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五十九、金钗、玉女、引蛇鼠

作者:柳残阳

绿杨村有三桩异于往常的情况——

金枪行,一口气出葬了四十余人,丧事办得超乎寻常,是绿杨村向未见过的,最好的棺木,最大的排场,然而在时间上,却是最仓促的,收殓、出丧、埋葬在一日之间完成,奇异地是凡参加送丧行列的人,个个都收到了一份重礼,礼是当场由金枪行伙计给的,更奇异的是,死者没有一个穿麻带教的人,这也是绿杨村稀奇的。

飞燕居谁都知道同金枪行是一个掌柜的,但在金枪行出丧的当天,却未歇业,这已经引起了村民的窃窃私议,特殊得扎眼的情形,更增加了村中人的疑惑——

飞燕行的店小二换了,换上六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一个个生得干娇百媚,体态啊娜,对客人未语先笑,既开口更是如黄莺出巢,娇脆甜腻,悦耳已极,那一步三摆,摇曳生姿的体态,更是每一个到过飞燕居的客人忘不了的,那种风情,就如同围绕村外的绿杨,在风中俯仰。

最奇异的,乃是绿杨村中车船店脚,四种行业,同时歇业,车栈与客店,是以装修内部做理由,船脚却是以修理为借口,实际上,除了客店是真正的在装修外,其余的行,根木就未见有什么行动,尤其是那些跑近处的脚夫,一个个干脆就将牲口拴在港边柳树上,放好饲料,任它逍遥自在,主人却一窝蜂的跑到飞燕居来,吃酒谈笑,似是专门来看那六个大姑娘,那股扭捏的走路的劲儿!

使这些脚夫更为乐意将一天的时光,打发在飞燕居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飞燕居的六个大姑娘以外,从厨房向外端菜,川流不息的是六个生得俊秀的小伙计,一个个生得犹似天上的金童,红红的面庞,大大的眼睛,一色的白衣白围裙,黑缎绸裤,看上去潇洒飘逸,与那红衣绿裙的六个大姑娘,穿梭在店中,煞是好看。

六个大姑娘,是未语先笑,娇俏妩媚,脆声滴滴悦耳之极,但那六个小小子,却恰恰相反,似是生来就是哑巴,除了端菜上酒,撤碗换盏以外,他们生似木头人一般,一句话不吭,脸上也似布上了一层寒霜,不言不语的,与那六个大姑娘的莺声燕语,恰恰成为鲜明的对比。

人就是个奇异的动物,对于容易得到的,永不发生兴趣,而对于难以得到的,却极端的有企图,六个小小子,越不讲话,越引起客人们的兴趣,你越是看来似拒人如千里之外,越发的有人想接近你!

六个小小子,变成了每一个来飞燕居的客人,逗弄的对象,尤其那些脚夫,格外的喜欢逗他们。

不管如何,那六个小小子,就是不言不语,不笑不吭,这使客人的心里,更是心痒难抓。

一天,过去了!

第二天,飞燕居的店门刚刚卸下一扇门板,就已经有人等不及得挤进来了!

喝早酒伤身,似乎对这些人并没有吓阻力,不到辰时,店中已上了八成座!

头回生,二回熟,六个大姑娘,对这些昨日来的“老”客人,都笑盈盈的招呼,侍候!

六个小小子,可就是怪,一点辞色,都不稍假,这使那心急的客人,毛手毛脚了!

可是,就那么怪,每次若是那位毛手毛脚,必定回受到点不大不小的惩罚,而这种惩罚,却使受的人,不能变脸,也不能嚷,因为,他不好意思。

每当客人刚想向某一个小小子动手时,适时会有一个娇甜的声音,起在客人的耳边道:“客官,筷子在桌上,您的手方向错了!”

同时,一只雪白如玉的柔荑,巧巧的伸出那水葱似的纤纤玉指,轻轻的戳在腕脉处,一股麻软,使那不老实的爪,停了下来!

一个人的能如此并不奇异,当第二个毛毛手伸到半途时,那小小子自然的扭闪开去,也有句娇音道:“爷!您的酒杯在桌上!”

同时,肩胛上穿来一股电流,使那毛毛手停止运动,变得傻傻的。

每一个不老实的毛脚,得到的是类同的待遇时,这绿杨村里,在第二天,就已经传开了,飞燕居的那十二个金童玉女,不是好惹地消息,已传了开来,甚至于有人打赌,谁要能将飞燕居的六个“金童”逗笑,或者是动手摸上那么一下,他愿意“请客”!

即或如此,也有人愿试试。

因为他们都已试过了——不成,而且是屡试不爽,没有一个例外!

这种情况,一直维持了五天!

当金枪行,派人拉着整车的赔偿银子,送到保风险没成功的廖胖子那儿,正碰到廖胖子来了客人,这些客人来得突兀,但在领头去赔偿的沈潜眼中,却在意中。

廖胖子的客人,身份与气度显然不同,那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形象。

一种让明眼人一看,就知是江湖人物;一个个都似凶神恶煞般,威凛吓人。

另一种人,却都是俊美姣好如女子的公子哥儿;说句难听的话,女人味道较男人气息还重二分。

可是,飞燕居的“金童玉女”的那种不言不笑的态度,在这些公子哥儿似的人物来过以后,有了例外。

正是中午的时候!

飞燕居上了八成座。

偌大的门口突然一黯,店中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门口,俯身进来的是一个高过门媚,几有丈许的长人。

头如芭斗,眼若铜铃,满腮于思,两膀宽过常人一半,腿臂均粗如水桶,腰臀同粗如油碾滚子般,真真正正的是狮鼻阔口,扫帚眉下的铜铃眼一扫店中,声如破锣般的吼呼呼的道:“那儿,两桌并一桌,正够我们的!”

随着他身后,一连进来了七人

四个俊美年轻人,姣好如女子,走起路来,略带摇曳之姿,其中一个最为小巧玲珑,只手牵着大汉的裤胯之处,头与大汉腰齐,轻声道:“你说那儿好,咱就到那边去吧!”

那股劲儿,嘿!简直就不像是个男人,尤其是走起路来那种扭扭捏捏的劲儿,直看得店中每一个人的双瞳都露出邪邪的目光,口涎也都就哈巴狗儿见到了肴肉似的,顺嘴流淌。

四条大汉,各自傍着四个俊美年轻人,齐齐走向长人所指之处,那是这厅中靠后进的门口左边,长廊窗下,光线甚是明亮,角度正可尽览全厅。

这时,店厅五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早已由一个迎宾引路,四人合力将二张长桌,并在一起变成方桌。

引导的姑娘,笑容可掬的赔礼道:“真对不起各位客官,委屈您了,桌子不够用,请多包涵!”

八人闻声,个个心底舒坦,长人咧嘴一笑,一把将身旁少年拉着并肩双双落座,面向外道:“小姑娘好乖巧的嘴!”

其余六人,亦各自落座。

坐在长人对面的两人,面向内,从长窗缝隙,可约略窥见院内部分角落,俊美少年,面白清瘦,眉目姣好,但双峰紧蹙,有一抹抑郁,笼于眉尖,他身旁乃是一个虎背熊腰,精明外露的高胖中年汉子。

右首一对,少年人脸色苍白,略现丰阔,却毫无血色,大汉乃是一个精瘦的徽置长面人。

左首,俊美少年,清瘦的面容,显得甚是文弱,他身旁却是个极矮又胖的肥硕壮汉。

导引的姑娘,留在旁边,伺候八人,似看出了长人乃是一伙人之首,笑着道:“谢谢客官的夸奖,不知爷是要吃些什么?”

长人道:“听说你们飞燕居,酒肴两佳,就给我们来一席贵店最为上等的菜,最好的酒先抬一坛来吧!”

那姑娘恭应一声去吩咐,适时,另四位姑娘,却端了茶水,一一为之斟上,这才去照顾其余生意。

上菜了!

飞燕居的“金童”的态度有了例外。

第一个,端一盘卤味拼盘,置于桌上,回身同另两个将抬来的酒坛封泥拍开,用镟子一提提将酒灌于壶中,在每人面前生起了“酒火炉子”来燎酒。

当他们在忙着的时候,那瘦小的俊美少年,对端菜来的“金童”道:“这位哥哥,您叫什么?”

端菜“金童”冷峻的面上,如绽开的春花道:“你就叫我小五吧!您呢?”

扭捏的,姣小俊美的少年道:“我叫花十一郎,我们……

我们可不可以交个朋友?”

小五笑道:“我配吗?十一郎?”

十一郎还没讲话,在一个角落里,曾经毛手毛脚遭到惩罚的环眼粗壮脚夫,突地一拍桌子骂道:“他奶奶的,我还认为哑巴呢?原来你是瞧不上大爷这副长相?真他妈的不是玩意,见了长得漂亮的小伙子,就有说有笑,对大爷却捏着一半装紧的——”

这种脏话,出在个脚夫之口,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是那十一郎却受不了的恼了,扭头向长人道:“景大哥,你听到了,还不去教训教训那个夯货!”

长人如奉纶音似的,怒目长身而起,直向那脚夫走去,小五却附身向十一郎低语两句,十一郎点点头,扬声脆叫道:“景大哥,我们不能给店里惹麻烦,不准见血,也不要断胳膊折腿的!”

长人一怔,回头看着花十一郎道:“还有这多规矩?”

十一郎腻声道:“你就依我嘛!……”

长人点点头,大步走在脚夫桌前,嘿声道:“刚才是你在不长眼睛的乱吠乱咬对吗?”

那脚夫一见,顿时脸露惊慌畏缩的神情,嗫嚅道:“我……

我……”

长人环眼一瞪,长腰倏伸,似捉小鸡似的,只手将那脚夫捏着颈子,抓了起来,离地尺许,摔倒在地上。

直跌得脚夫眦牙咧嘴,手脚乱舞,口中嘶叫道:“大爷,饶我这遭,下次不敢了!”

长人的脚一伸,脚尖伸在脚夫颈下一抬,脚夫被踢得直立而起。长人迅捷的伸手接住,拧着脚夫的脖子,另一只手,左右开工,在脚夫脸上,一连十掌,然后一丢手,将脚夫摔在地上,这才拍拍手吼道:“下次?你还想有下次,现在给我滚!

滚!滚!”

连看也不看脚夫一眼,大步回到桌上。

“通臂狷猴景风人,真是名不虚传;隔桌抓人,可谓一绝!”

这是左首那矮胖粗短汉的嘲笑话语,那副嘴脸,通臂猖猴景风人看了就恶心,不期然的反chún相激:“比你朱寿那两只短爪子,长一点是事实,不服你也来演一手试试!”

右首的长面人,嗬的一声道:“老朱要能照方捉葯来那么一手,今天的浇裹我桑凡请了!”

朱长寿的肥脸一摆,眯眼道:“丧门神您少在我面前说风凉话,你敢同我赌个东道,也能照我做的来一手吗?”

丧门神桑凡双手连摇道:“不行!不行!你那一套混身暴烟花的玩意,我姓桑的可不敢领教!”

朱长寿道:“既然如此,你就给我闭上你的鸟嘴!”

桑凡一瞪眼道:“说话客气点,玩笑归玩笑,可别窗棂子里瞧人,给看扁了!”

“怎么,背绑于尿尿——不服是不?”

对面的精明汉子,轻轻一敲桌子,止住了桑凡的话声,轻轻的道:“三位,别忘了出来干什么来着,还是两个王八拉两个车——规规矩矩(龟龟车车)的好!”

这时,那脚夫,挨挨蹭蹭的走了,虽非滚出去的,但那副肿脸歪嘴的形象,却够窝囊的,全厅的客人,被这情况震住了,有的已经在借机会打退堂鼓了!

这时,菜已上得差不多,酒也温了,他们这一桌的四周,各站了一个“金童”,在为他们分别斟酒。

小五同花十一,已经谈得甚热络。

景风人突地张开破锣似的声口,吼唬唬的道:“五儿,来,给我介绍介绍他们叫什么。”

五儿俏皮的道:“景爷从我的名字上,猜猜看?”

景风人一怔,旋即道:“你的意思是说,你们是按数排名?”

五儿点点头,“景爷真是心思灵巧,对面的是四儿,左面是小三子,右面的叫小二哥……”

哈哈一笑,景风人一指在其他桌面问端菜的“金童”嚷道:“难不成,他会叫老大!”

五儿一笑,道:“他吗?他是妻妾不分——两头大,人小却排在前面,他叫老幺!”沉重的语声,含着一股特有的味道。

对面汉子道:“这可巧,我们来的四位,恰恰从十一向后数,你们正配四位!”

小五无缘无由的脸一红,笑道:“这是我们掌柜的为了好叫,才如此称呼,爷您取笑了,我们怎配与各位公子相提并论。”

朱长寿端起面前酒杯,一仰而尽,咂咂嘴道:“您听听黎明,这小子这一张嘴;嘿!”

黎明道:“我看这位哥儿,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五十九、金钗、玉女、引蛇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