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无相》

七十九、快刀、好手、千里盗

作者:柳残阳

一辆奇特的马车,辘辘行在荒凉的大道上。

车子较囚车的形状,尤为恶劣,高大的车厢,四周都密不透风。

车辕上,一个英挺的人物,扬鞭驱车,逸与湍飞的正与车两旁两匹马上的人谈笑着。

这正是天下第一名捕郭大公的爱徒,唯一的传人——铁捕凌子影驾着那被战飞羽誉为有“警惕”之效的特双套机关囚车,截着他的两位爱妻,侠妓宓小小的传人,朴幼妮,朴少姑姐妹赶路,方向是京师。

在车两旁马上的,正是战飞羽介绍加入“捕头”行列的“铁路膊”倪倬与“铜腿”詹冲。

一行车,浩洽荡荡的,在欢愉中赶路,凌子影与倪倬,詹冲的笑声里,不时夹杂上朴氏姐妹的问话与笑声,那似银铃般的笑声,不止欢愉了人,也似欢愉了马,车行的速度,实在太快,快得就如同一阵风。

荒凉的大道,渐渐被抛在背后,拖着一条长长的,无尽头的尾巴,直向天边。

突然,车行慢了下来,缓缓的!

终于,车停了!

人无声,只有奔跑后,马儿的鼻息咻咻声!

灰土,自马蹄下,车累后翻起又落下,茫茫的一片,又归趋子寂静。

灰尘落定,车前现出了两个人,挡在路中央,阻止了车的去路。

那是两个特殊的人物,这两个人物,除了他们具有人的共同点——五官四肢齐全以外,任何一个组合,都是不相同。

他们的年龄差不多,都已可称“老”,可是他们那份长像,却是截然不同的。

一个是干巴巴的风干橘子似的面容的翘胡子老头,那副尊容既已不太受人欣赏,那面容上的表情,更是令人难以领教,他那面部上的表情,就好像是一个收债鬼,任何人都似该了他二百五,十年没还了,那一双眼睛,直似一对死羊眼。

另一位高大的身材,却又长了一个活似马猴的脸,简直就不像人,活活的像是个马猴,长腿长胳膊的大异于常人的长像。

俩人像是一路,又不像是一路!

因为他们俩虽然是并排站在中央,然而却隔了一段距离,而俩人的那份表情,又透着一种漠不相关的形象。

“铁捕”凌子影,踞于车辕之上,双目中透着一股精明的神煞光芒,扫射二人一遍,启口向左右马上的“铁胳膊”倪倬与“铜腿”詹冲轻声道:“倪兄同詹兄,可认得这两位?”

倪倬与詹冲同时摇摇头。

蓦地!

车厢中传来了朴幼妮的声音道:“影,那是大名鼎鼎的快刀妙手南宫秋与千里盗东方俊人!”

“噢!”

凌子影轻嗅一声,道:“我该从他们的长像上认得出来才对……可是他们俩人,怎会弄到一块?况且,我们不找他们,已是有亏职守了,他俩怎会送上门来?”

朴幼妮又传来声音道:“不管怎样,影哥,你总不能同他们耗在这儿啊!”

笑笑,凌子影道:“耗上也没关系!比比耐心,也不错呢!”

素来粗豪的铁胳膊倪倬,也似乎是变了性情,自从这俩人挡路以来,他竟然未曾出过一声,这倒真出乎凌子影的意料之外,铁胳膊倪悼能忍得住,可得归功于“醉里乾坤”崔太平在那天一晚上临分手的殷殷叮咛,嘱咐倪倬吃公事饭最忌心浮气躁,不用脑筋,更不适于凡事多嘴任性,最好的是多用眼,多用耳朵,少有嘴,勤跑腿!

倪倬毕竟是个江湖上闯荡过的人,如今他表现出了他应有的态度,在凌子影在场时,他是一句话也不吭,静观动静,这给凌子影一个初步的好印象!

在这荒凉的大道上,这一簇人车的对峙局面中,还显著特异的气氛,是宁静中的紧张气氛,“耗时”并不是真正的“目的”,目的是在双方窥伺,窥伺对方的弱点。

这种气氛,是原自于凌子影这一方的“沉着”,按常理来讲,路中阻挡已是明显的找碴,凌子影是受挑衅者,在这种情势之下,没有人不询问原因的,然而,凌子影在公门中深受天下第一名捕郭大公的陶冶,调理,在逆境中,往往处之泰然,自“静观”中寻求原因。

为什么这面前的两个“不同道”的江湖人物,会同时在此时此地向他们递上了战书,是他第一件需要知道的事,然而他知道你对这种“怪里怪气”出名的江湖人物,以“常行”来对付,是不太收效的,是以他决定比比“耐心”,同他们对耗下去,只要你是来找“碴”的,自然要有个开始!

“开始”往往可以透露出一些“事件”的端倪,是以凌子影的“沉着”是一支无形的“攻心”武器。

气氛由于他的“沉着”紧张了。

因为对方的俩人,无一不是“老江湖”,对于面前这个年轻人,知道的甚少!然而对于他驾的这辆车,却是“早闻大名”,何况,他们有所为而来!

在他们以为,任何人碰到了他们的这种不大礼貌的阻挡,绝对会问个清楚,只要一开口,那么结上个“口舌”梁子那真是容易极了!

但今天,他们碰到的对手,竟然大出他们的意料,“沉着”得使他们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年轻人应有的态度与修为!“沉默”是最好的防守,他们的第一步攻击,竟然如同“石沉大海”,毫无反响,使他们有一种“不知深浅”的感触。

“不应战”是一种对付敌人的策略,受“挑衅”而不应战,更是逼迫敌人“摊牌”的高等策略。

“企图”往往是在这种时候露出来的。

气氛紧张,就在这种“节骨眼”上形成了!

路中央的两位,一高一矮的人物,心情紧绷在弦上,不知面前坐在“车辕”上不吭声而却微笑的年轻人,何以会有那么“沉着”!他所倚恃的是什么?

是郭大公在车中?

抑或车中更有主持人?

僵局终需打开,比“忍耐”的功夫,不是挑衅者的本意,更不会想到敌人有这种想法。

首先,瘦高的千里盗东方俊人,沉不住气了。

“喂!小伙子,怎不问话?你们鹰爪孙不是善于此道吗?”

凌子影微笑的面容,拉了下来,冷声道:“你是说犯了案,来自投的?”

这是多大的侮辱!

“哈哈……”

干瘦的快刀妙手南宫秋的翘胡子,随着笑声,翘得更高了,眼角上的干巴巴的皱纹似都要挣裂,将脸裂成上下两半。

东方俊人瞪南宫秋一眼,摆头又怒向凌子影道:“年轻人!嘴巴很利可并不是福!”

冷冷的,凌子影道:“是你自己要问我的,嘴利嘴拙,都不能强过理去!你们阻路,当然有理由,我怎么要问!你不是要说吗?”

东方俊人怒哼道:“我是要说,可是现在不想说!”

凌子影道:“那是你的事!”

奇诧的,东方俊人道:“我阻你路,你不以为不太合理?你不是说嘴利嘴拙强不过理去吗?我站在这儿挡你的路也合理吗?”

凌子影道:“你认为合理,就合理了!”

干巴老头快刀妙手南宫秋的胡子翘得更高了,惊诧的望着凌子影,咦了一声道:“小伙子!我们有理,可不可以说说理在哪儿?”

凌子影道:“你已经说出来了!”

南宫秋道:“我却认为没理!”

凌子影道:“你说没理,那就没理!”

诧异至极,南宫秋道:“小伙子,你是郭大公的什么人?”

凌子影道:“你不知道?”

南宫秋道:“你可是他徒儿?叫什么‘铁捕凌子影,的?”

凌子影道:“多谢!多谢!”

南宫为道:“我看不像!”

凌子影道:“那我就愧对师父!”

南宫为道:“你想不想知道为什么不像!”

凌子影道:“我想不想是我的事,但我不想说出来,说不说是你的事,我似乎是管不着!”

世上有种人,你若是想要他说出你想知道的话,他会拿翘,你越叫他说,他就越卖弄,但若他想说,而你不想听,他却非要你听不可。

凌子影究是一个从事“办案”的捕头,更不愧是天下第一名捕调理出来的徒儿,在这种“揣摸心理”上的工夫,确是已到了家!明明知道,对方说出来的话,是有辱师门的,但,他却知道,那是非说不可的,因为你挡不住他的嘴,所以,就不如叫他说出来。

可是你要真说想知道,他可能要拿捏一会,浪费时间,他不开腔,就是要逼他们真正说出目的来,不适于拖时间,在这些不紧要的关键话中,他知道也能得点“挫敌”的机会,是以他采取的“激将”法,还是让他自动说出的好。

果然,南宫秋继续开腔了:“那是因为你太窝囊了,大不像第一名捕郭大公的豪放,利落,有点是非不分,黑白不明,是个随风倒的家伙,看来毫无骨气可言。”

凌子影轻描淡写的道:“是吗?”

南宫秋道:“一点不错!”

凌子影道:“我师父向来没讲过!”

南宫秋道:“那是他老糊涂了!”

凌子影道:“我看你快刀妙手南宫秋年纪也不小了!”

一怔,南宫秋道:“小伙了,你这话什么意思?”

凌子影道:“没什么意思,假如我师父同你说的那样是个老糊涂的话,那么你该是个老废物了!”

勃然大怒,翘胡子翘呀翘的,气得指着凌子影说不出话来。

一旁的东方俊人却不由得笑得打跌,边笑边道:“有趣,有趣……”

怒哼一声,南宫秋叱道:“有趣个屁!”

东方俊人道:“他对我们俩人,各有一比,岂有有趣!唉,我说年轻人,你说我阻路有理?是吗?”

凌子影道:“我说过!”

东方俊人道:“我自己还不知道理在哪儿,你能不能告诉我?”

凌子影道:“本来你不知道在那儿,就已经是理了,在我来说,道路不是我家的私产,任何人都可以走!你要站在那儿,你有那份权利,我管得着吗?”

东方俊人怔了一会,突地道:“听起来似乎有理,想一想大有问题,道路既然不是你家的私产,当然我有权站在这儿,你管不着是个理字,可是想想看,道路既然不是你家的私产,当然也不是我家的私产,你要走谁也管不着,对吗?”

凌子影点点头道:“千手盗东方俊人不愧是盗门顶尖人物!”

东方俊人摇摇头,沉声道:“年轻人,少在我老人家面前耍贫嘴,我不吃那一套,照这样说来,你也有权冲过去了?”

凌子影道:“看来是如你所说的了!”

东方俊人道:“那么你为什么不冲?”

凌子影道:“因为我看你们两位的年纪都不小了!”

倏然变色,东方俊人冷凛的道:“年轻人,你是说我们两个老废物,经不起你一冲?”

凌子影反而微微一笑道:“我没有这么说!”

东方俊人怒道:“你的意思是这样!”

凌子影道:“我们吃公事饭的人是讲究要真凭实据,勿在勿纵,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轻纵一个坏人的!”

怒叱一声,呸道:“呸!年轻人,别往你们脸上贴金了!你们不冤枉好人,那你为什么说我来自首?”

凌子影道:“那是因为你要我问话!”

怒容满面,东方俊人道:“你配?”

凌子影依旧安逸的道:“配不配是另一回事,能不能才是真正的。”

东方俊人双目倏睁,怒道:“你能?”

凌子影道:“我若不能,你会在这儿找我的‘碴’吗?”

东方俊人道:“正是这一句话,就是因为你不配,你不能,才在这儿找你的‘碴’。”

哈哈一笑,凌子影道:“原来江湖上鼎鼎大名的千里盗东方俊人,是专拣软的吃的货色啊!”

猛然一怔,东方俊人的话把让人捉住了,气得张口说不出话来,半晌方嘿声道:“利口小子!”

快刀妙手南宫秋,却胡子一翘道:“不管你小子配不配,能不能,今天找你,虽然看来有点以大压小,但是只要你合作,识相,咱们也不为己甚,小子你怎么说?”

凌子影道:“合作,识相,在我来说是向来最喜欢的,也是会做的,那不过要看你找我究竟是为什么了!”

南宫秋道:“只要这样就好办,简单的很,小事一件!”

凌子影并不接口,南宫秋对于面前这年轻人的沉着,更进一步的有了认识,因为自他们停车以来,凌子影表现的是不温不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七十九、快刀、好手、千里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手无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