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七十一、夜宿、牢店、醉神仙

作者:柳残阳

战飞羽离武林地牢后,即展动身形,顺大道飞驰,行不到三里,突闻身后传来连串的暴震,轰隆之声,不绝于耳,战飞羽倏然停步身凝视,见那武林地牢的方向,一阵阵浓烟,夹杂着赤红的火舌,如火蛇烟龙直冲夜空,半边天都被染得通红。

战飞羽有一种疾驰而回的冲动,然而他并没有实际行动,他的冲动,乃是因为“百灵仙子”的状况不明,但当他想到了百灵仙子曾劝他离开武林地牢的话时,他打消了他自己的行动意志。

但随之而起的,却是一股他尚未曾有过的感触——他对于那被自己定时封穴,滞于牢中牢的“滚地葫芦翁桐”有一股歉意。

但当他想到“滚地葫芦翁桐”并不是个笨家伙,相反的却是个聪明人时,即消除了这一种不安。

他奇异自己的这种从所未有的心念,以往,他是不会产生的,如今会有这种心念产生,他自认是受余大妈的影响,慈祥使他心里略有改变,同样的,使他对人生更有了进一步的体验,对人性也深一层的了解。

毕竟人是活的,是有性灵的,因此他的手底下,较以往的狠辣,略有了分寸,但他体验得出,他在化敌为友这方面,得了不少的经验实例,他也知道,对某些劣根性重的人,却不能如此,武林地牢牢主,金错刀危烽烟的暴震武林地牢,就是面前的例子。

战飞羽推测得出,危烽烟此举,包藏着两个恶毒的希望,一是将他战飞羽,埋葬在地牢之中,危烽烟的希望,寄托在他战飞羽对武林地牢中地道情形不熟悉,而又想追杀他危烽烟的举动上,可惜危烽烟估计错了。

但战飞羽却庆幸,武林地牢中碰到了百灵仙子,若非百灵仙子的警告,现在的暴震中,或许有他战飞羽的灰飞骨扬。

危烽烟的第二个恶毒希望,是将知晓他一切恶行的武林秘辛了解最多的百灵仙子,也一并毁在地牢之中。

他想至此处,即有一种驰返地牢,截杀危烽烟的念头兴起,但转而一想,既然放了他一马,只要他作恶多端,终有一天会倒霉的,就是不要他战飞羽惩治他,也自有人惩罚他。

思念及此,战飞羽望望那震声稀落,烟突火闪依旧的武林地牢方向,扭转身,借着火光闪烁的明度,循着大道,展动身形,向前飞驰。

天色入夜不久,在这茫茫的黑夜中,笔直的大道上,毫无阻拦,战飞羽的飞行速度,提升到极限,就如一道闪电,疾向前冲,怒马,恐也无此速度。

数十里的路程,个把时辰的消失,战飞羽的前方,隐约出现了点点灯火。他知道,那本是他赶路的中继站,本该早点到达,休息的地方,也耽搁了他的行程。

终于,他进入了这个不算太大,也不算小的镇甸,这是近百里内,唯一的,纯粹以商旅为对象的市集。

战飞羽进入镇店的独一大街以后,顿时察觉出,情况如他以前来时,截然不同。

以往,此处是商旅歇脚之处,入得镇街,你就会染上一股喧闹的劲力,有一股投入烘炉的感触。

如今,那本是每家热哄哄的店面,都寂静无声,昔日在这个时辰,正是四方雇集的客商,大肆活动,交易频繁,酒筵盛开,人群熙来攘往的穿梭不停,酒馆旅栈,猜拳喝枚之声不绝于耳的时辰,但,现在展现在战飞羽眼前的,几乎是可以用“肃静无哗”来形容了。

整条大街,一望到底,只有几家店面,透出微强的灯光,战飞羽,略一转念,想到了此中的原委,这是因为武林地牢,采用不择手段的扩充,以致伤了“窝边草”。所以这儿没落了!

战飞羽边走边打遗整个的市街,在这一条笔直的大街上,两旁的店面,虽然寂静,然而在每一家店面的后面,却都隐隐的传来了騒动声,轻微得使人不易察觉。

在整个大街上,稀落的透出微强灯光的几处店中,最居中央的路左那一家,却有着奇形的状况,喧嚣的声浪较大。他离那儿尚有百余步,业已闻到吵闹的声浪。

近了!战飞羽离那最中央的那家店面尚有二十武,突然清晰的传来了一阵声浪:“不行!人家塞北那两个魔头的功力,竟然谈虎色变的大摇其头,而且劝我们早作打算!我们这一号的,还有什么说的?以我来看,我们还是各自主张,较为适合,要不,到时候那话儿来了,你们这一群之中,有哪一个自认为比塞北那两个魔头硬扎?”

战飞羽听到此处,倏然一闪步,轻如狸猫般,射贴门旁,停立不动。

一个粗豪的声音:“老狗操的,你安心在那儿打你的算盘,我们的事用不着你操心,就算是我铁胳膊弄的胳臂断了,头折了,也用不到你这个见钱眼开的守财奴,老混蛋来替我打算,你认为你那份狗心思,我们不知道?你他妈的还不是想混水摸鱼,趁乱弄一票?想将你经营的独吞?我告诉你,老狗操的,有我铁胳膊倪淖在,没有牢主的话,此处就得撑下去,你休想!你他妈的如意算盘倒是打的怪精!”

原先的声音道:“我冉长寿可是一番好意,倪爷你怎么可以冤枉人?我哪一点得罪了你?平日里虽然咱们在表面上是掌柜的与伙计,我冉长寿可没敢以上司自居,那不过是做给人家看的,你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来报复?……”

铁胳膊倪倬,似是蓦然大怒道:“放你妈的那个连环九天狗臭屁,我报复?你值得我报复?他娘的一根指头都受不了,值得我报复,讲话凭证据不是吗?你平日里,将店中的银子,珠宝明里捞,暗里摸的动手脚,放到你裤腰带上的那个扎包裹,你道我不知道!你把我们都看成孙女!瞎子!哼!他妈的,越说我越有气,等这事过了,咱俩去牢主那儿评评理!”

战飞羽了解了他们闹“窝里反”的原因,心里暗笑,想得到,小辫子让人抓到,人软口也会软的,果然,那掌柜的冉长寿,似是嬉皮笑脸的道:“我的这点小毛病,小手脚,怎能瞒得过倪爷同各位?只不过我是个小人物,在各位爷兄面前讨饭吃罢了,各位爷兄都是大度大量,大手大脚的,睁一眼闭一眼的放我一马,我老头儿哪有不知道的?倪爷平日就已多包涵了,何必为了我多嘴多舌的那么两句话,就生这么大的气,大人不见小人怪!何况我也是一番好意——”

重重的一声怒哼,铁胳膊倪淖道:“好意?你他妈的这是好意?你知不知道这是叛逆的行为?你要我们自作打算,算是好意,那么什么样子的话,才算是恶意!”

另一个声音,尖声尖气的圆场道:“好了,好了!一晚上,就只听到吵!连一点正经的都没商量到,还是那句老话,不管如何,我们该派个人回去看看!到底情况如何,再作决定也不迟,就这样的吵下去,又有什么用?”

一阵沉默!

这中间,战飞羽当然晓得其中的道理,是没有一个有种的,愿意回去,走向危险之处!

战飞羽一闪身,推开了仅露一丝缝隙的店门,迈步走了进去。

刹时!

店中的人,一个个都似受到了惊吓般的,怔在当地。

战飞羽打量全店一遍,这是一间不算小的店面,店中一连三排方桌,长条凳围在四周,通后进的左首,一到柜台后面,灯影下,一个委琐的白胡子老头,爬伏在那儿,正瞪着一双鼠眼,自吊在耳轮后的一根线牵着的鼻子上架着的那副镜片里,望着战飞羽!

柜台前,一个粗豪的,胳膊特别健壮的汉子,一身店小二的打扮,也正诧异的望着他。

在店中央的一张方桌四周,散落的歪着几个店小二打扮的家伙,其中有三个腰上围着围裙,显然是厨房里的伙计,也正都瞪着眼看他,眼神中一股惊异的表情!

悄声无息,是店中的景况,也正是战飞羽进来的行动的写照。更是引起店中人惊异的原因。

空气似乎凝结了!凝结在战飞羽那冷凛的,寒酷的面上,与双目中。

轻微的騒动。

围围裙的仁人,悄没声的,进入了通后进的厨房的门里!

中央桌上,站起了一个尖头缩腮的汉子,瘦削的身材,奇短的双臂,特长的腿,这副长像,实在奇异古怪,脸上堆着一脸的制笑,走向战飞羽道:“客爷!才来!”

战飞羽凝注一瞥,使那长腿短臂家伙,在心底里打哆嗦!

战飞羽轻迈步伐,走到右首靠墙,中间一排的座位上坐下,背对墙,向跟在他后面的瘦削家伙道:“有吃的,给弄点“来!”

满口应是,然后那家伙道:“爷是不是先喝点酒?”

点点头,战飞羽道:“来二斤烧酒,配几样下酒菜,快!”

起身与柜台前的那个粗胳膊汉子,递了个眼色,他进入厨房点酒菜去了。

歪着的几个人,一刹时,走了个精光。

战飞羽,抬头望望,向粗胳膊汉子道:“你是这店里的伙计?”

铁胳膊倪淖道:“是!”

战飞羽冷冷的道:“茶!”

铁胳膊倪倬,愣了一下!

战飞羽道:“怎么!茶也不招待?这是你们这儿的规矩吗?”

突地铁胳膊似是豁出去了似的,停身注视着战飞羽,双手插腰,吼道:“客官,你虽是花钱吃饭,可也不要太吃定了!茶来得晚一点,难道就不成?我们并没有不动,我们也是人生父母养的,比谁也矮不了半截!”

战飞羽道:“你动了!茶呢?”

铁胳膊大吼:“我不管茶!”

战飞羽道:“是吗?你管什么?”

铁胳膊倪淖道:“我什么也不管!”

战飞羽道:“你是管同客人吵嘴,同掌柜的发威的罢?”

一句话,使铁胳膊的怒火更炽,蓦地踏前一步,指着战飞羽吼道:“你说!你说!你究竟是来干什么的,咱们明人眼里揉不进沙子!你悄悄的进到店里来,我们连一点儿脚步声也没有听到,那就证明你是个道上的,打开天窗说亮话,你究竟要干什么!说!”

战飞羽沉稳的,冷笑一声,道:“我究竟是来干什么的是吗?告诉你,我是来吃饭的,我悄悄的进到店里来,你没听到脚步声,那或许是你聋了!你说的道上,那倒是实在话,我确实是赶了不少路,走的都是荒凉大道,当然我是道上来的,打开天窗说亮话,我究竟是干什么?我要吃饭,在吃饭前吗?先来壶茶,润润赶路燥渴的喉咙,然后吃几蛊酒,打打肚内的馋虫,再下去就是吃饭后,找个舒服的地方,睡一大觉,解解赶路的疲乏!怎么?满意吗,伙计!什么也不管的店小二,可是来管吵架闲事的铁胳膊倪淖?”

惊震莫名,怒容变作惊色,铁胳膊倪悼逞声道:“你是谁?你怎知道我的名字?”

悠悠的,战飞羽道:“我是谁?你不知道吗?我知道你的名字,有什么奇怪!不是你告诉我的吗?”

恰恰如此时,门口又悄没声息的进来了三个人!

战飞羽早已知道有人自他来的相对方向,走向此处,但当他看到进来的为首之人时,心下不由的一震。因为赫然那人乃是游云庄老庄主,浑饨老人江可元!

奇怪的是江可元,在进店后,扫了一眼战飞羽后,竟然毫无表情,毫无反应的回身向身后进来的二人道:“芮兄,涂兄,别家都关门了,我们就在此对付一宿,明天再走,好在离此不远,你们以为如何?”

后跟的一个五十岁的粗胖老者,道:“只好如此,江兄做主就是!”

游云庄老庄主江可元,率先走至店中央桌上坐下,然后向那强忍惊异之心走过来伺候的铁胳膊倪淖道:“伙计!先给我们来壶茶,然后来十斤白干,切点卤得久的肝肠一类的则更佳!最后在我们吃完酒时,一人给我们来一碗羊肉泡馍!”

铁胳膊倪倬心想:今天真他妈的邪门,两拨人,都先要茶!”

脸上却堆笑应着道:“是!是!马上来!”

此时,那个进到厨房去的尖头缩腮的短臂长腿伙计,手上托着一个茶盘,里面放着一把茶壶,一个茶碗,走到战飞羽桌前,放好,斟上一杯茶,小心的道:“真对不起大爷,让您久等,这是小的专为您特别泡的!您请用,也请多包涵!”

战飞羽道:“是专为我泡的吗?谢谢你了!”

抬手,将面前茶杯就口一饮而尽,口中道:“好茶!好茶!”

那长腿伙计,脸上抹过一层异色,笑滋滋的又斟上一杯道:“不客气!您请多用,不够我再来斟!”

战飞羽意味深长的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七十一、夜宿、牢店、醉神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