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四十三、毒解、不意、谋定动

作者:柳残阳

战飞羽不想死——

他用力张开眼睛,想再看看这个他生活了三十年的世界,往日他虽想了少,看了不少,然而在这个时候,他对这个世界似乎生出了一种特异的情感!

眼皮子重得像两盘磨石,费尽了他吃奶的力量,他才睁开了一条缝。

呈现在眼前的是一片耀眼的惨白,他什么都看不见,看到的是一片惨白夹杂着一道道的黑带子,在平日他当然知道那黑带子乃是一棵棵树影的闪动。

间歇的麻痹,因为他过度的挣扎运动与急烈的拼斗使毒力引发得更快!

他有时清醒,有时昏迷。

昏迷时,他不知道思想。

清醒时,他只有一个想法——他不愿死,但却不是怕死,人总是要死的,他只是有件心事还没有完,所以他不想死。

他的心事虽然简单,却需要费很长的时间。

在这世界上,他本来是可以随时离去的,但是自从他的好友,托孤于他之后,他觉着这个世界上还有可以留恋的地方,还有值得他去做的事情,他必须完成的事情,那就是把辛长定弥留时托给他的儿子抚养成人。

他伸伸手,狠狠的抓了一把,满把的鬃毛,柔柔的,软软的,有点儿暖和,那是日晒的结果,这使他意识到自己是在爱马“小龙”的身上。

耳边“嗖嗖”,的风声,退去日晒的部分炙热,可是体内的那股麻痹,却使他有心无力,他又松了手,因为麻痹又传了过来。

战飞羽懂得医道,但独独对这种罕见罕闻的“毒引牵机痹”没有记忆,却偏偏的他就碰上了。

“他奶奶的!”他心里在想!

“这是种什么玩意的毒物,会有这种恶毒的力量,自身有麻痹之能,又有引发余毒之力!”

他想至此处,人又陷于麻痹之中,他没有感觉,依稀却还有知觉,他知道,毒还没有到他的脑子!

他紧闭着双眼,他脑子飞快的在想,假若他有感觉,他定然会奋力挪动身子,因为他的身子,已快掉下马来了。

“小龙”似乎觉得主人的身躯在他的身上,有些不平衡,它的速度,自动的减低了。

太阳的毒照与毒力的散发,配合著,使他陷于半昏迷状大

当他醒来时,不,该说的是毒日的照射没有了,麻痹的间歇,使他在有知觉的那一段时间里。

首先进入他耳朵的,是盗君子刘次铎的声音:“战兄既负伤,又中毒,长白十兽他奶奶的是啥邪魔鬼道,竟有如此大的能力?”

苍劲的声音,是天下第一名捕郭大公!

“十兽没有什么,可能是战老弟大意先中了毒,才负伤的,只不知道是哪种毒,如此的厉害?”

战飞羽又奋力的睁开了眼,这次呈现眼前的是一片灰土土的,他想摇摇头,但办不到,但只有继续的奋力使那沉重如磨盘的眼皮再睁开一点,企图能看清楚,然而他失望了。

他不但没有继续睁大眼睛,反而无力的闭了起来,他内心有一种嘲笑自己的意念,昔日是生龙活虎般的,如今却如此的无能,就在半日之前,他还是个随心所慾矫健得无以复加的身手的强者,如今竟然“抬抬眼皮子”那么本是轻而易举的微细动作,都力不从心的人,这该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情。

创开一个局面,是一件不容易的事,然而在他来说,却远较比这时睁睁眼似乎还要容易。

他的知觉没有丧失,听觉也还灵敏,一旁神仙愁柳遇春的那句话,使他感慨万千。

柳遇春道:“战老弟是年轻一代顶尖儿的豪雄,不想竟然被宵小如此的葬了,真他妈的老天没眼!”

“老天”是有神无神的人,在最最危急时的求庇者,也同时是咀咒者,战飞羽想,世界上真心能容纳人的,恐怕就只有“老天”了。

他的睁眼动作,落在朴幼妮眼中,她轻声道:“战大侠,你可听得见我的话?”

战飞羽微弱地道:“听得见!姑娘谢谢你们的关怀!”

战飞羽甚少说这种场面话的,是以,在这个时候,听到他那种真诚的语调,使房中之人,一个个却觉得有愧,因为他们对于毒,毫无办法,连一点忙都帮不上!

郭大公道:“老弟,你的伤我们已经为你包扎好,只是你的毒,却无能为力……”

朴少姑突接口道:“师父,战大侠可知道他自己中的是什么毒?”

几个人同时互视一眼,惭愧之容,现于每个人的面上,这么重要的问题,何以都不知早点问,真真正正是急昏了头。

战飞羽道:“‘毒引牵机痹’是一种麻葯一类的毒,间歇性的,最讨厌的是它能引发我体内以前所中的毒,就是我已中和了的毒,它也能分化后,再次毒发!”

眼睛一亮盗君子道:“战兄是说你体内有中和的毒?”

战飞羽道:“两种无比的巨毒!”

急声的盗君子刘次锋道:“是同时中的?”

战飞羽道:“不是,但间隔也不久——”

这种问话,蓦地引发了战飞羽求生的意念,脑中旋飞的思绪转瞬间有了决定,运起剩余的能力,吸了一口大气,急促的道:“金家园子五日之约,我是无法前往了,请刘兄骑我的小龙代跑一趟,向金老婆婆改约,一月内我若不能前去,那就废了,再麻烦一下郭老爷子,将我送到‘魔林’去,看能否解此异毒?”

盗君子刘次锋道:“唉!你怎不早说?”

战飞羽苦笑道:“若非刘兄问起中毒之事,我还忘记此处或能有一线希望!”

郭老捕道:“救人如救火,那我们就走!”

朴幼妮道:“我同师父去吧!姐姐留此,照顾兰姑娘!”

神仙愁道:“如果方便,兰姑娘也可以去,那儿住的是对毒有特殊研究之人,或可有助兰姑娘之病势,他们医道亦甚精深。”

郭大公道:“我那车子,可以装不少人,没问题,别耽搁时间了,走吧!”

武林人物的动作是快速的,不到一个时辰,在夕阳中,郭老捕头,驾着他那一辆天下独一无二的四马囚车,向回路疾驰而去。

车中,除了躺着的战飞羽,时而昏沉,时而醒转情况并无多大变化,尚有“青楼双艳”以及那心神失常的兰儿姑娘。

“魔林”在武林中虽然是个神秘的所在,但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郭大公以较平常速度快速一倍的进程,向目的地急赶。

路上,战飞羽在稍醒时,常与朴氏姐妹略作交谈,朴氏姐妹走时,在客栈中带了不少干粮,而且因此车的特殊设计,并不怕天热腐烂,鸡鸭鱼肉,样样俱全,除了是冷的外,再无什么与客栈中两样了,为了兰姑娘的特殊原因,他们还带了两坛子在行前赶煮的绿豆汤,因为兰姑娘以此为食,病情会维持不恶化。

这是一种特殊的病,特殊的饮食嗜好,却是最普通的饮食物品。

热天,绿豆汤是最能解暑之物,一天走下来,五个人竟然喝掉了一坛子多,若此下去,再不补充,兰姑娘就没得吃喝了,郭老爷子驾车连赶一昼夜,人不乏马也受不了啦,所以他决定在前面镇店中住下,补充绿豆汤,也换换马,想连夜再赶。

战飞羽却不赞成,因为感觉到他麻痹感非但没有加重,似乎已经减轻,他最感觉明显的,是麻痹的间歇时间拉长麻痹的时间也缩短了,换句话说,他清醒的时间多了,昏迷的时间少。

所以他向郭老捕头建议,在前面镇店住一宿,一者是病情未曾恶化,且有起色,二者换马不如原马好驾御,三者最重要的是郭老捕头一人驾车大累,朴氏姐妹虽然可以换班,然朴氏姐妹二人也要轮流向兰姑娘施功,为其治病,那太累了。

郭老捕头,也看出战飞羽不但未恶化,似较来是硬朗多了,最显著的是他说话不那么微弱的有气无力,不像个武林人说话。

郭老捕头在日尚未没,即投宿在镇店中,一间最大的客栈中。

马车驶进店房后院,停在一座特为行商巨贾,达官贵人预备的独院中,老捕头第一件事,是吩咐店小二即刻煮一锅绿豆汤送来,并说明浓浓的。

店小二虽有些诧异,却依旧照吩咐做去。

朴氏姐妹,却将自带的菜肴,让店里给热了热送来,吩咐照样亦做一份来,她们收在车中。

店东对这一行人,却是感到无比的奇怪,可也不敢动问。

郭老捕头饭后,与战飞羽谈了几句,即亦同战飞羽在一间房中歇下。

朴氏姐妹收好绿豆汤后,为兰姑娘施法后,亦即歇下了。

翌日晨起,当郭老捕头,要将战飞羽拖上车去时,战飞羽突然能自己坐了起来卜

同时间两人都既惊又喜,相互对视一眼,郭老捕头蓦地大喜道:“咦!战老弟,你能行动了?”

战飞羽诧异后,亦露出了笑容!迟疑地道:“这难道是‘毒引牵机痹’失效了!”

郭大公道:“战老弟,不管怎样,你运功试试看!”

战飞羽闻言,方行运功,突然忍不住的放了个臭屁,他讪讪的低下头去,实在不好意思!

郭大公一皱眉头,因为他闻到一股奇臭无比的味道,恐怕是他六七十年以来,闻到的最为特殊的臭味,那是一种腐烂挟着霉腥的臭味道,比死人味,腐鼠味,千年古墓的霉骨,犹尚难闻,更奇异的是这种臭似是所有臭味的综合。

郭大公闻到了,战飞羽当然也闻到了,应该是他先闻,自己甚是不好意思。

然而郭大公皱眉后,突现喜容道:“战老弟,好了,你的毒解了!”

战飞羽有此想法,可不愿说出,抬头讪讪的向郭大公笑笑,蓦地眉一皱,感觉内急得很,抬腿下地,急急的道:“我要入厕!”

郭大公喜的道:“走,走,在外面不远……啊……好了……你能下地了啊……战老弟!”

战飞羽蓦然自觉,心中亦大为振奋,迈动乏力的步伐,向外走去。

郭大公的喜悦叫声,惊动了房间的朴氏姐妹,急匆匆的出来,看到战飞羽出门外的背影,亦不由惊奇不已!这几乎是一种奇迹。

战飞羽病情痊愈,使她们也想到了自己两人的病人兰姑娘,那业已略见清醒的神智,不由得大为高兴。

朴幼妮道:“姐姐,看来我们这一趟魔林是要兔了!”

朴少姑道:“假若兰姑娘有好转的症状,再增进一点,或许是有此可能?”

朴幼妮道:“只是不到魔林见识见识,可也真是件遗憾事呢!”

朴少姑道:“妹妹!我们可已经嫁人了,你怎地好似还没有长大!还有那大的好奇心,我们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早点破案,早点同他见面,再设法报了父母之仇,就劝他脱离这份差事,一同奉养师父天年,略尽人子之礼,师父既无亲人,还不是同我们一样的孤苦,到时,我们也可以享受天伦之乐,我对这江湖饭可是真够了!”

朴少姑的话使朴幼妮亦有点暗然,姐妹二人久久没有说话,沉默中各自想着心事,直到听到了郭大公那放亮的笑声,这才迎了出去,双双向战飞羽道喜!

战飞羽谢了二人的辛苦!进得屋来,就在厅中坐地。

郭大公道:“我看我们就在此多住一天吧!你觉得怎么样?走,还是不走?”

战飞羽倏然向朴少姑道:“请问姑娘,那兰姑娘的病……”

朴幼妮抢说道:“正要禀报师父,兰姑娘的病,略有起色!”

战飞羽欢颜向二人道:“恭喜二位,能救兰姑娘一命,那可真是功德无量,柳老前辈真不知道要如何感激呢,您看得出他对这个侄女儿的关怀,是多么的疼爱!”

朴少姑道:“但愿能如战大侠所说就好了!”

战飞羽正容道:“我想应该没问题,两位神功乃是一种精神力量,正对了兰姑娘的病症,失心症不也是精神的丧失吗?”

朴幼妮道:“战大侠之毒是怎么解的?”

战飞羽疑惑的道:“我正在奇怪呢?刚刚入厕时,泄了甚多绿色糊状秽物。”

朴少姑眼睛一亮,道:“绿豆可以解暑,难道亦可解毒?”

郭大公点点头道:“毒上加毒被中和后,又加麻痹之葯力,岂非也合治病人葯之理,看来我们是误打误撞,绿豆也是误打误撞的刚好适逢其会,换另一种中毒的状况,恐怕是不行。”

众人都认为有理,点点头,战飞羽道:“看来是这个道理,我除了感到身体疲乏外,一切似已正常,即连昔日所中和之体内留毒,似亦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四十三、毒解、不意、谋定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