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五十三、诚心、惹事、生是非

作者:柳残阳

小二那种面无人色,气急败坏的样子,就如同碰到了鬼般的蜡黄脸色,与踉跄步履,使叶媚突地站了起来。

战飞羽却好整以暇的道:“莫急,媚媚;买卖这么快就送上门,虽出乎我的意外,可是想像中,不会是什么大不了的,何况就是天塌下来,也有地顶着,先听听小二的危急讯号再说!”

媚媚觉得自己似乎是在战飞羽面前就失去了往日的镇定与处事的冷静,不由羞红上脸望着战飞羽,郝然的笑笑,解嘲的道:“还是战大哥经过大风大浪的冲激,我在这个节骨眼上,可就姓主的碰到了姓王的差那么一点了。”

战飞羽道:“这小二哥的那副形象,可真也是算命先生过阳沟——瞎(吓)人一跳!”

媚媚感激的,妩媚的道:“得啦,战大哥,您就别往我脸上贴金啦!谁不知道我是个触火就响的爆仗——急信(性)!”

此时小二业已迈进屋来,只见他气喘吁吁的望着战飞羽,话说不出来是因为上气不接下气跑得太急了,手急得直往外指,口里期期的道:“大……大爷……出……出事了……店里来了个……人找……麻烦来了……”

战飞羽沉稳地道:“你先喘口气,别急,慢慢的说。”

那是一个无比的力量,战飞羽的话声自语气中,显现出一种使店小二镇定心理的作用,他不再有大难临头,祸患迫在眉睫的感觉,大大的喘一口气,定定神,然后才断断续续,微带喘息的道:“少东家出去不久,来了个客官,鸡蛋里挑骨头,将桌子翻了,大叫大骂的在厅堂里闹事,将所有客人都给吓跑啦!”

叶媚道:“他可曾来过店里?是本地人还是……”

喘口气摇摇头,小二道:“外户子,没见过这人,好大的劲,好凶好凶;简直就是个猩猩!”

战飞羽沉静的道:“你是说他长得像个猩猩?”

点点头,同时脸上露出惊震之容,店小二余悸犹存的肯定地道:“是!是!长得就像个猩猩!又大又黑又粗又壮,满脸的黑毛!”

叶媚向战飞羽疑惑的瞟视一眼,诧异的道:“难道是他?

……”

战飞羽道:“去看看就知道了!”

迈出的步,突地一停,战飞羽向小二道:“你先去吧!躲着点,和陶先生讲,不要理他,我马上就来,无论发生何事,你们都不要出面;你跑来送信太好啦!”

小二是因这句称赞,尽扫惊容而浮上脸来一层得意之色,连声称是的出屋而去。

战飞羽突自怀中掏出两个薄于蝉翼的人皮面具,递了一张给媚媚道:“媚媚,戴上这个,咱俩都不太适合同这个人熊以真面目相见,这是当年的一对侠义夫妇行道江湖常用的面具,我也是昨晚才拿到手!”

叶媚突地似想起什么的道:“大哥,你说要替我引见位想见的人可是这一对夫妇?还有,你在这一天中,向我打了好几个闷葫芦,就连那大龙也是只含糊的介绍一下,你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葯,真真急死人!”

战飞羽轻柔的,一边戴面具,一边向外走,口中道:“到时自知,现在我们还是去耍耍狗熊玩吧!”

叶媚戴好了面具,随在身后,急声道:“这件事大哥将他让给我,你可别抢我的生意,好久好久没动手脚,我也有点心痒痒的呢!”

话声出口,想到话中有疵,虽然不是诚心,却也不由得羞得低下头去,不敢看战飞羽,然而却又心怀忐忑的,赶前一步,偷瞧战飞羽一眼,看不出有什么异样,倏然想两人都是戴上面具,这才稍为定心。

战飞羽此时,却是一个看上去约有四十岁年纪的紫膛脸汉子,浓眉,微髭,看上去威武得很。

叶媚突地道:“战大哥,我现在像什么?”

战飞羽突地一怔,回头向叶媚问道:“你像什么?”

及时看到此时的叶媚,乃是一个蜡黄的瘦婆子面容突然会过意来,边走边笑道:“噢,你嘛,像个黄脸婆!”

叶媚一听,突地扬掌打了一下战飞羽道:“去你的……”

这种举动,未免过于亲热,这种话声,也显得亲呢,叶媚突然感到自己有点轻浮,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默不出声,伍促的两手捏着,揉来搓去。

战飞羽倒未觉得什么,犹自笑道:“我们俩这副长相,只不知那头人熊见了,有什么感触,是个什么反应。”

叶媚抬头,见战飞羽无甚异样,这才略略回复不平静的心湖。

女人总是对男女之间的反应敏感的,也正因为如此,在男女之间的事儿上,男人显得呆头呆鸟的,不是吗?什么呆鸟,笨蛋,呆头鹅,不解风情,这些名词,总是按在男人头上,向来没听说过哪一个女人有这种头衔。

战飞羽与叶媚,尚未走到客栈大厅,就已经听到一个沙哑的粗浊吼声传来:“你们这些囚囊的,一个个都变成了缩头乌龟,就以为老子没办法啦!娘的皮,若再不出来个人种,看老子不一把火烧了你们这个鸟店……”

“我们这个鸟店,竟然有畜类来照顾,唔?”

战飞羽与叶媚似鬼魅般,出现在厅中。

叶媚柔声的,娇俏的道:“唉,这味道,就像是个狗熊身上的臭味!”

厅中居中的一张桌面上,杯盘狼藉,碗碟翻落一地,碎瓷与菜汤残肴,散落桌上地面,活像是个讨水桶倒在地上,桌后,正有一个腰粗膀阔,满面黄毛与胡茬分不清的毛脸上,只露着两只细眼,一个酒糟鼻子,一张厚得同猪一样的毛嘴的大汉,惊奇的瞪着那一双细目,张着那一张阔厚的大嘴,露着满口整齐的白牙,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两人——战飞羽与叶媚。

蓦地,只听他沙沙的宏声笑道:“哈哈!这鸟店还有这么一位俏娘们?嘿!人见人爱的花不溜丢的妙人儿?来来来,听你的口气,倒还是个知情趣的,正好,赶快让那些不敢见人的兔崽子给老子整顿出一桌上好的酒席来,让老子同你喝个痛快,吃个乐和,然后老子就同你快……”

叶媚突地戟指大汉叱道:“住嘴,秦厉,你这个人熊,在武林中那些九流九等的角色的眼中你虽是个人物,可是在这飞燕居里来,你可曾三两棉花二两纱的纺纺(访访)看,这是什么地界?凭你这种‘扁担插到肚脐眼儿——一来当不起,二来不敢当的货色!’也敢到这儿来发横?”

人熊秦厉,蓦地哑着嗓子沙声道:“嗬!嗬!看不出你这个臭娘们,倒生得一张好嘴,只不知你知不知道,你对老子说这些,是在屁股里头夹纸钱——在招神惹鬼?”

叶媚叱道:“秦厉,说出你到这儿来的目的,我总会叫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头顶上生疮,脚底下流脓——坏透了的死种,尝尝惹是生非的滋味就是。”

迈前一步,双手一拍,人熊秦厉吼道:“老子就是看到了你们这‘飞燕居’三个字来的,你他奶奶的通个名,报个姓,让老子听听,看是够不够资格同老子蛇吃蛇——比比长短。”

叶媚笑了,嘻的一声道:“狗熊;你找对了,你想找的是谁?谁就在在面前,要怎样比长短?说个理由,说个方式,总叫你满意!”

细眼一瞪,人熊秦厉道:“你他奶奶的这个臭娘们在胡扯些什么?就凭两位这副揍像,会是我要找的飞燕金枪姓杨的那一对老乌龟,哼,你也不照照镜子,你给他们当儿子闺女还差不多!充他们的名号,唬不了人,也嫌嫩了点!”

战飞羽怒哼一声,叶媚怒道:“秦厉,你究竟想怎样?就划个道出来,如果是怕了,我不难为你,鸡蛋不生脚——你就给我滚!”

秦厉怒吼道:“你他妈的臭婊子,烂污货,越说越不像话,我他妈的滚你娘的蛋——你倒是滚给我看看,你……”

蓦地里紫影飚射,如一道紫电,倏忽间到了秦厉面前,“啪”的一声,紫电倏然返回,战飞羽怒声道:“你嘴里放干净点,这是轻罚,警告!”

手抚着肿起的半边脸,抹了一把自嘴角流出的牙血,秦厉怒瞪着如鬼魅般快速来回的战飞羽道:“臭小子,看不出你偷袭的本事,还算有两下子,冲着这点,老子今天要让你尝尝秦老子的厉害,狗操的杂种,有种你就放马过来,咱们来个石头上剁*巴——硬碰硬,放冷箭,施邪法的不是人养的!”

叶媚怒道:“你这个满嘴喷粪的狗熊——秦厉,让我来叫你知道——蚊子遭打,只为嘴伤人的道理,你准备了!”

秦厉怒吼,大跨一步,嘶叫道:“臭小子,臭婊子一起来,老子今天要不让你两个王八啃西瓜——滚的滚爬的爬,老子就不是人!”

战飞羽冷咧的道:“秦厉,你还不够资格说这话,你能不能架住一个人的一只手,就看你王八过门槛儿这一翻了!”

叶媚白衫飘飘,倏忽问已到了秦厉身前,一指点去,口中道:“狗掀门帘子,我看你这全仗一张嘴的畜生,还有什么扎实的话儿没有!”

指风锐啸,相隔不及丈许,疾如无形的箭矢,戳向人熊秦厉。

黑影一晃,好轻灵的身法,嗯?身体似猝然疾闪的流星,一闪闪了开去,秦厉却未还手,只是怒吼道:“臭婊子,果然有一手,是不是飞燕,我虽不敢确定,可也够火候了,干脆点,喂!小子,你也别闲着,一块儿过来,陪老子动动胳臂伸伸腿活动筋骨,看看你们这块招牌够不够格挂,还是要砸!”

蓦地“嘻”的一声不怒反笑,叶媚回头望向战飞羽,连珠似的道:“大哥,你听听,这世界上还真有自大得不知自己是老几的呢,竟然一个人,就凭他人熊秦厉那份九等九流的身手,也敢向你神……气……”

叶媚差点说溜了嘴将神手无相之名报出,待看到了那面前的战飞羽的紫膛脸色,这才记起已改容颜,临时改了语气!

秦厉冷笑道:“神气;你大自以为是个人物了,就凭你刚刚那一手,还不放在老子眼中,我要叫你尝尝这九等九流的人物的九等九流手法!”

战飞羽看看大门口那些又想看热闹,又不大敢近前的人群沉声道:“秦厉,你是想砸‘飞燕居’的招牌是不?”

胸脯一挺,扬头挺肚,秦厉沙声道:“你该看得出来小子!老子不用口,你就该知道。”

似笑非笑的,牵动一下磁面具,而看不出表情,但声音却是冷冽至极的,从那双森寒的眸瞳中,想像得出那面容绝对是凛然的,秦厉被他森寒的目光,慑窒得胆战心惊,自来飞燕居后,他首次感到心悸,尤其是战飞羽那语声:“秦厉,假若二十年前你与‘飞燕金枪’大侠夫妇无甚纠葛,你还是置身事外的好,为了逞英雄淌这趟混水,对你没什么意思!”

秦厉虽心颤惶悸,但却怎么也不能凭对面这汉子的几句话就退缩,而且,他确也另有目的,是以,他蓦地大怒道:“小子,你算什么东西,听你的口气,像是在教训老子,你他妈的简夫妇无甚纠葛,你还是置身事外的好,为了逞英雄趟这道混水,对你没什么意思!”

秦厉虽心颤惶悸,但却怎么也不能凭对面这汉子的几句话就退缩,而且,他确也另有目的,是以,他蓦地大怒道:“小子,你算什么东西,听你的口气,像是在教训老子,你他妈的简直就是在放十八连环狗臭屁!你管我有没有纠葛?凡是想用飞燕金枪的名义的,老子不管他是谁,就得问问他凭什么?有没有资格?”

叶媚道:“你这个耳聋眼瞎记性不好忘性强的畜牲,你没听到吗?你要找的人,就在当面,你要问凭什么,够不够资格,那还不简单?试试就行!”

战飞羽接道:“你该知道:飞燕金枪杨大侠的后人,就是这店的主人吧!要不,你来干什么?秦厉;你说可对?”

秦厉怒吼道:“小子,你这句话讲到节骨眼上啦;老子就是为了那什么杨大龙来的,找他出来,让我称量称量他够不够份量用‘飞燕金枪’的名义?”

战飞羽道:“秦厉你早该说了!告诉你想见敝少东容易,你就先过过我们俩这一关!”

人熊秦厉怒道:“小子!老子早就让你两个一齐上了!”

冷冽的战飞羽道:“现在你选个地方吧!这儿刚置的家俱,要你赔不好意思!”

暴烈的,人熊秦厉道:“哪里都是一样!”

叶媚看了一眼门口的人群道:“人熊秦厉的大名,江湖上谁不知道?绿杨村的父老定要开开眼界,咱们就到街上去活动活动吧!”

莽撞的,又意气飞扬的秦厉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五十三、诚心、惹事、生是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