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七十七、你强、我硬、实对实

作者:柳残阳

闲鹤蓦地踏步向前,冷凛地道:“朋友,请教贵姓大名,在江湖上甚少碰到阁下这一号的人物!”

战飞羽连动都没动,冷然道:“那是你少见多怪!”

暴叱,闲鹤道:“在江湖上,敢如此对我说话的人,多少年来,朋友,只有你了!你使我感触了些东西!”

萧索地,战飞羽道:“不要自抬身价,在有些人眼里,你并没有你自己以为的那么高!”

深沉如水,冷漠如冰,闲鹤道:“有些人?朋友,说出来听听!”

战飞羽道:“无此必要!”

闲鹤嗤之以鼻:“你是个信口雌黄的妇孺之辈!”

不以为意地,战飞羽道:“你真的要听!”

闲鹤道:“有此兴趣!”

战飞羽道:“鬼刺客戈凉!”

闲鹤的脸僵木了,显然,他对以戈凉的分量认为是够了,但他并不眼输!道:“朋友,你讲的是有些人呢!”

战飞羽道:“太少吗?郭大公,百灵仙子,神仙愁,盗君子,金家园子的金老太,飞燕金枪,东海双凶,毒血豺,够了吧,最后,算上我一份!”

每个人物,都使闲鹤道人的心头,起次鼓响,他随着战飞羽的话声,连连变颜色,战飞羽话落,他道:“你!你是谁?”

“他是神手无相战飞羽,道长都不认识?”

倚在墙上的铁儒生倪世鸿,突地睁开双目,眸瞳似寒星般的照射房中一圈,接住闲鹤的话语,答上了话,同时,一长身站了起来!

闲鹤道人,神色倏变,久久始平服了惊异的心情道:“倪世鸿,你说他是战飞羽,你认识他!”

笑笑,倪世鸿道:“何止认识,老交情了,说句不客气的话,我这条命是他手下留情给留下来的!”

闲鹤冷冷地向战飞羽道:“战飞羽,你对此事如何?”

战飞羽道:“什么事如何?”

闲鹤道:“我们必得请倪世鸿回游云庄去!”

战飞羽道:“请啊!倪世鸿站在那里,他是个大活人,既没疯,也没死,他有他的自由,关我什么事?”

闲鹤向倪世鸿望去!

铁儒生倪世鸿,突道:“道长,刚刚谁解了我的迷幻?”

闲鹤一指战飞羽!

倪世鸿向战飞羽躬身道:“世鸿谢战大侠援手之情,并在此请求原宥以往过错,今后,世鸿当择一处清静之地,度此余年,不再在江湖中涉足,找到地方,愿能有暇请战大侠光临!”

战飞羽笑道:“只要送个信来十敷岩,战飞羽必到。”

战飞羽的话是诚挚的,因为,他在倪世鸿身上,刚刚施用的手法,乃是“无相”功中的“摘提”制穴法,师门曾讲,此一手法之妙,妙在能扬善隐恶,他在倪世鸿身上得到了证明,这是他心里极端兴奋的事,故而在面上,显现的是无比的诚挚,战飞羽对江可亨所受的“制穴手法”也有了信心,是以,他的脸上,无形中露出一股欢悦,一种茫然的精光。

倪世鸿扭身向闲鹤道人道:“道长,人各有志,经此起,我倪世鸿脱离游云庄的组合,我有一项保证,即是绝不对任何人泄露游云庄的一事一物,您也请回庄后,对夏婷讲,我祝她后半世幸福,只是勿过于太陷泥足!”

闲鹤冷笑一声道:“倪世鸿,一个组合的规矩,著是那么的稀松平常,还能够立足江湖吗?就算你讲的是实话,也不能够就此算了!”

倪世鸿道:“道长的意思呢?”

闲鹤道:“还是跟我回去吧,你知道你该接受什么样的处分,到时候我为你讲情减一等就是了!”

铁儒生倪世鸿道:“泄机为外者割舌割手,道长,这对我都没什么重要,人本就是生生死死的,即算是降减一等,也是得变成哑巴,对我来说,也不甚重要,只是道长不知道,如此一来,对我并无好处,如不留点地步,让我思念你一辈子?”

铁儒生倪世鸿道:“如此,没有第二条路好走!”

闲鹤道:“有,你怎么忘了!”

铁儒生倪世鸿诧异地道:“有?——”

闲鹤冷冷地道:“将我击毙,将他们格杀,从此你躲起来,让游云庄的人,永远找不着你!”

铁儒生倪世鸿道:“你我并无此仇恨,我犯不着!”

闲鹤冷声道:“恐怕是无此能力吧!”

铁儒生倪世鸿,平静的道:“不错,我无此能力,就是有此能力,我现在也不愿意,信不信由你,假若在以此前,不客气说,我会的!我不会任人宰割的,现在,不行!”

奇异的,闲鹤道:“为什么?何况并解决不了问题!”

倪世鸿道:“不为什么,我就是这种想法,问题总要解决的,大不了我同你回游云庄就是!”

闲鹤道:“看来只有如此了!”

倪世鸿道:“好,我们就——”

战飞羽突地插口道:“倪兄,我有话说!”

倪世鸿恭谨的道:“战大侠有话尽管吩咐,我这半后生,可说是战大侠所赐,若非战大侠解了我的气结,真不知现在是什么样子呢?只要您……”

战飞羽摆摆手道:“够了,您知道这些,说得出这些够了!”

一扭头战飞羽向闲鹤道:“老道!听到了吗?倪世鸿这后半辈子,是我所赐,他的行动,他的生命,都是我给他的,所以,他的一切,得听我的!”

蓦地一怔,闲鹤道:“战飞羽,你的意思是说要插手我们的事,宁愿惹上游云庄这个敌人?整个的组合,你都不怕!”

哈哈大笑,战飞羽道:“老道,我刚说过了,你把自己抬得太高,在有些人是并没有放在眼里的!”

闲鹤怒道:“战飞羽,你我之间究竟是谁高谁下,还未曾分得出,就算是你是个人王,你终究是一个人,你对我们的组合侮辱,可就是对游云庄下了战书!”

突地长身而起,战飞羽冷冷地道:“牛鼻子,你是个耳不听,目不明,自以为了不起的自高自大的井底之蛙!”

闲鹤暴烈地道:“战飞羽,你是个目中无人,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不知死活的莽牛!”

昂然地,战飞羽道:“我告诉过你,你没有那么重的分量,你们那个组合同你一样,也没有那个份量,我再告诉你,我不但在你面前向你们那个无人性,野心勃勃,自不量力的组合是如此,就连你们的头儿,江可亨、江可利兄弟的面前,我也照样的如此,递战书,你配接受吗?你们那两个主儿,早就收到了我的战书!”

僵硬的脸孔紧了紧,三角眼一瞪,冷笑一声,闲鹤古怪的放松了,他道:“天下要说有那么一个对说大话不费力气的勇敢人物,战飞羽,就是你了,呸!”

古并不波地,战飞羽道:“牛鼻子老道,不信是不?我再告诉你,我的战书,都甚是特殊,递给江可利的是‘掌书’,印在他的前胸上,递给江可亨的是一指,戳在他的后脑上,他们的反应更佳,一个是吐血而逃,一个是狂笑、狂叫的疯着跑了,不信,你就问问崔太平,还有,同江可亨一块儿的不哼先生芮守愚,与奔雷手涂淋,他们两位,就在附近,那是我向贵组合递的战书,他们就算是我的‘战礼,吧!牛鼻子,我再告诉你,你若是放过铁儒生倪世鸿,那么,咱们之间的事再说,否则的话,我对你也就可以照样的来一次,先收下贵组合的这份自送上门来的礼!”越听越惊,闲鹤道人的心弦,随着战飞羽的话声拉紧,紧得即将爆炸,闲鹤道人的面色,惊恐的使腮肉收缩,麻木,僵硬,脑中几乎变成一片空白。

就在这一片空白中,突然有一丝儿微妙的念头,闪掠闲鹤道人似在茫茫大海中碰到了一片木板,虽是在惊涛骇浪中,这一片小小的木板,却是他生命的寄存,由这小小的木板,他望到了灯塔,攀上了大陆。

那小小的思潮中的木板,乃是问问崔太平。

崔太平乃是武林地牢的接引堂主,与他游云庄是一致的,故而他越听越觉得战飞羽的话是太不象话了,以他战飞羽能击毙“不哼先生”芮守愚同“奔雷手”涂淋?这在江湖上,能够找出几人,是以,闲鹤道人的心弦松弛了,闲鹤道人面色平静了,平静中带着一种讥诮,口吻也极端的不屑的道:“崔兄,你听,战飞羽他吹的太不像话了吧?不哼先生芮守愚与奔雷手涂淋,似乎是灯草扎的!”

战飞羽无动于衷。

崔太平幽幽的道:“道长,你的意思是说战大侠的话是吹牛!”

闲鹤一听,崔太平的口吻,似是不对,心弦顿时又拉紧起来,诧异的道:“难道不是?”

斩钉截铁的,崔太平道:“不是!”

心湖扬波,闲鹤尚存着希冀,试探地道:“是真的,不假?”

崔太平斩绝的:“真的,不假!”

突然怒叫,闲鹤厉道:“崔太平,你同战飞羽有勾搭是不?你难道要反叛武林地牢危烽烟!”

崔太平道:“道长,你说话要有根据,你知道,崔太平虽然艺不如人,却也是不受人侮辱的!”

哈哈大笑,闲鹤道:“侮辱你,崔太平,战飞羽重伤江庄主,击毙芮守愚与涂淋,可是你亲眼所见的,若非你有勾搭,怎么不假,这还不显然吗?”

崔太平平静至极的,缓缓道:“虽非亲见,芮涂两位的尸首,确实在是我请人掩埋的,而江可亨庄主的狂叫,狂笑声,却是我亲耳听到的,有三位仁兄追他去了,却是我亲自送走的!”

这不啻是一颗炸弹,在闲鹤心中爆裂,震得他的头脑,轰然一声,那思潮中的木板碎了,他又僵浮在狂潮怒涛中,心湖的波荡,直于将他沉于万劫不复之境!

蓦地,闲鹤大喝:“崔太平,你胡说!你是个骗子,你是个乱说不怕对证的没底家伙!”

微微一笑,崔太平道:“我的道爷,我有什么可以要你对证的?”

嘿嘿冷笑,闲鹤道:“你刚刚同我说过,江庄主同芮涂两位已在清晨到武林地牢去了,是吗?”

崔太平冷笑道:“不错?”

闲鹤道:“那你现在的话又怎么讲?”

崔太平哈哈一笑道:“闲鹤,你莫忘记了兵不厌诈!”

神色突变,闲鹤道:“崔太平,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崔太平好整以暇的,调侃的道:“俗语道得好,鼓不打不响,话不说不明是吗?”

闲鹤冷嘿一声,怒视着崔太平。

崔太平续道:“你道爷一进门,就表出了你是游云庄来的,那时正是我们在为不哼先生与奔雷手收尸的时候,你想,老道,你同我讲话,我是不是该顺着你想知道的说?再说,就凭你那种不可一世,人人为你牢中囚、掌中犯的姿态,你会得到实话吗?天下有人拿着敌人当朋友吗?”

闲鹤道:“崔太平,你一直就对我当敌人看待?”

幽默地,崔太平道:“道爷,你现在才知道,不嫌晚了点吗?”

闲鹤自负的怒咳一声,道:“哼!算我瞎了眼!”

崔太平道:“不是你瞎了眼,倒是你对自己相信的太过!”

闲鹤不理崔太平的讥讽,道:“崔太平,你证明战飞羽讲的不假?”

崔太平道:“千真万确,我还可以奉告战大侠保留了的,那就是武林地牢,业已被战大侠重伤江可利之后给挑了,现在的武林地牢,是灰烬一片,你来此只能到此为止!”

心弦又瞬即绷紧,闲鹤道:“崔太平,是你勾搭战飞羽与危烽烟作对,你竟是个吃里扒外的货色?”

崔太平道:“我没有那大本领,也没有那种兴趣,战大侠是在挑了武林地牢来此碰到了江庄主的!”

闲鹤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用你的毒,将战飞羽擒住了,你未勾搭他?谁信?”

崔太平正容道:“我作了,可是我输了,输了就得履行诺言,你听得出吗?”

沉喝,闲鹤道:“我听不出,因为我不相信,战飞羽会不畏毒,更不相信你会输!什么诺言,狗屁的诺言!”

崔太平道:“假若我告诉你,战大侠连中‘七步断魂散与入喉升天,醉神仙’三种巨毒而依旧安然在你面前,你相信吗?我的诺言,属于我私人的事,你信不信由你,那本是不重要的!”

心神大震,脸色较任何时间都不相同,瘦瘦的腮帮子扭曲得挤向三角眼上,闲鹤似碰到了恶魔般的指着崔太平吼道:“你说的可真?”

崔太平道:“不相信可以当面试试给你看!”

泄气了,闲鹤茫然的对着战飞羽,不知所措。

战飞羽冷然道:“够了吧!闲鹤,你如何决定?”

这是种催命的话语,闲鹤行走江湖数十年,向来是独断独行,凭一己之好恶而任性行事,然而,他在江湖上遇到的,都是一些较他为弱的对手,不论功力与心计,他都能占上风,长此养成了他“气势凌人”的习性,如今,碰到的是心计武功,两皆不在他下,更是那种情势,让他没法在“生命”与“名誉”方面,做一个合适的抉择,闲鹤在惊凛中,并没有忘记,如何来解决当前的僵局。

望望战飞羽,望望倪世鸿。

突然,倪世鸿给了他下台阶的借口!

倪世鸿向战飞羽一抱掌:“战大侠,您不必为我……”

战飞羽一摆手道:“倪兄,人活在世上并不是受宰割的,我看不惯这些组合的恶劣处分,任何组合均都应该去争取组成分子的福祉,不该让属下的成员,为一二野心家拼命,有了过错,还要受严厉得不合人情的处罚,其实,那并不能算是过错,你说对不?”

倪世鸿道:“谁叫我不明就里的参加了呢……”

战飞羽道:“不错,你不明就里参加,也应该明白道理后,有一个抉择的权力,其实,你可以自行选择的!”

倪世鸿,蓦地眼睛一亮,又似自言自语道:“战大侠的意思是说我有些权力,有些能力,也该有这份选择,对,我该有这份选择,人活在世上,是不能任人宰割的,我想,我找地方隐匿起来,抛开是非江湖的想法是错了,何不面对现实,为自己,为别人,做个榜样,做点有益人心的事?”

战飞羽在一旁,点点头,眸瞳中射出一股鼓励的神色,精光焰焰的,如同黑夜中的光灯。

倪世鸿突地面向闲鹤道:“道长,我心意改变了!”

闲鹤道:“跟我回去吗?但战飞羽他——”

摇摇手道:“不,战大侠从此刻起,不管我的事,他与道长的事,自有你们双方决定,我改变心意,由我做主!”

闲鹤道:“好!那么你就准备,同我一起回庄!,

倪世鸿道:“不!道长,我要采取另一种方式!”

闲鹤眼珠儿一转,三角眼一瞪,道:“你是想格毙我?哼!”

倪世鸿道:“格毙?我倪世鸿自忖还没有这个能力!”

闲鹤道:“那么,结果是一样的,你还是跟我走,较为省事省力!”

倪世鸿道:“我说过,我改变了心意!”

闲鹤怒道:“倪世鸿,你好大胆,你竟改调侃道爷,拿道爷做寻开心的对象!”

倪世鸿道:“我没这个意思,但我自知我的事应由我来解决!”

闲鹤三角眼一瞪鄙夷的道:“好志气!你想怎样?”

倪世鸿心湖平静,轻轻地道:“我自信道爷无法让我回去,因为我既与你无冤无仇,也深知没那份功力格毙你,可知道自己有一份力量,足以自保!”

一怔,闲鹤道:“你是说,你要是我较量较量,而你自信不为我所擒?倪世鸿,你太看重你自己了!”

倪世鸿道:“道爷,试试就知道,不过——”,

闲鹤怒道:“不过什么?”

倪世鸿道:“酒菜都快凉了,我们吃过饭后,再动手如何?”

看一眼四周的情况,闲鹤也自以为需要吃点东西,所谓人是铁,饭是钢,何况他更需要时间思索,如何对付战飞羽,是以,他大方的道:“你想做个饱死鬼,道爷答应,待会自会多替你念几遍经,超渡你就是!”

倪世鸿根本不理,径自走到战飞羽桌上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