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七十八、鹰鹤、扑攫、巧反拙

作者:柳残阳

吃一餐饭的时间,是很快的,闲鹤道人,率领着他那四个劲装汉子同伴,来到了客栈的后院。

是那个刚刚被战飞羽将不哼先生芮守愚与奔雷手涂淋击毙的地方,他又与铁儒生倪世鸿对上阵。

一旁,紫黑的鲜血,模糊的尚有一滴滴,未能打扫清楚,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崔太平首先开口道:“道长,地上的血迹,就是‘不哼先生’同‘奔雷手’的,你就踏着他们的血迹前进吧!”

愤怒的,闲鹤道:“崔太平,你不用说风凉话,有朝一日,我要收拾你,让你的‘毒’无所用其技的跪在我面前求饶命!”

与他对阵的是倪世鸿,倪世鸿后面站着的是战飞羽,崔太平,跟铁胳膊倪淖与铜腿詹冲。

铁儒生倪世鸿道:“道长,那是以后的事,现在我们先上场!”

闲鹤道:“倪世鸿,你等不及了是不?”

铁儒生道:“终归要解决的,早晚都是一样不是?”

闲鹤道:“好吧!倪世鸿,让我真正的掂掂你的分量!”

以牙还牙,已无所惧,倪世鸿道:“半斤八两,闲鹤,从现在起,你在我眼中,已没有以往的那么高不可攀,其实,我早该知道才是,你,不过是个较我成名早几年而已,实际上,你并没有我想的那么有分量,有作为,就看你临到生死关头,蝎蝎螫螫的没有一分江湖人视死如归的气势,表现的尽是些畏首畏尾的贪生怕死窝囊像,我就知道你不过是个欺软怕硬的角色!”

俗语有一句话不是说吗,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如今,铁儒生倪世鸿所讲的,都是任何人都不愿讲的事实,闲鹤听在耳里,那一份刺激,可就不是说怒不可遏可以形容的了!

气极反笑,闲鹤道:“我自己倒不知道我有如许的缺点,真谢谢你,倪世鸿,忠言逆耳,虽然不好听,总可以让老道我有个自知之明,从今后,我老道绝不欺软怕硬,现在我就先来找你这种江湖上响当当的硬角色碰碰!满意吧!姓倪的?”

铁儒生倪世鸿道:“只要动手,自然知道软硬!”

闲鹤三角眼一斜,道:“对!对!动手就知!”

最后的那个“知”字尚在牙缝里滚转,闲鹤的掌势,带着一片狂劲的罡力,有如钢力似的凶猛的削了过来。

铁儒生倪世鸿大喝一声,左手斜扬,倏然一翻,进身穿射,削向敌人面门。

闲鹤的手,如灵蛇闪晃,伸缩问“啪”的一声,俩人对了一掌,双双后退半步!

闲鹤道人眉稍上挑道:“有你的,倪世鸿,再试试!”

倪世鸿信心大增,对掌之下,半斤八两,暴然道:“试就试,谁还怕你不成?”

语气之中,虽微露怯意,然而行动上,却甚是激烈刚强,瞬息间,俩人又纠缠在一起。

闲鹤的双掌,闪电般虚实互含,隐现难测的猝然连击,掌势仿佛如漫天流影,自四面八方密密卷至。

倪世鸿双掌如流灿倒转,衣衫飘闪,袍袖飞舞,掌影连环,倏隐倏现,贬眼间,回环反击,直闻震响连串,双方又猝然分开。

脚步一动,闲鹤倏至倪世鸿面前,双掌突出,无声无息的,削向倪世鸿的胸前。

倪世鸿突然身形暴旋,有如苍鹰旋翅,力快劲疾,双手在袍袖遮掩下,微伸骤出“啪!啪!”连声,结结实实的又对了数掌。

怒叱着,闲鹤在屡攻不逞,倏然暴怒,施展出独门绝艺,双腿骤起,在近距离问,腿影连环暴然踢出,一足踢向倪世鸿的右胯,一足踢向倪世鸿的阴囊。

倪世鸿不意闲鹤有此一着,右胯首先着了一脚,阴囊处,因而亦免了巨祸。踉跄间倪世鸿暴然大怒,不顾巨痛,滴溜溜的全身暴旋,双掌如风车,轮转向闲鹤的肩头,“呼”的一声,蓝衫飘扬,血溅血绽,肩背处,闲鹤的鲜血,自两道半寸深的口子中汩汩外冒。

闲鹤赫然震怒,顾不得肩头伤痕的疼痛,怒叱一声:“倪世鸿,你今天死定了!”

掌啸暴吼,双掌如漫天流灿,闲鹤奋力追击,连环击出九十九掌。

倪世鸿打得心中冒火,豁出性命似的,身旋拳扬,风啸气荡,纵横交错的掌拳展处,一连反击了九十九招,招招狠实,式式毒辣。

人影骤散,闲鹤一掌重击倪世鸿的肩头,倪世鸿怪叫着贴地滚翻,左肩上一片血糊淋漓。

闲鹤却也摇摇慾倒,双手捂着胸际,一弯腰,“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血箭!

猛然挺起,倪世鸿展出一丝笑容,道:“闲鹤!如何?”

挺身瞪目,闲鹤道:“倪世鸿,些许微伤,挡不住道爷将你提回庄去的意愿,也改变不了实际的行动!”

倪世鸿暴烈的道:“闲鹤,你是个大言不惭,自不量力的老家伙,你试试看,你想想看,就凭现在的状况,你有能力对我倪世鸿怎样?提我回去,呸!”

闲鹤厉烈的道:“倪世鸿,你有种,你敢这样对我,那就是我誓必要提你回庄的理由!”

倪世鸿讥俏的道:“老道,那不是理由不理由的事,经过两次交手,您还自认有那分力量?我同你讲守,我自诩我有力量自保,我已实现了我的自信,表现给你看了,你呢?”

闲鹤道:“不要得意,小子!我会做给你看!”

倪世鸿道:“来啊!大言不惭的野道!”

闲鹤沉喝:“倪世鸿,我要为你这句话,零碎的割了你!”

倪世鸿道:“我早准备了,否则,何必同你动手?可是能不能如你的愿,那要看事实了!”

一声虎吼,闲鹤道人的身体,如一阵风的冲到,他双拳猛起,却在挥砸的刹那,双拳突然上扬,两只脚却快不可言的疾踢倪世鸿的胸膛。

急速的倒退,倪世鸿又倏然在闲鹤双脚踢空的刹那,斜身劈掌,倏然呼啸的掌风,以排山倒海之势,反削而至,力道之凌厉,犀利,猛恶,竟然较刚才更加凶狠。

神色大变中,闲鹤奋身打跌,一个倒反,退避三尺,却在脚刚沾地之时,一跺脚身体如一缕青光,倏然冲向半空,快得就如同天际的一抹流星,双手双脚,圈曲着合身扑向倪世鸿。

这是闲鹤驰名武林的绝技——鹰鹤扑攫。

蓦地——

倪世鸿知道闲鹤道人的这门绝技,那不是平常的招术,那是一种豁出全力,拼死对方的招术,只要你被他的四只手脚抱住了,那就得在他的全身力道中挣扎,挣扎不开时,就是你死亡的来临,而闲鹤却在这时,用一种人们不敢相信的动作,来对待敌人,他如同禽兽一样,将你的脑壳击碎,用他的嘴,将你的脑髓吸光,这时,他已不像人,他像禽兽般的补足他用尽的力气,敌人,会萎缩的死在他的怀中。

这是甚少人知道的秘密,倪世鸿在游云庄时,曾见过一次,他闲鹤对付一个对他极端侮辱的成名人物。

蓦然色变,倪世鸿突然间,萎缩于地,身躯就如同一个侧卷一起的刺猬,双臂微露胸前,仰躺地上,双腿圈缩,蓄力仰天,双手中,不知何时,赫然握着两柄至尖又利的蓝汪汪的匕首,双目瞪视着,业已扑至的闲鹤!

怒嘿出声,双腿倏然暴踢,双掌上扬,堪堪下降的身形,在“嘿”声中,倏忽借双脚踢中倪世鸿仰举的足尖而腾空冲起,闲鹤道人,在空中倒翻而下,立定身躯后,恨恨的道:“小子,算你知机!”

腾身而起,铁儒生倪世鸿道:“野道,你没想到吧!我这一生中,这是首次用我的保命利器,你想吸我的脑髓,我就让你尝尝利刃穿心的滋味!”

闲鹤道:“是这样子吗?”

蓦地——

闲鹤在铁儒生倪世鸿将匕首藏于怀中的时候,猛然扑击而至,掌影飞掠,变化万千,眼看着掌影在左,实质却已在右,就这一闪之间,斩绝的一掌如同长虹般斩落!

铁儒生倪世鸿双掌如数不清的光芒锐彩在四面八方流转阻截,光影像箭那样细窄的喷散,有的却幻成了弯月般的光炫,有的扯长如一抹抹的虹带,有的奇妙的圈成团团的圆,总之,那是一片密密将他全身周围的空间窒满的掌影,将闲鹤的攻势,一一拦阻于身外!

但最后闲鹤那长虹般的一斩,却似将这密密的掌影,斩削成一道空隙,倏忽而下!

倪世鸿突然一声凄厉的长号,似疯了般的,身躯暴然弹起,飞洒出一道血箭,噗地一声,腾起跌落。

面色煞白的抚着右臂,浑身浴血的站在那儿,一双目光,缓缓的睁向闲鹤道:“鹤撕爪?老道,果然厉害,但是你想将我放倒,还没有那么便宜!”

闲鹤也并未能占了多少便宜,他的伤势,不过轻了一点,那是他的那只业已受了伤的肩肿处,又加多了几条裂痕,血流得更多了。

闲鹤似下定了决心般的,毫不顾及自身的伤痕,望着铁儒生的身上鲜血,三角眼中露出一股甚为笃定的神色,坚毅地道:“不要得意,小子,我必得将你掳口去!”

“不用了,老道,你还是跟我走吧!”

一个雄浑而苍劲的语声,出自前进的入口之处!

战飞羽微微在笑,他似乎对来人甚是熟悉,仅与来人点了点头,并未答语。

崔太平一见来人,不由得一怔,向战飞羽望去!

战飞羽低低的道:“说曹操,曹操就到,倪兄与詹兄未来的顶头上司到了!”

崔太平与铁胳膊倪倬,铜腿詹冲,低低的轻呼:“天下第一名捕,郭老爷子?”

可不是!追来的赫然就是郭大公。

以追踪术闻名武林的郭大公,要闲鹤道人随他去,使闲鹤在心里凉了半截!

铁儒生倪世鸿并不认识郭大公,更不知郭大公与闲鹤有何纠葛,但被郭大公那五络长髯,飘洒飞扬,雄伟威猛的神态,就直觉得认为此人插手后,他没有份了!

因而,倪世鸿道:“老道,咱们以后遇上再说,今天,看来我是没份了,你来了朋友!”

倪世鸿并不管闲鹤有何反应,竟自退后,同战飞羽站在一起。

闲鹤道人道:“郭大公,老道与你可没什么纠葛,你突然到这里来插手我道爷的事,并要走,可得说个明白!”

郭大公哈哈笑道:“吃公事饭的人,不敢胡作非为的,道长,你自己做的事,还不明白吗?”

闲鹤奇道:“我作了什么事与你这老衙役缠上了关系?”

与郭大公一起来的,竟然不止一人,他身后还跟着一个英挺的年轻人,与那一双艳名四播的姐妹花,青楼双艳朴少姑与朴幼妮,他们身旁的那个英挺的年轻人,当然就是郭大公的唯一传人,铁捕凌子影。

郭大公头一摆,道:“影儿,告诉他!”

凌子影挺身跳前,向战飞羽的方向一抱拳,表示歉意,然后向闲鹤道:“道爷是闲鹤道长吧!”

闲鹤道:“你这问案的口吻,与别人不一样,不错!是我!”

凌子影道:“道爷,这是您的东西吗?”

闲鹤瞪眼一看,一只小巧的,精光闪闪的“天师玉像”托在凌子影手中,闲鹤不得心下一紧,道:“你这是从哪儿得到的?”

凌子影道:“从一个命妇的尸身上!”

顿时变得神情激动,闲鹤道:“你是说美珠她死了?怎么死的?”

凌子影道:“被人用东西给勒死的!”

面现凄容,神情狠酷,焦急,促声道:“凶手是谁?我……”

凌子影道:“凶手是谁?你……”

突然发觉自己话太急了,闲鹤急急道:“不是!谁说我是凶手?”

凌子影道:“这得要问道长你了?我们师徒几人千里迢迢的,捕捉着您的影踪,追踪到这儿,为的就是这个。”

蓦然抬头,闲鹤道:“你是说我是凶手?”

凌子影道:“我没那么说!”

闲鹤道:“那是什么意思?”

凌子影道:“得请您去对对,何以你的信物会留在一个命妇身上?变成了凶器,我们知道,这不可能是你所为,因为没有人愿意留下自己的信物,做为铁证的,但是公门中人,却并不知道这种道理,相反的,他们认为这就是凶手行凶的凶器,找到了凶器的主人,就找到了凶手,换句话讲,你是被公门中人认为是凶手,但我师徒却是武林人,知道此物是你的,所以就只好追踪你,向你请教这个问题!”

闲鹤道:“这样说来,我岂不是凶手了?”

凌子影道:“在办案的手续上是如此假定的!”

闲鹤道:“但我最近两个月,并未到京师去!”

凌子影道:“那得请道爷提出反证!”

闲鹤道:“我假若需要时日,证明不是我,而凶手另有其人,该怎办?”

凌子影道:“那就请道爷告诉我们是谁?我们去找!”

闲鹤道:“可是我并不知道!”

凌子影道:“那就得请道爷暂时背上这个黑锅,同我们去一趟衙门!”

突然怒发,闲鹤道:“你们这些鹰爪孙是这样的不分青红皂白的拘捕善良人吗?”

冷笑一声,凌子影道:“道长,你说话得清楚一点,我们捕的是作好犯科的恶人,假若没有证据,我们能随便捕你?你是善良人民,请问道长,你的信物,怎地会到了一位命妇身上?出家人有这种行为是犯了什么?我不说,道长该知道你留下了不少的面子!你如此的对我公门之人横加侮辱,岂不是真正的皂白不分?”

抢白得闲鹤瘦脸阵青阵白,气结得说不上话来,实地脸一横,道:“我不能去!”

凌子影道:“那由不得你!道爷!”

闲鹤道:“你想怎样?”

凌子影道:“本来是想请你去,既然不能,那就只有捕!”

闲鹤道:“凭你?”

凌子影道:“不错,凭我!”

闲鹤道:“小子,你说个字号我听听,够不够资格?”

平静地道:“铁捕凌子影!”

闲鹤一望郭大公道:“你就是天下第一名捕郭老头的徒弟?”

凌子影道:“惭愧得很,一切都是沾我师父的光,道爷你见笑了。”

闲鹤道:“我们打个商量如何?”

凌子影:“怎么样?”

闲鹤道:“我负责将凶手送到,今天能否卖个面子?”

郭大公扬声道:“影儿,可以,闲鹤道人不是无情之人!”

凌子影道:“那么道长讲个期限吧!我们的上面限我们是一个月,多了我们可顶不住!”

闲鹤眉头一皱,喟叹道:“好吧!”

蓦地转面道:“倪世鸿,我们还没了结!”

铁儒生倪世鸿,挺身而出道:“闲鹤,你的麻烦够了,我们以后哪儿遇到哪儿算,如何?”

闲鹤凛冽的道:“不行,我们有了这档子事,更没时间同你耗。”

铁儒生倪世鸿冷哼一声道:“不到黄河心不死,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对付我!”

闲鹤道:“我要你受尽背叛组合应得的惩罚!”

铁儒生倪世鸿道:“那只是能够在你口头上说说!”

蓦然!

闲鹤腾身而起,又是那“鹰鹤扑攫”的绝招,似如一阵风般扑向铁儒生倪世鸿。

铁儒生倪世鸿,神色倏变,蓦然仰倒,双脚一圈,双手迅速的执出匕首,变成了“刺猬”般的,猛然对准闲鹤冲落的双足蹬出。

“噗”双足一接,“啊哎”连声,骨碎声随即传出,俩人的身躯,刹时紧贴在一起,在地上翻滚!

惨号,从铁儒生口中暴出,闲鹤的双手,如同二只锥子,插进了铁儒生的眼中,铁儒生的双手匕首,穿进了闲鹤道人的胸前。

二三个滚转即停歇了!

缓缓地,闲鹤自铁儒生倪世鸿的身上,虚弱的滚下,胸前流淌着紫色的血渍!

虚弱地道:“郭老头儿,你要找凶手,就得将我的毒伤治好!”

郭大公望望战飞羽,他知道,战飞羽的血,可以解毒,战飞羽道:“老哥哥,用他销案可以吗!”

郭大公道:“死人可不行。”

战飞羽道:“有活人可以证明?”

郭大公蓦地抬眼,向那四个劲装汉子望去,点点头。

四个劲装大汉,突然向四散奔逃!

娇叱声中,绿影飘洒,四个大汉起步不久,即已被朴家姐妹点倒地上!

战飞羽道:“两位姑娘的艺业,又进步了!”

朴氏姐姐双双检托道:“多承战大侠夸奖!”

蓦地一怔,战飞羽尴尬的道:“我这手令,嘿不过也好,以后说话小心点,老哥,我给你找两个帮手如何?”

一指铁胳膊倪倬同铜腿詹冲。

郭大公道:“铁路膊铜腿,那岂不太委屈?呼!老弟,你总不能让我们站在这儿喝风啊!进去慢慢谈好不?”

战飞羽拉着郭大公走向门内,哈哈大笑道:“崔兄,又得麻烦您了,这次大概我们可以安静的叙一叙了,这儿还麻烦倪檐两位,快点进来,我再为你们介绍吧!我这老哥哥想尝尝您的醉神仙呢!”

倏然停步,郭大公望向崔太平道:“什么!那位是‘醉里乾坤崔太平,?”

战飞羽道:“你以为他是谁?”

郭大公道:“勿怪闲鹤拼死受毒刃之伤了,原来他是想请崔老弟给他治毒的!”

战飞羽道:“他这叫做弄巧反拙!”

郭大公向凌子影道:“影儿,将那四位送上车去!”

战飞羽道:把车从后面赶进来,岂不更省事?”

凌子影,疾步走出,倪淖与詹冲,亲自动手将铁儒生跟闲鹤的尸体,拖出掩埋!

一刹时,前厅上,坐满一桌和和气气,高高兴兴的武林大豪,笑声洋溢出店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