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五十、明招、暗网、这隐狐

作者:柳残阳

战飞羽回到了悦来居。

他的居室,正在熊大春弟兄的旁边!

此时熊氏兄弟与那一批混混,尚在后院亭阁中饮酒未返,这一排三间花长窗的客房,均未掌灯,亦无人影。

战飞羽住的是左首一间。

小二领着他进屋后,在灯光下,战飞羽看看这间房子,知道这是最好的上房了,他奇怪为什么熊大春只住了三间中的两间。

小二期期的告诉他说,这一问中,曾有过客商死在房内,话说出来,可真怕战飞羽也不住了!

但战飞羽却笑笑,满意小二这个不欺客人的答复。

战飞羽调转话题,突问小二道:“小二哥,绿杨村每家客栈,都是客满,为什么独独你们这一家冷冷清清?”

小二哥愁苦的道:“说来爷不相信,这是命运!”

战飞羽道:“假若你没事,说说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你坐!”

小二依旧站着,道:“我有什么事:只要每天将那些煞神三餐伺候好,我也就没事了!外面有事帐房会叫我的!您若有兴致,我就给爷说来听听解解闷!”

战飞羽点头用眼色鼓励他!

小二清清喉咙道:“说起来,我们东家在绿杨村原也是财主,只因人太老实忠厚,做了一批棉花生意,遭了一场天火,运出去的布匹,又碰到翻船,嗨!真他妈的是祸不单行,阴天偏逢连夜雨,我们东家竟然因此一病不起,剩下了伙计五个,为了东家在时的知遇,苦撑这个门面!谁知偏偏又碰到这可恶的痞子熊老二,在这十来天中,来栈中发横白吃白住!唉!……”

战飞羽道:“你们还有五个人,都是干什么的?他们在这里白吃白住你们怎么供应?”

小二道:“除了那聋子帐房外,就剩两个厨房里的师父,和一个小厮了。”

战飞羽道:“小二哥您很讲义气,贵姓啊?”

小二道:“大爷您夸奖了!人在世上总得有良心,您别客气叫我陶二好啦!若不是昨夜大爷的银子,我们就撑不住了!”

战飞羽道:“长此下去,总有一天撑不下去,贵东家怎么办?”

小二道:“卖啊!东家早就说了!到那一天就只好忍痛卖了,也说不得什么祖产不祖产了!”

战飞羽沉吟一会儿,向小二道:“陶老二,咱商议件事如何?”

陶二慌声道:“大爷!您有话尽管吩咐!这么说陶二可真不敢当!”

战飞羽庄容道:“我想同你东家合伙如何?”

陶二眼睛一亮,诧异的道:“大爷您是说开这客栈?”

摇摇头,战飞羽道:“不——”

顿时泄了气,陶二无精打采的道:“那么——”

战飞羽庄重的,一字一字沉声道:“我是说不只是这客栈,连昔日的棉花布匹,外带着车行!”

眼睛突地放亮,陶二道:“什么——”

话出口,突又泄气的道:“爷您别开玩笑啦!我们东家已是山穷水尽,哪有力量同您合伙做这么大的生意?”

凝重的,战飞羽道:“陶老二,假如能成,你有没有把握将昔日的伙计,都找回来!”

陶老二怀疑的道:“爷您不是让我陶二空欢喜吧!”

战飞羽道:“你看像吗?”

陶老二望望战飞羽,那种使人踏实的,信任的表情,蓦地一挺胸道:“爷!只凭您一句话啦!”

战飞羽欣赏的道:“好吧!你去同你东家讲,合伙的条件,只要他出这一座客栈,与相邻的那块空场,做将来的车行,其余之事他一概不管,只等着分一半的红利就行啦!假若他答应,那么咱们此事就算定了!”

怔了!陶二瞪大了双眼望着战飞羽,久久始嗫嚅地道:“爷!您说是平半分利,我们东家只出这座店与甫邻的那块空场子?”

战飞羽道:“怎么,是我说的不清楚?”

猛一拍脑袋,陶二道:“不是!是我怕听不清楚,天下有这么便宜的事?怪!怪!爷!您真怪!”

战飞羽道:“你莫管怪不怪!你只去问问你东家成不成就行!”

陶二拍胸道:“行啦!大爷!天下便宜事恐怕再找不到了!哪有不成之理!我替我们东家答应了!爷您吩咐,怎么做吧!”

笑笑,战飞羽极为欣赏这个陶二的态度道:“第一件事,招回伙计的事,全权由你处理,不要怕用钱,车行也要用人,可以多找些,要最得力的!”

话未说完,手上多了金光闪闪的五条金叶子,向陶二面前一放道:“这些你先拿去换成银子,明天就用他来先发一个月的定约金,定定他们的心!别的用项不够再拿!”

陶二道:“爷!不够?您以为要用多少?就凭这些,一年的开销也差不多了!”

战飞羽道:“用多少,那是你的事,你看着办,你第二件事是明天就得先去办好,将悦来居改成飞燕居,车行的招牌用金枪行。”

陶二道:“行!行!这两件明天准成!”

战飞羽道:“其余的事,待你将客栈、车行弄出个眉目来,我们再商议,时间不早,你也休息吧!”

陶二道:“倒是爷您该休息了,我吗?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今夜我不睡了,我这就去先给我们东家送个信,让他们孤儿寡妇先吃个定心丸,然后,我得去找个掌柜的,我可不是那块料,爷!我走了!您憩憩!”

小心翼翼的,包起金叶子,陶二走了!

战飞羽仰身倒在床铺上,一掌熄灭了桌上的油灯,在黑夜中,静静的思索着他的下一步棋!

一件毫无线索的复仇案,凭他的江湖经验,他知道不能过于到处查访,只有设饵钩鱼,才有希望,“飞燕金枪”的名号,将是一个响亮的鱼饵,虽然这也是茫茫无边际的希望,而总是较以无头苍蝇乱碰要好的多!

假若如此不成,他还需要再设其他方法!时间才是他成功的希望,他知道这是急不得的事,好在其他的事,他暂时可以放下,先将此事布置个大概再说!

夜是寂静的,静夜中,最适于思索,战飞羽的神思飞扬,种种方法都涌现脑际,他在抉择实施的先后次序,不管任何一种方法,只要对此事有益,他都将一个个去实施,次序的朱后,比用什么方法更难决定!

就在这阒静中,他听见了杂沓的步履声,与辞语模糊声,他知道熊大春弟兄回来了!

战飞羽摒除一切思虑,静静的听去!

原先的嘈杂,至此稍静,听到一个道安歇的声音,混混们都已各自回房安歇,房中只剩下熊氏弟兄在隔壁。

嘈杂倏然归于寂静,寂静得战飞羽能够听到熊大春与熊大年的酒后粗喘声!

好久好久,才听到因鼻子大小而声音模糊的熊大春似吃语般的道:“老二!余大龙这家伙,是条汉子,可是他这样一来,我虽然能向沈头交代,你可怎么向你那东家交代?这得想个办法才行!”

似已朦胧的熊大年,此时似略清醒,然却模糊的道:“管他的!我们已是保风险这一行了,辞了不干,他姓廖的又能怎样?再说人家余大龙在地面上,可真是安分守己的良民,除了因我们这般弟兄,惹上了人家,可就从没见人家惹是生非,他姓廖的暗里出面找我出来同余大龙作对,究竟安的是什么心?我们虽测不透,但就凭余大龙今天对我你弟兄的这份豪情,我们也不能同他作对!”

稍停,熊大春道:“只怕由不得你呢!老二!”

床板吱嘎一声,熊大年似仰身坐起,语声清醒的道:“老大,你这话可是有所见而发?”

熊大春道:“老二,你虽然也在江湖上闯荡,为兄的说句不好听的话,在武林人眼中,你混的这个样子,可实在是不入流,说句不好听的,你仅只是痞子,流氓,混混,但就你的所为,尤其是对事情的看法与判断,那真是白混了二三十年,就如同个睁眼瞎子一样!”

熊大年不大自在的,口气中有点不满的道:“老大,正话不说,你光排遣我的不是,这有什么办法,我生来就是个得过且过,大刺刺的性子!你倒说说看,怎会由不得我啊?”

叹口气,熊大春道:“你那个主儿,似非普通人物,在你我面前藏敛些底子,外表同骨干里不大一样,我疑惑他是江湖人!”

吃惊地,熊大年的道:“真的?我他妈的难道是流年不利!余大龙是个扎手货,想不到这老家伙也是个魔星!我……该怎……办?”

久久没有回音,似乎是两人在相对而视,都想不出办法,终于还是熊大春的声音,道:“船到桥头自然直,明天你就照实向他回报,看他的反应如何?我们休息!”

熊大年突然决绝的道:“管他的!反正我们要在这里竖旗杆,干脆不理他不行吗?”

熊大春教训的口吻,道:“老二,你不要以为靠上‘保风险’这行就可以任所慾为,任何一个帮派行业,除非他自认有把握吃定对方,是不轻易树敌的,我们怎可在不知对方底细前,先给‘保风险,惹上隐患,我们还是按理而行,看他的回答再说吧!”

熊大年道:“好吧!只是保风险在竖旗杆的事,你打算怎么办呢?”

熊大春道:“你在这儿熟,不知道在街面上,有没有让渡的门面?不管是租赁,出让,我们得先找个门头才行!”

熊大年道:“就这悦来居的东家,遭了意外,只剩个孤儿寡妇弄着一大片产业,明天我去问问看,顶下来算了!”

“不用了!这里已重起炉灶,倒是‘保风险’在此竖旗杆之事,很想与贤昆仲磋商一下!”

不知何时,熊氏弟兄房中,进来了战飞羽。

但熊氏弟兄,虽然认识,可并不知如何称呼!

熊大春一跃自床上翻身落地,道:“阁下如何称呼?有何指教?”

战飞羽道:“战飞羽——”

熊大春小红鼻子翁动瞪大双眼,张嘴惊呼!

“神手无相?”

熊大年虽不知战飞羽在武林中盛名,然而看到他老大的惊震之容,知道眼前这位曾是公证人的人物,定然是赫赫之辈,故而在一旁肃立,满面露的是恭肃之容。

战飞羽道:“不敢,正是战某人!”

熊大春蓦地抱拳道:“以熊大春在江湖中这点微未之名,能见到战大侠,实在是荣幸之极,战大侠有何吩咐,尽管请说,商量可就大抬高兄弟了!熊大春实在不敢!”

战飞羽道:“熊兄太过自抑,江湖上没有什么高下,只讲一个字——理,所谓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熊兄今日表现,实不愧江湖的‘信义’,是条汉子,所以战飞羽才来与熊兄商量一件事情。”

熊大春豪放的道:“战大侠瞧得起我熊大春,那是我熊某人的无上光荣,既然战大侠如此说,我熊大春还有什么好讲的,您请吩咐啦!”

笑笑,战飞羽道:“熊兄来此为保风险立码头,可是想在此处多揽棉花布正等生意的运行?”

熊大春点点头!

战飞羽道:“悦来居自明日开始,即将以‘飞燕居’的名义重新开业,隔壁空场,亦以‘金枪行’为名,兼作车行生意,若熊兄愿意,我愿提供地点,做为‘保风险’在绿杨村之本线,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保风险所保之一切货物对外均以‘金枪行’为名,其他毫无条件,只不知熊兄以为如何?”

熊大春道:“为什么如此,熊大春不便询问,想战大侠定然有其原因,我们保风险这一行,从来是不明目张胆的打出旗号,所以用‘金枪行’名义一事,兄弟必得与我们沈头磋商一下,才能回复大侠,您可愿给我一段时间,让我去请示一下?”

战飞羽道:“既然如此,我就等熊兄的佳音了,不打扰了,请安歇吧!”

晃身中,人已无踪,熊大春连一句客气话都未讲出口,即不见战飞羽的影子,以他熊大春的功力来说,实在只能算江湖中三流脚色,他又怎能看清楚战飞羽的行动?

熊大年揉眼睛,若非白天他见过战飞羽,知道是人,他真还以为今晚碰到了鬼!

熊大春望着熊大年那种惊诧的面容道:“老二,你眼福不浅,能够见到武林当今霸王神手无相战飞羽,开开眼界吧!这就是真正的武功!”

熊大年道:“神!神!神透了!是怎么练的……”

熊大春道:“天赋与苦练,你我这种料子,今生是休想了,睡吧!明天你还是照旧回复你那主儿,我得尽快的去见见我们沈头了!一早就走,和店家讲,一切回来算!虽然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五十、明招、暗网、这隐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