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五十四、无意、出头、势迫眉

作者:柳残阳

冷凛森寒的眸瞳,似两道电闪,疾射向一个自人丛中缓缓走出的长髯清瘦矍烁的老者身上,老者年已过甲子,长髯白发使他显得飘逸如仙,然然而那一副清秀的容貌,却让他的一双鹰目,与额头上的一道三寸长一寸宽的明疤,为之破坏殆尽,那条明疤,活脱脱似一只眼睛,再配上他那种鹰视狼步的冷冰冰样子,使人有一种邪气的感觉。

战飞羽冷漠地道:“三眼鹰荆豪,你早该出来了!”

脚步一停,鹰目倏射鸷光,歪头持鬓,故作洒脱的三眼鹰荆豪道:“是吗,战大侠,武林中当今的人王,枭霸?”

战飞羽凛凛然的,道:“不错,当你知道叶媚的身份时,就该出头了!”

不以为色地,三眼鹰荆豪道:“为什么?我的大侠!豪雄!”

讥诮地战飞羽道:“当人主子就该给人消灾,明知人熊不敌,看着他出丑,哪还像个主子!”

哈哈大笑,笑得那明疤一闪闪的,也露出笑意,三眼鹰荆豪道:“不错,我早该出头,那对叶媚可以,但对你还不算晚!”

叶媚笑道:“当主子的眼光毕竟高一筹,心计也重一层,去个把部下,算得了什么?”

冷冷地,三眼鹰荆豪道:“不用逞口舌之利,我是不怕挑拨离间的,每多一个人有多一个人应作的事,对你这种蛇蝎美人,我并不感兴趣,那是我不早出面的原因。”

柔媚的,叶媚软软的道:“是吗?荆豪,果真如此,可是我的悲哀,不过我对你却有兴趣!”

冷冷的,荆豪道:“你是向我挑战,小姑娘?”

甜腻地,叶媚道:“我可没那么说,假若你认为如此,我甚感荣幸,能领教领教你这统帅一方的黑道之枭,那成名的‘鹰跃功’的威力。”

沉雄的,荆豪道:“有机会的,小姑娘,看在你这个年龄的人中,向我明面挑战的,你是第一个的份上,我会让你如愿以偿的,不过,那不是现在!”

叶媚道:“那多扫兴!”

不予理会,荆豪向战飞羽冷凛的道:“战飞羽,我们谈谈买卖?”

冷漠地,战飞羽道:“无此兴趣!”

那种不将他荆豪放在眼里的情景,顿时将他惹得火冒三丈七窍生烟,肚子里的一股怒火,冲上脑门,昏昏的,咧嘴大骂:“战飞羽,你这个臭头,不要以为任何人都怕你,我老人家可没把你放在眼里,你他娘的别自以为是小虾米熬菠菜,要多帅就有多帅的了不起,惹火了我老人家,照样给你难受!”

战飞羽道:“我正在想——”

一股怒气,又往上冲,三眼鹰强行压住自己,咬着牙,自齿缝里蹦出字来,狠狠的道:“娘的!你横——如若不是我有事在身上,……”

战飞羽道:“我不想知道,用不着同我报告,我也不受恫吓!”

鹰眼放光,尤其是那个明疤,挤上挤下的,活脱脱似一只毒光闪闪的眼睛,露着无比的恨意,三眼鹰道:“呸!你配?

向你报告,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你算是什么东西,我还用得着向你恫吓,我现在正正经经的告诉你,我没有时间,人熊秦厉同我,现在要离开这儿,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

沉稳地,战飞羽道:“你是在向谁下命令?”

大声怒吼,三眼鹰荆豪道:“你——战飞羽,就是向你!”

战飞羽道:“你是什么人!”

愣了一下,荆豪吼了起来!

“战飞羽,你少同我老人家来这一套……”

战飞羽森寒冷漠的眸瞳中,倏放寒光——那是两股令人冷彻心脾的锐利目光!

口中冷森的,战飞羽道:“你这句话,正是我要同你说的!”

荆豪大声道:“他妈的战飞羽,你究竟想怎样?”

厌恶的,战飞羽道:“该滚的滚,该留的留!”

荆豪强硬的道:“呸!你是什么东西,配用这种话对我讲!”

批判的,战飞羽道:“荆豪,你能帅领一股黑道势力,该是个沉稳,狡狯,心计威严两重的人物,谁知你却是个狂妄、冲动、不自量力、毫无头脑的老混蛋!”

荆豪大吼:“战飞羽,老子拼着耽搁事情,也要教训教训你这个不懂尊老敬贤,信口雌黄的下流畜生,让你知道随便批判一个长者,是应得什么样的罪受!”

毫无感情的,战飞羽道:“就凭你配称为贤者,那么我养任何一条狗一头猪也有那个资格,能不能让我受罪,那要看你的本领了!”

悍然的荆豪道:“你马上就会知道,你要受什么罪,战飞羽,你这个狗操的。”

古并不波,战飞羽道:“咬人的狗,向来不叫。”

踏前一步,荆豪瞪着三只眼,怒吼:“战飞羽,娘的皮,来,让我老人家来教训教训你,你准备了!”

双臂环抱,双手笼袖,挺立街中,如一座山似的战飞羽那身上发出了一股窒人的威煞,冷凛地道:“不劳费心,随时候教!”

人熊秦厉,突地在旁大吼:“头儿,让我来,我不管他是什么人王,我照样要拧下他的人头当夜壶用!”

同战飞羽同时摘下面具的叶媚,此时突然一转身,与战飞羽站了个并肩,脸上闪射着娇艳如花的媚笑,轻柔地向人熊秦厉道:“我说喂!大狗熊,你没有资格同他较量,要耍,还是让我来耍你吧!”

蓦地大吼大叫,暴跳如雷,秦厉戟指破口大骂:“我把你这个千人骑万人日的騒臭狐狸精,你他娘的占了便宜卖乖!

来,来,看老子能不能照样整你!”

刹时间,如春花绽放的玉面上,如同罩了一层寒霜,叶媚的柳眉倒竖,娇叱道:“人熊秦厉,你这个狗嘴吐不出象牙来的下流种子,姑奶奶今天要不留下你这条狗命,我叶媚从此就不在江湖上走动!”

暴跳如雷,依然不知死活的大吼!

“臭婊子,臭娘们,你吹什么大气,老子……”

白影倏闪,精光耀眼,“锥子套”在一声娇叱之中,随着飚起的叶媚如疾风似的身形,倏忽如夭矫的出云雷电,射向人熊秦厉。

“锥子套”宛若一抹流星电闪,在光影里弹跳,人熊秦厉,猛然退跃,“短命拐”倏扬疾挑,将那似鬼影般凝射而至的“锥子套”的一溜寒光,挡咽喉之前。

大翻身,门板似的身影,在怒眦如裂,怒吼如雷中,疾然暴旋,“短命拐”于青莹光华里,急速穿掠,翻挑叶媚飚然而至的左肋。

叶媚陀螺般的白色身影旋动间,“锥子套”如风也似的旋起,布满着青莹光华将如牛般的秦厉圈住,光华突然恍花了人眼,当人们的眸瞳中,全被那旋流的“锥子套”所映炫昏之时,一块块大小不同,形状各解异的肉团,便血淋淋的,雨似的往四面八方蓬抛而起!

“锥子套”的套筒倏开,锥尖齐放,数十支带刃的弯钩,剜下秦厉本已翻裂的脊背上的血肉紫块,倾斜的同时,右手的“短命拐”,却也猛然砸中了旋飞中的白影,无巧不巧的,正砸在叶媚的玉臂上。

一阵痛彻心肺的巨刺般疼痛,激发了叶媚的怒意,双手倏扬,本已前倾的秦厉那粗壮的身躯后背,又同时中了“锥子套”。

“啊!”的一声凄厉与杀猪似的惨呼,遮掩了叶媚的痛哼与怒叱,秦厉尖嗥着,却悍不畏死的,以两支短命拐支地,身躯贴地飞旋,双腿如同车叶,疾扫叶媚双腿。

同时,秦大身躯疾转的瞬间,“锥子套”又抛射出第二次血肉混合的一蓬血雨,一股巨痛使秦厉疾旋轮转的身躯一滞。

就这一滞的瞬间,仅仅差那么三寸,就被扫中的叶媚双腿,突地挺飞而起,向前射落,双脚脚尖,猛然如千斤重石般,踏上了人熊秦厉的双肩。

“噗哧”,撑持身形的双臂曲弯之下,重力压下的人熊躯体肩胛处,穿闪出两支短命拐的半截拐尖,差那么一点点,双拐就顶在叶媚的足心。

“锥子套”倏忽翻落,“嗨”声中,将人熊秦厉那-颗毛茸茸的头颅,穿成十六八个洞孔。

血渍随圆锥尖外流,人熊秦厉连吭也没吭的死在血泊之中,他那六阳魁首已成了一滩血的稀泥,一声虎吼,荆豪身形如一阵风般冲到,他双臂倏扬,挥砸向叶媚!

叶媚闻声身动,飘前疾闪。

就在荆豪挥砸的同时,紫云电飘,叶媚空出的地方,战飞羽已填补了上去。

挥砸而下的双臂,顿失敌踪,倏忽间收势后跃,荆豪怒道:“战飞羽,你们太狠!”

笑了笑,战飞羽道:“我倒不觉得,假若躺下的不是秦厉,你可会这么说,嗯?”

一怔,荆豪望着战飞羽,对于他这种特殊的笑容与语气,忖道:这不是昔日的战飞羽,冷凛森寒酷厉的战飞羽,甚少表现这种笑意,这是一种使人看来心颤的笑意,与使人听来心悸的语气,虽然表面上与实质的感觉是不同的,看来战飞羽成熟了,不只是一个以深厚功力服人的人,现在看来,他对处理事情的方法也不一样了,以往那种唯我独尊,毫无回圜的霸气,虽然减少,那种深沉的冷漠,虽亦少见,但自这种笑语中,使人有一种更加“难测”的感觉,这是一种改变,一个武人最难以改变的改变,而这种改变却是一个武人进入一种‘神’境的表现,今天,我得慎重才行。

江湖经验与阅历是一个武林人以血与汗所换取的,有些人虽在生命结束之时,亦无这种进境,这就是一个“粗豪的武人”,严格的说,是一个不入流的武人。

有些人却是流一次汗有一次进益,淌一滴血,有一次收获,这是那些被称为“练武的料子”的武人,不是有句老古语吗?不经一事,不长一智,这就是那种人了。

荆豪知道,自己是属于这种人,因为他能有今天,就是凭着经验,然而他知道,以他与战飞羽比,在年龄上,二人相差几近十年,然而以武功来衡量,他自认不能与年龄一样的比较,他们相差不会大多,而自己不如人,看来那是一定了,每一个人都有“不服输”的劲,尤其是武林人,刀架在脖了上,嘴巴也不会输一分,除非你是个没有骨气的人,荆豪的暗自认输,那是他的经验的累积,他知道有一种武人,不但是天生的练武胚子,而且亦是天生的智者,以别人的教训,做为自己的经验,以自己的智慧攫取别人的智慧,而加以融合,无论在武功智慧两方面而自然超人一等,战飞羽,就是这种人。

这种人,是超人一等的,所谓入于神化之境的,就是如此了,荆豪能不惊慎。

这是荆豪,快捷的思索,使他有了戒心,态度亦随之一变,突地面色和缓,轻轻的道:“不错,我不会那么说,好了,我们不谈这些,我有几件事情,请教你战大侠,不知可否赐告?”

战飞羽心中一凛,暗呼一声:“老狐狸!”

但面上却不露声色的将笑容收敛,庄严地道:“说来听听!”

三眼鹰荆豪沉雄的道:“只不知战大侠与‘飞燕金枪’杨氏夫妇,有何关系?肯为他儿子撑腰?”

战飞羽心忖:那话儿来了,真想不到他会正面谈!

口中却漫应道:“没有关系,要有,就算是雇佣关系吧!”

疑惑的,荆豪道:“战大侠说笑了,凭你会受雇于人?”

战飞羽一指叶媚道:“她就是最好的证明!”

荆豪道:“这使人难以相信!”

战飞羽道:“我既不能偷,又不愿抢,荆豪,我不能喝西北风吧!这理由如何?”

荆豪道:“江湖中谁不知道你战大侠拥有一批无尽的财富?”

一怔,战飞羽旋即会意过来,畅笑一声道:“你说是我故人辛长定为他儿子遗留下的那份财产?不要说并没谣传的那么多是大批财富,就是无尽的宝藏,荆豪,你认为我战某人会不会据为己有?”

毫不考虑的,荆豪宏声道:“这我倒绝对相信,你战飞羽还不会那么下流,不过临时挪用一部分,孩子长大了再还,有何不可?”

战飞羽道:“在我认为挪用一时,就是不管多寡,也是侵占!”

老脸一红,这句话不啻是打了荆豪一记耳光,而且是对他人格的审判,他的面容顿时又变颜变色。战飞羽却继续道:“在代执投这一行,我本认为是不顾道义,只论代价,不管目的、动机是非,只论酬庸的一群唯利是图的武林败类所干的,但当我认识了其中的一人后,这观念我改变了,虽未正式下海,但有人愿顾我,只要不背道义,目标正确,我是不管报酬多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五十四、无意、出头、势迫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