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五十七、真真、假假、两慾为

作者:柳残阳

来人乃是战飞羽。

余老太惊咦的是何以沉稳如山的战飞羽,会突然于大白天毫无朕兆的疾驰而至。

战飞羽惊咦的却是突见曲少英在此。

战飞羽来得慌急,然而此时却突地面现欢容,轻快的迈步进屋,向余老大为礼后,即向曲少英道:“少英,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难道又有了新的发明,来求证了?”

长叹一声,曲少英道:“交友贵相知,子真余之钟子期也。”

余老太道:“战大哥有事……”

笑笑,战飞羽道:“事虽有,可没有我表现的那么急,我是看到门开着,所以……”

叶媚笑道:“原来你也是个急性子?虽然我们昼夜颠倒,然而放眼武林,能让我们门开着而毫无动静,那可真也不多!”

战飞羽道:“虽然是我心急了点,可是暗箭难防!”

余老太道:“难道战大哥白天来此,是听到了什么风声?”

深沉地,战飞羽道:“飞燕居中,有一对方卧底之人……”

叶媚道:“啊!你是说那奚彭?我还没去逗逗他呢,再住三天,我就可以有时间了!”

战飞羽沉重的道:“有时间也来不及了!”

叶媚惊道:“怎么,难道你来此,就是因为他发生了意外?”

点点头,战飞羽道:“昨夜他同我派去同他套近乎,已有眉目的尖辣子毕庆,双双陈尸在店中。”

一阵沉默,连声音都一丝儿听不到,似乎几个人的呼吸都已停止。

这在表面上,虽然是仅仅死了两个人,然而,在骨子里,却显示了一件最大的危机,这证明对方已有人在绿杨村潜踪,而且时时在注意双方人物的动态。

奚彭的死,证明了毕庆的成功,毕庆的死证明了对方的狠毒,机警,在毕庆尚未将情形说出以前,及时杀人灭口。

最大的损失,乃是丢失了一条最有力的线索,奚彭具有一种特殊的玩意,不宜于让余老太见到,如今,这条线索烟灭了,而且是烟灭得无影无踪,毫无痕迹。

因为战飞羽在得到通知后,即曾迅速的到达二人死的房间,详细的搜查了二人的一切,包括尸身与遗物,但,战飞羽却是一无所得。

然而他却断定二人死在午夜过后不久,杀人时毫无响动,整个客栈中,竟然毫无所觉,直至今晨,才由小二发现,足见此人不但手法利落,而且是阴毒狠辣,老谋深算,他不知已注意二人多少时间了。

曲少英缓缓的道:“飞羽,杀两个人还用得着那么多词儿来形容,什么手法利落,阴毒狠辣,老谋深算啦,江湖上配我这神仙境界的人物,恐不多见,就算你吧,也不见得如此啊?”

战飞羽深注老友,一字字地道:“就因为我自觉不及,才有此说。”

曲少英一怔,道:“咦!甚少妄自菲薄的你,也如此说,我倒听听你的理由,有机会倒真愿会会此等人物!”

战飞羽内心一紧,神色却依然诚恳的道:“理由很简单,此人乃是化装成小二,给二人送了一壶毒酒,这岂不是阴毒狠辣,而又老谋深算?”

曲少英不以为然的道:“化装成小二送壶毒酒,只是方便行事而已,怎配称为老谋深算?”

战飞羽道:“怎地不算老谋深算?毒酒中放的是最最普通的毒葯,但却激烈无比,入口不需多时,即可将人弄倒,而且是毫无响动,如此则较动手要露出武功手法,岂不是干净利落,而使人无法推知其身份,何况他还在二人死后,从从容容的为之移尸床上,熄灯而去,即令店中小二查夜,或来收碗盘,亦不至于到房中查看早点发觉,巧的是,昨夜厨下就未收碗盘,因为这二人要的酒菜,足足可以来个通宵拇戟,而且二人也曾有过这个记录,是以虽未吩咐来收,店小二都自动改为今晨再收,他们是在此时,被店小二发现的,你说是不是老谋深算?你这个再世华佗,能想到他用的是什么普通毒葯吗?”

曲少英沉思有顷,摇摇头道:“这倒难住我了,既称普通毒葯,又是烈葯,而能不被发现酒中有毒,这可就叫我说不出了,因为任何一种葯都有一种特殊味道,嗜酒之人,对酒的异样是最易感触得出的,所以这可就真难住我了!”

战飞羽道:“连你都想不出,那他们怎能想得到,其实……好了,好了,我们不谈这些,你倒是有了什么新发现!”

曲少英道:“哪有什么新发现,还不是因为大龙你传了他童子功,我想到老太就他这么一个独子,练童子功的人,又不适于成亲结婚,所以我在三年前,就开始为他配葯,如今配成了,特意送来的,顺便也看看老大的毒伤如何了!”

战飞羽突地神色一变,但瞬即恢复,有兴趣的道:“你倒是有心人,三年前就开始了,我怎地未曾听你说过?”

曲少英笑笑,泰然地道:“这——事尚未成,何必同你讲呢?”

叶媚突地道:“曲大哥还每一个人给了我们一粒,增强功力的葯呢,是炼大龙的葯剩下物质,据说可以增强十年功力!”

战飞羽道:“噢!老友,你有点偏心吧?”

曲少英道:“你意何指?”

战飞羽一伸手道:“咦!增强功力的葯,谁不想要,我也是个练武的人,岂能例外?”

曲少革道:“算啦!你开什么玩笑,以你战飞羽在武林中,被尊为泰斗的人物,江湖黑道,哪个不称你为人王,枭雄,霸天?何况你的功力已是出神入化,百毒不侵,岂需此种葯物,不过……”

战飞羽手不缩回道:“不过怎么?”

曲少英道:“多年老友,手都伸出来了,我能打回票吗?

这多没面子,不够意思。”

战飞羽道:“说的是吗!伸出的手,我是不好缩回的,对你,我也向不缩回,可也向未失望过!”

曲少英自怀中掏出小瓶来,倒出来三粒粟米大葯丸,递至战飞羽手中道:“你自己不用,就送给你绿的……啊……”

蓦地——

惊呼声中,战飞羽那只天下间闻名的“神手”,突地灵巧的一翻,紧扣着曲少英的脉门,葯粒依旧为战飞羽掌心吸牢。

战飞羽长身而起,左手一连在曲少英已瘫痪的全身,连点数处大穴,右手一放,将手中葯放于身上,迅速的双手一动,两手捏紧曲少英腮膀子一压,“咔嚓”一声微响,曲少英下巴业已掉下来了。

曲少英目眦如裂的狠瞪着战飞羽。

余老太与叶媚虽对战飞羽的动作,与对曲少英的态度,大为惊异,然而相信战飞羽绝不是莽撞之辈,故而坐于原处,仅是诧异的冷眼旁观,他俩是一声也不吭,一动也不动。

战飞羽将曲少英下巴卸下,突地近前,俯视曲少英嘴中,然后伸指一戳,迅捷地自曲少英口内提出一颗牙来,然后顺手一托,曲少英大叫一声,疼得脸上见汗,突地大吼骂道:“战飞羽,你这是什么意思?”

战飞羽冷冷地道:“什么意思,稍停你自会明白……”

扭头,战飞羽向余老太与叶媚道:“大娘,媚媚,运功试试看。”

余老太接口道:“你动手时,我已运功试了,有散功的现象!”

叶媚闻声一试,突地,柳眉倒竖,娇叱一声:“曲少英,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我早若发现你的脑袋……”

战飞羽道:“他不是曲少英!”

“是谁?”

这是余老大同叶媚的同声急呼,诧异之色,甚是特异。

战飞羽道:“暂时还不敢确定,不过很快就会知道的!”

曲少英这时怒声道:“战飞羽,你凭什么说我不是曲少英,你这……”

冷漠至极的,战飞羽道:“不说明白,你不会相信的,曲少英现在飞燕居!”

此话一出,不但面前这假曲少英为之嗬然若丧,即连余老太与叶媚也大感意外,叶媚道:“你一来,即知道他是冒牌货?”

战飞羽点点头道:“我那声惊咦,他就应该有所警惕!”

余老太道:“他的狡猾沉稳因不知曲少英在此,冀图骗过你,尚有理由可说,你既已知道,都如此的沉着,镇定,那真是非常人能及!”

战飞羽道:“大娘夸奖了,我同少英分手后,是安步当车来的,当我一看到他时,确实并未想到他是冒牌的,我还以为是少英抄捷径来此,特意同我开玩笑呢?”

叶媚道:“那你是怎么知道他是假的?”

战飞羽道:“从他的话中!”

假曲少英此时突似认命,反而沉稳地道:“我话中有何不对?”

战飞羽道:“你可知道,真曲少英绝不会不知道,奚彭同毕庆乃是中了砒霜的毒!”

假曲少英道:“哼!我难道不能继续同你开玩笑吗?为什么?”

战飞羽道:“不错,就因为我怕你如此,我才再试验你啊?至于为什么吗,你就暂时闷着吧!”

假曲少英道:“哼!说说看!”

战飞羽道:“你说你三年前就给大龙炼葯是不?”

假曲少英道:“这有什么不对?”

战飞羽道:“你可知道,两年前我们在哪儿,曲少英在哪儿?”

假曲少英道:“你们在戈凉那儿,曲少英也在!”

战飞羽道:“你对我知道的不少,这我可没告诉过毕庆!”

叶媚道:“你是说他是从毕庆那儿知道我们的一切?”

战飞羽道:“没有真的事实,如何能骗得奚彭对毕庆的信任?”

假曲少英道:“只怪你战飞羽名气太大,叶媚的名气也不小。”

叶媚道:“谢谢你的夸奖,只可惜是出在狗嘴里!”

假曲少英怒瞪叶媚一眼!

战飞羽道:“你也只好怪你对我同曲少英的感情的了解程度,我俩是无话不谈的,再有即是曲少英为大龙炼葯,乃是我的请求,却不是他所起意,他是热心去做,而且葯也实在炼成,这次来这儿,就是为此,还有,曲少英有增强功力的葯不假,可并不是此次所炼,他本已就有,还有,我百毒不侵,乃是近年之事,他来此处,我尚未告诉他;怎么……这些破绽还不够吗?不够,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件事,曲少英的医道通神,被许为当世华佗,那是因为他自身的病疼而激发的!”

屋中之人,都瞪大眼睛,望着战飞羽,显然对于这一代神医的秘密,都想知道。

战飞羽回忆似的道:“少英自小被牙病所苦,全嘴里没有一颗完整的牙,稍长即发誓要为医者,他如今这医道,是自苦痛中得来的,我卸下你的下巴,可不是为了除掉你嘴中假牙中的自绝毒葯,你知道吗?”

假曲少英吼道:“战飞羽,你实在才真真正正的是个阴毒狠辣,老谋深算的狐狸!”

战飞羽道:“假若你认为如此,我绝不辩白,我就是如此,也是为了自卫,为了正义,我并没有乱用我的智慧,乱施我的聪明,你要认为我那些理由还不充足的话,那就是你太过自信,太轻视我战飞羽了!”

假曲少英道:“是的,我太轻视你了,把你看成了个诚信的人物,岂不是自找麻烦,我只恨我了解你尚不够深!”

战飞羽感慨的道:“这倒是实话,我本不想炫耀,但你既如此讲,我再告诉你个秘密,我对于医道,虽然不精,然而却并非外行,这里大娘与媚媚,都可以做为证明,是以,就凭媚媚说的那句能增强功力的葯是为大龙炼葯的剩余物质所提炼这句话,我就敢断定你非曲少英,虽然余葯有效,但绝对不能够增强十年功力!”

假曲少英在此,已是无话可说,怒道:“算你行,战飞羽,你要怎样处置我!”

战飞羽道:“我战飞羽向不虐待俘虏,可也决不在纵敌人,这要看你自己了,现在我还没有想到处理你,我倒想处理处理大龙他们了,媚媚!你虽有点散功,但相信不会太快,足有力量看管他这穴道被制之人,就交给你了,大娘同我去看看大龙弟他们吧!”

俗话说的好,儿女心上肉,余老太早已心急不耐,但还能沉得住气的原因,那是她的修为,礼数,如今一听战飞羽之话,当先冲向大龙等所居房内。

战飞羽与余老太入室急放眼望去,不由得大惊,余老太急冲而去。

战飞羽迅即伸手抓住余老太肩部,轻声道:“大娘勿动,可恶这假货,给大龙弟的乃是尖奋心神的葯物,大龙弟现在正以本身功力与之抵抗,看来定已有成,若能渡过,则对大龙弟有益无害,日后若再遇此类葯物,则毫无作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五十七、真真、假假、两慾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