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七十二、醉里、乾坤、崔太平

作者:柳残阳

“铁胳膊”幻化成十七八条粗的臂网,狂捣狠捶,倪倬双目中射闪着愤怒到顶点的火焰,口中怒吼道:“你就去到天圆佛祖那儿伺候去吧!”

铜腿轮成一蓬飙忽的扇形光孤,发出“咝”“咝”的做响,詹冲两眼中,露出了那种侥幸成功,满有把握的贪便宜神色,口里也嘶吼着:“让你多呆一会儿,长久的去享受享受那神仙的滋味!”

胳膊与腿,顿时将战飞羽围了个水泄不通,只闻到“哧”“哧”“啪”“啪”的连续一阵急响,崔太平的喝声,未生效力。然而这一连串的动作与响声,却是在一刹那之间连成,也不过同他们仁人的话声,略分了个先后,即分出了眉目。

“哇呀呀”的怪叫,首先是“铁胳膊”倪倬连滚带翻的在地上将桌椅撞倒了三张,才停了下来!龇牙咧嘴的望着战飞羽。

詹冲的铁腿,在飞踹抡踢七八下后的肩形光弧里,突然合身飞了起来,砸落在一条方桌之上,连人带桌子,齐齐爬跌地上,“吱吱”之声,较倪倬的滚翻声犹为猛烈。

奇怪的是他的跌落姿势,生似个身无半点武功的人,被人抡上半空,摔跌下来似的,四腿朝天,臀部落实,桌子垫得屁股尖破成了四瓣般的生痛。

攒眉苦脸,张口咧chún的那份“德性”,看在任何人眼中,都不会相信那是武林中的铜腿詹冲。

战飞羽却似没事人般的仍然站在那儿,一只手上,犹自端着那喝毒葯的小壶,丝毫无损的那副老样子。

崔太平望望两个伙伴,摇摇头,低叹一声,自言自语的道:“冒失!冒失!‘醉神仙,的名字好听,喝下去可不是飘飘如仙……”

江可元却在一旁看得一清二楚,尽管铁胳膊与铜腿的合击之术,狠辣凌厉;猛恶凶厉,然而战飞羽却只是那么轻描淡写,挥洒了如用一只手,那么一划,一挡,一扫了一招,即化解了所有攻势,扫得“铁胳膊”翻滚如葫芦陀螺,踢得“铜腿”如死狗扔过土墙。

江可元未曾看出战飞羽的手法,诧异的用征询的眼光,望向“奔雷手”涂淋!

涂淋摇摇头,却打眼望向不哼先生芮守愚。

不哼先生芮守愚缓缓的道:“我是猜想,站在我们面前的这位兄台,那手上的工夫,武林中,只该有一个人,有此威力,那就是神手无相战飞羽。”

“战飞羽?”

江可元怀疑的道:“他不畏巨毒?”

不哼先生芮守愚道:“未听说过,所以我说是猜想!”

战飞羽却于此时道:“不哼先生,果然是不鸣则已,一鸣中的,不错,区区正是战飞羽,怎么样,老庄主,问问看,地上的两位朋友,可愿再招待你同我吃这一餐饭吗?”

傻了!

愣了!

傻了那地上的“铁胳膊”倪倬,与“铜腿”詹冲。

只见他俩人,瞪着一双惊悸的睡眼,似见到了鬼魅般地,望着战飞羽,舌桥不下的,张口无声。

愣了的“壶里乾坤”崔太平,怔怔的一双疑信参半的黑白眸子,紧盯着战飞羽不放。

半晌——

“壶里乾坤”崔太平嘶嘶的道:“你真正的是那个大斗武林地牢的神手无相战飞羽,战——大侠?”

战飞羽冷凛的道:“冒战飞羽之名,没什么好处,除了惹来一身麻烦以外,没有一点点值得的!你说是不?”

崔太平点点头!

战飞羽道:“既然如此,我就该是如假包不能换的战飞羽!”

崔太平道:“如假包——不能换?”

战飞羽道:“我要是假的,到哪儿可以换个真的?”

崔太平会意了,但却迟疑的道:“你不畏剧毒,从未听说付”

战飞羽道:“那是因为我从未告诉过任何人!”

崔太平叹口气道:“好吧!战大侠,我任凭您吩咐!你准备怎么样处置我?”

战飞羽道:“人是不能任人处置的,你要是坚持的话,就请阻止一下你的同伴,请他们按照平日的行事,招待一般客宿的方法,招待我们一天食宿吧!”

崔太平闻言,向四周一看,地上的“铁胳膊”倪倬,与“铜腿”詹冲,正爬着向门外悄悄走去,柜台后面也不见了那个戴眼镜的掌柜老头。

崔太平不由得冷笑一声,怒声而又阴冷的道:“你们三个都给我停住,假若不怕我向你们施毒,那就尽管正大光明的站起来走路,莫要他妈的学那些鸡鸣狗盗,胆小如鼠之辈的鬼祟窝囊废样子!”

“毒”对战飞羽不灵,然而对于“铁胳膊”与“铜腿”可就灵得很!

俩人闻声后,迅快的站了起来,尴尬的望望厅中众人,铜腿詹冲嘶声的道:“崔哥们!你!别忘了,牢主他……”

崔太平怒声道:“现在我不管牢主如何,我已经话出如风,战大侠既然真的被我连下三次重毒而不惧,那么我就该任凭他吩咐,他的话,我就得做,没什么说的,咱们哥们就别闲着,乖乖的同平日一样,弄酒菜来伺候各位贵客。”

铁胳膊与铜腿,可真正是听崔太平的,一声不响的,同夹尾巴狗般的,走向厨房而去。

崔太平向战飞羽道:“战大侠尚有什么吩咐?”

战飞羽尚未回话,江可元已抢先阴阴的开口道:“老朽有一事想请教战大侠!”

战飞羽道:“尽管说!但,战某人保留询问的权力!”

语气已无方才的客气,显然战飞羽已知道对方的问话,不可能同不知道他是谁的时候,那股的易如答复,他更推测得出,演变下去的结果,很可能是一场搏斗,是以他不需再如以前般的想法,能不生是非的摆脱他们,免得再耽搁他既定的行程。

江可元道:“战大侠之意,可是一问还一问?”

战飞羽道:“意思是有,可不一定是一对一。”

江可元道:“好!老朽想请教,战大侠刚自武林地牢来?”

战飞羽道:“不错!”

江可元道:“可否告诉老朽,武林地牢的现况!”

战飞羽冷冷的道:“一片瓦砾,一片灰烬!”

神色倏变!

江可元与不哼先生,奔雷手互望一眼后,齐齐暴提真力,缓缓前移。

江可元徐徐吸一口气,压伏激动的心情,缓缓道:“战大侠在武林地牢中,见到过些什么人物?可否告诉老朽?”

战飞羽冷漠地望着缓缓前移的仁人,酷厉地道:“三位的态势,使战某人不惬意,阁下的口气,使战某人也不愿回答!”

江可元阴冷地道:“战大侠,为敌为友,就在你的回答了!”

战飞羽道:“我当然知道,可是我并不习惯问案式的话说,更不习惯威胁性的话语。”

不哼先生芮守愚道:“有那么严重吗?战大侠?”

战飞羽道:“你这句话就没那么严重!”

奔雷手涂淋怒哼道:“战飞羽,你太横了!”

战飞羽冷漠得如同冰封的语声,咝咝透出,道:“你再走几步后,我的行动会较话还要横!”

涂淋蓦然暴怒!虎吼道:“战飞羽,你横错了对象!我

倏地,他停步不前了,前倾的身形,本是向前冲的,突然半弯了下去!

江可元与芮守愚,同时皱眉停步!

“醉里乾坤”崔太平,却于此时,悠悠的开口道:“涂大侠!你可能是动了真气吧!”

歪嘴瞪眼,满头汗珠子的滚满双颊,涂淋道:“他妈的,崔太平,可是你在老子那酒里动了手脚?你不怕老子活撕了你?”

崔太平稳妥地道:“涂大侠,你撕了我,没什么,我知道你绝对办得到,可是你不觉得你的本钱太大了!太不划算?”

涂淋怒哼道:“一对一,有什么不划算,他奶奶的,你这个昧心的狗杂种!”

冷哼一声,崔太平冷硬地道:“一对三,姓涂的,你再口不干净,莫怪我不给你解葯!同时,我奉劝你,最好是不要妄动真气,那对你的身体有损,倒是小事,对你的功力损耗,可就不是你所能想象得到的了!到时,可别怪我没有事前警告!”

如同泄了气的皮球,涂淋这奔雷手,再怎么厉害,在这种一对三的情况之下,却不敢豁出去,果然,真力不再提,他已能顺利的站直身子。

怒瞪了崔太平一眼,恶狠狠的涂淋道:“只要有那么一天,崔太平你记着,我涂老子总要你尝尝奔雷手的滋味!”

崔太平以牙还牙的道:“我记住了,涂大侠,谢谢你提醒我,使我忘不了我在你的眼中,仅是个三流角色,不够让一只手指头拨弄的,我会为我的生命做万分安全的打算的,从现在开始,我绝不能让你出手让我尝奔雷手的滋味就是了!”

奔雷手弄巧成拙,大怒道:“老子现在就毙了你!”

崔太平一撇嘴,道:“只恐怕老庄主同不哼先生不同意吧!”

怒哼一声,奔雷手涂淋道:“老子就不相信,你下的毒没有能解的人!”

崔太平道:“有,我可以告诉你,世上只有一个人能,那就是毒界的克星武林人的救星——九天回命曲少英曲先生。只可惜,他住的地方,可不大好找!再说,你找到曲先生时,是不是你需要找另一个人,那就大成问题了!”

不哼先生道:“照你这样说来,我们从现在起,就得听你的了?”

那眼中露出的凶光,使崔太平心里打颤,不哼先生芮守愚,毕竟是厉害,不开口便罢,一开口就是问题的“节骨眼”。

江可元即时也道:“另找一位,那是谁,较九天回命曲少英还行?”

战飞羽冷冷地道:“我知道,那是个能够起死回生的华佗,只可惜你们永远不会找到他了!”

战飞羽向不打谎语是武林驰名,江可元相信了,冷冷地向崔太平道:“崔太平,我们不愿一生受你挟制!你是要活,还是要同归于尽,相信你能有所抉择!”

崔太平冷酷地道:“同归于尽!”

江可元仁人同时一愣,可真没想到崔太平有这么个想法,这么份决心。

刹时间,将三个从未在人前不知所措的成名豪客,怔在当点!不知如何抉择,因为他们实在想不透是何原因。

战飞羽可知道何以崔太平有此决心,理由很简单,崔太平既然身为武林地牢之人,如今听他战飞羽的,虽然是他自愿遵守誓约,不是被逼,然而对武林牢主危烽烟却实是难以交代,如今在仁人逼迫之下,能够一抵三,岂不是解决了他的双重难题?既可对得起武林牢主危烽烟,又不需要遵守誓约任凭他战飞羽处置,而且,也挣得一个不受威胁的“硬”名。

僵局,僵局总要人打开的。

解铃还需系铃人!

战飞羽悠悠的开口了:“江庄主,我们的朋友,已给我们摆上酒菜了,这么丰盛的筵席,我们不吃,岂不是浪费,事情总得有个解决,我们吃过后再谈如何?”

涂淋怒道:“战飞羽,你他妈的莫占了便宜卖乖,你难道是个饿死鬼托生的吗?就只知道吃?”

战飞羽冷酷的道:“涂淋,这三个人中,数你是个脓包!匹夫!不通窍的莽牛!”

涂淋道:“老子一生如此,死也死得硬气,不受你们这些心眼歪邪的家伙的气!”

战飞羽同教训小儿般地,细数道:“你一生是个听命于人的料子!你是个‘石头’脑子,死得不但不英气,简直就是邪气,莫忘了,崔太平与你们本是一路,你逼他,你瞧不起他,才使他如此,你说,你死得是不是邪气,不但你死得邪气,连你们的庄主也跟着赔上一条命,连你的老朋友也跟着赔上一条命,你说你是不是个脓包,匹夫,不通窍的莽牛

一席话,说得仁人暗自心服,尤其是那一向以寡言多计成名武林的不哼先生芮守愚,更是暗自责备自己,何以在一涉入自己生死之时,即闭塞了平日的思路,走向了殊途!

江可元更是暗悔自己有失一派领袖的处事沉静之态,在一个武林三流脚色面前丢人现眼,出丑露乖。

想至此处,江可元首先落座。

不哼先生与奔雷手,亦无言的随后坐下。

战飞羽却于此时,向崔太平道:“崔兄,你刚刚的话,可还算数?”

崔太平豪情的道:“粉身碎骨可以,话出如风,岂可失信!”

战飞羽道:“那么请即将解葯送给老庄主!”

崔太平毫不迟疑的,掏出一包粉末,撒匀在中央桌上的酒菜之中。

战飞羽冷冷地道:“涂大侠,崔太平可并不是诚心毒你们的,在他的那种处境之下,在不知道你们是敌是友之前,对任何人,他都是同样的对待,所以此事倒要请你放过才行!”

涂淋仰脸干了面前的酒杯,怒声道:“头可断,血可流,这种窝囊气,我姓涂的一辈子也没受过,我忍不下去!请你战大侠莫管好不?”

战飞羽突地道:“我要是不管可以,只怕是涂兄完不了心愿?”

涂淋刚烈的道:“战飞羽,你大小视人!”

悠悠地,战飞羽道:“涂淋,你相不相信,你现在又中了毒,我敢说这次中的毒是较刚才那种‘七步断魂’,更加厉害的一种无影之毒!”

涂淋哈哈大笑道:“战飞羽,你在空言吓人?我不是吓得倒的!”

战飞羽冷哼一声不语。

崔太平却道:“涂大侠,咱们虽然是无冤无仇,然而凭你的那种眦睚必报的性格,却是久闻大名,所以,我不得不防着点,战大侠说的是实话,我对你是动了手脚,不相信你可以提气试试!不过要轻轻的才行!”

涂淋在崔太平的话落后,已是泄气了,冷冷地道:“好!姓崔的,老子今天认栽,你说,你想怎么样?”

崔太平道:“只要你涂大侠一句话,这一生莫找我的麻烦!”

涂淋长长的吐出一口闷气道:“好小子!算你厉害!咱就听你这一回!”

生命毕竟较面子重要!奔雷手涂淋递了降表,竖了降旗,他身上的毒,在崔太平的扬手之下,又解了!

战飞羽闷声不吭的吃喝,崔太平一直侍立在他的桌旁,真似个跟班的,战飞羽看看中央那三个无精打采的江湖豪雄,轻声道:“崔兄,你我关系,到此为止,你可以请便!”

崔太平却悄悄的道:“战大侠,我不能!”

战飞羽一皱眉,诧异的望了他一眼,眸瞳中闪射出一抹询问的神色!

崔太平悄悄的道:“武林地牢,我想是完了,此处我既不能存身,江湖上我也防备不了游云庄的人物,我更无脸去见危牢主——假若他还活在人世上的话,你凭何不收留我?”

战飞羽道:“那么你就到‘十敷岩’去吧!就说我请你去的。”

崔太平不声不响的退下,进入到厨房之中。

在沉默中,这一顿饭,直吃到天快亮了!

天亮前,总是有黑暗来临的!

擦擦嘴,江可元提出了老问题:“战大侠,老朽还是那一个老问题,不知可赐告否?”

战飞羽道:“战某人亦正有个问题请教?也正可回答老庄主的问题,游云庄庄主浑沌老人江可元,到底有几位?”

江可元道:“您碰到的那位,如今怎样?”

战飞羽道:“老庄主,几对一啦!”

江可元略一沉吟道:“我的意思是战大侠,最好就知道这些算了,这已经是大多了!而且还要看您的答复如何?”

战飞羽冷冷地道:“我说过,我不太喜欢这种语气!”

江可元道:“那就不太好了!”

战飞羽道:“世上的事,不太好的可多着,但也得怎么个看法,我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再说,最普通的一还一报,总算是不公平中的公平方式!”

江可元略作沉吟,似无可奈何的道:“好!你既不在乎,那我就实说!游云庄庄主共有三位,我们是一胞胎的三兄弟!”

战飞羽道:“请问大名?”

江可元道:“江可亨!”

战飞羽道:“那么该是二庄主了?但似应有四庄主才对?”

江可亨道:“多知道点同少知道点你不感觉到是一样吗?”

战飞羽道:“在我未被三位击倒以前,我还是好奇心重!”

江可亨道:“我们有位妹子!”

战飞羽道:“武林牢中的那位是大庄主?抑是三庄主?”

江可亨道:“他叫江可判!”

战飞羽道:“很抱歉,三庄主同战某人交过手了!”

急急地,江可亨道:“你将他怎样了!”

战飞羽:“伤了点内脏!”

似是放下了心,但倏而又紧张的,江可亨道:“你说武林地牢已成灰烬!他人呢?”

战飞羽道:“不知道!”

猛然站起,怒形如色,江可元厉声喝道:“战飞羽,你……”

战飞羽好整以暇的道:“他早已逃出武林牢时,我还在牢中,我要怎样回答你!二庄主!”

坐了下去,涂淋不信的道:“庄主!你相信吗?”

江可亨未作声,不哼先生芮守愚开口道:“战飞羽,你知道游云庄太多,是参与我们,还是不参与我们?”

战飞羽道:“我向不知什么叫参与!”

不哼先生道:“那么恐怕眼下就是个悲惨的局面?”

战飞羽道:“我虽然早就知道,可是总觉着对我不像!”

涂淋暴烈烈的道:“战飞羽,你是个大言不惭的狂徒!”

战飞羽道:“那是有事实作后盾的,涂淋!”

涂淋怒叱:“吹牛!”

战飞羽道:“我完整的在你面前,你那三庄主负了伤!那难道是假的!”

涂淋道:“我马上就可以证明那是假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