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四十一、恨贪、誓杀、一不二

作者:柳残阳

牛望初蓦地暴烈的大吼:“战飞羽,你是个贪财的匹人,沾名钓誉的好徒,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目中无人的狂妄小辈,如今,你又增加一项美名,你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却也是个自不量力的小子!”

战飞羽昂然道:“还有一样你没说出来——那就是说一不二。”

牛望初狠厉的道:“我要杀了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小辈……”

战飞羽冷冷的道:“没有人阻拦你!”

气得全身发抖牛望初大吼:“你这个在江湖上充好汉的流痞,挂羊头卖狗肉,自鸣清高的恶魔,你即将得到报应!”

战飞羽道:“只要动手,自然知晓谁得报应!和饿狗一样的狂吠乱叫有什么用?”

望前踏了一步,那虎视眈眈的牛望秋沉稳地道:“让我来!”

战飞羽的双眼,凝成一条蔑视的细缝,细缝中一股冷硬与僵木的寒光,穿射着敌方二人,他的眉心皱成一堆,投下一抹肃煞的阴影于chún鼻之间。无形中予人一种森寒冷漠似冰冷极的感触!

然而,他的态度,却依旧是那么随便的双手隐于袍袖之中,环抱胸前。

牛望初气势汹汹的道:“姓战的,无知小子,再亮亮你那双狗爪子,来让我开开眼界,看看你那双‘神手’怎么个‘神法’,怎么个‘无相法’!”

战飞羽不耐烦的道:“动手啊!只会吼吗?”

牛望秋踏前一步,身形甫动——

蓦地里,一声低沉声音,传自栈外的暗影!

“且慢!”

牛望秋奋力刹住身影,扭头望向栈门。

灯影下,栈门外进来个死眉死眼的尖尖秃脑袋生在一根竹扦上的长颈高个儿。

战飞羽入眼已认出了乃是长白十兽之一长颈鹿裴增,那特长的颈子,就是他的代表。

冷凛,战飞羽道:“长颈鹿,你们十兽,可是还不死心!”

长颈鹿裴增道:“你很聪明战飞羽,明天中午,榆柳寨‘乱葬岗’上,我们弟兄候教!”

战飞羽道:“准时不误!”

长颈鹿裴增向淮河双煞道:“两位既然与姓战的有过节,何不一起参加明日中午之约战,假若二位今晚即收拾了他,我们弟兄,岂不是落了空?何况两位所要之物,亦正是我们弟兄的目的物!”

战飞羽道:“请吧!两位,明天午前乱葬岗里选个好风水的地方,战某人到时候,定然使君满意!”

牛望初狠狠的道:“我弟兄来此,半句话没说,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这一刻,成与不成均在所不及情,只要我们了恩酬情就算,明天之约,我弟兄无此兴趣,淮河双义,不是因人成事之辈,朋友!你的好意心领了!”

最后一句话,却是对关外的长白十兽长颈鹿所讲。

长颈鹿裴增,脖颈一伸,眼睛一瞪,向牛望初道:“朋友,凡我长白弟兄的目的物,任何人不准乱插手,这是我们多年来的规矩,向来没人敢说个不字,两位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长白十兽可不是省油的灯!”

牛望初咆哮道:“你们十个畜牲,有什么仗恃,凭什么资格,到关内来发熊,别人怕你,我淮河双煞可没放在眼里,滚你妈的蛋,否则老子就把你在这儿摆平!”

嘿嘿冷笑,长颈鹿道:“嘿嘿!凭你淮河双煞那份德行,只可在嘴上吹吹大气!动手啊!老小子!”

牛望初怒瞪两眼,缓缓走向长颈鹿对面站定道:“长颈鹿,准备了!”

长颈鹿裴增沉声道:“宰你这老小子,用不着费那么大的劲!”

蓦地,牛望初闪身飚前——就这一闪之间,一串幻化的掌影,似网罗般兜头罩向长颈鹿裴增。

那是怒不可遏下的急攻快斩,只因速度大快,看上去似是一抹光影罩头,其实何止十掌。

长颈鹿不停晃动的脑袋,如拨浪鼓般,急遽的闪晃,眨归间晃这了这快捷的掌影,同时特长的手臂起处凌厉的一下三掌,亦相继递出。

于是“噗!噗!”暗响连串声中,长颈鹿高大的身躯一顿,却突然晃成了千百条虚实互映的影子,合扑而至。

猝旋飞跃如电,腾起半空而滚旋,那是牛望初的娇捷身影,闪过长颈鹿的合扑倒翻而下,双掌挟排山倒海之力,汹汹击下。

“砰!”的一声,长颈鹿挺身合掌,奋力一挡,两人硬对一掌,长颈鹿腿突曲后坐两步!

牛望初身形倏翻,跌落当地,踉跄两步拿桩站稳。

半斤八两,不分胜负。

如斗鸡般对视,两人都心知遇上了劲敌,不到最后是分不出胜负的,当分出胜负之时,亦正是二人身伤力竭,拼至生命尽头之时。

蓦地,栈门口光影一暗,闪进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姑娘,瞪着一双迷蒙的眼睛,望着长颈鹿,娇甜而温柔的呼唤:“啊!好人!你在这里,来啊!我们去玩——”

朦胧的眼睛里,散射着一股迷茫,向外扩张,明眼人一年,即知此一姑娘,神智大有问题。

姑娘随着话声,身躯向长颈鹿移动。

姑娘甫现,神仙愁柳遇春蓦然大喝一声:“住手!”

牛望初迅捷的侧跃牛望秋身侧,老江湖了,他怎不懂当前是何情形,在如此状况之下,他却不能出手伤人!更不方便有何表示。

神仙愁柳遇春,一双本是如常人一般的眼睛,此时倏然睁得滚圆,射出一股眉烟神光,犹如两道利矢般一瞬不瞬的注视着长颈鹿裴增。

披头散发的姑娘,身穿一扑朴素的白衫,在灯影晃动之下,犹如幽灵般,悠悠的向长颈鹿裴增接近!

长颈鹿裴增,神色中露出了一股莫测高深的诡异,微微的向后退缩,口中轻柔的说道:“娃娘,你认错了人吧!”

娇甜的声音,温柔中充满了幸福,低沉的道:“好人,你的声音,你的一切,噢!好人……”

那是一种凄迷的呼唤,那是一种痴情的柔密语调,那种梦幻似的语音,道出了姑娘的纯情。

蓦地!栈门口闪进店小二柳四,他以一种低沉而柔和无比的特异声调,轻轻地,俯于姑娘身后道:“兰儿,你说的就是他吗?”

披发姑娘,突地转身,抱着柳四,欢愉的道:“啊,四哥哥,就是他,他对我好好噢,我可以和他在一起玩吗?”

柳四健壮的手臂,轻拍着她的肩膀,柔和地道:“会的!

大爷会留下他陪伴你的!”

一声欢悦的娇呼。

柳四推起她俯在身上的娇躯,柔和地道:“你同四哥哥到里面去等他好吗?大爷要同他讲话呢!你看还有好多人在呢!我们不能耽搁客人的事,唔!”

“不,我要同好人玩!”长发披散在那半边脸孔,凄迷的二只眼睛,从长发后面斜望长颈鹿裴增。

柳四望向神仙愁柳遇春,柳遇春眉头一皱低沉的喝道:“兰儿,听你四哥的话,到后面去!”

“不么!大爷,我要同好人玩!”

兰儿的举止,纯粹是一派不懂事的小儿女口吻与神态,她的身材,容貌,看上去已有二十岁,然而语气,神态,却犹不及十岁女孩懂事。

朴幼妮突然缓缓的望着兰儿,一步步的走向她,双目凝视着她那一对凄迷而美丽的朦胧眼睛,轻灵娇脆的道:“兰儿!同姐姐到后面去玩好吗?”

怪哉!兰儿那凄迷的眼神,突现灵光,悠然的点点头,脱开柳四,顺从的走向朴幼妮!当朴幼妮用手臂挽着她的手臂,侧身凝视着她,两人无声的走向栈后而去,柳四趋前低低的向神仙愁柳遇春急急的诉说一刹儿,即匆忙的向栈后赶去。

神仙愁柳遇春沉稳的向长颈鹿裴增道:“朋友,老朽是此店主人,亦是本寨的族长,请你稍侯,老朽有话与你商谈!”

未待答复,柳遇春却扭头向朴少姑道:“请问少妇人,我这侄女兰儿,在年幼是患了一种病症,似是传闻的‘失心症’,老朽曾请遍天下名医,匀未能将之疗好,适才见令妹与其情状,似是秘技有效,但不知能否对此症有效?”

朴少姑恭谨道:“本门这种秘技,乃是一种精神力的凝集极限,对于能否治病,小女子也未曾试这,也从未听师父谈起!”

失望的,柳遇春低头默想片刻,倏然瞪眼向长颈鹿裴增道:“你进入本寨以后,未曾按照正常的走法,就已被本寨子弟留意了,当你遇上兰儿后的所行所为,本寨子弟甚是气愤,本待当场给予惩处,因念及兰儿乃是一失心症患者不愿给她刺激,所以除掉阻挡你的恶行以外,再未对你有任何行动,如今情况演变到此,为了使兰儿病症不再恶化,老朽有两条路提供你参考!”

长颈鹿裴增道:“在你来提出条件之前,我首先说明,这位姑娘可是自行找到在下,并不是我姓裴的存心对她不安好心……这一点你可要弄明白了!”

柳遇春冷哼一声道:“从你这句话,我就没有两条路给你了,你既不诚实,那么那一条明路,就只好堵塞!”

长颈鹿裴增道:“你说的我不懂!”

柳遇春道:“你太不聪明,老朽业已告诉你,你自进寨后,即被本寨子弟注意了,你竟然不说实话,毫不敢面对现实,你对兰儿实施‘点穴’挑逗,若非如此,她怎能对你有印象!若非本寨子弟及时阻止,你的兽行得逞,你晓得你会得到什么结果,你能站在这儿讲话吗,你太不了解我榆柳寨了,不用说是你,就连卧底本寨十五年的人,亦甚难全盘得悉本寨组合的秘密,何况你这种盲人瞎马一样乱闯进来的外路人,自以为隐避至极的笨蛋!”

长颈鹿裴增道:“说这些话吓不到我!我不在乎你的无礼!”

冷笑一声,柳遇春道:“我用不着吓唬你,假若你是个诚实的人,我本想给你一条生路,留在此处,永不再出,如今,你只有一条路走!那就是为你自己的无耻和为,将你那一只罪孽的右臂砍下来,赎你的罪愆!”

暴烈的大吼,裴增道:“老小子,你是阎王,还是判官?”

盗君子刘次锋冷然道:“阎王,判官算什么,他是神仙也见了发愁的那位武林人物!”

长颈鹿裴增,面容一变,怔僳的瞪着刘次铎道:“你是说他就是神仙愁?”

盗君子刘次锋道:“如假包换!”

颓丧的低首,长长的脖子低得同一根弯权,沉思有顷,蓦然抬头,狠厉地道:“战飞羽,你怎么说?”

古并不波地,战飞羽道:“你放弃一臂,还是可以回去送信,我依旧赴约!”

长颈鹿裴增恶毒的道:“我将在此找个垫背,不回去!”

赞许地,战飞羽道:“有种,你讲个地点,我替你去送信。”

狠恶的,长颈一扭脑袋一摇,裴增道:“战飞羽你去垫背!”

战飞羽瞄着对方,淡淡的道:“有眼光!”

长颈鹿裴增,长臂挥动,七节枪身的链子枪,如一抹鬼影也似疾射而去,一溜寒光暴刺战飞羽的咽喉。

战飞羽卓立不动,就像没有看见一样,直等链子枪尖端隔着他喉咙只有三分远近,他的环抱胸前的双臂倏动,左手微晃,掌刃猝映里弹挑,“嚓”的一声,荡开了对方的枪尖,同一个动作里,倏翻的右掌,紧紧的握住了链子枪的中间一节,晃身间倏忽踏前三步,右手借力一带,将长颈鹿裴增的身形,带得冲前两步,弹挑而起的链子枪枪尖,恰好划向裴增的面门。

战飞羽右手拨压,链子枪枪尖犀利的自裴增的面门斜划至肩呷,深及五寸,鲜血随枪尖狂喷,裴增大叫鬼嚎,战飞羽的左手,适时斜刺裴增的右肩,“咔嚓”一声,裴增右肩亦被卸了下来,撒手丢枪,连声长啸着冲刺出栈房而去,凄厉的嚎叫遥遥隐没入夜暗之中。

战飞羽依旧恢复双臂环抱,双手隐袖的老样子,人却转身面向淮河双煞牛氏弟兄,眸瞳中放射出酷寒的煞芒,口中冷冷的道:“两位,时间不早了,该上路了!”

牛望初虎吼一声,脸色泛青的道:“战飞羽,你不要狂……我们……我们并不含糊……你……”

战飞羽点点头,道:“暖,这样最好,装好汉,报恩情,也得像个好汉的模样,有道是不是猛龙不过江,对不?”

一声虎吼,牛望初一阵风也似的冲到,双拳猛起,却在挥砸时的刹那,倏忽上扬,而两只脚却快不可言的疾蹴战飞羽的胸膛。

快若电闪,牛望初的双脚,在战飞羽的苍白手掌翻腾如一股雷射电闪的刹那,飞出了一丈,砰砰落在栈墙之上瞬即跌落地上,带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四十一、恨贪、誓杀、一不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