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六十七、武林、地牢、危烽烟

作者:柳残阳

战飞羽就电也似的疾驰武林地牢。

武林地牢的“牢中牢”中的“滚地萌芦”翁桐,突地大喊道:“战大侠,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翁桐既然答应了的事绝不反悔,然而为了两不失信,在完成咱们之约以后,翁桐会有法自处,可是现在,你不能丢下我在此处不管,你何不将我穴道解开?”

嗡嗡的传来回音,哪里还有其他的声音,翁桐叹息一声,自言自语道:“牢中牢难道是我毙命之处?恩不能报,约不能践,这实在使我心犹未甘!”

突地,娇脆的声音,传人翁桐耳中道:“报什么恩,践什么约,翁桐?”

翁桐倏地瞪眼望向敞开的石室门前,只见一个宫装丽人,雍容华贵,端庄的站在通道中央,望去若三十许人,一身鹅黄绸衣飘洒秀逸,图画中的仙子般的,正微微的笑着看他。

翁桐一怔,旋即肃容道:“原来是仙子,我是说对危牢主的大恩,我翁桐尚未报答,对战大侠的赌约,也未履行,如今吗……”

百灵仙子道:“怎么样?”

喟叹一声道:“战大侠点了我的穴道,未曾解除,已走了……”

百灵仙子端详的一阵翁桐,倏地笑道:“我看你是未曾被制的人一样,怎说的穴道未解?你何不试试?”

翁桐摇头道:“不必再试,我冲穴时,痛苦异常,不试还好受点,战大侠这种独门手法,实在厉害!”

百灵仙子温和的道:“那你何妨试着动一动?”

一怔,满面诧容的翁桐果然试着将手臂抬起,蓦然特异的感觉,袭上心头,他久冲不开的穴道,竟然不解自开,“滚地萌芦”翁桐,不由得大喜过望,欢呼道:“穴道解了,穴道解了!我可以走了!”

说着话,人已神采飞扬的大步迈出了牢中牢的室门。

百灵仙子悠悠的道:“翁桐,你要到哪里去?去报恩?”

倏然停步,茫然的望向百灵仙子,少顷,翁桐期期的道:“仙……子……难道地牢中……”

百灵仙子道:“不错,战大侠已离开地牢,是你知道的

勃然变色,翁桐急急的道:“牢主他……”

微微一笑,百灵仙子道:“看来你是性情中人,对危烽烟的情感,倒是真诚的很!危烽烟只是受了伤,被战大侠在一拳之下,击伤内腑,现在嘛——”

翁桐焦急的道:“怎样?”

百灵仙子道:“退入中央通道,逃命去了!”

神情冷然,颓丧中又有点钦羡,敬畏,翁桐喃喃道:“一拳击伤!一拳击伤,那样神鬼莫测的‘三绝式’,竟然被一拳击伤……”

百灵仙子道:“不但是一掌击伤,而且是神手对无力,金刀伤金刀。”

猛然急愕愕一震,翁桐惶声道:“仙子是说,金错刀非但没有伤了神手,反而神手把金刀错伤?”

百灵仙子点点头道:“正是!”

摇摇头,翁桐道:“这太使人难以相信了!但这一定是真实的!”

百灵仙子道:“翁桐,你说了两句话,却是两个疑窦,你可愿意解释解释?”

翁桐道:“神手无相战飞羽与金错刀危烽烟,在武林中的地位,虽然不是半斤八两,然而也仅仅是一线之差,在功力方面,在江湖人的印象中,也正如他俩的艺业一般,差得有限,但神手却能在一击之下,以金错刀伤了危烽烟,尤其是在他的三绝招业已达至顶峰火候的时候,就以我来说,他的三绝招使出,我连看清都看不清楚,战飞羽不但能接得下,反而进一步的夺刀伤主人,这叫我怎地相信!”

百灵仙子道:“既然你不相信,又没亲眼看到,怎地又认为定然是事实呢?”

翁桐肃容道:“仙子您说过谎话吗?”

一愣,百灵仙子会过意来的娇笑道:“想不到,你翁桐不只是滚堂刀施得出名,原来也在做武林生意。”

诧异的翁桐道:“仙子,我何时做生意了,我可真的糊涂了!”

百灵仙子娇笑倏停,然而却在面上,犹自现出那种和霭的笑容,公桐看得在心中打鼓,忖道:“算来百灵仙子已是四十开外的人了,当面看来似是三十岁左右,容色是如此的娇嫩,即连笑声语声也甜润娇脆如少女,真真是天下奇事大多,看来我翁桐实在知道得太少得可怜!”

百灵仙子此时却突地脆声道:“你若不是生意人,哪里有那么多的高帽子送人?岂不是你开了个‘武林帽子店’呢!”

翁桐脸一红,但却甚是正经的道:“仙子说笑了!说实在的,仙子的话,我若不相信的话,那武林中人的话,可就没几人可信了!”

百灵仙子道:“看!看!听吧!又是一顶,对不?”

翁桐急得脸红脖子粗的道:“仙子……这我可是真心话!”

百灵仙子看他急得那样,不由得娇笑道:“好了!好了!我还有话问你,你到底是要去哪里?是又找危烽烟,还是要践战飞羽的约?”

翁桐颓丧的双手一摆道:“仙子你说呢?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一个武林人讲出的话,岂可反悔,要报恩,要践约,我都得去找我们主上,可是……”

百灵仙子道:“可是这两个是甚难同时做的事是不?”

翁桐点点头,满脸沮丧的低下头去!

百灵仙子见此光是,忖道:“此人倒是甚讲义气!”

猛抬头,翁桐道:“仙子,我们主上他……”

百灵仙子道:“他负伤后,由夏婷扶持,进入中央通道,地牢中所有机关,除通行机关,尚能活动自如以外,其余的总制已毁,业已失效!看来他是循那条通道,由另一出口逃走了!”

翁桐蓦地变色道:“那么仙子,我们快走,此处不宜久留!”

百灵仙子道:“为什么?”

翁桐急道:“出去再说!”

话落,人当先已飞驰向出口而去!

百灵仙子边走,边在后面道:“到底是什么原因?难道此处尚有凶险不成?”

一边急驰,一边扬声回答,翁桐道:“总制毁坏后的情况,牢主甚是了解,故而已在总制下埋了大量炸葯,连全地牢都到处埋设连锁一起,以便在不能控制总制时,做最坏的打算!”

百灵仙子道:“危烽烟实在够狠!”

此时两人业已走出地牢,翁桐当先飞跃至沟外,停步待百灵仙子飘上后道:“牢主对属下,却甚是有恩!”

百灵仙子怒哼一声道:“哼!那不过收买人心,要人家替他卖命罢了!?

翁桐不响,抱拳道:“仙子,后会有期!”

百灵仙子突地道:“翁桐,你知道危烽烟出口之处吗?”

翁桐双手一敛,戒备的道:“仙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百灵仙子道:“没什么意思,很简单,我要同你一起去!”

翁桐正容道:“希望仙子不要如此,陷我于不义,翁桐是不会干的,即使将性命丢了,也在所不惜!”

百灵仙子庄容道:“没得你同意前,我不会跟你去的!”

翁桐斩绝的道:“我不会同意的,仙子!”

百灵仙子道:“为什么?”

翁桐道:“这还要我说吗?”

百灵仙子道:“你不说谁知道?”

翁桐道:“仙子要跟我去找我们牢主,干什么?”

百灵仙子道:“你说呢?”

翁桐正容道:“我说也可以,仙子在武林中,以搜集武林秘闻闻名,此次战大侠与敝牢主之战,可说是足以轰动武林的大秘密,大消息,仙子已适逢其会,战大侠未曾追踪敝上,若果敝上发动炸葯,那么,唯一的理由,就是对付仙子,想将他的秘密同您一起埋葬于此,若果我领仙子去了,在敝上负伤之后,岂非太过不利!”

百灵仙子道:“你说在他负伤之后,对他不利?即或他不负伤,又怎样?”

翁桐道:“总较负伤好点?”

百灵仙子道:“好点与差点的结果是一样的!”

翁桐一拍手道:“照啊!那我怎能领仙子去,不义之事,翁桐向不屑为!”

百灵仙子道:“对那些武林人的勒索,你没替危烽烟做过?”

翁桐挺胸道:“没有!”

百灵仙子点点头,略作沉吟道:“假若我不让你为难呢?”

翁桐道:“我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不使我为难,只要仙子跟我去,不管是明里暗里,都会陷我翁桐不义,仙子若执意要去,我翁桐只好进入地牢了!”

百灵仙子道:“你这是威胁我?”

翁桐双目倏瞪,神光湛然的道:“应该说仙子逼我!”

百灵仙子冷哼一声道:“我陷你于不义,你不肯,你自己已经准备不义,那怎地又肯了?”

翁桐倏的泄气地道:“翁桐会自己处理自己的!”

百灵仙子冷哼道:“我倒想不出你如何处理自己,现在不死,难道在做了不义之事后再死,就算处理自己!”

公桐满面愧容,艰辛的道:“然而翁桐不能只报恩,不守信!”

百灵仙子道:“你本可以不必践战飞羽的约,因为对方已取消了,我看你是食古不化,刚愎自用,自以为是,与危烽烟是一丘之貉!”

翁桐道:“仙子如何讲都可以,但翁桐有一定之规,绝不会更改的!”

百灵仙子略一沉吟,突地道:“翁桐,你要报恩怎样报法?”

翁桐道:“替我们主上死!”

百灵仙子道:“假若你救他一次命,可不可以算是报恩?”

略作沉吟,翁桐道:“救两次才可以!”

百灵仙子仰脸望向天空,久久始道:“好吧!我答应你救他两次,你可不能再以报恩为理由来挟制我以后对他的行动!”

翁桐道:“仙子先说说看!”

百灵仙子道:“战大侠将危烽烟击成重伤,如不能及早医治,就有恶化之虞,恶化后,当然有性命不保的危险!我送你一粒丹葯,可以治好他的伤!”

公桐道:“一次了!”

百灵仙子道:“你带我去,我不向他出手,下次再说!”

翁桐截然道:“不行!”

百灵仙子怒道:“为什么?”

翁桐道:“这次不出手,同下次出手,该是一件事,人只能死一次!”

百灵仙子怒哼一声,冷冷地道:“翁桐,你的意思是说,除非我答应永远不向他出手,那才算数?”

翁桐毅然地点点头道:“正是!”

百灵仙子道:“翁桐,你不以为你将你的条件认为价值太大?要知道我若同你分手后,任何时间,都可以由你带我找到危烽烟的!”

翁桐道:“仙子不该问我们牢主去的出口的!”

百灵仙子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么?”

翁桐道:“仙子过问以后,翁桐就没想离开武林地牢!”

百灵仙子借着夜暗微弱的光线,仔细的端详着公桐那矮胖的躯体,望到他那湛然的目光时,突地心念一决,甚是爱怜的道:“好吧,看在你这份固执的愚忠上,和在你这份不变的性格上,老婆子答应你了!”

“老婆子”三个字,出自百灵仙子之口,使翁桐听来真是不伦不类,然而他可不能说出口来,而更使他感到意外的,却是百灵仙子,竟然答应了他的条件,久久,使他不知说什么是好,那种傻不愣登的表情,现在圆脸上挺绝的,百灵仙子微笑着:“走啊!难道你想反悔?”

“滚地萌芦”翁桐,突地挪动滚圆的身体,尴尬的一笑,道:“不,不,我为仙子领路!”

疾快的,一先一后,驰出武林地牢,这个已毁机关阻挡的地牢,此时真如一座废墟,然而在他们二人眼中,却真正的似座地狱了,里面随时会爆发出一种无比强烈的凶险,埋葬任何人!

滚地萌芦翁桐,毕竟生活于斯,是以出得地牢,投入了贪恋的,爱惜的一瞥,自言自语地说:“虽然名字听来叫牢,对我来说,却也是半生中的一个窝,如今我又没窝了!”

百灵仙子听到滚地萌芦翁桐的自言自语,在雍容高贵的脸上,显现出一股“怅然”神色,夜暗中虽不能见,然而在心理上,百灵仙子却有着很多感触,她,一个武林中著名的女侠,本有着美满的家庭,美满的人生,然而却在那维护她美满人生的支柱——他那敬爱的丈夫,离他去后,使她如一颗无根的大海飘蓬,到处流荡,武林中,谁不知道百灵仙子,然而又有几人能知道她内心的煎熬,痛楚!

一声任何人都不能听到的心底叹息,在百灵仙子的耳旁悠长的如远山古寺的晨钟暮鼓,震荡了她本是平静无波的心湖,激荡、翻涌的心潮,如浪涛在飚风中涌起,使她不能即时截止,一连串的问题,丛生脑海,百灵仙子,倏然停步不前!

缓缓地,百灵仙子自衣里掏出一物,递给“滚地萌芦”翁桐道:“翁桐,这是一颗治伤圣葯,你追上危烽烟后,给他服下,定可痊愈他的伤势!”

“滚地萌芦”翁桐,停步转身,茫然的道:“仙子不是要我……”

将葯递于翁桐之手,百灵仙子,虽目中展露一股湛然神光,智慧而又以响往的目注翁桐道:“再见了,今后的江湖中,或许将不见我的行踪,但你若想见我,可到十敷岩来问问,我甚愿再见你,你是个我人生中,比较不同的人!”

夜暗中,一缕淡淡的身影,随着“滚地萌芦”的目光,渐远渐淡,终至消失无形,百灵仙子的形踪动迹,在翁桐的心中,留下了一团谜。

他如何能知道,是他那一句感慨的叹息的无心话语,激荡了百灵仙子的心湖,改变了她行动的计划!

百灵仙子最后的那句“你是武林中比较不同的人”的话,却也使“滚地萌芦”公桐,大大的伤了一会儿脑筋,拔开脚步,疾向地道出口奔去的翁桐,一路上,思索不出百灵仙子此话的含意!思想飞扬时,路途与时间,都会在意想中缩短,不知不觉中,翁桐业已驰至地道口附近五里左右,隐隐传来嘈杂声!

“谁?停步!”

一声粗嚎低沉的喊止,出自右方不远的荆棘丛后,巧得很,会是翁桐的老搭档三眼雕杨鸿。

滚地萌芦翁桐,身形不停,直扑荆棘丛后,口中道:“主上呢,大个子?”

荆棘后,猛然长出了半截塔似的杨鸿,诡声道:“是你?矮子!”

没好气的,翁桐道:“不是我,是谁?”

杨鸿道:“我还以为是战飞羽那小子!”

翁桐叱道:“你他妈的昏了头,战飞羽有我这么矮!”

杨鸿道:“百灵仙子说和你差不多吧!”

翁桐大怒,吼道:“屎壳螂子搬家——滚你的臭蛋——你他奶奶的公母不分,难道连胖瘦也搞不清楚,百灵仙子若和我这身排骨差不多,他还叫什么仙子,那他妈的该叫夜叉,母猪!”

杨鸿突然似开了窍般地道:“既然不是母猪,来个公猪也一样加菜!”

翁桐叱道:“大个子,别穷磨菇,主上在哪里?”

杨鸿倏然颓丧的道:“他奶奶的,自从那臭娘们来后,我们就没交过好运,好啦,看吧,主上我看都要死在他怀里了!”

翁桐急道:“那你还啰嗦什么?主上在哪里?”

杨鸿诧异的道:“在哪里不在哪里,你急个什么劲?你还能治伤不成?见鬼!”

翁桐怒吼:“我要不能治伤,我问你干什么?”

杨鸿蓦地大惊,道:“真的,你能治伤?”

翁桐勃然大怒:

“你他娘的是怎么啦,这是闹着玩的吗?”

一把拖起翁桐,迈开大步就走,边走边道:“你矮子,何不早说!”

杨鸿那股急劲儿,真与大旱之逢甘霖,孩儿见到了奶妈,猴急得较翁桐更甚。

蓦地——

“轰隆!轰隆!”

一连串的暴震!

一股股的浓烟!

紧随着一簇簇的火光,照射得夜暗,倏然大放光明。

驰名的武林地牢,那段周围十余里的隆起冈阜,整个的掀了起来!

翁桐边走,边自语道:“晚了,没有用了!”

杨鸿道:“什么晚了,没有用了?矮子?”

翁桐不答所问道:“没什么,快走!”

影子在地上飞奔,火光映照下,长长的,如同两个无常,不多时,翁桐与杨鸿投入一座地下洞口之中。

入口后,即闻到一股浓浓的炸葯引线味,直冲鼻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