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七、断魂、洒血、生死搏

作者:柳残阳

祝义全像是能看透人的心腑内脏一般,嘿嘿好笑起来:“不错,苟白眼的柳叶飞刀是淬毒的,战飞羽,你现在已经觉得像火炙一样的抽痛了吗?嗯!无需太久,这种抽痛的感觉即会停止,代之而起的,便是那股子麻痹僵硬的反应了,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半炷香的时间,你定然全身冷麻呆滞,动弹不得——如果你强慾发力,那毒性随着血液的流循,就发挥得越快,换句话说,你便栽得更早,死得更爽落啦……”

勉强吸了口气,战飞羽感到仿佛吸入了一团火,他窒噎着道:“祝义全,天下的事,并非都似你想象的那样轻易……”

祝义全厉声道:“死到临头,你还夸什么口?”

呛咳使战飞羽的身体急速抽缩了几次,他双目定视不动的道:“问问你自己——是谁死到临头了?”

祝义全大吼:“姓战的,你不要嘴硬,你会看到哪一个龟孙要躺下来,娘的,任你三头六臂,今天我们也要摆横了你!”

战飞羽吃力的道:“不用再说‘我们’了……祝义全,如今只剩下一个你!”

祝义全咆哮道:“我一个也就足够对付你而有余了!”

身子晃了晃,战飞羽艰辛的道:“踏在伙伴的血迹上耀武扬威,算不得是英雄!”

丑脸一扯,祝义全咬牙道:“你在嘴皮子上逞能,战飞羽,我会整治得你死去活来!”

战飞羽虽然受创甚重,形态中却仍强烈的流露出那种轻松的意味:“你不够瞧,如同你那个倒下来的同路人,你们全是一群窝囊废!”

祝义全气得暴跳如雷:“战飞羽,你这狗操的野种,满口的胡说八道,我这就砸掉你一嘴的牙,再叫你合血吞下肚去!…

极度不屑的笑了,笑声呛哑中,战飞羽道:“你只是一头会狂吠的恶狗!”

祝义全张牙舞爪,大吼大叫,但却仍不扑上前去:“混帐东西,你当头扣着一人‘瘟’字,你还以为你有什么大不了?就在我们手中,你那前半生后半世便要全一捏两断,可笑你犹自在做梦,简直愚昧得不可救葯了,你!”

战飞羽的双眼晕朦但他却平静如昔:“为什么不上来动招较量一下?”

祝义全喝吼:“我怕你不成?”

点点头,战飞羽道:“是的,你怕。”

徉做狂笑,祝义全道:“你是得了失心疯——我怕你这个业已去了半条命的赖汉?”

战飞羽沙哑的道:“说穿了不足为奇,你是想拖延到我毒发之后不劳而获,是么?但你必定会失望的!祝义全,因为我并不那么容易受制于人。”

额头上凸现着青筋,祝义全切齿道:“你他娘连口气都顺不过来了,还唬你娘的那个爹!我今天若不独立将你擒下,就不姓祝!”

战飞羽道:“好一个‘独立’!——地下横着那几位都是自己躺下的?”

脸上是又红又白,祝义全独臂斜掌,唾沫飞溅:“我活劈了你!”

战飞羽身上的伤口又痛得他挺了挺:“就等着你来了,姓祝的!”

微微踏上半步,祝义全一个劲吆喝:“战飞羽,把你吃奶的力气,压箱底的功夫全拿出来,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铁铸的金刚!”

战飞羽脚步轻滑——只是那么轻轻一滑,人已魂影一般移到了祝义全的右侧,不分先后,他的一抹掌刃也切到了对方颈边!

祝义全大喝一声,抛肩斜身,独臂抡起一道圆弧,往后猛扫,然而,光影一闪,他扫抡的独臂却已被战飞羽的另一只手倒崩荡开。

旋风也似往外扑出,祝义全的面颊上已经洒起一溜血水——半寸长的口子,整齐得有如刀削。

人在旋转中猝然倒翻,祝义全独臂暴挥,双脚环出,战飞羽却在电光石火的闪晃中带起成串的掌影圈来。

像是突然失去了重量,祝义全奋力倒弹,后跃六丈有余!

身子一个跄踉,战飞羽极其勉强的收势站住,这时,他那冷狠深沉的面庞上,已经泛浮一片冷森森的铁青之色……

狞笑一声,祝义全吼道:“奶奶的,老子看你还能支持多久!”

削薄的chún咧带纹,战飞羽努力稳定自己,沙沙的道:“抹净了你脸上的血,……再发狂言不迟!”

祝义全怪叫:“老子今天流一滴血,姓战的你便必须用十斗来赔!”

战飞羽沉沉的道:“光是嚣叫,只怕济不了事……”

眨眼间,祝义全暴进倏退,七十九脚七十六掌几若突起的狂风骤雨,自四面八方卷向战飞羽。

战飞羽不闪不动,双掌上下翻飞,串连成一溜溜,一片片旋回流泄的掌影,“劈啪”撞击声中,他一掌有如来自九天,一弹斩向对方面门。

急切里,祝义全扬臂力挡,“噗”的一声,他整个人已打了个跟头,落地之际抢出五六步方才站稳——几乎便摔成大马爬!

痛得独臂直抛,脸上变色,祝义全刚刚那一硬接,险些连他的手骨也震折了,那种尖锐剧烈的痛楚,令他怀疑他这条练过“铁桩功”的手臂是否还是他的了!

战飞羽也是大大的摇晃了几次,他汗透重衣,眼圈泛黑,脸上的肌肉也纠结起来,这一次力拼,他的内腑五脏亦全是翻腾了几个滚。

喘息着,祝义全咬牙骂道:“战飞羽你这个歹毒的野种……”

战飞羽憋住一口气,哑哑的道:“不需动嘴……只需动手……”

祝义全用力吸气,道:“老子岂会含糊你?”

闭闭眼,战飞羽缓缓的道:“时辰不早了……”

大鸟也似的腾空,祝义全凶猛扑落,但是,他那里甫始动作,战飞羽的双掌分斜合拢,一股劲气已像怒矢般激射而上,同时,仿佛刃片般的掌势也“出溜溜”由横里旋排过来!

怪叫着,祝义全扭腰拧背,险极了脱出了这片漩涡也似的,力同血糅合的圈子,他也立即惊悟,战飞羽在掌力上的修为,居然已达到“弓幻矢”的境界了。

所谓“弓幻矢”的境界,乃是掌上功夫的最高造诣之一,有了这种本领的人,他在每一出手变招之间,不需以实掌接触目的物,动作展开,那种无形的劲道便会成片成股或聚或散的脱颖飞出,以各种不同的气劲弧线与形态伤人于虚空之外,仿佛实掌是弓,抛出的劲道为矢,不论时地,俱可遥遥创敌奏果!

冷汗涔涔,祝义全落在三丈之外,他心惊胆颤,魂魄全被吓出窍了一半,但是,他却退缩不得,再是怎么个畏惧,也只是硬着头皮往上挺了!

这时,战飞羽的各处伤口,因为他连续的址动,血便流得更快了,他虽然竭力自制,却依然掩隐不住那粗浊沉重的呼吸声。

惊魂甫定的祝义全,也突然的发觉了一件事——战飞羽一直只守不攻,在每一次以凌厉的反击逼退敌人后,他连半步也不追赶!

此乃证明了一个事实:战飞羽业已无力,至少是不敢再妄耗体力了,他必已非常的孱弱,非常非常的吃力……

嘿嘿阴笑,祝义全斜吊着眼道:“战老大,我看你是差不多了,任你七十二变三十六化,怕你也翻不出咱家这座五指山去,啊哈!”

战飞羽的嗓音似打了个结:“你除了……厚颜无耻……尚有什么?”

祝义全皮笑肉不动的道:“奶奶的,你少来使这套‘激将法’,老子不理这个岔,老子只管同你熬下去,看看是你挺得长呢,抑是老子施得久,他娘的!”

脚步歪了歪,战飞羽艰辛的道:“混了……多少年……的江湖……你只学到了这些……”

祝义全冷笑道:“怎么着?不顺眼么?那么就过来收拾我呀,光愣在那里装熊,也衬不出你一代豪侠的威风来,姓战的,这边请啦!”

喉结收缩了一下,战飞羽双眼看出去全是一片迷茫晕黑了,他却定定注视着传话来的方向,颤着声道:“只要你再上一次……祝义全……我便能叫你横尸……于地!”

不由自主的一哆嗦,祝义全吼道:“放你娘的屁!”

战飞羽舐舐干裂的嘴chún,道:“试试?”

祝义全大叫:“老子就不信你这个邪,他奶奶的。”

战飞羽呛咳的道:“你已经……怕了。”

狂吼着,祝义全猛冲向前,临到三步,又猝然往侧闪出,掌劈时拐,双脚齐飞,攻势凌厉凶悍,宛同排山倾海而下。

战飞羽的两掌忽然往上一比,于是,怪事出现了——一层层宝塔也似的掌影便立时形成,又立时兜头罩向祝义全,当那重逾万钧的塔形掌影方才兜去,战飞羽的双掌又从两个匪夷所思的角度切到敌人腰侧!

祝义全光是应付战飞羽的第一招已经手忙脚乱,他做梦也想不到人家是怎么又能再空出双手来攻击自己的?一刹间,他恐惧得狂叫:“皇天啊……”

就在这时——

横里,一团人影像是一头疯牛般撞了过来,刚刚迎上了战飞羽那怪异挥出的两掌,于是,那冲来的人尖号一声,整个躯体便被震向了半空,在千钧一发里,祝义全的右边那只无臂的空袖猝而挥展,一团银光由空袖中闪出,重重将战飞羽捣得往后仰跌一去!

那团银光,乃是一枚拳大的小巧链子锺,暗系于祝义全断臂之上,并以衣袖掩护着,算是一种阴毒的设计了!

在生死一瞬中冲上来替祝义全顶了命的人,不是别个,正是方自苏醒,气息奄奄的“摘头樵夫”公维——谁说人的生命力是有限的?人的那股子精神力量委实可以创造出奇迹,纵然这奇迹大过血腥。

呆在那里好半晌,祝义全方始噩梦初醒般激灵灵打了个寒噤,他透出一口气,抹掉额上的冷汗,朝前走上两步,极其仔细小心的注视着仰卧地下的战飞羽,他看得那么专一,瞧得如此谨慎,直到他肯定战飞羽暂不会再有危害了,这才如释重负的抖手收回了他那只悬吊袖外的链子锤。

先前,他那一锤正好砸中了战飞羽的胸口,这一锤,已将战飞羽打得闭过气了,晕绝在那里了。

收回了家伙,祝义全才有空过去检视救了他一命,也为他舍了一命的“摘头樵夫”公维,祝义全翻过公维跌仆的尸体,他端详着死人那张扭曲的,血迹斑斑的面孔,说不出这位“独臂煞君”的脸上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他有些怔忡,有些迷茫,也有此莫名的兴奋,但无可置疑的,却绝少悲楚的成分。

突然,他站直了身子,仰天大笑,笑声是那么高亢,那么粗暴,又那么得意,颇有力凌千军之后的那种干云之概!

躺在地上的媚媚轻轻抽搐了一下,她吃力的侧过脸来,痛苦的挤出了声音:“祝大……哥……祝大哥……”

祝义全抹去笑出的泪水,昂然道:“啥事?”

媚媚青白泛灰的脸儿歪扯着,苦涩的道:“我们……赢了?”

祝义全不可一世的道:“当然……我赢了!”

媚媚颓然垂首贴地,不再出声,她已注意到祝义全的回答,祝义全不用“我们”,而只用“我”,表示这场拼战乃是他个人的功劳,媚媚在道上经惯了风浪阵仗,看多了好歹人心,她十分明白,祝义全如此回答的意义,这除了表示他的狂妄、嚣张、跋扈与自私之外,更隐含有另一种意味——贪婪。

人一沾上贪婪的边,便会疯狂又狠绝了,媚媚知道这个,同时,她也嗅出了自身的危险。

所以,她不再多说,一个字也不再多说。

祝义全挺着胸,吆喝道:“你怎么啦,撑不住了么?”

媚媚呻吟一声,低弱的道:“还好……”

祝义全眼眉一吊,大刺刺的道:“说你们不中用,你们还不服气,收拾一个战飞羽,四个人倒躺下了两双,说出去全是些笑话,奶奶的,看我,老子一个人便将战飞羽摆了个四平八稳,大伙都吃这行饭,平素不比较不知道,这一比呀,嘿嘿,高低可就比出来啦,媚媚,你们委实是差上把火!”

身子微微*挛,媚媚挣扎的道:“祝大哥……今天……可不……全亏了你!”

祝义全阴沉的笑道:“这可一点不假。”

媚媚痛苦的道:“我……必有心意……补救……”

眼中闪过一抹光彩,祝义全皮笑肉不笑的道:“当真?”

媚媚暗哑的道:“一定……”

祝义全的颊肉一扯,道:“怕你是心口不一吧?”

震动了一下,媚媚晦涩的道:“我……言出……必行……祝大哥……你放心……”

祝义全瞧了她一会,狡猾的道:“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七、断魂、洒血、生死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