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七十六、尔虞、我诈、诡套诡

作者:柳残阳

开门见山的问话,使铜腿詹冲怔得一怔!

蓝袍道人闲鹤,突地大怒叱道:“说!”

铜腿詹冲,脸上顿时显出一股店家惯有的谄媚神色,一迭连声的道:“道爷,您老人家别生气啊?您总要得让我想想,老庄主他是不是来过么?我们这儿伙计多,客人也不少,这两天小的又生了场病,不大不小的折腾的我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好难受,脑子里好像都装了一盆子的浆糊,什么也得慢慢的才能记起来!道爷您说我们这种人多苦?您就多多包涵,多多原谅,有道是大人不见小人怪,我不知道的,还有我们别的伙计,我们掌柜的,我再去替您问问,看看那个什么来?什么……您看我又忘了!道爷您是问什么来着?”

铜腿詹冲的嘴巴,真似铁嘴般,一口气像是放响鞭一样的滚个不停。

在说这种话时,他的眼角,可就瞟向战飞羽那个方向,只瞥那么一眼眼,就只这一眼眼,他就看到战飞羽的手套在酒杯上,将剩下的点点酒儿,向地上一泼。

他会意了,那是让他套,不成就决裂。

詹冲的这一番做做,可把蓝袍道人闲鹤给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三角眼一瞪,瘦鼓鼓的腮帮子一鼓,狠狠的向詹冲“呸”了一声,道:“你不知道,就别在我跟前现眼,找个知道的来,去!去!滚……”

最后一声“滚”字未完,铜腿詹冲,已吓得大叫一声,向后猛然抱头而逃,边叫边退的道:“啊呀!催命鬼啊!你快来啊……”

“醉眼乾坤”崔太平,应声而出,烂眼一睁,叱道:“鸡毛子喊叫的,他娘的这两天烧的你发了昏,刚刚气跑了四个像失心疯的客人,现在你又在惹事了,快进去,酒我已经泡好了撂在炉子上,好好的看着!”

一瞪烂眼,又向站在一旁的铁胳膊倪倬道:“老倪,你的胳膊又没断,水也快开了,你不快去沏一壶茶送来?去,去,叶子多放点!用磁罐里那最上等的,唉!真他妈的倒霉,伙计学我一个人干吗?”

边走边到蓝袍道人面前。

铁胳膊倪倬与铜腿詹冲,齐齐走向厨房!

崔太平小心的向闲鹤道人道:“请问老仙长,您有什么吩咐?”

闲鹤道人三角眼,仔细的打量崔太平,从头到脚一丝儿不露,看个没完。

崔太平随着他的眼光,诧异的上下看着自己全身,扭转身望望身后,两手拍拍屁股,似觉无甚不妥之处,这才转正身躯,面对着闲鹤道人,搓着手道:“老仙长,您,您会看相?”

闲鹤道人突地好整以暇的,坐了下去,慢腾腾地,一字一字的道:“会!会!我看你是个头小脑子精,手小而短,天生是个指挥人的料子,勿怪金错刀危烽烟会派你到这儿来,伙计,不用装作,我闲鹤来此,乃是追我们游云庄庄主而来,也想拜望拜望贵组合的头儿危牢主,你可曾见到过我们江庄主?”

崔太平道:“见过见过!他老人家刚走,在这儿我尽力的招待过他喝了一壶好茶,吃了一餐上席,他满口的称赞我的酒好呢!伙计们不知是闲鹤道长您者驾到,不恭之处,还请多多包涵,他们都是些粗胳膊粗腿惯了的人,老仙长在我们牢主面前,可得多多原谅,包涵才行!”

闲鹤道人急道:“江庄主几时走的?可是到武林地牢去了?”

崔太平道:“是!是!刚走不多会,大约有一个时辰了,那时天刚亮,他们是昨夜来的,来时就很晚了,一直吃到天亮才走!是到地牢去了!”

闲鹤道人沉声道:“他们是几个人?”

崔太平心思一转,道:“六个,是两次来的!”

闲鹤道人点点头,崔太平道:“后来的三位说铁儒生逃了,说是可能随道长来,怎么没见那个失心疯子呢?”

这时,铁胳膊倪倬已将茶水送来,另一个伙计也打来了净面水,崔太平道:“道长,您先请润润喉,净净面,酒菜马上来!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闲鹤吸了一口茶,蓦地张口一喷,神色连变!

崔太平一见,神色一紧,全身暗捉真力,急急的道:“老仙长,您……”

神色缓缓平静,闲鹤道:“好烫!”

崔太平暗暗舒一口大气,道:“老仙长从外面来,清晨的时光凉一点,水就显得烫了,冷一冷吧!”

闲鹤顺手把杯子放好,顺便在面盆中净手洗面,低低的向崔太平道:“伙计,那一位可是贵组合的?”

一努嘴,指向战飞羽。

崔太平回头望了望道:“不!不是,是位过路客人!”

闲鹤道:“可知道他的底儿?”

崔太平摇摇头道:“不知道!”

蓦地三角眼一瞪,停手擦拭,闲鹤道:“这与贵组合的行事,听来不太符合!”

崔太平道:“他是从我们那个方向来的!”

闲鹤道:“你的意思……”

崔太平道:“从那边来,应由那边的人摸底细!”

点点头,闲鹤道:“没有递过来?”

崔太平道:“照理该来了,奇怪,怎会晚了?”

闲鹤道:“他什么时候来的?”

崔太平道:“老庄主走后半个时辰。”

沉思有顷,闲鹤道:“到你们地牢,似乎是只有一条大道!”

崔太平道:“别无分岔!”

闲鹤道:“那么他该碰到我们老庄主?”

崔太平道:“大概是吧!按理说该是如此!”

闲鹤道人道:“他说过?”

崔太平摇摇头!

蓦然!

战飞羽似自语,又似与掌柜的讲话道:“后院中是什么人,疯疯颠颠的乱跑乱跳,有胳膊有腿的走过去看看,别那么扰得人不安静!”

闲鹤道人闻言一愣,静听之下,后院传来了微微的,极端飘浮的杂乱脚步声!

铁胳膊倪倬与铜腿詹冲,也帮着伙计端菜,闻言后,互视一眼,双双道:“催命鬼,你照顾这儿,我俩到后面看看!”

话声中,二人已抢出后门去。

蓝袍闲鹤道人,向四个汉子一施眼色,其中俩人,不声不响地,跟在倪詹二人之后,向后院而去。

屋中之人,此时都似有心看看后院到底是来了什么样的人物,故而再无人说话。

静静的,静得落针可闻。

就连后院的响动,也清晰得很!

蓦然,一声怒叱,几声吆喝传来,紧跟着即是一阵混乱的腾跃与重脚步声!

此一阵过后,突然又不闻响声!

蓝袍闲鹤道人,眉头微微一皱!

一阵杂乱的步声,自后院传来!

首先,是那两个劲装的汉子,神色凝重的,走到蓝袍道人面前,低声道:“道长,是铁儒生倪世鸿跑了!”

三角眼一瞪,闲鹤道人怒道:“为什么不迫?”

其中之一道:“外面巷道太多,追不见了影子,我们怕落单……”

闲鹤道人怒哼一声,叱道:“吃吧!既然来到这儿,总是不远,吃完了出去找!四人一起!”

那俩人闻声,急忙坐下,低首闷吃。

铜腿詹冲进来了,一皱眉,向崔太平道:“催命鬼,后面来了个疯子,是那个从咱这儿跑走的什么铁儒生!”

崔太平道:“怪可怜的,他要是要吃的,就给他吃加料的!”

蓦地一惊,蓝袍道人心下一震,三角眼向崔太平又是一阵细细的端详,然后道:“伙计,没请教您贵姓,这儿可是由您负责?”

崔太平道:“该死!该死!小的没向仙长您禀报,小姓崔,所以他们哥俩,开玩笑叫我催命鬼惯了,道爷您可别见怪,我们是些粗人!”

闲鹤道人道:“要说粗人恐怕该是我了,粗心到了极点了呢!请问你刚刚同这位讲,什么‘加料’?‘加料’是什么样的招待?我们这个算不算是‘加料’了呢?”

崔太平道:“当然,道长是来拜访我们危牢主的,是牢主的贵宾,那是必得加料的!其实加料不过是丰盛一点罢了!”

闲鹤道人倏地一仰脸,三角眼中精光暴射,道:“没请问这两位胳膊粗壮,腿干特长的伙计贵姓?”

崔太平犹未开腔,铁胳膊倪淖,似憋不住了般地道:“我老倪姓,那个长腿家伙姓檐!怎么,老道爷,您问我们可是想给我们相相面?”

闲鹤眼睛一亮,道:“我看两位的面相,知道两位近来要交好运!”

嘻嘻一笑,铁胳膊道:“灵!灵!我老倪最近可不是要交好运?哈哈……”

他想到自己就要去天下第一名捕那儿的事直乐得大笑出声,这直肠子家伙还真以为这老道相法灵极了呢!

崔太平已感觉出闲鹤道人对他们仁人起了疑心,但他的心里可笃定的很,只是提提真力,示意铜腿詹冲向后略退,谨防着点。

果然,闲鹤道人冷冷的道:“倪伙计,你交了什么好运?可否说出来听听?”

铁胳膊倪倬大环眼一瞪,粗中有细的道:“咦!你道爷不是算着我要交好运吗?你这话神仙不讲出来,我老倪怎么知道?”

铜腿詹冲,自心底里笑出声来,他知道,这是倪倬经常有的现象,俗语不是说吗,“福至心灵”,倪淖有时候就是如此,常在突然之间,来这么一手绝活!

闲鹤道人想不到这粗汉子会有此一回马枪,但却井未将他心中所疑除去,反而更加注意了仁人,端详一会儿,突地道:“闻说武林地牢危牢主手下,有两位得力的弟兄,是常搭档在一起,昔年在江湖上人称铁胳膊铜腿的,可就是两位?”

铁胳膊倪倬“嘿嘿”傻笑连声道:“想不到老仙长,活神仙的盛名人物,对我们弟兄这种小货色也注意!嘻嘻!真是增光不少!”

不用说崔太平与詹冲,就连战飞羽,对铁胳膊倪倬这种块头大的粗豪脚色,说出这种话来,也感到新奇,不由得望了他一眼,脸上露出一种鼓励赞赏的笑容。

战飞羽的笑容,是鲜有的,就因为如此,接受的人所受的感应力,却也就相对的增大!

铁胳膊倪倬受的赞赏,心花怒放,口也没遮拦了,突地向闲鹤道:“喂!老道长,你尝我们的酒菜滋味如何?”

此话一出,闲鹤道人尚未想到其中有话,而铜腿詹冲与铁胳膊倪倬是老搭档了,可就心知要糟,他知道铁胳膊倪倬跟下来的可能是“泄底”!

铜腿詹冲蓦地假装糊涂的叱骂道:“老倪,你他妈的是不是想要掌柜的大师父给你一勺子,你又在客人面前讲酒菜好坏了,你刚刚端菜时,想尝先没能尝到,就巴不得客人讲菜不好,你好损人是不?真他妈的见不得好脸色!”

铁胳膊倪倬摸不清何以铜腿詹冲捏造事实,排宣他的不是,是什么道理,瞪着个大环眼,望着铜腿詹冲,就待发火。

蓦地,闲鹤道人突然转了目标,向崔太平道:“伙计,你贵姓是崔?”

崔太平道:“是,道爷,小姓崔,没错!”

三角眼一翻,慢慢长身而起,怒视着崔太平道:“有一位‘醉里乾坤’崔太平,想来就是你了?”

崔太平淡淡的道:“那是江湖朋友的抬爱,让道爷见笑!”

蓦然变色,闲鹤道:“你刚才讲的加料,可是对我们动了手脚?”

铁胳膊与铜腿,双双立在一起。

“醉里乾坤”崔太平平静的道:“这是到‘武林地牢,每一位客人,都要受到的招待,老仙长自也不例外!”

怒容倏盛,瘦削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戟指崔太平,闲鹤道人叱道:“崔太平,你瞎了眼,对道长我也同普通人一样的对待,就该割下你的一只手来!”

满不在乎的,崔太平道:“闲鹤!有道是人境问俗,你一进门时,假若割我一只手,没问题,现在吗?恐怕由不得你!”

神情连变,闲鹤气往上撞,叱道:“放肆,试试看!”

崔太平道:“对,试试看,先试试你的真气运行如何?然后再向我动手!”

蓦地一震,威态稍敛,闲鹤业已试出真气不及以往那么自如,但话可不能输口,恨恨地道:“见了你们牢主,再同你算帐!”

崔太平道:“只要牢主他听你的,那我自认倒霉,不过,他既然要我在此,照章行事,老道,你说能如何对待我?我倒想请你给我们牢主讲讲,如此下去,朋友可就先得罪了,若能免此一着,那么我的宝贝也可以少消耗点,道爷,我先谢谢了!”

由老仙长而道长、道爷、老道,崔太平对闲鹤的称呼是随着情况在变化!“毒”对任何人都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七十六、尔虞、我诈、诡套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