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四十七、借毛、代筹、探就里

作者:柳残阳

这是战飞羽的声音!

声音不太大,但却清晰入耳,声音中那股威严的魅力,使车笃顿生敬凛之心,恭应一声:“是!”然后道:“走啊?狗尾巴!”

那个歪戴帽子斜瞪眼的家伙,那种有恃无恐的架式,突然在战飞羽那轻柔的话后,消失无踪,呈现在他面上的是一种惊凛。

斜瞪着的眼球,正了!转了!机灵的转!

如同一只出洞老鼠,向四周搜索,最后终于停留在余大龙那一桌上。

与他相对的,是一对冷漠孤寂,森寒的眸瞳,眸瞳中射出的那股冷凛的神煞晶光,使他自心底里生出一股寒意。那煞光使他脚底心如同踩在冰山上,一股浸澈骨髓的森森冰寒,从脚心循股胫,经五脏六腑,而直冲顶门。

脑中如巨钟轰鸣,“轰”然巨震,震得他头晕脑胀,连锁的反应,现于行动,眼不转了,怔怔的傻站门口,双腿不期然的索索抖颤,簌簌不停,就如同筛子里的秕糠。

这种形状,直看得酒室中的小伙子们,一个个也瞪大了眼睛望着他,惊奇不止。

车笃他火了,怒吼道:“狗尾巴!你他妈的是怎么啦!刚刚还像个人熊,现在叫你过去,你他奶奶的倒长虫(蛇)吃扁担——盲了眼啦!你还不长虫过道——快行。”

车笃的怒吼,震醒迷茫茫的狗尾巴。

头一摇,似被冷水喷醒般的,瞪着一双余悸犹存的狗眼,上下牙齿犹自交战的惶声道:“余大龙,我们头儿,约你明天正午在龙王庙后解决以往过节,不去的是歪种,是窑姐儿养的——”

“揍!揍你这个不说人话的尾巴!”

酒室中愤怒的吼声与跃起前扑的十余条身影,尚未到达门口,那狗尾巴混混早在话落后,似丧家之犬般夹着尾巴,一闪即没入门外。

车笃拧身赶出,一刹儿,即扭着后颈衣领,半推半拖的将那狗尾巴混混,给掳了进来!

似缩头乌龟般,佝偻着身子,边挣扎边咧咧的吼叫:“车笃!你将我姓胡的请进来想干什么?”

用力一推,将混混推在酒室中央,踉跄两三步,差点跌地,车笃却宏声道:“胡敬,你他奶奶的,平日里跟着大熊那个痞子混混屁股后,头似狗颠屁股般的摇尾乞怜,今日晚上,你敢在我们这儿耍熊,那是你倒霉!我想干什么——揍你!”

一旁卷起袖子的一个似半截黑塔般的小伙子叫道:“狗尾巴胡敬,你敢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忘记了小爷上次的老拳滋味?你既敢讲那种脏话,就有硬骨头受得住摆弄!来!来,再尝尝小爷的拳头,是不是生铁味?”

四周围本都是怒目相向的小伙子,此时却齐声哄起:“对对,大虎哥,给他个狠的!”

“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乱放臭屁……”

“鼻子!鼻子上给他一家伙,叫他尝尝吃酸枣的真正滋味!”

“把那说脏话的舌头给他扯出来,下巴颏上来一拳,要他自己来个狗儿磨牙!切断算了!”

“对!……”

“动手啊!……”

额头突突冒汗,狗尾巴胡敬脸色蜡黄,惊震的望着满室的怒容,突地转身向余大龙道:“大龙哥!我……狗尾巴不过是来给你送信的……你……你怎么……不管……你……”

那一副熊样子,直看得所有的人泄气!卷起袖子扬起拳来的大虎,不由的“呸!”的一声,掉头回座而去。

“歪种!”

“窝囊废……”

酒室中的小伙子,一个个坐了下去,发狠的对着面前的酒杯,桌上的菜肴猛喝穷吃!

余大龙道:“狗尾巴!嘴是两片皮,上下一合好坏随你说,你自己掂量着,去回复你们头儿!明天我准时赴约!”

畏畏缩缩的,那份倨傲,有恃无恐的架式,变成了见了猫的耗子,扭头转身,飞也似的跑了!抱尾巴胡敬的行动,引起了无比的鄙夷!嗤之以鼻,络绎不绝!

战飞羽蓦与余大龙咬咬耳朵。

余大龙诧异之色渐渐变为欢愉,向战飞羽笑笑!

战飞羽倏然长身,道:“各位弟兄,请在这儿多饮几杯!

我告个便!”

未待众人有何反响;灯影闪晃之下,战飞羽已没了影儿!

全室中,不期然的一声惊呼:“啊——”

余大龙笑着站起,向大伙儿道:“我们吃喝我们的,战大哥是武林人!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各位只将此事存在心头,以后我们再慢慢的谈!”

年轻人谁不好奇,余大龙这几句话并不能阻止了他们的议论!

当然,最急切的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战大哥是武林人,武林中人是不是都如战大哥这样的神出鬼没?

余大龙的答复是:武林中人虽也有如战大哥如此身手的,但并不多!或许没有!

有人更提出了大家共同关心的问题:战大哥哪儿去了,去做什么?

余大龙笑笑,道:“战大哥是去……”

战飞羽晃身出了酒室,有点后悔自己不该忘记他们都不是武林人,这样施展轻功跃出屋来,有点孟浪且迹近炫耀;这不是他的本意。

继而一想,早晚可能要暴露身份的,既然露了,也就算了!

人想着,身体却已射落街上。

借着路旁灯光阴影的遮掩,向左右张望一眼,只见那狗尾巴胡敬,正自“四方”出来,扭头就向南走了!嘴中嘟囔着,似是有着满肚子的怨气,狠狠的声音,虽听不清楚说些什么,但那股发狠的劲儿,影影绰绰的还能够看得出来。

战飞羽待他走远,即借街角隐蔽,稍作遮掩,尾随其后,向前淌进。

不多时,狗尾巴胡敬,来到了路西的那处客栈,字号灯笼晃悠悠的,看得出乃是“悦来居”。

“说来居”门口,此时已无人影,当狗尾巴胡敬,到得近前,却突然冒出一个青皮,一见狗尾巴即大叫:“嗨!狗尾巴,你他妈的是怎么了,在头儿面前充壳子,讨差使,吹得天花乱坠,说是马上回来,这倒好,上面已催了三次啦……”

狗尾巴胡敬一瞪眼,骂咧咧的道:“你他妈的沙窝地的豆苗——穷秧(嚷)什么!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挺胸凸肚的,大步迈进客栈,狗尾巴胡敬突然又变了个样子,似乎已将在四方馆的那种窝囊样子忘了。

青皮一怔,望着狗尾巴的背影骂道:“你他妈的乡巴佬不认得贞节牌坊——好大的架子。”

战飞羽微微一笑,自暗影中,走出来,慢腾腾的走近悦来居,向里一望,只见里面偌大的厅堂中,空空的,竟然只有一个店小二在那儿俯着打盹儿,一点一点的那颗脑袋,差点碰上果面。

战飞羽眼珠儿一转,迈步进入栈房,微吭一声,店小二蓦然惊醒,抬头一看,身边突然多了个人,脸上讪讪的露出了谄笑的道:“客官!您老……”

战飞羽俯身对他轻轻的说了二句,店小二突的嘻嘻笑道:“就在后面,向左一拐,您老自去,那个茅草房子就是!我这就去准备……”

战飞羽顺手递去一块碎银,笑笑,一晃无踪。

店小二傻愣愣的望着手上的银子,突地眉开眼笑,打躬作揖的道:“谢谢大爷!谢谢……”

抬起头来,已经不见战飞羽的影儿!自言自语的道:“敢莫是遇了鬼?”

摇摇头,将手中银子向口中一凑咬一咬,咬一咬指头,凉、疼使他知道是真不假,这才道:“管他呢!他娘的,自这些青皮混混霸占不走,一个客人也不敢上门,难得我今晚交了好运,还是准备房间去吧!莫待这位大爷上茅厕后回来,等急了不住,那岂不是自挡财路!”

提起墙上的孔明灯来点上,向后院去了!喜滋滋的。

战飞羽晃身进入客栈,略一打量,拔身腾跃,一溜灰烟般,落于客栈第二进的屋顶,只见在栈右靠后院底角的一处假山阁子里,人影摇晃,灯光外泄,人声汹汹,远远传来!

战飞羽略一作势,人如大鹏般飞掠而下,循着暗影,转动如狸猫般,三晃两闪业已接近假山。

原来此处乃是“悦来居”的假山后院,小桥流水,假山亭台,在这绿杨村中,竟有如此的客栈,倒是出乎战飞羽的意料之外。

战飞羽略一打量附近形势,长身而起,人如夜鹰掠空,闪眼落干亭阁之上。

轻悄悄的毫无声响,微一俯身,轻捣瓦片,一抹光影透射空际,旋为战飞羽身躯阻遮。

战飞羽向下望去!

只见这是一处八角亭子间成的阁楼,阁中摆了两桌酒席,不多不少,一桌八人,一桌十人,上首坐的正是下午他同大龙在大街上看到的那个络腮胡,环眼阔嘴,塌而小的红鼻子高壮彪形大汉。

下首,一个三角头的汉子,脑袋尖尖的,阔腮上一块明疤,斜挂右颊,明光光的约有三寸长,寸半宽,上尖下宽的脸,那一对眼睛离太近太挤,右半的疤痕,接连chún角,阔嘴就像是歪斜到耳朵。但人却看得出壮实得很,唯独那个胖突突的水桶身子,矮得使人看了难受。

下首桌子,就有刚刚在店外接狗尾巴胡敬的青皮,和下午站在栈门口的几个混混。

狗尾巴胡敬却坐在上首桌,与下午簇拥那彪形大汉的几个人杂在一起。

这时,狗尾巴胡敬,正眉飞色舞,口沫横飞的在吹着大气,看他那神采飞扬的样子,就好像是得胜回朝的将军。

狗尾巴胡敬正说道:“他奶奶的,咱这么向余大龙面前一站,脸一仰,大刺刺的一抱时,向余大龙那小子就说了话了!”

身旁一个混混,调侃的道:“不用说,余大龙一定是洗耳恭听,连声称是,你可是怎么说的!尾巴!”

瞪了混混一眼,狗尾巴胡敬道:“你不说话,没人认为你是哑巴!”

那混混一瞪眼,旁边那水桶刀疤汉子一摆手道:“说下去!”

狗尾巴胡敬看了一眼混混,得意的道:“我说!余大龙,我们头儿要我通知你一声,明天中午,龙王庙后面,了结过节,不去的是歪种,你就是个窑妞儿养的!”

“哈哈……”

“哈哈……”

那个塌鼻络腮胡子彪形大汉,首先笑出声来,水桶形的三角脑袋亦跟着打哈哈!

刚刚的混混,突地轻声道:“余大龙那小子怎么说?”

众人本待随着谄笑的刚刚出来的“哈哈”之声,戛然而止,就好像刀切豆腐一样的整齐。

狗尾巴一看,更是得意,伸手抓起桌上的酒杯,一仰脸,喝个精光,嘴,长吹一口气,慢慢吐出,然后一挺胸,扬声道:“他敢说什么?他能说什么?还不是混充行子的叫了那么不软不硬的‘好!’,就恭送我胡大爷出来了!”

众人一听,突地面露诧容,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大是不信。

突地,那个混混,轻轻一拉狗尾巴胡敬的衣服道:“怎么个恭送法啊!”

狗尾巴胡敬,眼一横望了望全阁之人道:“怎么?不信?

他余大龙站起来,向我一抱拳,就这么说声:请!咱就大摇大摆的回来了!”

连说带做,那股子英雄气概,真正装得英武之极。

身旁的混混,突然又一扯狗尾巴胡敬道:“我看你不像是大摇大摆回来的吧!”

狗尾巴胡敬,蓦地眼一瞪吼道:“尖辣子!你是什么意思……”

尖辣子道:“什么意思!我看你是大爬大滚的回来的!”

蓦然的吼一声,退后一步,狗尾巴胡敬道:“尖辣子,你平日常找我姓胡的碴,我都让着你,在这个节骨眼上,守着我们的贵客——铁掌熊大哥,出我的洋相,来来;早晚都是解决,咱就当着我们头儿弄个明白,把事情摆平!”

尖辣子轻柔的道:“事情早已摆明了,事实胜于雄辩,你说的再好听,我也是说你是连爬带滚的回来的。”

虎吼一声,狗尾巴胡敬道:“你凭什么胡说八道,含血喷人,你这个狗操的!”

尖辣子尖声道:“你他奶奶的说大话也不看时候,恭送?

恭送你一身灰上,一件破褂子!真他娘的不害臊。”

狗尾巴胡敬低头一看,抬头强辩道:“这是我刚刚欢喜的走急了,不小心被桌角儿挂破的,你他妈的就拿来垫嘴子了!”

尖辣子冷哼一声道:“衣服是走急了挂破的,脊梁上的灰也是走急了?跌了个仰面朝天沾上的了?”

狗尾巴胡敬,气得怒瞪两眼道:“尖辣子!来来!平日里你因为头儿对我好,你就妒忌,想找机会摆弄我!现在没什么说的,我们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四十七、借毛、代筹、探就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