传近百年,而今竟然出现在“青楼双艳”朴氏姐妹身上,金眼佛曹和哪能不惊。

震惊解除不了秘功的束缚,金眼佛曹和,用尽了力量,将那已是差点不受控制的那双眼皮合上。突然的猛蹬双腿,向后暴射,虽然那是他极力的挣扎的结果。

脱出了“迷眼锁神”功的控制,金眼佛曹和如同生了一场大病般,心中余悸犹存的咚咚跳个不停,一双烂眼,再也不敢正视朴氏姐妹的玉面。

大出意外,朴氏姐妹似未料到金眼佛能逃出“迷眼锁神”功的控制。

朴幼妮冷哼一声,冷峭的道:“算你是头狐狸,金眼佛你逃不出姑娘的手法,你必得为你刚才那种污秽话语,付出代价——”

烂眼斜脱,呸了一声,金眼佛恨恶至极的道:“臭丫头,臭婊子,老子付个屁的代价,你们俩那套鬼门道,奈何不了老子,你俩就准备看老子牵你们!”

朴少姑森酷的冷声道:“你要付加倍的代价!”

金眼佛大吼道:“那要看你们这两个臭娘们还有没有本领!”

朴幼妮瞑目道:“你准备了,马上兑现!”

金眼佛,蓦地嘿嘿一笑道:“臭丫头,莫说是你俩没法将老子怎样,现任你们所有的人,一个也不准动,乖乖的听我的命令!”

朴幼妮娇吼道:“你是在做梦!”

金眼佛伸手自裤腰处,摸出了一个黑色的圆珠,托于掌心道:“你看是我做梦,还是你们做梦!”

黑球一现,所以栈中之人突都脸现凝重之容!

盗君子刘次锋懊悔的道:“你这老小子的零碎可也真多,怀里掏出了那么多,奶奶的,可真没有想到裤袋里还有!”

嘿嘿一笑,金眼佛道:“你这个小偷儿没想到的还多呢……”

盗君子刘次锋道:“下次我不会放过你任何地方……”

“小子!你没有下次了!”

刘次铎踏前一步道:“是吗……”

“站住……”金眼佛怒吼一声道:“你再走一步,我就先拿你开刀。”

刘次锋冷声道:“霹雳子虽然厉害,他可是不分亲疏,就这么点地方,你有把握逃脱得掉吗?”

狠声咬牙,金眼佛道:“我脱逃不掉,可总有人给我垫背!”

盗君子刘次锋呸的一声道:“无耻!”

古井不波,好整以暇的,战飞羽根本不理金眼佛曹和,却扭头与“神仙愁”柳遇春道:“老爷子,你听说过‘魔骨弹’涂禅吧!”

神仙愁柳遇春疑惑的望望战飞羽,不知他是什么意思,在这个节骨眼里,突然提到无关紧要之事,但却依然点头。

战飞羽缓缓的道:“去冬我被他赏了一弹!”

神仙愁柳遇春会过意来,亦似话家常般地道:“战老弟可真算福大命大,那魔骨弹却是靠机簧发射的,在他那魔骨弹的中空里,有很灵巧的机括,与这霹雳子的威力,却是不相上下呢!你能脱过实在不易!”

战飞羽的存在,证明了一个事实,假若他说的不假,那么,金眼佛曹和手中的霹雳子,对他就毫无威胁可言,金眼佛对霹雳子有着无比的信心,是以他视为战飞羽是在吹牛,借以想扰乱他的注意力,而思脱身之计,是以他冷哼一声,不屑地道:“战飞羽你吹牛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挪揄的战飞羽歪头道:“帐房先生,你要不要试试,我有把握请你到阎王爷那儿去与涂弹圣质证一番,我决不说瞎话,更不会吹牛!只要你敢,现在就可以!”

暴烈的,金眼佛大怒吼道:“战飞羽,你以为你是个什么?是个人王?是个金刚不坏的佛爷!呸……”

战飞羽森酷冷凛至极地道:“金眼佛穷吼没什么用,改变不了你的处境,有种你就扔扔试试看,没种你就乖乖的,按照江湖礼数来!”

面孔铁青,咬牙切齿的咆哮,金眼佛道:“战飞羽,我垫上老命也要将你这野种宰掉,你道我不敢吗?哼!告诉你时候还没到,老子还有话说!”

稍停!望向“神仙愁”柳遇春道:“姓柳的,看在十五年相处的份上,只要你肯将现在栈中的这几块废料,点住穴道,让出栈房来,我做主放你一条生路!”

诧异的,柳遇春似是大感意外,道:“你这话可是当真?”

金眼佛道:“十五年来,你几时见我说话不算话!”

点点头,似是自语,又是自商,柳遇春道:“没有……很守信……不过……”

金眼佛不耐的道:“不过什么?”

柳春遇猛然双目神光暴射,道:“不过我为你打算,不大合算!”

金眼佛冷哼一声道:“不劳费神!”

柳遇春道:“我自己的事,却要费心呢!”

金眼佛道:“那是你的事!”

柳遇春道:“可也与你有关,想请教请教!”

金眼佛没好气的道:“有话快讲,有屁快放!”

不以为件,柳遇春道:“你放走了我,不怕我报复?你有把握控制榆柳寨我这一族人?你以为我能够做卖友求生的事吗?你真想放我吗?你曾衡量过,你有把握凭那么一颗霹雳子,就能使这屋中所有的人屈服吗?”

金眼佛曹和嘿嘿冷笑道:“你虽然号称神仙愁,但对这霹雳子,相信你也不敢自认能够逃得过吧!”

神仙愁柳遇春道:“那可不一定!”

金眼佛道:“就凭你?”

神仙愁道:“就凭我一个人,或许你能侥幸成功!”

金眼佛道:“或许?侥幸?你大无知!告诉你!那是百不失一的一定,绝对的——你敢吗?”

神仙愁道:“那要试试看才知道,你敢吗?”

一怔,金眼佛曹和道:“老小子,你同我耍心眼,你想拼出你一条命,放过其他的是不!可惜老子不上你的当!你们任何一个人,都不许动!我就让你们一同尝尝霹雳子的滋味!”

战飞羽冷凛的道:“金眼佛曹和,你叱五喝六的过够了瘾没有?”

金眼佛道:“战飞羽你不要以为你会有特别待遇,这里没有你讲话的余地!你乖乖的站在那儿,否则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首先向你招呼!”

战飞羽寒声的道:“曹和,你何必对我客气呢?怎么还不动手,我不是早就说过!让你试试吗?”

金眼佛道:“战飞羽,你不用急着想死!你会如愿以偿!”

战飞羽狠厉地道:“曹和,光说不练,唬不住人的,你不动手,我可就不客气了!”

话落,人已跨前一步!

顷时,双方之人都为之大惊,然而神仙愁,盗君子,朴氏姐妹,天下第一名捕郭大公,却没有一个人阻止战飞羽,相反的却都赶紧暴提功力,作万全的准备。

金眼佛曹和,心神大震,扬臂高举,作状慾掷,同时厉叱道:“站住,战飞羽你不想活,你的同伴的命也不要了吗?”

停身凝视,眸瞳森森酷厉的煞光,盯向金眼佛曹和,冷哼一声,战飞羽道:“曹和,我提你个醒儿,我若练三十年功夫,就全在这一双手上,他有个名称叫做神手无相,无相——知道吗?对你手中这有相的玩意儿,我并不会放在手——上的!我极愿你马上试验!”

“神手无相”使金眼佛曹和神情一怔。就在这时——

“青楼双艳”朴氏姐妹,双双娇叱,玉臂齐扬,四股晶光划过灯影之下幻成一蓬银丝珠网罩向金眼佛曹和立身之处!

朴氏姐妹蝴蝶翩翩般两旁飞闪。

烂眼倏瞪目眦慾裂,狠毒的神情中大喝一声,曹和单掌倏挥道:“找死!”

一圈乌溜溜的圆光,随身脱手,飞射居中的战飞羽头顶之上,成弧形坠落,显然的,他是想以霹雳子一举爆伤敌方所有的人。

然而,那一蓬晶光出自朴氏姐妹手中的珠丝,业已如天罗地网般,倏然罩落曹和那扬臂掷出霹雳子后那猛然暴退的身形。

晶网堪堪射中,曹和怒嘿一声身形猛停,双掌齐抡,猝然旋身,疾劲的掌风,将晶网突破,扫落大半。

蓦然,猝旋的身形,遭掌风间隙的晶光,齐齐射中,顿时踉跄,立脚不稳,痛苦的弯下身去,仆跌地上,刹时间,全身*挛抽搐,瘫做一团!

但他那一对烂眼之中,却露出了无比的恨意,抽搐的chún角,歪斜的脸容上,显现出一股狞恶的姦笑,双眼注视着那成弧形,业已下坠至战飞羽头顶,不及一尺的乌溜溜圆光,那颗爆震力极强的霹雳子。

人影晃闪,朴氏姐妹,迅捷移向负伤的天下第一名捕郭大公,一人一臂架起来就向后如一阵风般闪退。

神仙愁柳遇春,盗君子刘次锋双双暴退中,与郭大公,朴氏姐妹,不期然的同声焦呼大吼:“战大侠速退!”

战飞羽恍似未闻,就在霹雳子离战飞羽不到三寸之时,突然身动臂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四十、双锁、双手、锁霹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