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六十二、抽丝、剥茧、了玄机

作者:柳残阳

那石墙乃是一扇机关门,中央似辘轳般的旋下,墙角处,露出缝隙“滚地葫芦”翁桐的肉球般身体,疾然滚了进去。

战飞羽身如魅影,自那石墙上方的空隙中,跃穿而进,石墙关闭,“滚地葫芦”犹未起身,业已被战飞羽一把提着衣领,抓了起来,呆在半空。

另只手将他头发一握,将脸仰起,战飞羽冷声道:“翁桐,你该知道逃不脱的!就在你的右脚踏向地上的那一个洞漩时,我本该一掌了结你,我为了要看看你们的机关埋伏,到底有些什么鬼明堂,所以才手下留情,仅只是那么一些煨过毒的破洞烂铁似的牛毛细针,对战某人起不了什么作用!”

战飞羽蓦地停声,用力的将“滚地葫芦”翁桐的脑袋掀扭向地面,正对着自己的两腿,然后冷冷的道:“看清楚,翁桐,我裤脚上的那些蓝旺旺的牛毛细针,并不是阎王贴子!

不要说没有射进体内,就是射进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现在你乖乖的在前领路,再有坏主意,只有你自己吃苦,我可不会再手下留情!”

手一放,呆在半空的“滚地葫芦”翁桐,跌落地上,慢慢的爬了起来。

这是一间不及丈方的石室,室中除中央顶的一颗昏黄的珠光以外,仅只有一具石床,上面铺着被褥,显然是一个牢中人的住处!

战飞羽道:“这样的石室,武林地牢中,有多少?”

翁桐道:“不多,百十间!”

战飞羽道:“给我准备的,可是同这个一样?”

凄厉的长笑一声,“滚地葫芦”翁桐狞恶的道:“战飞羽,你毕竟还是聪明的,这个问题问得极为聪明,只可惜你聪明太过,艺业太强,因而犯了艺高人胆大的通病,你要知道你的聪明与聪明反被聪明误是什么吗?你想知道你现在所处的情况吗?”

战飞羽安详地道:“说说看!”

翁桐一挺胸,壮烈的道:“你该还记得,我们去迎截你,是我们俩自选的任务,而且也告诉过你,对我们头儿,我们是不惜牺牲,不怕死亡的吧?”

战飞羽道:“记得清楚得很!”

翁桐道:“那时候,你该杀了我们,走你的路的,可惜你自恃大过,放弃了逃命的机会!”

战飞羽道:“那是你的看法!”

翁桐鄙夷的道:“不错,是我的看法,当时你不受炸葯的恫吓,确时显露出你高人一等的才智,判断事理的正确,然而你不该放了我们,还跟进地牢中来!”

战飞羽道:“你认为我出不了地牢?”

翁桐斩钉截铁地道:“不错,尤其是你进到这间石室来以后!”

战飞羽沉静地道:“又是恫吓?”

翁桐嘿嘿一笑,脸上露出刚刚那种狞容,沉声道:“战飞羽,你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地方,就在这儿,假若你不曾跟我一同进到这间石室来,你还有机会见到我们主人,在你能躲过机关的暗袭以后,相信余下的那些机关也挡不住你,拦阻你,试验你的一切安排,你也能够闯得过,但在见到我们主人后,你也可以自行选择生死之道,然而如今,你自恃艺高,跟进这间石室之内来,你就没有机会了!”

战飞羽悠悠的,好整以暇地道:“你是说,你想陪我一同在此?此室亦没有出路?”

翁桐道:“我刚说过,你很聪明,我也说过,死对我并不重要,而且是我自己选择的!”

战飞羽道:“翁桐,你我怎么进来的?”

翁桐眼珠儿一转,突地仰天大笑道:“你是说能进来就能出去?从哪儿进,也从哪儿能够出去吗?”

战飞羽道:“这是理!”

翁桐庄重的道:“可惜这个机关是在外面,里面的人,没有办法,告诉你,这乃是个牢中牢!”

战飞羽道:“照你这样说来,我们俩人定要饿死在这儿了?”

翁桐道:“看来是如此了!”

战飞羽笑笑道:“我现在还不想死!”

翁桐道:“那由不得你!”

战飞羽道:“你刚才不是说我要是见到你主子,生死由我选择吗?难道我现在就不可以选择吗?”

翁桐瞪大眼睛道:“你是说你愿意终身为武林地牢中的不二之臣?”

战飞羽不置可否的道:“你说呢?”

翁桐道:“只要你准我将你全身穴道制住,我就可以向外通消息,让人放我们出去,我扶你去见主人!”

战飞羽道:“你不怕我移穴过气,出去后倒过来制住你?”

一怔,翁桐道:“你为什么告诉我?”

战飞羽道:“我向来不骗人!”

翁桐诧异的望望战飞羽。

战飞羽笑笑道:“你既然能向外通消息,我若制住你,相信我有这个能力,使你不死不活的受罪,那时你怎么办?是通消息给外面,还是硬挺着受罪?”

翁桐毫不迟疑地道:“我会自了的!”

战飞羽道:“我说过,不死不活!”

翁桐激愤地道:“死都不怕,受点罪又有什么大不了?”

战飞羽道:“死,痛快,不死不活,难受!”

翁桐道:“先死后死同样是弟子!”

战飞羽点点头道:“看来我这一招是没有办法使你就范了!”

翁桐斩绝的道:“大概如此!”

战飞羽望望翁桐那种视死如归的湛然神色,由衷地赞道:“武林阎王危烽烟能有你这种不二之臣,实在难得,不用说,昔年你这条命是他救过的!”

翁桐感激地道:“五次!五次活命之恩,只报效一条命,战大侠,是不是还欠四次!”

战飞羽点点头道:“难怪!难怪!但是我战某人,向来就不愿人扶着去见人,那这条路是绝定了!”

翁桐道:“人各有志,在这种情况之下,恕我翁桐愚笨,想不出两全的法子!”

战飞羽慢步走至室中那独一的床上,仰身倒下,眼望室顶,双手抱于后脑,悠悠地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休息休息,饿死的滋味,我倒想试试,这是一个人难得的经验,不过,我警告你,你若想对我有什么不利之处,可要先斟酌斟酌的,莫要逼我喝你的血,吃你的肉,来挨日子!”

翁桐急愣愣打了一个寒颤,期期地道:“我倒没想到,但愿在我俄得没有力气的时候,你留点情,让我丝毫不伤的死去,以后的事,我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战飞羽悠悠地道:“说不定那时候我的理智或许不能抵挡求生的慾望,喝点你的血,趁外面来人察看时冲出去,将这个地牢给闹个天翻地覆也不一定!”

翁桐道:“那时我已无能为力了!唉……”

寂静,仅只是一会儿!

战飞羽突地道:“既然我们要死了,总算有缘,但我有一个疑问,其实该说是一个判断不知对是不对,你可愿意答复我?”

翁桐道:“除了死,人还有什么事这么重要?”

战飞羽道:“好了!既然如此说,那么是愿意答复了!其实这个问题间了也是多余,人都要死了,又何必弄些问题到阴间去呢?不问也罢!”

人就是这样,当你要问他问题时,他会拿矫,极度的不愿答复,但你越是不问他,他反而想告诉你。

翁桐此时正是如此,一听战飞羽有问题问他,本不是太愿意地,然而至战飞羽说不问也罢之后,他反而有了极想告诉他的冲动。

急急的,翁桐道:“反正没事,我们就算是聊天解闷吧!

你有什么疑问?什么判断?”

战飞羽chún角露出一抹笑意,稍现即逝,缓缓的道:“其实没什么!我奇怪你们怎么知道,我要在这条路上出现?”

翁桐蹲下身去,依靠在墙上,道:“武林地牢在江湖上,虽然有不少对头冤家,然而却都是些不足道的脚色,不要说与你战大侠这样的霸主般的人物,我们没有结过任何一位的梁子,就是比您声望与势力差一级的枭雄,我们也未曾生过纠葛,起过嫌隙。”

战飞羽道:“这样说了,你们这次是受人之托了?”

翁桐道:“可以这样说,也可以不这样说!”

战飞羽道:“什么意思!”

翁桐道:“本来是受人之托的,而且我们主人也并未曾全答应!”

战飞羽道:“看来变化很微妙!”

翁桐道:“嘿,微妙到极点,一夜之间,不但全答应,我们主人下达的命令,你简直就是我们武林地牢的不共戴天的仇人,非置之死地不可,唉!”

战飞羽在翁桐话落后,那一声长长的叹息停歇了一段时间,有顷,这才悠悠地道:“托你们的人,可是个女的?”

翁桐道:“要不怎能在一夜之间变了卦?”

战飞羽道:“来的是一男一女?男的呢?现在可已成阶下囚?”

翁桐道:“囚倒没有,只是他看不惯,受不了,已经同半聋子一样的跑了!”

战飞羽道:“报应!”

翁桐道:“你认识他们?”

战飞羽长身坐起,道:“我不认识他们,危烽烟为什么在一夜之间,将我视为不共戴天的仇人,你又为什么要截击我?”

翁桐道:“你知道他是谁了?”

战飞羽道:“难道你不知道?”

翁桐摇摇头,道:“不知道!”

大出意外,战飞羽道:“不知道?那你怎知是一男一女?”

翁桐道:“在那男的半聋着冲出去的时候,口中大叫着,女人,女人,不要脸的女人,所以我们才知道,我们主人领回来的是一男一女,并不是两个男人!”

战飞羽道:“噢,来时是两个男人!一个是女扮男装!”

翁桐道:“我们主人向来不近女色,自那以后,甚少离开他住的地方,离开时,就是下达截击你的命令!”

战飞羽道:“看来,你们对我已注意了不少时候了?”

翁桐道:“在你陪着那运棺材的人去十敷岩的半路上,就已经开始了!”

战飞羽道:“现在你们还没见过那女人?”

翁桐摇摇头。

战飞羽想一想,绕着石室转了一圈,突然停身在那一堵机关石门之下,向翁桐道:“翁桐,凭你在江湖的万儿,似不该在武林地牢中做这一份差使!”

翁桐道:“战大侠,人各有志,您要是想游说我改变初衷,恐怕是豆腐的外号——白肺‘费’了!”

战飞羽道:“我向来不听人游说,同样的我也不游说人!”

翁桐道:“这话,我相信!只是您说我不该在此是什么意思,又有何指?”

战飞羽道:“我觉奇怪,你曾说过我若冲得过机关埋伏,各种拦阻,见到了你们主人后,生死经要我选择,听你的话中之意,是说我想生就只有为武林地牢不二之臣这一条路,否则就只有死?对吗?”

翁桐道:“不错!”

战飞羽道:“你的意思是我闯不过武林阎王金错刀危烽烟这一关是吗?”

翁桐道:“不错!”

战飞羽道:“凭什么?”

翁桐道:“信心!”

战飞羽道:“迷信?还是……”

翁桐接道:“理智!”

战飞羽道:“你是指我的功力不及他?”

翁桐道:“不错!”

战飞羽道:“能不能说个譬喻!”

翁桐沉思一会,道:“就拿目前的事来说吧,这个石室,关不住他!”

战飞羽道:“他知道此地的机关而我不知,这不公平!”

翁桐道:“此一石室,乃一牢中牢,实无其他机关!”

战飞羽道:“那么他凭什么能出去?”

翁桐道:“你忘了他的外号?”

战飞羽恍然道:“你是亲眼见他可以用金错刀将石墙挖开?”

翁桐道:“不错!”

战飞羽道:“我有金错刀那种利器,也照样可以,所以我认为你讲的还是不公平!”

翁桐道:“武林人的武器,同生命合而为一,我以为这没有什么不公平!”

战飞羽道:“假若危烽烟没有金错刀,你认为他能不能出去?”

翁桐沉吟一会道:“恐怕不能!”

战飞羽道:“你敢确定?”

翁桐道:“大概!”

战飞羽微微一笑,道:“翁桐,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我见了他的面,生死之事由我决定,而非他!”

翁桐似是不懂,歪头想了想后,突地大笑道:“战飞羽,你是不是在说笑话?你的意思,可是说你能够出得这石室去?”

战飞羽道:“你不相信?”

翁桐笑得在地上打滚,连眼泪都流了出来,道:“相信!相信!战大夹,我绝对相信,相信你得在这石室中,陪我死!”

战飞羽望着翁桐在地上翻滚的身形,chún角微露笑意的注视着他。

“滚地葫芦”的翻滚,确实与人不同,连笑滚的姿势都有着功力上的表现,久久,翻滚在地的翁桐,再未听到战飞羽的话声,这才停止翻滚,自地上,慢慢爬了起来,当他看到战飞羽那双眸瞳中的精芒,正凝视着他,chún角的那一抹笑意,透露出了无比的信心时,他怔立当场。

战飞羽此时却轻柔地道:“翁桐,你是不是武林人?”

翁桐一头雾水,疑惑地道:“战飞羽,你这是什么意思?”

战飞羽道:“武林人讲信用,我想同你赌个东道!”

翁桐道:“什么东道?”

战飞羽道:“我赌危烽烟胜不过我!”

翁桐道:“行行,胜不过你!不用赌,我相信就是了!”

战飞羽拉下脸来,严肃的道:“我是正经的!”

翁桐一怔,突地道:“是!是!我也是正经的!”

战飞羽道:“那么我们就赌!”

翁桐无可奈何的道:“怎么赌?你说吧!”

战飞羽道:“假若我能胜过危烽烟,你必得永远追踪着那个女人,将她的行踪告诉我,我若胜不过危烽烟,那么在我们两人饿得快死的时候,我不喝你的血!”

翁桐道:“看来你讲得那么正经,那么我们就一言为定,只是我看你是只好认输吧!”

战飞羽道:“为什么?”

翁桐道:“不能分胜负,你只好在这儿陪我等死!”

战飞羽笑笑,道:“翁桐,你也忘了我的外号!”

翁桐眼睛突然瞪得似铜铃,惊悼的凝视着战飞羽道:“神手无相,你是说你的双手,能够同金错刀一样的将石墙挖个洞?”

战飞羽斩绝的点点头,道:“用不着费那么大的劲!”

翁桐突地大笑道:“行啦,战大侠,别吹啦……”

战飞羽沉声道:“翁桐,别忘了东道,你也别忘了这石墙的机关,仅仅是一根铁柱在这中央支撑着,否则石墙不会转动!”

人谈着话,身一侧,右手突似利剑般,削向石墙缝隙的痕迹之处!

“哧!哧!”声中,石墙如同被火炙肌,一股石粉簌簌落下!只看得“滚地葫芦”翁桐瞪大双眼,张口结舌的愣立石室之中。

一边停止,战飞羽边换掌,盏茶工夫,均已完成,石粉落地,不再飞扬之时,战飞羽双掌齐推,“砰”的一声大震,石墙倒塌之声,震得地牢“嗡嗡”作响,久久始停。

回响未停,战飞羽甩手点中翁桐肩井大穴宏声道:“翁桐,你在这儿站一会!”

紧接着又轻声道:“莫忘东道!”

倏忽间,穿射而出,进入地牢通道,刹时没入了八字形右边岔道之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