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四十五、诛狼、计巧、盗称君

作者:柳残阳

微暗黄昏,两座大青石狮子,一左一右的雄峙在一扇油黑漆亮的大门前,高台子青石阶,门后是大片黑鸦鸦的高大房舍与院落。顶中央那座塔形的“藏宝楼”高矗在夜影中。

四人直奔大门而来!

门内倏忽闪出四条身影,一式的黑色劲装、黑色包头、映着大厅上远远的灯火,刀芒闪眨凶狠狠的。

领头的刘次锋视若无睹,笔直的往大门闯进。

四条守门的大汉,不禁勃然大怒,齐齐横过鬼头刀,为首的那个大吼道:“站住!”

步履如常,照直前往,台阶已经走进,刘次铎连回答一声,都懒得张口。其余跟在后面的三人,根本亦不理会,什么也不表示。

四人当门而立,为首的大汉怒叱道:“狗杂种,你们是活腻了,叫你们站住,却装聋作哑,这儿奋不得你们横冲直闯!”

另一个也横肩竖眼咆哮:“奶奶的,放倒了再说!”

刘次铎接近四人,既不停也不让,对着他们中间,硬往前闯。

四名大汉可真忍不住了,其中一个怒叱一声,偏过刀背来,硬向刘次择脑壳砸。

然而,刀方始往下落,但见寒芒倏闪,这个汉子已杀猪般长嚎一声,打着转子翻了出去,他的三个伙计,尚未弄清是怎么回事,也蓦地捂腹躬腰,惨嗥着倒在地上,翻滚不停。

只因他们太过大意,连着长街上发生了那大的事情,他们竟然只管守门,都不知道详情,无怪要受此罪了。

刘次锋四人仍旧大踏步迈向他们的目标——中间那座大厅。

打杀的惨嗥,业已惊动了大厅中的人们!

奇怪,大厅中的人并不多。

那三把太师椅上,正中坐着一位白发皤皤,鸡皮满面的瘦削老婆婆,正是金家园子的当家人,金老婆婆,手持一支儿臂粗的龙头拐杖!

他身后,一排站了八个十八九岁的俊俏丫鬟,在那丫鬟前面,紧靠着太师椅后,一只手扶在金老婆婆的左腰眼上的,正是那黑里俏白七娘。

黑里俏白七娘的桃色眼,正带煞的望着门外。

左边太师椅上,坐的是那金不换。他身后却站着黑狼白雄,显然已将金不换制住。

大厅中正有二对人在厮杀,一方是胖鹰肥鹞杜氏兄弟。

一方是鬼盗色狼韩小玉与笑煞萧扬。

两方是势均力敌,半斤八两,正杀得难解难分,天昏地暗,就是黑狼白雄以杀死金老婆婆与金不换二人来威胁,都吓止不住杜氏兄弟的攻势。

这是一对浑人,激斗中他们叱喝道:“你杀死老婆婆同公子,我俩人也活不了命!我俩人停手,也不能让老婆婆同公子活命,要想和我们停手,简单得很,放了老婆婆同公子,让我们来个公平拼斗,否则,就先将这两块料拼骨垫背,够了本再说!”

这种理论,这种想法,也只有这种人才有,是以黑狼白雄,眼看着弟兄两人,毫不顾惜自己,一味猛攻狠戳敌人要害的打法,致使鬼盗色狼韩小玉,与笑煞萧扬,本是高出他们弟兄二人艺业多多,反而碍手碍脚的施展不开,处处显得掣时。而且逐渐落向下风。

杜氏兄弟二人已负伤数处,然而却毫不理会,一味的穷攻狠杀。

黑狼白雄正无计可施,而大门处传来了惨嗥,他放眼望去,眨眼间,大厅门口出现四人。

黑狼白雄尚未问口。

对方的盗君子刘次锋,蓦地大喝一声:“停手!”

拼斗的二对,无人理会。

战飞羽与刘次铎,互视一眼,双双暴起猝然旋飞,飘然闪进激斗中二对之间。

“砰”“砰”连串数响,人影倏分!

杜氏兄弟,倏分又进!

迎面碰上了战飞羽,手上的龙头拐令,闪在二人眼前,二人怔得一怔,战飞羽冷凛的道:“退在一旁,候令行动!”

杜氏兄弟,望望“龙头拐”令,望望大师椅上的金老婆婆。

金老婆婆,点点头!

杜氏兄弟,黯然后退。

笑煞萧扬,气喘吁吁退至椅上。

鬼盗色狼,正慾后退,蓦地、眼前出现一支锁匙。

韩小玉神色中露出了惊悻之色,望望锁匙令,望望盗君子刘次锋。

刘次锋冷冷的道:“韩小玉,你认得这个么?”

韩小玉,慢慢的说不上话来!

勃然大怒,刘次铎道:“大胆狂徒,见了阎王令,竟敢不理!你是想大卸八块,曝尸百日?”

急愣愣一个寒颤,韩小玉双膝微曲,就待下跪!

蓦地——

黑狼白雄道:“且慢!鬼盗业已被扯旗儿帮,开除帮籍,入我黑龙帮身居护法之职,你凭什么以扯旗儿帮的阎王令来治他罪,难不成黑龙帮无法,要你来管闲事?”

哈哈大笑,盗君子刘次铎,道:“江湖上何时又出了这么一个帮会?”

黑狼怒道:“黑龙帮就是现在成立,你们擅闯本帮法堂,就该知道如何自处!”

冷嘿一声,盗君子刘次锋,道:“江湖上有哪些人晓得黑龙帮成立?开山立案,总得有个规矩,就凭你嘴皮于翻弄几下就算数吗?”

黑狼白雄道:“你要知道,此处什么所在,你说这该可知道要受什么样的惩治?”

盗君子刘次锋道:“我清楚得很,此处是金家园子金老婆婆的议事大厅,我说的话都是句句实言,谅无罪惩,倒是你这个虚立帮派名目的无耻之辈,须受江湖的惩处!”

黑狼白雄,气得勃然变色,狠厉地道:“你这利口小子,我要活剥了你的皮!”

冷冷的,语声有如一串冰珠子,又脆又冷:“白雄等会你会晓得剥皮滋味的,只是我还不屑来剥你!”

黑狼白雄凛冽地道:“小子,你报上个名号来看看你够不够份量,放这个满天响臭的大屁!”

重重的,刘次铎道:“不用啦,我既不要同你攀亲,又不用你拉近乎,还是远着点好!”

转面不理白雄,冷声向鬼盗色狼韩小玉道:“你虽被开除帮籍,但你也知道你终身脱不掉阎王令的拘束,现在我问你,刑部之事,可是你做?奉何人指使,现放何处?”

韩小玉嗒然若丧,期期的道:“是我做,现在藏宝塔,那指使者,就不便说了!”

盗君子刘次铎道:“很好!你不说我也知道是受谁所托!

你明白了。”

神色大变,韩小玉惊惶的道:“你……是谁??

冷凛至极的盗君子刘次锋道:“盗君子刘次铎!”

无助的,韩小玉望望黑狼,张口慾言,未曾出声,突的猛嘿一怕,举掌自碎天灵,倒地死去!

血浆脑浆,沿着那只自击的手掌,身形“砰”然中,盗君子刘次铎突然快速的将自身的一件上衣脱下,覆在韩小玉的脑袋上,悠悠的道:“盗亦有道,总算没丢‘扯旗’儿的脸!”

盗君子刘次铎倏然转身,向金老婆婆道:“金老太,请问韩小玉之物,可否壁还?”

金老太道:“刘大侠,我现在是身不由主!真是惭愧得很!”

黑里俏桃花眼一瞪,蓦地道:“想要那物事,简单得很!

求我这个金家园子的一家之主不就得了!”

盗君子刘次铎,怒嘿一声,一摆头,根本不理会她。

桃花眼倏瞪,黑里俏道:“若非老娘空不出手来,我就宰你在当场!”

盗君子刘次铎冷冷的,不看黑里俏白七娘一眼,犹似自言自语的道:“我空着的手却又怕玷污!否则尸横五步的,定然是个蛇蝎一般的人!”

黑里俏怒叱道:“我警告你们,哪一个不怕,我把金老婆子当场毙在指下,就动一动试试看!”

战飞羽道:“时间多得很,我们就耗上算了!”

这确实是一厉害招数,黑狼白雄与黑里俏白七娘,先还希望前面的铁扁担与邪剑会来援助,如今想想四人乃是从正门而入,邪剑二人,岂非业已栽了?又加韩小玉白裁,已方只剩三人,对方有四人之多!一个个似都非无名之辈,就看看解开缠战中的两对手法身法,即知较笑煞萧扬高了许多,何况金家园子的杜氏兄弟,尚在虎视眈眈的跃跃慾动,心中大是焦急,更为后悔,调集的人手太少了。

正思如何解此危机之时——

蓦然八个丫鬟中那个看来最小,最为美俏的姑娘,脆声向黑里俏道:“白姑娘,你怎不早说你要空出手来呢?”

黑里俏一双桃花眼,突然斜视着那小姑娘道:“玉儿你这话里,可是说你有方法,让我空出手来?而不会让她脱逃?”

玉儿点点头,脆声道:“当然啦,姑娘平时对我们那么好,不在这时报答您,我在什么时候?”

胖鹰杜翱蓦地大怒骂道:“玉儿,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丫头片子,平日太君对你格外疼爱,想不到你竟然是个小毒蜂,吃里扒外的狗杂种,你只要敢说出椅上的秘密,看我不拼着死了,也要宰掉你这个小贱货!”

别人没说,他倒先说出那椅上有秘密了,真他妈的浑得够劲,这种忠心的奴才,既是可爱,又是好气!

金老太太喝道:“杜翱,闭上你的嘴!”

玉儿根本不理会杜翱。

黑里俏却促声道:“玉儿!椅上有什么秘密?”

玉儿道:“在椅子后面,不是镶着十个珠子吗?其中有颗黄珠一按,椅上即可先出现钢环,将坐上人箍在椅上,然后紧跟着会有一把刀横在椅中人的脖颈上。”

黑里俏道:“这三张太师椅都是一样吗?”

玉儿点点头道:“一样!”

黑里俏道:“那么你先去揿一揿那张空着的我看!”

玉儿闻声道:“好!”

脆生生的迈动俏步,玉儿来至右边的太师椅后,伸手向黄珠一压,悄无声息的,大师椅的两个把手椅脚,与背顶之处,各各出现一道约五寸粗细的铁箍。

稍停,一把明晃晃的利刀,横在背顶五寸之处,恰是坐者的颈顶高度。

黑里俏见状,蓦地向黑狼道:“动手!”

黑狼白雄与黑里肖白七娘,同时运指,揿在椅背后的黄珠之上,两人四指,同时下压!

刹时间,金老婆婆与金不换,被箍上了五道铁箍,稍停,椅背一技明晃晃锐利的尺许长利刃,疾刺而出,却不是刺向座椅上人的颈项,而是突然间,向后刺出,一刀刺进了黑里俏白七娘与黑狼白雄的心窝。

惨嗥一声,黑狼与白七娘,拼尽最后的余力,一掌击向座椅上的金老婆婆与金不换。

然而怪事突然又现,两把太师椅,突然向下一陷,矮了一尺!恰好躲过了黑狼白雄与黑里俏白七娘的最后一掌狠毒的袭击。

黑狼白雄,一手捂心,嘴上冒出白沫,两眼泛青,拼命挣起,右掌挣扎着抓向座椅中的金不换!

金不换不能转,眼看就将抓住,蓦然间,人影倏闪,紫影晃动,一声大响。

黑狼白雄借大的身躯,突然弹飞而起,高跃丈许,几至屋顶,始迅速的跌下,“砰”然大震声中。

黑狼白雄脑浆四溢,生生被跌碎头颅,当场死去。

黑里俏白七娘在中刀的同时,蓦然狞厉的望向那侠女玉儿,一拧身手,前身被利刃破一道口子,肚腹外流,身躯却在这一摔之时,右手伸向太师椅后,因见她被刺怔在当场的玉儿身旁,一掌击中玉儿胸腹,将玉儿云飞,跌落五尺以外,闭过气去。

青影同时闪晃,然而却晚了一步,未能解掉玉儿之危,来人乃系盗君子刘次铎,气得一掌将已垂死的白七娘,打得连翻滚转,肚腹外流满地死去。

这种突然的变化,使在场之人,都大出意外,不禁都对那机智的丫鬟玉儿,大为爱恋。

神仙愁第一个飞落玉儿的身旁,伸手一试,知其乃是闭过气去,无甚紧要,白七娘那临终一掌,并未有何重伤玉儿之处,仅只是恰巧击在闭气穴上,是以神仙愁迅速的为其解开穴道!

玉儿睁眼后,即跃起身形,三脚两步的跑到中间太师椅后,向背后两颗紫色珠儿上一压,机关尽收,又迅速至金不换身后,如法炮制,并解了金不换的被刺穴道。

金不换深情的望了玉儿一眼,自个儿舒活舒活筋骨。

玉儿羞怯怯的,跃至业已起身的金老大身旁,施礼道:“婆婆饶恕玉儿,设法太慢!”

毫情万丈的长笑,爱恋万分的抚摸玉儿的秀发,金老婆婆道:“不慢,不慢,恰是时候,也正用在节骨眼上,才没有破绽,乖孩子!这才是我的孙媳妇,我没白疼你!”

玉儿一听,甫退的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四十五、诛狼、计巧、盗称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