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四十二、身麻、心巧、血并骨

作者:柳残阳

一骑骏马,马上的战飞羽挺拔的身形,正顶着毒日头,向乱葬岗驰来!

眨眼间业已驰近,战飞羽一跃落地,拍拍马臀,马儿自顾自到树下啃草去了。

战飞羽却展开身形,三五个起落,业已距八人丈许。停身环臂,扫视八人一眼,眸瞳中的那股寒芒,直射得八人一个个心底发毛!

花豹蓦地摇头清神,怒目大喝道:“妈拉巴子的战飞羽,你他奶奶的才来啊!”

战飞羽沉稳的道:“看你那副鸟像,就知你是十兽中最最浓包的花豹薛七!你可是寿星公吃砒霜,活得不奈烦了?”

花豹怒吼:“战飞羽,你他奶奶的狗掀门帘子——全仗着一张嘴,老子要称量称量你,有几根肋巴骨,来来来,别站在那儿装熊。”

古并不波,战飞羽道:“何不过来?你真的是狗掀门帘子吗?还是怕了?”

暴烈的一跃而出,花豹薛七大吼:“老子怕你个鸟,正要叫你尝尝七爷的厉害!”

红狻猊与玉面狡狐对望一眼,皱皱眉。

花豹薛七却一拳击向战飞羽面门。

拳风猎猎,气势虎虎,激起了漫空飘忽的拳掌幻影。

战飞羽猝然斜移,一闪使拳掌无功,只显出了薛七的莽撞,与战飞羽的轻灵劲疾。

“站住!”是查冰的声音。

薛七,大麻子赤红红的,扭头停步。

查冰不理花豹,面向战飞羽道:“战飞羽!我还是那句老话,你只要将我们的藏宝图献出,我们之间的梁子,就此一笔勾销,你怎么说!”

战飞羽道:“我不呢?”

查冰恨声道:“那你就不必离开这乱葬岗,此处即是你埋骨之所,明年今日也就是你的忌辰!”

冷冷的战飞羽道:“那是你一厢情愿,你能吗?你可知我怎么说?”

查冰道:“我不管你怎么说,你今天必得如此。”

眸瞳中寒光陡射,战飞羽森寒的道:“查冰,你必得听我说,昨晚有二个人,淮河双煞牛家兄弟,就曾为了此事而丧命,你们十兽既然亦为此事而来,那么,你们也不例外!因为我在昨晚即发下了誓言,凡有为此事而来插手的,我必不让他生还!”

暴烈的,花豹薛七道:“听听!老大!不让我们生还呢,你说还等什么,同这么个不知好歹,不知死活的杀胚,讲什么道理?”

玉面狡狐道:“战飞羽,你凭什么?就凭着你空口说白话,就能吓唬住人?你睁开眼睛看看,现在的状况,情势对你如何?你配说这种大话吗?”

打量一遍对方,战飞羽道:“你是狡狐西门同没错,告诉你,我什么也不凭,就凭我自己的这双手,情势在未来前就看清楚了,八对一,我有把握,叫你们一个个留在此地!”

大怒暴吼,怒嘿连连。

花豹薛七声音最大:“战飞羽,你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吹掉了大牙,你仔细的睁开你那双狗眼看明白站在你面前的大爷,哪一个是省油的灯?”

战飞羽鄙夷的道:“我是看清楚了,是一批贪财的亡命好徒,自不量力的狗屁不如的匹夫,若非你们找上了我,我就是碰到了你们,我还不愿看你们一眼呢!那就更不用伸出我的手了。”

赤面虎杜冲怒嘿道:“战飞羽,恐怕你是失心疯了吧!要不就是你那脑袋发了霉!”

战飞羽道:“杜冲,我清楚得很,脑袋发霉的是你们,让铜臭锈蚀的都不知死活了!”

毒狈一施眼色,向恶狼道:“老九,莫站着,既然这位仁兄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何必浪费时辰。”

恶狼嚎叫一声,同毒狈一起走到花豹薛七的面前道:“姓战的,别窍磨菇了,让我们哥俩来伺候伺候你,让你舒服舒服。”

战飞羽道:“乌龟爬门槛——那就看你们俩的这一翻了!”

毒狈道:“战飞羽,听说你是个人物,没想到也是个逞口舌之利的小人!”

不以为件,战飞羽道:“你那份心计,莫在我跟前耍——我不会受影的,动爪子吧!”

人影闪晃三角之势形成!

战飞羽大马金刀的站在那儿,两臂抱胸,双手笼袖,毫无反应,甚至连眼皮都没眨一下,沉稳至极,于是在人们意念尚未形成的一刹那,那种令战飞羽十分熟悉的雪银色光芒,似冷电流蛇一般,炫映入人眼,激荡起漫空的晶射幻弧——那是毒狈的细长兵刃所形成。

毒狈猝然移动,他身形移动的同时,一溜精光闪亮的细长光影暴飞,尖端穿透空气,发出一声刺耳的呼啸。

就在这同时——

恶狼与毒狈似一人般,同时闪射,闪射起一串耀眼的光辉,映着毒日,刺向战飞羽的双眼,那是他兵刃的反光。

花豹薛七,却直线挺进,一支朴刀,反背而出,挺向战飞羽胸前。

刹时间,银芒光影,光华流射,交灿纵横,三条人影同三件兵刃,从三个角度,猝然扑击。

三种不同的兵器——一支亮银鞭起自左侧的恶狼膝成,一条细长的钓丝,与普通鱼竿上的钓钩不一样的银光流闪的钓丝,自毒狈那短小的身上暴然而至。

在四射的冷芒蛇电中,战飞羽待到略后发出,却是先到的钓丝差那么一寸之时,倏忽一个腾挪,猝然看来是向左旋,突然却自右边紧贴着薛七刺来的朴刀,疾转至花豹薛七的身后。

双袖同时伸展。紫影里,两道苍白手刃,似削瓜般削向花豹的后脑。

大吼一声,身躯前冲,花豹脑后生风,急切里伏冲回臂,旋刀后撩,猛然反卷斩削。

战飞羽在光芒流灿的兵刃交攻之下,穿走腾掠,如穿花峡蝶,如采花蜜蜂,翩翩飞舞。

钓丝如电闪流蛇,丝钩如毒信,朴刀如掣雷轰电,快速无伦。

银鞭矫若游龙,招招不离要害,战飞羽身形旋快如闪电,追风逐电穿射于空隙之间,身躯却如影随形,总不离花豹身后。

这是一场罕见的快速拼斗,是纯粹的一种力的表现,技巧组合的升华。

四围人影游走旋飞,兵刃光影,回环纵横,圈圈弧影中,花豹薛七用尽吃奶的力量,就是甩不脱战飞羽如附骨之魂的身影。

这种情形之下,狼狈二人的攻势反受阻挡,显然花豹成了他们的避忌。

花豹薛七,心里更是急怒无比,倏急的闪晃而无能摆脱之下,猛然低身仰跌地下,一个懒驴打滚,以最赖的方式,才脱开了附身的战飞羽!

同时,狼狈的鞭光丝影,猛的齐齐袭到!

斜刺里,“大野猪”洪棠,断喝一声,旋身进扑,左手掌出,右手匕刺,风啸光幻威猛无比!

“神手”翻扬截击,未触即分,恶狼膝成长啸一声,弹跃七尺,一个斤斗倒转中,亮银鞭兜头盖顶罩向了战飞羽。

目光凝聚,战飞羽倏忽闪晃,掌刃映射,自不同的角度,飞刺恶狼滕成,掌刃倏现,上翻滚而起的“花豹”薛七,怒吼着一滑而到,朴刀刀刃,急密的刺射而至,凶猛悍野至极。

尖叱着,“毒狈”孙璋“钓丝”扬起的粼粼冷芒,就有如串串的波纹,强劲的交织成无数个十字旋无!

身形半蹲,战飞羽闪过钓丝与银鞭的暴袭,“神手”手刃,倏起横抚,划过一道扇形的光面,花豹薛七的执刀右手,险险被齐腕斩断,勉强自一隙中逃过危难。

战飞羽似是在窥探虚实,存心游斗,每一次攻击,都留那么一丝空隙,给予对方逃匿。

这一丝空隙,却给予对方一种极惊险的威胁,而又生一种不过如此的鄙视侥幸的心理。

瞬息间,花豹薛七,恶狼腾成与毒狈孙漳,三个人又从三面暴袭而至,四个人又回形环不已。

成了旋飞暴击,刀光映着薛七充满剽悍之气的面孔,明暗之间,越现狠酷,他咬着牙在游刺中大吼:“战飞羽,你就这点本事吗?好你他妈的狠个什么劲,老子要在你身上戳上窟窿,划上五十六道血槽,要你尝尝七爷的滋味!”

战飞羽冷酷的道:“你真试试,是我在你脸上,顺着你七十八个麻孔戳窟窿,还是你戳我,即将会分晓!”

陡然间,战飞羽的“神手”掌刃,如匹练似的在一圈光弧里,诡异的划向花豹薛七的麻脸。

毒狈的“钓丝”急骤的袭向战飞羽的掌刃,惶恐的沉声喝吼:“老七留神!”

恶狼膝成的亮银鞭,奋力加劲,立是劈砸下来,战飞羽的身影,蓦然猝旋,顺着亮银鞭下砸之势,贴着鞭身回旋而进。“神手”猝闪而出,恶狼膝成急忙仰身,却也免不了斜胸被划掌,皮开肉绽,鲜血飞洒。

流血开始了!

花豹薛七闪退的身形,急速暴进,朴刀挺然直刺,狠戳战飞羽背脊。

战飞羽大喝一声,猝然倒旋身形,如陀螺般,贴刀而进,“神手”掌刃,纵横劈豁,“嚓”“嚓”两声,带起了花豹薛七背上的两大块皮肉,然而花豹薛七的朴刀环却倏然间暴烈,无数牛毛细针,自环身中蓬然而出,战飞羽的下部,顿时中了半边身子。

人影暴扑,狼狈同时不顾命的扑截冲进,恶狼膝成,裂胸鲜血飞洒,翻肉颤动中,亮银鞭狠砸而下,毒狈银丝倏卷,钓竿倏插战飞羽肚腹。

战飞羽身上略麻即停,奋力旋身,左掌飞扬,暴裂脊背的花豹薛七前冲的身形未稳,颈项下一股凉意传至,“神手”

掌刃,齐颈斩下,花豹薛七厉嚎着滚倒在地,“噗噗”两声微微自喉管中连响,血泡突出之间,厉嚎短促得仅那么一忽儿,人即在血泊中挺腿死去。

亮银鞭与钓竿同时递向战飞羽肚腹,只差那么一寸距离,战飞羽吸气收腹,强撑着麻痹的忽现忽停的身子,倏忽侧踏一步,猝然暴旋,顺势飞扬双袖,掌刃如流蛇电射般,倏现倏隐!

恶狼滕成突然惨嚎着急叫一声,滚翻在,一条握鞭的右臂却齐时削断。

同时毒狈孙漳的钓竿,却插中战飞羽的左小腿腿肚,然战飞羽顺势削来的掌刃,流电也似的激射削斩而下,毒狈孙璋闷吭一声,头顶上一块巴掌大的头皮,已连着毛发,扬向半空。

满脸鲜血的毒狈,悍不畏死的连环暴扬钓竿,直刺战飞羽胯裆,时断血糊而胸前血肉翻绽的恶狼滕成,也倒竖双眉,面孔歪曲,左手抓起连着右时下小臂,右掌尚自紧握不放的亮银鞭另一头,挥起右小断臂,腾身而起,扑击而至,砸向战飞羽的天灵盖,断臂中鲜血,洒了战飞羽一头一脸。

战飞羽挺立的身形,蓦然艰困的一旋,滚进恶狼怀中,右掌如刀,生生插进恶狼滕成的心窝,只手一旋一推,滕成白了一白那惊痛惨厉的双眼,身形被推迎向毒狈的钓竿,“噗”的一声,钓竿自恶狼臀部,直穿前裆而出,恶狼滕成,惨嚎一声,已自气绝。

气绝的尸体,却突然似石柱般僵硬着砸倒毒狈孙璋矮小身形,将其压于地上。

踏前一步,战飞羽一脚踩在恶狼的胸腹之处,“嗥”一声,毒狈死在尸身之下,七窍流血,紫盈面庭。

一刹那间,三个敌手,同时毙死,战飞羽旋身迎向扑来的其余五兽;寒凛的眸瞳,射向“红狻猊”查冰道:“是你们一起送死,还是想充充好汉?”

寒光阻住所有扑击愤怒的敌人!

一抹阴酷的狞笑,浮现在玉面狡狐西门同的面上,阴阴的冰声道:“战飞羽,好快的身手,只可惜你受了薛七的‘毒芒’,我们虽然赔上了三位兄弟,然而你即将以血来偿还,以命来赔补了!”

战飞羽缓缓矮身,以左掌顺着胯下,向那中了牛毛毒芒的地方,慢慢下移,双目却瞪着玉面狡狐西门同道:“西门同,你是十兽中的坏种,我即或是在死前,我也不会留你活在世上为害武林的,我相信我有这点实力,你自己也心里有数!”

阴冷的,狡黠的,玉面狡狐西门同道:“战飞羽,你可知道薛老七的毒芒是偎的什么毒,即刻感到了吗?他的毒力是倏忽隐现,时停时发的,他这种毒有个名称,叫做‘毒引牵机痹’,是‘牵机’巨毒中,最最轻微的麻葯,可是他有个特性,那就是麻痹人的时候,绝不一起来,是时而麻时而无的,听说你不畏巨毒,想来你是中过别人的两次以上的巨毒而有拒毒之能,可惜你中的这种“毒引牵机痹”却有个最大而且是对你最坏的特性!那就是它可以引起旧毒,假若你现在感到他时发时停的麻痹感,渐渐的缩短时间,一次比一次距离的时间少,麻痹的时间多,那就是它已开始发生效力了,到最后停的时越短,那你所有中的毒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四十二、身麻、心巧、血并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