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六十、蛇毁、龙腾、蛇授首

作者:柳残阳

黎明惊震大龙对他的了解大深,而自己如今却刚刚进入探查的阶段。

眼珠一转,黎明道:“你知道这么多?”

大龙道:“在你们那一亩三分地里,我无此能力,你莫忘了,现在是你来到我的‘势力’范围以内,敌暗我明,正是你现在的情况。”

黎明沉声道:“不错,你划下道来!”

大龙道:“尽你的力量,能走就走,否则就留!”

黎明道:“这倒是事实,我若能走,你能保证什么?”

大龙尚未意会到他的言外之意,那旁的叶媚业已娇笑着开口道:“黎明,你那些鬼点子,不用在这里施展,你有能力走,只要不是逃,喏,喏,那旁有一间明厅,我们在那边喝茶等着你的好消息,你赢了,我自会让他们跟你走!”

黎明心下一紧,他紧的是叶媚乃代执役中的硬扎货色,竟敢以输赢作赌,这显示着对方有必胜的把握。脑筋一转,他的眼光,望向了沈潜。

沈潜酷厉的道:“对,黎明,你选对了,我是最弱的一环,是你所深知,来吧!想来我那冤死的三位兄弟,正等待着我去向他们作伴,你打发了我,却也正好赢了东道,带着你们主子的禁脔,可以回去复命了!”

那种酷厉,沉痛,怨毒的语声,犹似冰害里的寒蜂穿刺入身,那种狠辣,凛冽的神情,直慾噬人,两眼中有一股火焰喷射似的,直刺得黎明心颤不已。

黎明号称鬼点子,他深知在这个时候最弱的一环已变成了最强的一环,世人都认为女子软弱,但在护持她的爱子时,却是最强,“为母最强”正是沈潜痛心于他弟兄的惨死,而生出拼命之心,自己若无超过他一倍的实力,则会为其缠挟,而至两败俱伤,形成了拼命,处此情况之下,他却不敢硬攫其锋。

丧门神突地道:“大统领,你敢莫是失心疯了,你找错人了吧!你那三个宝贝兄弟中,除了银狠狸的人,是他自己下手后,更截击了小苗子马郎,剩下的拐子边方,同麻子楚平,可都是在我丧门神手下毙命,你就没有发现他们的尸首,面目模糊,伤痕中总有个特征?你他奶奶的栽在我们副座,就证明你不够资格当大统领,你在江湖上也白混了这久,我真替你害臊!”

两道箭似的目光,突然射向丧门神桑凡,渐渐的变成一股茫然,沈潜两脚缓缓移转,面对桑凡,调息一下心中的波动心弦,慢慢平静下来,沉郁地道:“是你吗?……”

桑凡道:“你的耳朵钉苍蝇不成?”

极慢极慢的,沈潜双目瞪着桑凡,双臂下伸,在靴统中,唰的一声微响,抽出了一对精光闪闪的蛾眉刺,直起身来,踏前一步,面对着丧门神桑凡。

吊眉一扬,长脸一沉,桑凡道:“潜龙沈潜,在水里的功夫,人人敬服,只不知你陆上技术如何?”

沈潜道:“我会让你满意的,桑凡!”

这种定力,实不愧一方领袖人物,看在黎明眼中,不由得大是为桑凡担心,就在此时——

蓦地里,沈潜双臂抡动,身形飚然而起,双刺挟着两缕精光,如划天长虹,流灿成弧,光华暴涨,人刺合而为一的滚闪向丧门神桑凡。

陡然间,丧门神桑凡,一个横里倒翻,避过了沈潜的蛾眉刺,一脚为轴,倒旋砸向沈潜,手里倏忽多出一支长幡,明晃晃的幡尖,直刺沈潜咽喉。

一旁的大龙,看出桑凡的长幡杆乃三截,圈套一起,出手时突然加长脱出,挺刺来人,那飘飘的长贴幡杆,猝然逼进,左刺如蛟龙出水,直戳桑凡气海要穴,右刺一翻之间,将桑凡长幡压下,生生挟于臂弯。

甫对手即为敌人挟住兵刃,丧门神桑凡,大感丢人,蛮横的,扭转腰肢,闪过左刺,双手直压幡杆,怒哼一声,森寒地道:“你大瞧不起人,王人羔子!”

沈潜蓦地虎吼,右臂倏扬,长幡随桑凡双手猛压之势挑弹而起,沈潜的双手双刺,却适时的猛刺而至,暴闪光灿,桑凡急忙仰身,却也免不了腰肋被划一刺,皮开肉绽,鲜血飞洒。

这时,朱长寿呛嘟手势双环,狠扑猛切,对准沈潜背脊击削。

车笃大吼一声,棍戳掣射,伸展双环进势之中,硬挡硬架,鄙夷的骂叱!

“豪猪,别不要脸,想以多为胜吗?小爷戳你两棍。”

朱长寿大吼一声,双环如弧,换转目标,粘向长棍,滚圆粗短的体形,如油碾滚子,骨辘辘滚贴长棍。

呛咖嘟磕击双环,和身冲进,双环倏削车笃腰腹。

人影猝弹暴旋,长棍倒抽,一记猛插,戳向滚进的朱长寿面门。

长影暴扑,“通臂猿猴”景风人腾身而起,长臂如刺,十指并拢,齐齐猛插沈潜背脊。

“刷”的一声轻响,“锥子套”乌光滴溜溜长截腾空的通臂猿景风人面门。

口中轻喝:“大个子,别急,咱俩还没玩完!”

猝然倒翻,景风人长臂回环,十指齐张,凌空抓向“锥子套”。

一抹鄙夷的冷笑,出自杨孤之口,单手一带,“锥子套”环旋,弧光掠影,哧的插进了景风人的手背,带旋飞舞,血碴飞洒,腾射空际。

惨厉的怒吼,景风人悍不畏死,血手如鬼魅般,合身翻冲杨孤。

腾挪如轮,杨孤滴溜溜暴旋,“锥子套”如臂使指,旋环中划起一道魅影,缠同景风人的双臂!

景风人倒翻急扑,落地贴背,鲤鱼打挺,躲过“锥子套”的连环攻势,滚向杨孤面前,一抹阴酷的狞笑,浮现景风人面上,猝然像对虾般地圈曲双腿双臂,借臂时对点之力,贴地蹬腾,臂却同时圈截杨孤。

满心恼火,杨孤蓦地腾空而起,“锥子套”猛带,“哧”声中乌光溜射,猛穿进景风人的肚腹。

杨孤腾空的身形,猛然斜坠,“锥子套”反带肠腹,血糊糊地拖地而出。

惨厉的怒吼中,圈曲的脚臂同时内收,双手握住“锥子套”绳索,紧紧下扯,杨孤的身形,凌空为其扯落。

愤怒的惨嚎中央脚,身形踉跄后退,手中撤绳,绳握景风人手中,生生将其拖走三尺,杨孤如“蓬”然倒跌。

景风人双手握绳处,血糊糊的与肚肠,血水泥上,混成一堆浓渍,地上拖留一道血痕,长臂松弛,双腿蹬了两蹬,仰面八叉的死去。

杨孤被那双脚蹬得臀骨如折,坐在地上侧身呼痛。

黎明身形,在景风人受伤之时,甫一挪动,瞬即被大龙拦住,冷冷的,大龙道:“黎明,我们才是一对!”

怒眦如裂,阴吼着黎明道:“杨大龙,你莫得意,我要活剥了你,再找那些小子算帐,一个个的,零剐碎割才解我心头之恨!”

毫不为意,大龙道:“狗挑帘子,黎明,你就是一张嘴吗?”

黎明激动的尖吼:“我这就宰你!”

尖吼中,两柄短短的“剑刺”,冷芒映日,又快又准的飞刺大龙双肩。

大龙冷哼一声,身躯微仰猝射,双臂倏扬,轮转穿射,在“剑刺”的光映流灿中,电射如虹,鬼魅似的切向黎明执刀的双腕。

猛然翻转双腕,“剑刺”倒轮,倏忽扎向大龙双臂,锋刃轮闪中,大龙双臂如肋曲树身的蛇头舌信,甫出即撤,准利无匹,变幻莫测的,借猝旋的身形,瞬间点向黎明暴露的背脊,转身变招之速,大为惊震了黎明,猛然俯身,两缕冷劲的指风,贴脊飞掠而过,猛然间大翻身,黎明顿时与大龙又成对面。

一口气,剑刺如旭日光灿,倏然递出九十九招,招招狠厉的扎向大龙要害。

初经阵仗,大龙尚感生疏,招记脑中,手不及思的,每每在拆解时,勉强险险拆过,十招一过,渐入佳境,见招拆招,如入万花筒中,但耀眼的光华却闪不了他的双眼双手,从容的化解了九十九招。

正自领着十女五男,走向约定房间的叶媚,突见杨孤遇险,身尚未动,身旁的未挟持人的两女,业已飞身变色口呼。

“小师弟,你怎么样!”

口中说着,两人已是俯身将杨孤架起。

杨孤难为情的,强忍着牵动后臀骨如裂的疼痛,扭嘴皱眉的道:“这长子的两脚,怕不有千斤重,比我手上的臂力还大,咦!好疼!”

叶媚在一旁道:“扶你们小师弟到房里去,给他敷上葯!”

杨孤顿时,脸红脖子粗的急叫:“不用,不用,我自己去找曲先生……”

叶媚一怒,笑道:“也好,你两就扶他到精舍去吧!”

叶媚回头向其余八女道:“你们将他们四个带到房里,我在这里掠阵!”

众女挟持着四人进屋而去,叶媚抬头望向斗场。

只见沈潜如同疯虎般,蛾眉刺狠辣毒损,光芒猝映中,根本不计较自身的安危,一味的狂攻猛刺,身上虽为丧门神的长幡,刮得衣袂飘飞,隐隐现出几道血痕,然而在他这种不要命的拼死情况之下,丧门神桑凡,已是招架无功,渐入危境,桑凡身上,已为蛾眉刺划出两道血槽,皮肉翻裂,血水汩汩,人也有点把持不住,只是时间的挣扎,撑持,沈潜虽伤,赢是没甚问题!

大龙与黎明,正是棋逢对手,正杀得难分难解,显见得黎明业已黔驴技穷,表面上虽然依旧是生龙活虎般,然而看得出,大龙的双拳,远较他的剑刺,来得得心应手,尤其大龙那股忘我的神情,渐入佳境的潇洒招式,显然黎明成了他的靶子。

车笃与豪猪朱长寿,一高一矮,叶媚看得不由得大惊担心,终究车笃乃是初经阵仗,经验毫无,虽然有无穷的妙招可用,就是欠那么一点火候,每次都在敌手堪堪伤了他的时候,险险避过,恰恰化解,只气得豪猪朱长寿,怒吼连连,更加劲狂攻猛斩,使得车笃手忙脚乱,眼看就要伤在眼下。

叶媚倏然飚进,站在二人最近的地方,准备出手接应。就在这时,蓦地里一声凄厉的长吼,一声沉重的闷哼,那是沈潜与丧门神桑凡。

蛾眉刺的光灿猝闪,猛然如长虹般弹挑,长幡应声而起,敞门大露中,沈潜怒吼一声,合身扑进,蛾眉刺如闪电下击,“噗哧”扎进桑凡小腹,凄厉的长嚎,正是桑凡此时发出。

然而桑凡的长幡,已适时下砸,“砰”的砸中沈潜右肩,闷哼一声,沈潜抬腿一脚,将桑凡踢倒,蛾眉刺上黏连着肚肠,血淋淋的,沈潜忘记了自己肩上碎骨的疼痛,左手高举蛾眉刺,如鬼嚎般地嘶叫:“二弟,三弟,五弟,我给你们报仇啦!”

人在呼喊声中,嘶吼着,肩痛与心痛,身伤与神伤双重的折磨下,急晕了过去,突地萎瘫地上。

眨眼间,叶媚突然大为惊怒,怒吼一声,手中“锥子套”突然如蛟龙出押,猛然射向豪猪朱长寿。人也怒叱着腾身而起,飚射斗场,一把扶住,摇摇慾倒,满身都是“刺钉”的车笃。

原来,在这一瞬间,豪猪朱长寿,受了桑凡的惊呼厉嚎的影响,略一瞻顾间,身上被车笃狠狠的砸了一棍,右臂顿时被卸了下来,伤痛之下,双环顿失其一,跌落地上,急怒中,“豪猪”绝活骤出,身前突然射出一蓬“刺钉”,距离近,经验少的车笃,被钉得满身都是刺钉,顿时摇摇慾跌,豪猪朱长寿,怒嘿连连的道:“小子,要你尝尝人变刺猬的滋味!”

话尚未完,叶媚的锥子套,已穿心而过,“咕通”一声,连人带环,跌落尘埃!

肥脸扭曲,手指飞腾而至的叶媚,狠毒的道:“你……你这个婊子,暗……暗算大……爷……”

叶媚杏眼一瞪,叱道:“朱长寿,你的猬钉,也不是什么光明的玩意!”

扭歪了的双chún,再也说不出话来,恶毒至极的眸瞳瞪了叶媚最后一眼,朱长寿撒手蹬腿了结他丑恶的一生。

叶媚扶着奄奄一息的车笃,半拥着想扶他进屋,只疼得车笃,汗珠如豆般向下滚淌,叶媚见状,轻轻将他扶躺地上,方慾喊人前来抬他进去,适见曲少英自后进出来,迅速的来至近前,略一张望,双手齐挥,连点车笃五处穴道,双手起落间,将车笃身上,不紧要之猬钉取出,血流顺伤口外流,车笃刹时间成了血人,曲少英独独的未动车笃近心房的两颗猬钉。

一起身,向后招手,二个人抬着一扇门板如飞而至,小心翼翼的,将车笃搭上门板,在曲少英护持下,向后进而去。

曲少英临走道:“媚媚,小心栈门方向!”

叶媚会意的点点头,道:“杨孤怎样?”

曲少英笑道:“孤儿太瘦了,那两脚将他的右胯骨给踢碎了!”

叶媚与杨孤姐弟相称,然而却有授艺之恩,两人是最为亲近的,闻言急道:“要不要紧,可能接上?”

曲少英笑道:“你说呢?”

叶媚蓦感脸上一热,道:“那就拜托曲大哥了!”

曲少英笑笑,急急而去!

叶媚突然大惊失色,急急的尖叫:“沈兄不可!”

然而晚了,那本已晕倒的沈潜,突然醒转,长身而起,双目一转,双手挥舞着,冲向大龙缠斗的黎明。

本已为大龙双掌圈于劲风掌劲中的黎明,右冲右突,极慾冲出重围,怎奈大龙的绵密双掌,如同一股股旋螺般的狂飚,紧紧将他束在中间,毫无辗转的余地,奋起全力,双刺不顾自身重创的猛扎大龙,大龙为其拼命之势,略退一步。

恰于此时,沈潜自黎明身后,猛然冲到,黎明闻声大为震惊,本能的转身挥刺,就在他甫自转过身来,蛾眉刺已生生插进他的胸肋。

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恰正喷在沈潜脸上,势血腥颤烫人,顿将沈潜脸上烫得火辣生痛,两眼模糊,忘了反噬的黎明尚在眼前,两支“剑刺”左右插进沈潜肩背之上。

两人互持着,侧卧地上。

大龙来不及救援,踏步向前,搬开沈潜背上黎明双手,扶起沈潜,只见他双眼紧闭,又已痛昏过去。

黎明胸腹中的两柄蛾眉刺,仅余双柄在外,至此,来的四人,均已解决,然而,沈潜、车笃、杨孤却无一完整。尤其沈潜,先后两次受伤,更为严重。

叶媚与大龙,方待合力抬起沈潜,倏然一股沙哑的阴阴冷语声传来,道:“小子,杀人偿命,你是杨家那个杂种吗?不用为别人忙活,留下你的狗命来!”

大龙倏然站起,只见栈门方向,一排站了六人,四人一色的劲装,身背宝剑,紧随一个清癯老者身后,与老者并排站着两人,左边的乃是蛇帮帮主荆豪,右边的乃是包打听中的阳之秋。

战飞羽的声音,来自身后,冷冷地道:“鬼蜮秦奇客你才来吗?只可惜晚了一步!”

晶芒倏射,双目中闪的出两股寒光,凝向甫自十女所居客房中出来的战飞羽与余老太道:“怪道飞燕杨华英敢如此对待老夫派出之人,果真是你战飞羽撑腰!”

余老太沉声道:“鬼蜮!老身问你一句,何以专与我母子作对?”

冷冷一笑,鬼蜮道:“想当年你那死鬼丈夫居官之时,杖毙我的手下十人于公堂之上,十余年前,我只道你也随着余之凡去了,不想近日来,传来飞燕金枪重出绿杨村,数次派人,均遭毒手,若非战飞羽横插一手,还值不得老夫出马!”

余老太怒眦如裂,恨声道:“你这万恶贼子,昔日我夫乃是为公,你竟暗算我夫妇,今天老婆子要亲手宰了你……”

冷冽的,鬼蜮秦奇客道:“你不配,你母子两人也不成,今天我的目标乃是战飞羽,你母子想报仇也可以,待我打发了战飞羽之后,再慢慢消遣你母子俩,我不会留祸根的!”余老大方待开口,大龙已是抢先而出道:“老鬼,你过来,让小爷活撕了你这个下九流的老乌龟,活王八羔子。”战飞羽趁机向余老太低语两句后,喝道:“大龙站开,江湖有江湖规矩,他既然挑上我,你就等一会儿,还怕没有机会吗?”

大龙极端不愿的方待回嘴,余老大向他施了个眼色,这才忍声退后一步。

鬼蜮秦奇客道:“对,我收拾了战飞羽,就是你的机会了!”

战飞羽业已走到院中央,冷冷地道:“鬼蜮,我在等你!”

眸瞳中的森寒,毒射鬼蜮面上。

鬼蜮依样还敬,缓缓的步至战飞羽面前道:“来吧,姓战的!”

冷冷的看着对方,战飞羽道:“我向不占先!”

点点头,鬼蜮秦奇客道:“好!”

语音尚在牙缝里打颤,秦奇客的右掌,己如一片乌云翻滚,身形侧跃而起,右手猛挥,神鬼莫测的削敌人胸膛,劲势之疾,无与伦比!

战飞羽突然回旋,明明向左,却一下到了秦奇客右边,袍袖飞舞,双手倏忽出现一缕闪电似的乌光暴闪在鬼蜮秦奇客的颈项之间,一股鲜血,冲天而起,鬼蜮秦奇客的头颅如一颗西瓜,生生被切离原处,滚落地上。

战飞羽却如没事一般,退回原处,隐于袍袖之中的双手,业已环抱脸前,冷冷地,却真挚的,向荆豪道:“荆帮主,我们打个商量,阳兄,你也一样!”

惊震莫名的荆豪,惶声道:“什么……事……”

战飞羽道:“此处可否请你俩同沈潜兄合力主持?”

惶急的带着疑问,荆豪诧道:“你是说我们是友非敌,这飞燕居同……”

战飞羽道:“正是这样,如何?”

荆豪笨拙的道:“这……为什么?”

战飞羽道:“因为你也是受挟持,而此处却极需人手主持!”

荆豪蓦地点点头,阳之秋却道:“好!我答应了,只是战大侠呢?你……”

战飞羽道:“拿了廖胖子后,与余老大同返故里,重整家园……”

余老大接道:“不!我们祭过亡夫后,将移亲十敷宕,同叶姑娘一起住,媚姑娘是吧?”

叶媚道:“早说好了的,大娘何用再问?”

突然,曲少英的话声,出自众人身后道:“不知道欢不欢迎我去作几天客?”

叶媚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曲少英道:“恐怕还需要我拉个人去吧,媚媚?”

瞥了战飞羽一眼,叶媚羞怯怯的道:“那是你的自由!”

战飞羽道:“这里的事,就劳荆兄同阳兄了!媚媚,打铁趁热,我们去找廖胖子!”

不管众人,双双出店而去!

三天后,一辆大车,几匹骏马,迤逦出绿杨村而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