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七十五、议定、突来、不速客

作者:柳残阳

崔太平望着冲出去的三条身影,喟然长叹,叹息声与遥遥传来的隐隐狂笑,与凄厉狂吼,组成了一曲“惨然”的乐响!

一句惊凛的话语,飘然传来!

“啊!”

倏回头,粗豪的铁胳膊倪倬,与铜腿詹冲,双双站在进门之处,惊懔得舌翘不下。

崔太平缓缓地道:“哥们,看到了吧!这就是武林中的枭雄,江湖上的霸主——神手无相战飞羽的杰作,你们看与咱们那个头儿的艺业如何?”

摇摇头,吸一口长气,铁胳膊倪倬道:“奔雷手与金错刀,可能手不敌刀,不哼与牢主,也可能差那么一丝儿,然而,两个人合力,恐怕金错刀也得加上半把才行,至于说那隐隐传来的狂笑,狂吼,武林中盛名不衰,正如日正中天的浑沌老人江老庄主,与牢主之间,恐怕是半斤八两了,如今,咳!还有什么可比的?一敌三,二死一逃,显然是受了过重的刺激,而人家的神手依旧无相!我铁胳膊在人家手下,恐怕连根秃枝子的硬度都没有!”

尖头缩腮的铜腿詹冲道:“崔兄,怎办?”

崔太平凝视两人,道:“战大侠本已让我到‘十敷岩’去,是我自己留下来的,虽不需我帮忙,然而总算替他做了点事!”

铜腿詹冲道:“十敷岩不是那代执役中的狠娘们叶媚的地方?难道战飞……大侠同她有什么……”

不择地,崔太平道:“詹冲,话得有凭有据,可不能瞎猜乱说?”

铁胳膊倪淖,愁眉昔脸地道:“崔兄,你算是爬上高枝了,我们呢?战大侠叫我们给得罪了,他既然能到这儿来,地牢恐怕是完了,牢主又下落不明,这里,就我们三个,其他的都是些废物,你说,我们该怎办?难道还像以往一样的,到江湖上去游荡,重闯自己的天下?可是看看这躺在地上的人,我对我自己第一次兴起了悲哀,这世上似是没有我们走的路呢!”

这一生中在武林里小有名头,以豪雄混得“铁胳膊”名号的倪悼,会突然兴起了行不得也的感觉,使崔太平也大为惊异,惊异于这向来是粗豪不有心思的倪淖,何以会有“心思”,这难道就是“粗中有细”?

铜腿詹冲,道:“崔兄,我们相处已是不少时日,我们的为人,你也知道,您有了存身之地,何不替我们讲讲?”

崔太平道:“那我们就进去看看吧!”

仁人望了一眼地上的两具尸首,崔太平道:“让雇来的那几位,将他俩埋了吧!倪兄,我同詹兄去看看,先让守财奴将最近没交的所有财物拿出来,按他们几个人头平分了,咱们打发他们走,假若战大侠走了,咱们也就不客气,上十敷岩,没走,咱们就去问问,我看战大侠总有个指示。”

倪倬道:“好!可别溜!留下我一个,那可不对头!”

詹冲道:“有什么不对头,你自己干脆就在这儿干个黑店,我看也不错!”

倪倬道:“再干,我这胳膊就要变成肉浆了!”

倪倬到厨房去叫人埋尸首去了!

詹冲自个儿去了帐房的屋中,那是崔太平的意思。

崔太平迈步进入大厅,战飞羽笑笑,坐在桌上举着酒杯望着他道:“崔兄,谢谢你留下来,帮了个大忙,要不,那三块料子又要增加不少麻烦!”

“崔亢!”这称呼,崔太平听来,甚是受宠若惊,他自心底里感到不配!然而他体会到,这是战飞羽对他的好感,没将他当外人看的一种自然称呼,所以,他心里又有一种既为感激的安全感。

崔太平道:“战大侠,您太客气了,这是我该做的!”

战飞羽笑笑,突道:“请坐,我们谈谈!”

崔太平在对面坐下,战飞羽道:“铁胳膊倪倬同铜腿詹冲两位,同您说什么?”

技巧的,崔太平道:“他们想同我在一起!”

沉吟,战飞羽稍嗔道:“铁胳膊倪悼豪爽无心计,但铜腿詹冲此人,却是心思大多,十敷岩现在已不是以前,那儿对他似不太适宜,他俩人又是搭档惯了,也不能说分开,你去十敷岩,是因为小英在那儿,你同他正可以互相研究,以后在用毒治病之方面,我想你俩定然有大的成就,这对人来说,可就是个最为重要的贡献,他们去了,可就不太相宜!”

战飞羽陷于沉思中。

崔太平却在暗自兴奋不已,“九天回命”曲少英,医名盖武林,能同他一起研究医道与“以毒治病”,他“醉里乾坤”崔太平,岂非是梦里想的事?但,现在他即将成为事实了!这种兴奋,是掩饰不住的。

但,崔太平却是个守信的人,他想到倪詹二人后,期期的道:“若十敷岩不适合,就让他两个同我在一起,平日里需要采葯,购物的事,他们也可以帮忙,要不,这江湖上对他们,恐怕也不适合!”

战飞羽点点头,又摇摇头,蓦地,那眼中流露出一股神光,道:“有了……”

铁胳膊倪倬,与铜腿詹冲,在找人去收尸,让帐房老头去分配财物后,已等不及的赶进来了!

战飞羽望着俩人尴尬的神色,泰然的道:“来来!二位请坐!我们江湖上的老话说得好!不打不成相识,没什么难为情的!”

崔太平起身道:“你们陪战大侠谈谈,我去弄点酒菜来,我们痛饮一番,庆祝我们的相遇,与战大侠的不弃!”

这话早已明告二人,战飞羽答应了!

铁胳膊倪倬,豪兴顿发,大踏步向前,一屁股坐下,大声道:“我敬战大侠一杯,谢谢你瞧得起!”

战飞羽扭头向崔太平道:“崔兄,酒菜里面可少放一话,我受得了,倪檐哥俩可受不了呢!”

詹冲与倪倬闻言,借机大笑道:“对!对!战大侠说得对!我们可受不起!”

战飞羽见俩人已各自斟上了酒,举杯道:“请!”

仰脸干尽,仁人一照杯!顿时间,酒将心里上的芥蒂一扫而光。

战飞羽吃了一块卤味,然后,抬头向二人道:“崔兄将二位的心意已同我说了!本来,我甚是欢迎二位到十敷岩,但二位知道,那是堂客的地方……”

前两句话,铁胳膊倪倬的面上,显出希冀之色,后面的话,却使他脸上顿时挂了一层霜。

战飞羽望着他,故做不知,继续道:“崔兄说,请您同他一起与曲少英曲先生一同去研究用毒治病的事……”

铁胳膊欣然道:“好!好!谢谢战大侠,我去后,我去后……”

去后怎样,对医,对用毒,他想到了自己一无所长,不知如何说下去好!

铜腿詹冲瞪他一眼,道:“你安静点,听战大侠说好不?”

尴尬的饮一口酒,铁胳膊倪淖,紧闭上嘴chún。

战飞羽笑笑续道:“倪兄快人快语,正是他的长处!”

倪倬突感脸上增光,回了詹冲一眼,意思是说:“怎么!你听!”

战飞羽续道:“可是我想,另一处地方,甚是适合两位,但不知两位意下如何?这必得两位同意才行!”

此时,崔太平已提了一壶酒来,同时端了一盘热腾腾的卤牛羊,放在桌上。

接口问道:“什么要他们同意?”

战飞羽道:“天下第一名捕,你们听说过吧!”

铁胳膊倪倬道:“你是说比狗鼻子还灵的,那个以追踪术享名武林,让江湖黑道朋友闻之头疼的郭大公老儿,怎么没听说过,我还被他——唉哟,詹冲,你他妈的铜腿弄到……”

说到此处,突地感到一阵刺疼,瞪眼向詹冲就骂,但当他看到詹冲的眼色时,愣了,傻了,满脸上布满了一层赤紫,不好意思的向战飞羽龇一龇牙!

战飞羽道:“詹兄不需拦阻他,我刚讲过,这正是倪兄的长处呢!没什么关系!”

崔太平道:“在这儿没关系,知道他的人也没关系,若碰到别的场合里,他这种多嘴多舌的毛病,可真是不太美!”

战飞羽道:“倪兄记着,注意一下就行了!”

倪倬感激的点点头。

战飞羽道:“郭老哥与我乃是忘年交,他要退休了,接他事的是他的徒弟,那儿也需要人手,假若二位不嫌吃公事饭是武林人的忌讳的话,那就请两位到郭老爷子那儿去帮帮忙,若果认为不适合,那我们再说!”

铁胳膊倪倬,是个没有主张的人,他的两眼望向铜腿詹冲,詹冲沉思一会儿,突道:“请问战大侠,危牢主他——”

战飞羽道:“武林地牢,业已被他自行炸毁,想他定然离开了,至于到何处,我就不知了!”

崔太平道:“游云庄!那騒娘们是游云庄介绍的,他一定同她一块投到那儿去!”

詹冲道:“如此一来,我们吃上公事饭,游云庄的人对我们下手,甚是难防,我们对付他们也难下手呢!”

战飞羽略作沉思道:“游云庄对郭老爷子,或许不怕,然而武林中,任一门派,任一组合,可不太愿意惹上公家,武林人势力再大,同公家对上了,那可就是半步也不能行动!我想,这不是问题,何况,郭老爷子的地盘,乃是京师一带,他游云庄再大胆,也不会到那儿去惹是生非,何况,那时惹上两位,也就是同郭老爷子递了战书,他们总得想想,划不划得来吧!”

詹冲一想,似无可顾虑的地方,道:“那么,就听战大侠安排了!”

战飞羽道:“我们在这儿休息一天吧!明天,我们各自上路。”

崔太平道:“战大侠,您要去哪儿?”

战飞羽道:“我是去看我亡友的孤儿。”

蓦地灵光在脑际一闪,战飞羽沉声道:“崔兄,你刚才讲危烽烟,假若是投奔的话,可能是去游云庄对不?”

崔太平道:“我是说,因为夏婷是游云庄庄主介绍的,有这层关系,似乎游云庄的可能性较大,再说危牢主自建立武林地牢以来,与同道之间,从无大隙,却也没什么交往,要不就是同阴氏弟兄去……”

战飞羽道:“阴氏兄弟已为我打发了,现在与武林地牢形同水火,这已是不可能了!”

崔太平道:“那么那百灵仙子呢?”

战飞羽道:“恐已到十敷岩去了!”

“啊!”

惊异地望着战飞羽,他不知战飞羽以什么方法使百灵仙子脱离危烽烟。

战飞羽笑笑道:“凑巧得很,我听出了百灵仙子的身份,冒叫了他的名号,解了他们之间的誓约!同时,百灵前辈似与叶媚有着很深的渊源!”

崔太平知道内情后,道:“那危牢主要未曾自毁于地牢的话,去游云庄的可能性就十分的大了,战大侠的意思是——”

战飞羽道:“游云庄的三庄主江可利,在地牢中为我震伤逃逸,若二人会面后,对我是不会就此罢手的,以此地同游云庄的距离算,他们在半月之中,即可到达,那么,距我与游云庄江可利的约定,也只有半月时间,这段时间,我必得赶路赴约,但若他们知道我的行踪以后,定然在半路上施展拦截,我虽不怕,但讨厌的是他们会以此为借口,使我误了行程后,说我失信,那就不太好了!”

崔太平道:“那战大侠的意思呢?”

战飞羽陷于沉思之中。

崔太平一看,自知不宜打扰,即与铁胳膊倪倬、铜腿詹冲,使个眼色,静静的饮酒,吃菜,随时注视着战飞羽的行动。

战飞羽的思绪,迅快的飞扬,任何状况,可能发生的情形,都在他的考虑中,一一展现,约有盏茶时间,战飞羽蓦地自双目中,暴射出熠熠精光,湛然地,毅然道:“看来,我的行程,必得改变才行!”

战飞羽望着面前仁人那种狐疑之色,知道他们的意思是:何以他要改变行程?又要怎样改变?

战飞羽啜了一口酒,缓缓的道:“我既不能失信于游云庄,也不愿受制于游云庄,唯一的解决方法,即是我按时赴约,按时赴约,就不能先去我预定的地方,那会耽搁时日的,何况,在我来赴约前,尚有两件事情,必得先了解一下!”

铜腿詹冲道:“可有让我们效劳的地方?”

战飞羽眼睛一亮,心忖:用他们的关系,去探探游云庄的虚实,倒是再适合没有!但旋而一想,这是陷人于不义的事,非他战飞羽所能够做的,故而笑笑道:“本来,这两事之中,请三位帮忙,是甚为适合,然而,我们不屑如此作为,还是顺乎自然的好!”铁胳膊倪倬道:“既然适合,有什么不能作的,战大侠对我们是不是还不相信?”

战飞羽神色一变!

崔太平与詹冲,都知道倪倬此话说重了,一见战飞羽变色,均都心下一惊,同时瞪了铁胳膊倪倬一眼,低叱道:“姓倪的,你不会说话,不讲话能憋死人吗?”

铁胳膊倪淖,似也知道自己话重了,尴尬的望着战飞羽傻笑。

战飞羽笑笑,道:“我不是那意思,假若我请三位去游云庄卧底,探听他们的虚实,当然是甚为适合,然而,我们能做这种出尔反尔的事吗?以三位与危烽烟的关系,你们说,那岂不是陷三位于不义?”

崔太平等仁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在心中对于战飞羽的这个决定,甚是感激,真个的,战飞羽若提出了这个条件,他们可不好不答应,如今战飞羽不让他们做此种事情,显然这就是正邪之分!

在这一刹那之间,他们都有着一种特异的感觉,人活在世界上,毕竟还是有所为与有所不为的。

他们对战飞羽,本是威的向心,如今更进一步,产生了情的向心,这是一种心理的变化,战飞羽不知,而他们仁人,也体会不到,只是觉着,战飞羽行事,甚是合理,令人敬服。

战飞羽见仁人的表情,知道误会澄清了,即缓缓的,担心的道:“还有一事,是我个人刚刚所作而引起的,对于江可亨,在动手之时,我使用了‘无相’神功中最为厉害的制穴手法‘摘提’,以致使江者儿变成了狂笑狂叫的失心疯,我本认为他这种人,受点活罪,无甚可怜,也算是他的报应,然而,此一手法,乃是我最近才练成功的,也是初次施展,虽然师门说此时对人无害而有益,然而,这总是我第一次施展,对他的威力,是看到了,至于后果,却甚为担心,若果因我的功力有些微不到之处,使江老儿这个身负极高武功的人,在江湖中乱撞乱冲,在神志不清之下,造下无比杀孽,使武林人遭殃,甚至对于普通人也增加危害,那么,我岂不是罪过万分,此种罪愆,我不是始作诵者吗?所以,我想我该尾随江老儿,看看他的行动,观察一下神功的功效,以防万一。”

崔太平等于此事,又无法插口,是以只有静听的份儿,战飞羽继又道:“再者,我在追蹑江老儿之时,也可能在他身上,探听一些‘游云庄,的虚实,此事对我来讲,可说是一举两得,是以这卧底的事,可更就不用各位做了!”

崔太平道:“那么战大侠何时动身?”

战飞羽略作沉吟道:“江可亨所到之处,定然易于探听,我们还是在此地休息一天,就各自上路,倪兄与詹兄,到了那儿,只要是提到我,郭老爷子决不会令二位受到半点委屈,若问起我来,就说我以后可能在十敷岩久住,并且欢迎他来,崔兄到十敷岩后,就将我需迟些时日回去的原因同柳姑娘说说就行了,你就可以同小英进行工作了,噢!对了,你将此物带去!”

说着手上将不哼先生用来威胁他的炸香托在手上,又继续道:“说不定江湖上还留有这种物品,你同小英就研究研究看,有无防止或破解之法?”

崔太平接过炸香。

突地,战飞羽道:“有人来了!我们照常以待准备一下,要快!是直向我们这儿走来的,大概有五个人!”

仁人稍微一听,并未听到任何动器,早晨还是清静得很,虽然如此,他们却对战飞羽甚是相信,仁人即刻动手,将厅中桌椅,端的迅快的搬走,然后将好的摆好,将中央那一桌酒菜,也搬了进去。

铁胳膊与铜腿,又系上了围裙,肩上打了条手中,重拾小二旧调,崔太平将后面的掌柜老头,找来坐回原位,他即站在厨房门口!厅中,只有战飞羽一人,坐在那儿自斟自饮,倒有四人伺候着他!

事刚弄舒妥,他们已听到了脚步声,仁人同时钦佩的望望战飞羽。

战飞羽沉稳的笑笑!

渐渐,脚步近了,人声也徽微的传来!

少顷!

门口出现了五人,为首之人,乃系一道者,身穿蓝色道袍,足登云履,三络稀疏的胡须,黄黄的,垂到下额,一双三角眼,却甚是精光,塌鼻,方口,尖削的双颧,竟然露出一股狡诈之像,甚不适合他那一身道装。

在他一进门时,望了战飞羽一眼,眼中露出一股烟焰神光,注视一瞬,即转面扫视全厅,然后,举步走向中央桌前。

身后四人,一式的劲装,带着随身的武器,年龄都在三十上下,显然的,是同刚刚追来此处,又复去追游云庄主江可亨的仁人一样的打扮。

一个个都似赶了甚多的路。

战飞羽虽未抬头,然而,他却以眼角余光,将五人形象,瞄在眼中。

首先人目的老道,即使他大为兴奋,因为他知道,留在这儿,他将有所收获了!

老道,是游云庄庄主的方外好友——闲鹤道人,武林中以“鹤爪流云扫”成名多年,他的出身,始终是一个谜,既非武当青城等大门派的子弟,也无师承庙观,终日云游,所行所为,多是任性而为,故为半正半邪的江湖人物。

铜腿詹冲,上前弯腰笑道:“道长!您用点什么!”

闲鹤道人道:“茶!洗脸水!”

一愣,詹冲随即陪笑道:“是!是!就来!就来!还要些……”

闲鹤道人道:“最好的酒菜!喂!伙计,你们这儿可来过游云庄上的客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