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六十五、神手、有心、杀恶判

作者:柳残阳

战飞羽道:“如此说来,经此至他牢入口,已无机关了!”

百灵仙子道:“正是如此!”

战飞羽:“刚刚有人经铁栅去过了!”

百灵仙子道:“那是机关,若果是你,恐怕无此方便!”

战飞羽心知这话是实情,因为,他对机关之学,虽非内行,然而理总是懂得点,尤其是在有人控制之下,机关常常使人发生错觉,别人能走的地方,你不一定能走,道理就在机关是受人控制的,而且,谁知道机关消息,谁就能通行无阻,虽然他不一定要全部知道,只知道哪一处控制法就行,但不知道的人,却是寸步难行。

战飞羽心里想着,眼中却望着烟尘淡散中已露出的一处缺口道:“如今这大厅,只好变为敞厅了!”

静灵仙子道:“不错,刚才的爆炸声音,恐怕已惊动了危烽烟,他知道情况后,我想他不会让你深入了!”

战飞羽方待启口,突然间凶神厉康,哇呀哇的大叫大吼的道:“老婆子!你还有完没完,他奶奶的战飞羽将我们弄成这个样子,你不但不帮忙,反而同他打得火热,谈得入港!你这算什么仙子,简直是吃里扒外嘛!”

百灵仙子突地怒声道:“厉康,你莫以为老身好讲话,你再信口雌黄,口不择言,小心我割你的舌头!”

咂咂嘴,厉康道:“割了舌头怎么吃饭?怎么说话?老太婆,商议商议!不割舌头行不!”

百灵仙子道:“闭住你的嘴,就不割!”

厉康道:“我是说,我既要吃饭,又要说话,那怎么能闭嘴,你不成打了巴掌算了,这样我还是可以说话,本来吗!哪有自己人同自己人为难的,何况你是同我们敌人战飞羽在搅七捻三的弄不清楚!”

百灵仙子怒叱道:“厉康,你记下了,你的舌头是割定了!”

勃然大怒,厉康道:“老太婆你讲不讲理,我说的本来是实情,你同敌人……”

招琦突地道:“大个子,你不说话,没人会说你是哑巴!”

凶神厉康,倏然住口不语,似对招琦这句话甚是服帖,但当他望到战飞羽时,蓦地又忍不住的大叫:“这臭小子,用什么鬼板眼,将我们的家伙一下子都弄脱了手?难道说,就算了不行?”

招琦道:“不算了怎么着?”

奇诧的表情,凶神厉康道:“瘦子,你是说我们认输?”

招倚道:“依你呢?”

厉康振振有词的道:“他根本就没和我们动家伙,一招就认输,我不干,这不能算的!”

招琦冷哼道:“你不算行吗?那么你自己去干!”

一怔,凶神厉康道:“瘦子,你是说结束了,我们输了,我们不干了,按着老规矩,任人出题目?”

招琦不做声,曹长宝骂咧咧的道:“大个子,你要不要脸,家伙都让人在一招之下弄脱了手,你还不认输,那么你试试看,能不能在一招之中,将我的家伙弄脱手!”

两手乱摇,厉康道:“好,好,认输,免试了,喂!小子,你出题目吧,要我们干什么?”

战飞羽一怔,他可真不知道,这三块料,搞的是什么名堂!

此时百灵仙子突然传声道:“他们三人,有一个老规矩,谁能独立败了他们,就听命于谁,但只限一次,他们来地牢,亦是败在危烽烟之手,如今他奉命守关,任务已完,业已恢复自由身,败在你手,就得听命于你了!”

战飞羽道:“我若果没有这个兴趣呢!”

百灵仙子娇笑道:“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耐心了!”

战飞羽缓缓地道:“仙子此话……”

百灵仙子道:“你一日不让他们做一件事,那他们就跟你一日,永远不让他们做,他们就永远跟定你!”

战飞羽望望面前这三人道:“三位的规矩,实在特殊的很!”

招琦道:“没办法,这是誓言!”

战飞羽道:“我的好奇心虽不重,可甚是喜听密闻!”

招琦庄容道:“听是可以,但需付出甚大的代价!”

战飞羽笑笑道:“难道也是誓言?”

招琦道:“不是誓言,较誓言更重!”

战飞羽道:“只不知想听要付出什么代价?”

招琦道:“那倒没有!”

战飞羽极为兴趣的道:“何不说来听听?”

招倚道:“永远为我们今后的行止负责!”

战飞羽奇道:“什么意思?”

招琦道:“今后我们为害为恶,负有道义上的责任,尤其是后果上。”

战飞羽略一思索,缓缓道:“何不说明白点!”

招琦道:“今后我们为善,行走江湖可能得罪黑道人物,则解决不了的难题,得替我们解决,我们被豁,得替我们报仇,今后我们为恶,与这个条件相同。”

战飞羽道:“你们可能为恶?还是为善?”

招琦突然神情一栗,道:“这个不能决定,亦可能为善又为恶,人又可能常受环境左右,更常受自己的性格左右……”

略作沉思,招琦道:“我有一事,要请问战大侠,不知可以不?”

战飞羽衷诚的道:“事无不可对人言!当然可以!”

招琦肃容道:“为什么你不说,不管我们为善为恶,死后给不给我们报仇,我们也不晓得,我们有这种条件,那不是和没有一样的这类话?”

战飞羽毫不思索的道:“我没想到这种问题!”

曹长宝紧追着道:“为什么?”

战飞羽道:“不为什么!只要答应了你们的条件,就该做到,这似乎不用讲,凡是武林人,均应如此!”

招琦与曹长宝,互望一眼,会意的眼神,交换一瞥,招倚道:“战大侠不想听了呢!”

战飞羽道:“我说过,我虽好奇心不重,却甚愿听密闻!”

招琦道:“我们三人曾受一异人之恩,他临死时遗命要我们如此做!”

战飞羽道:“他是谁?”

招倚道:“不知道,你可相信?”

战飞羽道:“相信,知道的话,我反而不信了!”

招琦大是奇怪!

战飞羽笑笑,望着招琦道:“你奇怪吗?说穿了没有什么,你们若知道他是谁,你们除了感激他的恩德之外,对他一定有所了解,那么对他的遗言,就可能受到这种了解程度的影响,而有所抉择,遵守或不遵守之间,定然有个决定,即或遵守,那遵守的程度之间,也有个差别,绝对不会有如此的坚定。”

招琦听了,似懂非懂的摇摇头!

战飞羽笑笑道:“下一步,你们该怎么做,是你们的事了!”

厉康突地道:“你的题目还没出呢?”

战飞羽轻轻的道:“我没有题目!”

厉康惊诧的道:“没有题目?”

战飞羽点点头。

招琦与曹长同时惊“咦”出声道:“没有题目,就是题目!”

凶神厉康却大吼一声欢呼叫道:“啊!我自由了!我……”

蓦地看到了招琦与曹长宝的神情,停止了话声,半晌,望望厅顶的石钟rǔ道:“喂!小……子……你说的话算数?”

对于战飞羽称呼,他似乎是甚感为难,故而变得脸红脖子粗的还是说出了那么一句话。

战飞羽却不以为意,仍然诚恳的点点头。

厉康变着嗓子眼,低低的,沙沙的,同时用手指指石钟rǔ道:“那老婆子要割我的舌头呢,咋办?”

战飞羽道:“不会的,他同你说着玩,吓唬你的,只是今后你不要再乱说话就行了!”

厉康如同小孩子似的道:“真的,不骗我?”

战飞羽依旧诚挚的点点头!

厉康咧开大嘴笑了,就如伺婴儿挣扎着费力的爬上了娘的怀里的那种有安全感的笑一模一样。

招琦此时突地用茫然的神色道:“说个会面的地方吧!战大侠!”

战飞羽甚感为难的道:“三位一定执意如此吗?”

招琦点点头。

战飞羽道:“十敷岩!”

招倚一抱拳道:“后会!”

大步向外走去!

厉康一见,踏前两步,俯身抓起独脚铜刘,跟在后面大叫:“等等!到哪儿,可不能丢下我!”

曹长宝将铜刘上的长鞭解下,抱拳道:“战大侠!十敷岩见!”

战飞羽还礼,目注这三人自那炸毁的缺口中走出,转面望向从他进来后,即未曾讲过一句话的双剑双壁阴显阴颐弟兄俩,心内忖道:“这两位真正是阴贼阴狠到家,身为武林黑白双判,竟然对发生的事,毫不关心似的,我得小心点!”

阴氏兄弟,乃是一高一矮,一胖一瘦,黑白分明的兄弟俩,黑脸的矮胖,却穿了一身白衣,白脸的高瘦,倒穿了一身黑衣,是武林地牢的二判,说出去,真的会没有人相信,然而,却有人定然相信,他俩是地牢里的黑白无常。

战飞羽寂寥的目光,扫射二人一眼,道:“两位判爷,如何?”

满脸笑容,谄媚的双剑双壁的老大阴显,那瘦长脸上的皱纹,堆了个满脸,干笑一声道:“战大侠,来到武林地牢,我兄弟未能远迎,还请恕不知之罪!”

冷冷地,战飞羽道:“战飞羽来得鲁莽,望请海涵!”

一派戏台上念白的腔调,听得阴显,眉头一皱,但旋即展眉谄笑道:“哪里!哪里!愚兄弟不敢!”

战飞羽突地冷声道:“阴显,我不是同你来配戏的!下面的事该怎么做,你赶紧画下道来,时已不早,战某人还想早走呢!”

那种不假辞色的脸容,高不可攀的威态,与冷寞寒冽的眸中煞光,瞪得阴显自心底里发毛。

然而,阴显却踏前一步,依旧制媚的道:“哪里话,战大侠一代人杰,武林人谁不敬仰,既然来到敝处,怎能不多留一会,就要走呢,这不是敝上待客之道,还请……”

阴沉的,战飞羽道:“贵上待客如何待?将刀架在脖子上不够,是不是要下我的油锅,上我的刀山!”

极端否认,阴显又踏前一步,阴颐跟紧而上,阴显打哈哈道:“说玩了,敝上绝无此意!”

战飞羽接口道:“那他有什么意思?唔——”

轻柔的语声,调侃的意味,任何人都将火冒三丈,然而阴氏兄弟,却反而笑在脸上,那股浓浓笑意,一改谄媚之容,真诚的令任何人看了都会感动,兄弟俩紧前一步,离战飞羽只有五尺了,阴显口中道:“我们敝上的意思,本想请战大侠来牢中任副牢主的,所以……”

边说两人又凑前一步!

战飞羽突然一改冷容,满有兴趣的,踏前一步,急声道:“是吗真的?”

黑判阴颐,突地踏前一步,道:“当然真的!”

蓦地——

黑白二判,双双翻掌,伸缩之间,两条毒蛇蛇信也似的匕首毒芒,冷电般飞戳战飞羽腰腹,战飞羽双目倏瞪,寒眸如炬,昂然不动,袍袖左右分挥,倏忽间,电蛇似的双手,抓住了阴氏兄弟的执匕双腕,“咔嚓”声响,阴氏兄弟,双双惨嗥出声。

战飞羽怒哼一声,双臂展动,阴氏兄弟执匕双腕,蓦然翻动,回射自己的双口,“哧”的一声,“嗥”声顿止,一长一短,一自一黑的两条身影,如遭雷轰般噔噔噔连退三步,砰然跌落铁板之上,紫血顺着嘴角,吱吱外冒,在偷袭中,丢弃了性命。

双剑双壁兄弟二人,一生中以暗算对付人,亦死在自己暗算人的双匕之下,真正是轮回有常。

战飞羽鄙夷的瞪了两个尸身一眼。

转身之后,蓦然一怔,转瞬间,突然冷笑道:“危烽烟,好大的架子!”

在石厅尽头,石墙突然开了一道大门,门前站了一簇五人!

为首的,赫然是战飞羽亡友幸长定的妻子,婬奔的妻子——夏婷。

这女人真是天生尤物,白衣,白裙,素自的脸蛋,毫然改变,连那一头纯黑的秀发,都没有染上一丝儿霜迹,仍然流水一样披散在她那瘦怯怯的双肩,怀中的白玉琵琶,只是换成一只手抱着,另一只手,却挽在一个看上去同有三十岁的面如敷粉的书生身上。

书生白袍粉靴,双目朗若寒星,薄薄的嘴chún,看上去较铁书生倪世鸿更为风流,这就是风云武林的武林牢主危烽烟。

他俩身后,是三个俊秀童子,其中之一,就抱着武林牢主危烽烟的成名武器“金错刀”。

危烽烟望望地上的双判尸体道:“战飞羽你不该杀他们的!”

冷哼一声,战飞羽道:“我该让他们杀是吗?”

夏婷怒声尖吼:“你还不到死的时候,但快了!”

战飞羽蓦地目芒陡射,道:“危烽烟,你何时身旁也多了女人?而且是个……”

粉面一红,危烽烟尤未签话,夏婷尖吼:“战飞羽,你说,你说我是什么?没有关系;你不好意思,我替你说,我是个臭女人?滥女人是不?告诉你丈夫死了,女人嫁人是天经地义,没什么丢人,丢人的应该是那些在外叫得震天价响的叮当人物,在私底下,却是个欺凌孤寡,图谋财宝的不仁不义的禽兽!”

战飞羽不屑理会,向危烽烟道:“危烽烟,你怎么说?”

危烽烟道:“战飞羽你还没答复她呢!”

战飞羽道:“我不杀她已够仁慈了,那不过是她沾了我亡友的光!”

危烽烟道:“这就是我的答复!”

战飞羽道:“你要趟混水?”

危烽烟道:“勿宁说是主持公道!”

蓦地仰天长笑,战飞羽的笑声中,充满了讥刺的味道,听在危烽烟耳中,实在不是滋味。

怒叱一声,打断了战飞羽的笑声,危烽烟道:“战飞羽,你笑什么?”

态度严肃的,战飞羽脸上凝重的道:“我笑你危烽烟,原来是个假面具的人物!”

危烽烟脸色一沉道:“战飞羽你得为你的话负责!”

战飞羽道:“姓战的说话,向来是掷地有金石之声!”

危烽烟怒气不息地道:“掷出来听听!”

战飞羽道:“难道你不知道,你这么聪明?”

危烽烟道:“你不说出来,灰孙子才知道!”

“吱”的一声,夏婷那蛇样的柳腰扭了扭,差点缠上了危烽烟的身上。

战飞羽连眼皮子都没抬,冷声道:“危烽烟,在嘴巴上,占点便宜,在你我这种人的身上,并不见得是光彩,也不能以此显示出高下!”

危烽烟怒哼一声!

战飞羽续道:“以金错刀危烽烟的素行来说,江湖上没有一个人不晓得,你视女人如蛇蝎,弃之如粪土,如今你竟然要为一个女人来主持公道,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危烽烟嗤之以鼻的道:“战飞羽,我看你是中了嗜武的毒,有点没有人味,变成了木头!”战飞羽道:“不错,我嗜武,在有些人眼中,酷厉、狠毒、没有人味可能给我加在头上……”

夏婷突地尖声道:“亏你还有自知之明,自己承认没有人味!”

不予理会,战飞羽道:“危烽烟,此处你是主人吗?”

危烽烟道:“你以为是谁,是你?”

战飞羽不屑的道:“最起码,在我的印象中不是你!”

危烽烟道:“战飞羽,你不用绕着圈子损人,我不吃这一套?”

战飞羽道:“吃不吃是你的事,说不说却是我的事!对吗,危烽烟?”

危烽烟道:“战飞羽你该认识清楚,这是谁的地界!”

冷冷一笑,战飞羽道:“危烽烟,我认不清楚会来吗?”

危烽烟道:“认识就该知道,这儿不是你逞能耍嘴的地方!”

极端不屑,战飞羽道:“我本不愿到这儿来,是谁派人请我来的?是谁先我逞能的?是谁要替破鞋打抱不平的?

突然间,危烽烟怒形于色,夏婷尖声怒道:“战飞羽,你是个无义的匹夫,贪得无厌的畜类!”

危烽烟更是沉声怒喝:“战飞羽,你说这话,有失身份,你得因此付出代价,武林地牢不是你张狂的地方!”

战飞羽道:“我本不想张狂,只是我不得不张狂!已经到了张狂得杀人的地步!”

危烽烟道:“我说过你不该杀他们的,你会后悔,战飞羽!”

战飞羽道:“是吗?只不知后悔是什么滋味。”

危烽烟道:“你马上就尝到了!”

夏婷被留在当地,危烽烟已一步步向前踏出,身后跟着那个双手托着“金错刀”的童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