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七十四、神手、摘提、失心疯

作者:柳残阳

涂淋蓦地欢叫:“老小子,你为什么不早说!”

不哼先生芮守愚道:“同你说吗?”

涂淋道:“是啊!”

芮守愚道:“现在说晚了吗?”

涂淋期期的道:“不晚,不晚!只是刚才惹的我对你……”

那一股扭捏劲儿,看在战飞羽眼中,甚为爱怜,此人性躁如火,却是对友甚是热诚,只可惜是非不明,好坏不分,但这正是这类人的正反两面,假如他能分清谁是好人,谁是坏人,那份对人的热诚就减少了。

战飞羽得意地,看了他一眼。

不哼先生芮守愚道:“战飞羽,只要我不出手,必要时,同你缠上,你说我能否成功?”

冷哼一声,战飞羽道:“我不会让你缠上的,这个你会相信,就凭这一点,你就失去了使用它的可能性!”

不哼先生道:“那也显示出我有机会!”

战飞羽道:“试试看吧!是你有机会逃走,还是有机会与我同归于尽?”

不哼先生芮守愚道:“逃走!老头子至今还是听你第一次说这两字,那就不用说想了!你对老头子知道的太少!要真说逃走,我现在就走你又能怎样?”

战飞羽笑笑,指一指身后!

不哼先生芮守愚,看到了崔太平,他可就知道连逃走他也没有办法做到,“醉里乾坤”的毒,虽然是以“酒菜”中下毒出名,然而那种手法,却是施毒人的“顶尖好手”,防不胜防,就是他的施毒手法的形容词了。

芮守愚道:“不用说废话,咱们就试试看!”

战飞羽道:“早该如此!”

芮守愚的一双手,右手握拳,左手探爪,齐齐挥向战飞羽!

安详的站立着,战飞羽连动也不动,直到拳爪临近,就差那么一丝儿的时候——

陡然间,战飞羽身形暴旋,神鬼莫测的来至对方后侧,他的右手,在侧转的同时,掌缘划向了芮守愚那握拳的右手手腕!

一阵刺痛,一阵酸麻,芮守愚只觉着右腕不似长在自己身上,不期然的松弛了,不听指挥了,就在那注视这只右腕的同时,右手掌中,滑落下那个他以之为保命的法宝——炸禾

就在这同时,另一只修长的,泛青的手掌,倏然间将那炸香,在落地时,接了过去。

动作在刹那间完成!

战飞羽习惯的收回了双手,拢于袖中,环抱胸前。

“霍”地迅转,芮守愚面对着战飞羽,刚刚消了冷汗,又自脊背中渗出,一刹时,又凉透了内衣。

冷冷地,战飞羽道:“要看你的真本领了!姓芮的!”

一张脸孔顿泛紫黑,芮守愚恼羞成怒的:“战飞羽,你不用得意,我老头子拼着性命,也要与你周旋到底!”

阴沉地,战飞羽道:“没有人拦着你!”

蓦然间!

店门口的帘子一掀,同时进来了三个中年汉子,一色的青衣劲装,满面的风尘之色,一眼望到“游云庄”庄主江可亨,即打躬焦声道:“庄主,那铁儒生倪世鸿发疯了……他们

喘息声使话语不消,然而,却在未闻回音的状况下,惊异的抬起了头!

首先人眼的,是“庄主”的那一副不满的怒容。

紧接着,看到了不哼先生的紫涨面孔!

三个人愣在当地,不知所措!

战飞羽,适时道:“崔太平,那三位仁兄,请你帮忙照顾了,这边不论发生什么状况,你都不要管!”

江可亨道:“崔兄,请领他们至后进,并请给准备点吃食,田子方,吃完了就休息,休息以后,即速回庄,不用来见我了!”

田子方尚待有话讲!

江可亨道:“不可自作主张,照话去行,崔兄请让他们在休息后自侧门去吧!”

战飞羽道:“哪里走都是一样,江庄主,何必那么严厉!”

三个中年汉子,在崔太平引道之下,进入后进。

江可亨与涂淋,使眼色,俩人双双采取行动,将战飞羽围了起来!

崔太平离此,此处事不让他插手,对于江可亨与涂淋来说,无异是战飞羽给他传递了个暗号!“来吧!你们可以群打群殴了!”

聪明人一点就透,何况是在这两个老之又老的老江湖面前?在不哼先生芮守愚的保命法宝——炸香,在一出手之下,即被战飞羽夺去的同时,涂淋已有豁出性命拼杀战飞羽的心思,现在有了这个机会,他哪里还用得着江可亨示意,早已虎吼一声,奔雷手,业已递向战飞羽身后!

口中大叫道:“战飞羽,我同你拼了!”

战飞羽,连动也未动,理也不理,他就是那么镇静,镇静得站在他面前的不哼先生芮守愚,差点儿忘了向他进招,以呼应“奔雷手涂淋”的攻势!

当涂淋的“奔雷手”挟着无比的锐势,即时递到之时,芮守愚这才暗叫一声:“糊涂”,突然正面冲来,双手伸缩,一拳一爪,拳如捣蒜,连连冲击,一连十八拳,招招狠辣,爪如猴手,倏忽啄刺,与拳风配合得严密凌厉,无可懈击!

就在这时,战飞羽目瞪如炬,倏忽一挺身躯半转,同时闪开了前后的攻势。

奔雷手与芮守愚的招势,却适时的堪补上目标失去的空隙,“砰!砰!”连声中,紧对了五招,双双这才奋力停击,停住招式!

江可亨沉声道:“战飞羽,你从今以后,同‘游云庄,结下了梁子,我发誓与你不并立于世!”

战飞羽双臂环胸,冷冷地道:“不用说,那是必然的!”

涂淋,一双眼在喷火,吼叫:“姓战的,有种你就别躲,同老子对上两招!”

战飞羽冷凛而不屑的:“你够不够一招的资格?”

涂淋道:“你何不试试!”

战飞羽道:“早已试过了!”

紫涨的脸孔,更加紫涨,涂淋大吼!

“上啊!三个人一齐作了他这个野种!”

战飞羽道:“涂淋,你这句话,就该废掉你一根指头!”

江可亨道:“姓战的!今天我们是不能善罢,你准备了!“

战飞羽以不奈的口吻道:“别只在那儿吼叫,摆你那庄主的谱儿!你不上,你的属下也不会给你拼命的!”

涂淋大叫:“放你妈的狗臭屁!”

“呼”的一声,当先出手,涂淋的攻势,此次的犀利,猛恶,更胜过前几次。

江可亨自左侧,突地伸出了双掌,狠狠的拍向了战飞羽的肩头,胯骨。

正面,闷不吭声的冲上来不哼先生芮守愚,双手利爪如鹰攫狡兔,齐齐点同战飞羽的双目。

战飞羽倏然暴旋,双袖展动,左右分挥,左拒“奔雷手”,微闻“砰!砰!”之声,右挡江可亨的双掌,暴响“啪啪”,身躯暴旋的同时,闪开啄面的双爪!

然而,双臂旋挡一圈,人却倏然回转原位,双臂同时前伸合拢,“吭”的一声崩上“不哼先生芮守愚”的手腕,将他震得一屁股坐倒地下。

从开始到如今,战飞羽的攻拒进退,身腾旋回,都在眨眼间完成。那是一种极端潇洒自如,从容不迫的举动。

那一双手,就真正似是一双“神手”,出没无常,快捷绝伦!静时,一丝一毫看不出他的慾动之向,动时,看不出它来的角度,那是一双既锋利又快速如鬼魅的手。

游云庄的仁人,在江湖上,可没有一个不是顶尖高手,然而在群攻一招之下,双双被震退,一人被震跌,这是一种江湖罕有的局面!

“神手无相”战飞羽,在仁人心目中,简直是高不可攀。

战飞羽自己知道,一年前,这仁人的攻势,虽可应付,可不会如现在这般的自如,那时,将会是一场巨烈的,凶恶的,费力的,流血的拼搏。

如今的成就,是他一年来一连串的血汗所换来的,是他从死神、毒神之手中挣扎来的。

挣扎,如今挣扎的是那个不哼先生芮守愚,他挣扎看从地下站起来,忍受着浮肿的双腕,那种火辣的痛苦,他愤急的吼叫:“姓战的,你必须得为你的行为,付出双倍的代价!”

战飞羽道:“我说过,我要先让你尝尝神手的滋味!”

一转身,指着涂淋道:“现在轮到你折断手指了!”

涂淋青脸涨赤的:“有本事你就试试!狗杂种!”

战飞羽森厉的:“二根!涂淋,我要折断你两根手指!”

暴烈的,被侮辱后的不顾生命式的愤怒,涂淋的嗓门永远粗大,现在更加怒不可遏的吼叫:“战飞羽,你是个本事好,武功强的脚色,可也是个满嘴胡柴,不够资格的流坯!不辨香臭的混帐羔子!”

战飞羽鄙薄的道:“说这些都没用,涂淋,留着力气,准备断指,尽可能的将力量施出来,保护它,它是你的肉,你的骨头,已经为你服务好几十年了,你就要与它生离死别,你不珍惜这最后的短暂时光吗?”

涂淋吹胡子瞪眼,眼角几乎渗出血来,红绿涨满地嘶叫道:“战飞羽不用你猫哭耗子假慈悲,老子会自己保重,我也会将你一片片的零割了,他妈的!”

战飞羽稳立如山,古并不波的道:“谢谢你给我这个启示与机会,只怕是满饭好吃,满话可难说呢!”

怔了怔,涂淋道:“什么什么呀!你他奶奶的同老子这么客气,又这么不客气!你他娘的是什么意思?”

不哼先生道:“涂淋,你不讲话没人说你是哑巴!”

涂琳不懂战飞羽的话中之意,使不哼先生芮守愚有一种羞与为伍的感觉,忍不住的申斥出声!

开着气鼓鼓的双chún,瞪着江可亨!涂淋的那股愤怒,江可亨看得出来!

江可亨突地一指地上已是横七竖八的桌椅,道:“此地碍手碍脚,姓战的,这儿后院不小,到那里决个生死如何?”

战飞羽点点头,当先踏步而出!

后院中,四周都是高墙,右后一道大门通向外面,在后院与大厅之间,是一座四合院的客房。

后院的大门,显然是通向马房与车棚,那儿尚有车辙与马蹄的痕迹。

经过四合院时,显然的见崔太平站在一间门口,在像是招待那三个中年汉子,其实却是在监视着他们,不得妄动!

战飞羽向四周望望,立于院中央,双臂抱胸,双手笼袖,双足挺立,双目凝望苍穹,根本是一副未把面前仁人瞧在眼内的神态。

在内心中,他知道这是一场酷烈的拼搏,面前仁人,都是武林中顶尖高手,无一不是难缠的角色。

江可亨突然扬起声音,沉沉的道:“芮兄,涂兄,今天是我们的‘生死关头’,你我已无选择余地,拼命与残废,是差不多的结果,我愿选择前者。”

这是一种背城借一,破釜沉舟的战法,战飞羽的神色凝重了,收回做视苍穹的双目,凝注向江可亨。

江可亨狞笑道:“战飞羽,衡量我仁人的力量,大概你心里也有数,赢不了你,伤你个残废可能没问题!你也有感觉,也知道天下人不是任你宰割的吗!呵呵呵……”

镇定的,战飞羽道:“这本是一照面时,就该出现的形态,没什么可怕的,只是不知你自己动手时是避重就轻的伺机而‘动’呢?还是心口如一的真想在此拼命?”

蓦然暴怒,江可亨道:“战飞羽,你到此时还侮辱我的人格?”

挪揄地,战飞羽道:“人格?在你看来,又值几个大子儿?”

江可亨嘴角抽搐着,阴寒地道:“纵使你舌利如剑,也一样逃不过今天的劫数,厄运,战飞羽,一时的嘴巴痛快,终要以肉体上的痛苦偿还的,这偿还来得非常之快,现在就要开始——”

额上青筋浮凸,涂淋的颊肉,一抽一抽的动个不停,满面煞气,咬着牙,怒瞪着战飞羽,就像是狮子搏虎,畜尽了满身的力气,在江可亨的开始二字出口的同时,涂淋的身形,犹如凌空的鹏马,“呼”然而起。

顷刻里,江可亨的拳势,带着一片狂劲的罡力,有如石杵似凶猛的捣了过来!

不哼先生芮守愚,左手斜扬倏翻,劈向敌人面门,右手却隐藏左手底,无形无影的削到战飞羽的咽喉!

猛仰头,战飞羽双手闪晃伸缩,“啪”的一声,便崩开了芮守愚的双掌,同时反抛,斩向芮守愚的手腕。

直抛着手,往后猛然跃退的芮守愚,又吃了暗亏,双手火辣辣的生痛,瞑目大叫:“战飞羽,你今天死定了!”

拳风如雷,“奔雷拳”已在一阵滚滚怒涛中,压向战飞羽的头顶。

战飞羽不避不让,双拳倏翻猛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七十四、神手、摘提、失心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